「我不想死!」一個左臂斷掉的傭兵掉頭就跑,其它四個人立即如喪家之犬四散而逃。

凱瑟琳或許會饒了他們,食人者絕對不會,他們沒有勇氣戰鬥,只能逃跑。

凱瑟琳長吸一口氣,說:「蘇珊,羅嵐,你們先跑,我至少能擋住他一陣。」

羅嵐接連殺人,心中充滿了負面情緒,他悲觀地說;「沒用的,如果逃跑有用,我們也不會被他追上。我聽說過藍瞳雪狐,那是一種奔跑速度非常快的魔獸,甚至會用風系魔法加速,它都逃不了,我們拿什麼逃!最重要的是,我沒辦法看著我的傳承騎士送死!」

普雷特頗為詫異地看了羅嵐一眼。

蘇珊原本正在緩緩後退,妄圖逃跑,但聽到羅嵐的話,身體一顫,停了下來。

羅嵐盯對面長劍染血的劍士,說:「我發誓,只要逃過這一劫,凱瑟琳,我會重建火光傭兵團,甚至擴展到中型傭兵團,彌補老團長的遺憾。蘇珊,你不是要金克拉嗎?到時候我會在羅蘭港給你一間店鋪,至少讓你賺五萬金克拉!」

「真的?老娘拚了!敢搶我五萬金克拉的,都必須死!」蘇珊劍指普雷特,充滿了鬥志。

普雷特卻再次打量羅嵐,最後忍不住問:「請問您是哪個家族的人?如果同為劍聖血脈、或者是食人者的盟友,我會放過你們。」

羅嵐心中一凜,心想反正都是死,於是說:「查理-羅蘭,海豚與風帆伯爵的血脈,羅蘭港唯一的繼承人。」

普雷特驚呼:「不可能,你明明已經被……怪不得我看你有點眼熟,我看過你的畫像,你竟然沒死。只要把你帶回去,那個落魄的『火之劍聖』的子孫以後再也沒臉在偉大的食人者面前裝腔作勢,家族一定會獎勵我的。」

「我草!」羅嵐忍不住暗罵,看來食人者家族也參與針對羅蘭家族的行動。

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凱瑟琳比任何人都冷靜,她劍指普雷特,說;「你最多二十七八歲,應該只是初級劍士,我同樣是初級劍士!我知道很難勝過你,但我發誓,我會用一條命換你半條命!我還知道,食人者尤其喜歡吃同族,你如果重傷甚至殘廢,你的同族會為我報仇!」

普雷特面色微變,凱瑟琳說的都是實話,霍普金斯家族都是瘋子和變態,他們眼中只有利益,根本沒有親情,連人都敢吃,還有什麼不敢的?

「你膽怯了,偉大的食人者先生。」羅嵐譏笑道。

普雷特惱羞成怒,露出白森森的牙齒,說:「一個三天前晉陞初級劍士的小賤人還想傷到我?我會讓你們知道食人者的殘酷!」說完,他的劍上冒出青色的光芒,向凱瑟琳衝去。

羅嵐突然記起一個傳說,頓時譏笑道:「我當你是什麼大人物,原來不過是個雜種!食人者純正血脈都是水之鬥氣,你竟然是風之鬥氣,你根本就不是純正的食人者,最多只是食人者的一條狗而已!」

「不許你侮辱我高貴的血脈!」普雷特怒髮衝冠,突然轉向,轉而攻擊羅嵐。

羅嵐可不會跟這麼強大的對手戰鬥,馬上躲到凱瑟琳身後。

凱瑟琳手中長劍冒出淡紅色的光芒,形成火之鬥氣,迎上普雷特。

兩個人當即戰在一起,凱瑟琳從來沒有跟劍士戰鬥的經驗,不敢亂用連擊技或不熟悉的劍技,只是反覆運用基礎劍術。

得益於有個好父親,凱瑟琳的基本功極為紮實,在成為初級劍士后,這種優勢更加明顯。

反觀普雷特招招強攻,心浮氣躁——他雖然休息了一段時間,但追殺藍瞳雪狐著實耗費他大量的鬥氣,必須要速戰速決。他之所以能追上藍瞳雪狐,除了他本身掌握風之鬥氣,主要是靠他的魔法靴,不然累死他也抓不到罕見的藍瞳雪狐。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劍士從來不排斥魔法,大多數劍士都以擁有魔法裝備為榮——至少沒人蠢到跟自己的性命過不去。

