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兄,別忘了還有我呢!」

就在沐驚天即將攻擊到莫鳴身上時,一聲冰冷的聲音突兀的自身後響起。

只見林震右拳一握,滾滾元氣奔涌而出,直接形成一道十數丈之大的青光巨刀,攜帶著將空間都是劈碎的姿態,一刀劈出,目標直奔沐驚天。

然而,就在沐驚天剛欲轉身抵抗時,卻是有著一聲女聲響起。

「家主,趕快罷手吧,邪不壓正的!「

猶如波濤的元氣擴散而開,凝聚成一塊盾牌,溫柔如水,瞬間就是將青光巨刀抵擋而住。

而由於沒有了阻擋,沐驚天的火光掌刀毫無阻礙的就是斬到了莫鳴的脖頸處。

「轟!」

然而,莫鳴並沒有想象中的暈厥,反而身形一顫,駭人的氣場散發而出,直接將沐驚天逼退數步!

「呵呵,看來我和沐兄一戰,是避免不了了啊。」

(求收藏,求加入q 駭人的氣勢自莫鳴體內衝天而起,霎時間,狂風呼嘯而出,莫鳴腳下的大地寸寸破裂,猶如蜘蛛一般密集的裂縫展現而出,甚是可怖。

而且要知道,此時的莫鳴可是懸浮於空中啊,也就是說,他腳下的大地是被他的氣勢給硬生生的壓碎的!

「咚!咚!」

突如其來的氣勢將沐驚天的身形也是逼退了數步,每一步都會在大地上留下一道深刻的腳印,倒退七步之後,沐驚天的身形終於穩住,臉色謹慎的望著前方的莫鳴。

此時的莫鳴全身被黑色的氣息所籠罩,黑色的屍之力猶如一條條黑光小蛇在其體表不停的浮走著,身材較之前魁梧了些許,臉上青筋瀰漫,煞為猙獰。

而從他體內散發出的氣勢則是如同一顆定時炸彈一般,令人心生畏懼。

望著猙獰異常的莫鳴,沐驚天眉頭微微一皺,喃喃道:「使用屍之力強行提升實力嗎?」

「轟!」

然而,就在沐驚天心中計算著應對的辦法之時,一道巨大的爆炸聲陡然自頭頂響起,緊隨其後,驚人的能量波動散發開來,大地破裂,合抱之樹都是被這些能量餘波生生切斷!

順著聲音望去,只見不知何時,林家家主林震已經與刺客公會應宇廝殺在了一起,每一次撞擊都是溢出恐怖的能量波動,波動波及之處,縱然是大陽元位的強者都是被其逼退,若非玄元位之上的強者根本不能插手他們的戰鬥!

「呵呵,驚天兄,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加入我們,我保你沐家安然無恙。」這時,身前突然傳來莫鳴那桀桀的笑聲。

「多謝莫鳴兄好意了,我暫時還沒有這等打算。」沐驚天委婉的拒絕道。

「哦?是嗎?」

莫鳴臉色一沉,語氣也是冰冷了不少,一步跨出,腳下大地「咚」的一聲破裂,隨即他臉色一狠,聲音粗獷響亮,喝道:「那麼,你就和你的沐家,一起下地獄吧!」

騙妻入甕,首席太過分 「轟!」

大地崩碎,莫鳴的身形在一個眨眼的功夫就是來到了沐驚天的面前,右拳攜帶著濃濃的屍之力轟擊而去,直奔沐驚天的小腹之處,那番駭人的姿態,誓要將沐驚天抹殺於拳下!

「使用屍之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后,你的戰鬥力也只能與大玄元位的強者媲美罷了…」

不過,對於莫鳴凌厲的攻擊,沐驚天只是淡然的抬起右掌,旋即猛地壓下!

「唰!」

凌厲如刀鋒的掌風伴隨著沐驚天的右掌狠狠壓下,下一刻,沐驚天的**右掌毫無花俏的就是與莫鳴的右拳撞擊而上!

「咚」的一聲驚天動地,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動擴散而出,兩人的身形都是被震退數步,緊隨其後,莫鳴與沐驚天又是激烈的廝殺在一起,拳掌相交,撞擊聲撼動天地,而伴隨著他們近乎瘋狂的戰鬥,他們腳下的大地都是在不斷爆碎著!

不過十個呼吸的時間,他們戰鬥的區域都是被無形的踏碎,遠遠望去,這片大地要比其他地域低出數十厘米!