羅嵐仔細觀察普雷特,他發現每次普雷特加速,那雙鞋都會輕輕閃一下,於是找個機會提醒凱瑟琳:「小心,他有一雙魔法鞋,他可能配合魔法鞋運用殺招,不要給他機會。」

普雷特差點兒氣炸肺,羅嵐一句話道破他的后招。

「知道了,我可愛的羅蘭爵爺。我剛發現,你說的很對,這個人輕浮傲慢,一看就是食人者家的狗,絕對沒有食人者的血脈。我竟然被這條裝腔作勢的狗嚇到了,真是可笑。」凱瑟琳第一次遇到這麼強的對手,開始輔以舌劍。

羅嵐繼續添油加醋:「奧黛倫娜小姐隊伍裡面隱藏著三個上位劍師和一個**師,她根本就是引誘那些蠢貨去攻打營地。這個傢伙一定是食人者的棄子,讓他來送死的。」

蘇珊盯著那個裝著藍瞳雪狐的包裹說:「對,一定是個狗腿子,一個真正有權有勢的貴族哪會在任務中去獵殺魔獸?只有那些窮得要命的狗腿子才會做這種事。殺了他,藍瞳雪狐給我吧。」

「好好保護羅嵐!」凱瑟琳氣惱地說。

蘇珊嘿嘿一笑,擋在羅嵐身前、凱瑟琳之後。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憑藉經驗勾勒出普雷特的身世,偏偏都說准了,擠兌得普雷特有口難言。

「我因為不是水之鬥氣,在家族中地位低下,被所有人輕視,只有妹妹重視我。我好不容易搞到一副增強體質的魔葯配方,只差一位主葯就可以煉藥,卻被發配出來刺殺霍亨索倫家的大小姐;幸好我花了一千金克拉,才避免從正面進攻營地,帶人來追這群逃兵。我缺的主葯就是藍瞳雪狐的一對藍瞳,沒想到剛進森林就碰到藍瞳雪狐,看來我是劍神眷顧之人!三個油嘴滑舌的廢物,等女人的鬥氣耗盡,我會讓你們知道侮辱我高貴血脈的代價!等我找到魔法師配出魔葯,我可以在三年內晉陞中位劍士,讓那些嘲笑我雜種的人全都去死!還有,抓了這個沒死的查理羅嵐,家族一定會重賞我!要知道現在的羅蘭港……」

羅嵐仔細觀察兩個人,發現普雷特手中長劍除了有風之鬥氣的光芒,還有其它光芒。

於是問:「蘇珊,他手裡的長劍是不是魔法劍?」

蘇珊看了一眼,羨慕得緊,嘴上卻不屑地說:「那是洗劍術。洗劍術是利用鬥氣改造長劍,因為需要不斷用鬥氣沖刷劍身,如水洗衣,所以叫洗劍術。初級洗劍術有三種,分別能產生自凈、堅韌或微光的作用。普通初級劍士只能給一把劍增加一種初級洗劍術。他的這把劍竟然加了微光洗劍,簡直就是虛榮透頂,誰不知道初級洗劍術首選堅韌,其次是自凈,最次是微光。」

普雷特終於忍受不了蘇珊的譏諷,還口道:「卑賤的傭兵,我有三把備用長劍,這次追你們這些蟲子,所以只用了最差的一把!」他撒謊了。

他是有經驗的劍士,出門至少要帶三把劍,因為除非是經過高級洗劍術加持或者特別的寶劍,普通劍非常容易損壞。他這次也帶了三把劍出來,但在捕獵藍瞳雪狐的過程中損壞一把,遺失一把,只剩下這把最差的。

蘇珊反唇相譏:「衣服里塞乾草充胖子!你要真有錢,至少要附加中級洗劍術甚至高級洗劍術,你有嗎?不用解釋,你就是食人者的狗腿子!」

「你……」普雷特的劍招突然出現漏洞,凱瑟琳趁虛而入,一劍刺中普雷特的手腕。

普雷特低吼一聲,使用鬥氣封住傷口,攻勢更加兇猛。

凱瑟琳晉陞初級劍士時日尚短,鬥氣不足,逐漸後退,而她身後的羅嵐看到她的頭髮和衣服都被汗水打濕。

沒過多久,羅嵐突然衝出去出去,舉劍刺向普雷特。而普雷特長劍正在格擋凱瑟琳,但腿沒有閑著,一腳踢出,用灌注鬥氣的右腳踢中羅嵐的胸膛。

羅嵐慘叫一聲倒在地上,滾到不遠處。

凱瑟琳心中一慌,普雷特抓住機會,竟然突破她的防禦,鋒利的劍尖在她的胸口留下一道傷痕。她輕呼一聲,急速後退,同時用鬥氣封住傷口。還好傷口只有三寸左右,衣服緊繃,不至於暴露身體。