「轟!」

又是一記重撼,沐驚天右掌攜帶著濃郁至極點的火之力,莫鳴拳頭上則是覆蓋有如盔甲般的屍之力,拳掌相交,毫不留情!

下一刻,兩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變,感覺恐怖的力道順著胳膊瞬間傳遍全身,悶哼一聲,然後身形全都倒退十數步!

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沐驚天倒退十二步,而莫鳴則是退後十三步半!

雖然從表面上看上去兩人戰鬥力不相上下,但是真正眼力好的強者定會發現,伴隨著戰鬥的不斷進行,莫鳴正在緩慢的走向下坡路!

畢竟是使用外力提升實力,基礎定然不如沐驚天這類扎紮實實修鍊的武修者穩固,況且莫鳴只是在短暫時間將自己的實力提升至大玄元位,一旦時間過了,那麼他的實力定會退回小玄元位,到時候,再對付沐驚天,恐怕就沒有什麼勝算了。

「哼!」

很顯然,莫鳴也是發下了自己的劣勢,不過他也是雷厲風行之人,穩住身形后當即雙掌結印。

體內所有的屍之力頓時間被一抽而空,然後凝聚在他的頭頂之上,與此同時,他的身形緩慢騰空,結印的方式也是不斷的複雜,一股奇異的波動自結印的雙掌之上散發而出,那是高等武技特有的力量!

武技之力一絲絲的奔入上空的屍之力之中,霎時間,屍之力開始沸騰,黑光閃耀,光芒遮天蔽日,壯觀異常!

伴隨著武技之力不斷的湧入,他頭頂的屍之力竟是逐漸的化作一直長槍的形態!

黑色的符文在長槍之上不停的流轉著,符文古老而又生晦,但卻散發著洪荒般撼動人心的氣勢,槍尖尖銳似是能穿透虛空,莫鳴正在凝聚著的長槍,定是一極其強大的攻擊!

「純陰屍槍嗎?」

看著那逐漸成型的黑光長槍,沐驚天的臉色不由得嚴肅起來,不過他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當即就認出了莫鳴正在施展的武技名稱。

下一瞬,他卻是出奇閉上了雙眼。

「哈哈,害怕了嗎,要自己認輸嗎?」

看到閉上雙眼的沐驚天,遠處的莫鳴咧嘴一笑,笑聲中滿是不屑。

這沐老頭定是害怕了他的純陰屍槍,所以才會閉上眼睛,選擇等死!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滿足你!」

不過,沐驚天畢竟身為古森鎮最強者之一,心機是何的縝密,所以他莫鳴也不相信沐驚天會選擇等死,無動於衷。但是,既然沐驚天閉上了雙眼,那麼此時進攻定是一個好機會,縱然沐驚天有什麼底牌,只要不讓他使用出來,那麼就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

一念至此,莫鳴結印的速度再次加快。

「嗡」的一聲響起,黑光長槍凝聚成功,黑光閃耀,吞噬了日光。

而其後,莫鳴則是一步跨出,右掌緩慢抬起,然後握住了懸浮於空中不斷嗡鳴著的純陰屍槍。

「給我滅了!」

莫鳴大吼一聲,然後直接將手中的長槍狠狠的擲出!

「唰!」

長槍飛快的刺出,在空中都是留下了一道道殘影!

一瞬之間,它就是刺到了沐驚天的胸前,速度之快,已是讓沐驚天避無可避。

似是察覺到危險,沐驚天臉色的表情彷彿變化了一下,然後輕輕點腳,身形便是向後劃去。

長槍在前方禁逼而至,而沐驚天則是不停的後退,儘管馬上就要退後到眾人所在的區域,但是他的雙眼仍然沒有睜開的趨勢。

「這沐家家主想要幹什麼?難不成要讓我們當靶子?」

望著不斷逼近的純陰屍槍,所有人的心中都是閃過這個念頭,臉上的表情也是在一剎那變得驚恐起來。

一念至此,所有人的身形都是在不停後退,不過,即便眾人再怎麼退後,但依舊快不過純陰屍槍!

感覺自己馬上就要被純陰屍槍刺擊到,所有人心跳的速度都是不禁加快。

最後,終是有一人驚吼道:「若不想遭殃,那麼大家就隨我一起出手,把這黑槍破了!」

(求收藏,求加入q 第二百二十二章炎魔刀

「大家一起隨我出手,把這黑槍破了!」

一聲粗獷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只見一名魁梧的大漢一步邁出,正是煉器閣閣主,吳國!