普雷特看到羅嵐昏倒在地,哈哈一笑,繼續對凱瑟琳展開追擊,甚至不去管蘇珊去救羅嵐——在他眼裡,那個胖女人沒有半分威脅。

普雷特剛才想配合魔法鞋釋放劍技風斬擊殺凱瑟琳,但看到凱瑟琳受傷,情緒出現變化,便放棄使用對自己負擔過大的劍技,準備在戰鬥中尋找破綻徹底擊垮她。

不過,他雖然輕視蘇珊,但每過一會兒還要看一眼她,時刻注意環境的變化,是每個初級劍士的基本功。他看到蘇珊把羅嵐拖到一具屍體邊,讓他坐起來,然後看到她放棄救助羅嵐,看到她悲傷地、慢慢地走回凱瑟琳身後。他趁機看了一眼羅嵐,發現他氣若遊絲,便不再關注他。

「哼,貴族中的敗類。」他很清楚自己一腳有多大力量,他如果再用一點力,都能踢死一個壯年男人。

此刻的羅嵐,卻不斷地偷偷瞄幾眼普雷特,在確定他不關注自己后,偷偷摸摸地利用之前蘇珊製造好的角度,以克魯斯的屍體為掩護,開始整理那把軍用弩。輕輕擦拭灰塵,防止射擊的時候受到影響,同時聽侍劍講解弩的用法。

其實剛才那一腳很重,但有侍劍幫忙卸力,使得他僅僅以輕傷的代價承受下來。他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為了兩把軍用弩!

————————————

新的一周,繼續沖榜,請大家繼續支持。請收藏、投推薦票和點擊。能在第二周內追到新書榜前九,我在這裡謝謝大家。下周形式很危急,仍然沒官方推薦,等於本書連續三周裸奔沒推薦,而新書榜一共只能待四周……本周能進新書榜,主要是月末老書集體爭月票去了,未來兩周懸啊……鞠躬,謝謝大家。

持續每天三更中。

《至高劍神》群號:129467394。手打小說盡在- 第1394章黑化的乖乖女(35)

就在秦若蘭走投無路的時候,消失許久的陸景出現了。

陸景也知道了烏玲玲被學校開除的事,這件事已經過去好幾天,陸景不是這個學校的人,那件事具體的情況,也沒有了解。

陸景還是比較喜歡烏玲玲的,烏玲玲當然還是喜歡陸景。

陸景不知道烏玲玲和那些混混搞在一起的事,烏玲玲也瞞著對方。

陸景家境其實很不錯,只是因為他家裡的兄弟姐妹比較多,父親還有情人。

目前來說,他不怎麼受重視。

前段時間沒有消息,是他媽出了點事,才沒有來這邊。

而且他來這邊的時間也少,去上課的時間更少。

刀哥那幾人,要被拘留好些日子。烏玲玲看到陸景出現,責問對方,之前去哪裡了。

陸景說他媽病了,要回去看看。

他的家,並不在這個市。

「學校怎麼會將你開除了?」

「還不是那些好學生不喜歡我,所以將我開除了,認為我影響了他們的學習。」烏玲玲十分的氣憤,「陸景,你是不知道,聽到我被開除,他們有多麼高興。」

現在的陸景,和烏玲玲一樣,都十分的偏激。

認為全世界都對不起他們,所有比他們過的好的人都有罪。

其實陸景的母親,也只是他父親眾多情人其中一個。

但他就是認為,他的父親對不起他母親,對陸家的所有人都特別恨。

哪怕他的父親,想要好好培養他,他也不聽。因為他母親,確實幫過他父親,很多年前,給他擋了一刀。

所以,在他父親的心裡,他母親的位置很重要。

也因此,他在陸家的地位,是有那麼一些特殊的。同樣,他也是許多兄弟姐妹,防備的對象。

但因為他看起來好像不稀罕那些,所以暫時沒有人針對他。

「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我媽還在幫我找學校,本市有很多學校,都不願意收我了,他們都是一路貨色,認為我的存在,會影響他們的學習。」

陸景才回來,哪裡知道這裡的情況啊。

「要不我幫你吧。」

「可以嗎?」

在陸景的幫助下,烏玲玲進了某所私立初中。

【宿主,現在要怎麼做?陸景還不知道那些事,要是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幫助烏玲玲。】

「好好學習。」

系統:他信了邪。

烏玲玲進那所初中,並沒有改變從前。她和陸景越走越近,終於有一天,兩人發生了關係。

烏玲玲怕陸景發現,還做了假,使得陸景相信,他是烏玲玲的第一個男人。

這個時候,烏玲玲很想擺脫刀哥那些混混了。

可對方手裡有她的照片,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刀哥幾人,也從拘留所出來。

沒多久,找到了烏玲玲的頭上。

唐果暫時沒有去管烏玲玲,照著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不管是陸景,還是烏玲玲,變好的幾率很小。

她現在對學校那個校醫比較有興趣,中午的時候,她坐到喬閣的面前。

喬閣在看到她的時候,下意識的將目光挪開。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他總是在想這個女生。

「大哥哥。」

「有什麼不舒服的嗎?」喬閣嘴角抽了抽,這聲音,真他媽的甜。

明天見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他知道,如果和蘇珊坐以待斃,是死路一條,為了自救,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唯一能對初級劍士造成威脅的軍弩上。

克魯斯原本有兩把軍用弩,一把正在羅嵐手裡,而另一把,在蘇珊的背後——她那比男人還要寬闊、偉岸的身軀是最好的掩護。

羅嵐深吸一口氣,看著死不瞑目的克魯斯,心想你雖然不是好人,但卻做了三件好事——活著的時候提供兩把軍用弩,死的時候充當掩體,最後留下一個好女人……

羅嵐瞧準時機,趁普雷特的視線離開自己的時候,給凱瑟琳打眼色,隨後突然站起來,舉起軍用弩,大聲持續喊叫著,然後射出弩箭。

在他大喊的時候,普雷特已經注意,他立即轉身判斷軍弩的起始點,然後推斷出飛行線路,最後躲避。

但是,射擊的並不是只有羅嵐一個人,還有蘇珊。而且羅嵐的大叫聲掩蓋了蘇珊的軍弩發射聲。

在普雷特覺察到第二支弩箭的同時,弩箭已經貫穿他的頭部,弩箭攜帶強大的動能把他的屍體帶倒。

羅嵐忍不住沖蘇珊豎起大拇指:「很准,很厲害!」

蘇珊臉一紅,小聲說:「我瞄得是他的后腰……」

在覺察凱瑟琳支持不住后,羅嵐和侍劍在精神世界商量出這個反擊方案,一舉成功!

危機解除,凱瑟琳上前一步,切下普雷特的頭顱,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險些跌倒。

「怎麼了?」蘇珊和羅嵐同時過去扶她。

凱瑟琳臉上難得出現一絲羞澀,低聲說:「劍上好像有毒。」她的前胸曾被劍割傷。

「那怎麼辦?」羅嵐和蘇珊同時問。

侍劍的聲音在羅嵐耳邊響起:「笨蛋,不是劍有毒,是那把劍沾了那頭叫什麼藍瞳什麼狐狸的血。它的血里有毒,滲入蠻夷女團長的傷口裡。」

「那怎麼辦?」

「很簡單,用嘴吸出來。」侍劍不懷好意地說。

「那我讓蘇珊去。」羅嵐連忙說。

「不行!粗腰蠻夷女子的口水,髒兮兮的……蠻夷團長不二次中毒就不錯了。你可以去吸,因為你的身體經過靈氣改造,唾沫里有特殊的靈力能化解百毒,而且你是……反正我有辦法不讓你中毒。」侍劍說的正經,卻笑歪了嘴,她特別想看羅嵐出醜。

羅嵐看了凱瑟琳一眼,排除心中雜念,對凱瑟琳說:「團長,不是劍有毒,是劍上的藍瞳雪狐的血有毒。我在家讀書的時候看到過。想要祛毒,必須要吸出來,時間長了無藥可救。不過,吸的人必須是男的,女的吸了會中毒。」

凱瑟琳#**小說12/1.html羞惱地看著他,她才不相信男的吸沒事女的吸中毒。可她那裡大是大,仍然沒辦法自己吸出來,她只好轉頭看向蘇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