只見吳國雙掌結印,體內的元氣狂速奔涌而出,而後凝聚成了一把數丈之長的土褐色長矛!

「是啊,一起轟碎他!」

「沒錯,我們這麼多人,還怕區區一隻黑槍嗎?」

受到吳國的鼓舞,所有人都是怒喝,紛紛雙手結印,一道道顏色不同的元氣匹練自體內奔涌而出,然後從從天空形成了數之不盡形狀各異的攻擊。

瀰漫著火焰的長劍,散發著大地之力的長矛,鋒銳至極的青光巨斧,擁有著詭異幽冥之力的暗黑色長戟…

無窮無盡的元氣盤旋在半空之中,然後凝聚成道道無比強悍的攻擊形態,霎時間,整片天地都是被各色的光芒所充斥…

「各位,隨我一起上!」

吳國首先爆喝,右腳之下的大地「咔嚓」一聲崩碎,在其頭頂之上的土褐色長矛嗡鳴震天,然後攜帶著連空間都是要穿透的力量,一矛刺出!

「唰!唰!唰!」

而緊隨其後,所有人的攻擊都是近乎瘋狂的奔涌而至,那番鋪天蓋地之場面不可謂不壯觀!

「叮!」

吳國的土褐色長矛首先與黑槍槍尖頂上,刺耳金屬撞擊聲轟鳴開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動隨之而出。

然而,黑色長矛僅是抵抗了數刻就是瀰漫滿了數之不盡的裂縫,最後終是「砰」的一聲爆裂成漫天的光雨。

而就在黑槍被緩住的這一剎那,所有的攻擊都是接踵而至,猶如一顆顆炸彈一顆轟擊在黑槍之上。

「轟!轟!…」

無數道爆炸聲響起,雖然每一道攻擊的強度不能與黑槍媲美,但是若是攻擊的數量多的不可勝計,那麼依然也不失為強大的戰鬥力!

果不其然,在無數次轟擊的狀態下,一聲玻璃爆裂般的清脆聲音,突兀的響起。

「咔嚓!」

下一刻所有人便驚喜的看到,那勢不可擋的黑光巨槍之上,終是被轟擊出了一道細微的裂縫。

不過,縱然眾人的攻擊奏效了,但是所有人體內的元氣都是快被消耗一空,根本沒有力氣再度發動攻擊了!

「各位,不要放棄,只要再施展一次攻擊,這黑槍定會被我們所破!」

這時,吳國又是大喝道,而後繼續雙掌結印,體內僅剩的一絲元氣都是被剝離而出!

眾人再次受到吳國的激勵,都是狠狠的點頭,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瘋狂的神色,將體內所有的元氣抽離而出。

一波攻擊,再次成型!

「哼,螢火之光豈能與皓月爭輝?!」

望著再次施展攻擊的眾人,莫鳴怒哼一聲,旋即輕咬舌尖,一口精血便是準確的噴洒到了長槍之上。

「轟!」

霎時間,莫鳴體內的氣勢呈直線下降,臉色也是變得煞白無比,不過,那融入精血后的黑光長槍則是爆射出及其摧殘的血黑色光芒,詭異而又恐怖!

血黑色的光芒遮蔽了天地,整座空間都是因為它而變的陰暗起來。

一股比之前還要強悍的波動散發而出,耀眼的黑光落下,一把瀰漫著血點的黑光長槍陡然成型。

「螻蟻們,都給我死吧!」

莫鳴仰天大笑,手指狠狠向前一點。黑槍嗡鳴,一槍劃過,空間都是留下一道血黑色的划痕!

望著比之前強悍數倍的黑光長槍,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猛地「咯噔」一下,身體顫抖,頭頂之上的元氣也是因為絕望而逐漸的消散,隨風而去。

所有人心中的念頭都是:完了,要命絕決於此了。

「轟!」

然而,就當眾人心中絕望無助之時,一股滂沱的氣勢猛然自身後噴薄而出,瞬時間,整片天地的溫度都是在呈幾何倍數的暴漲著。

火光閃耀,火星遍天,空間燃燒,一道五十丈之大的火焰巨刀,轟然成型!

「這是…」

當火焰巨刀出現的同時間,莫鳴的臉色就是微微一變,輕聲呢喃。但是,下一刻,他的瞳孔卻是一縮,直接驚呼出聲了,道:「什麼,炎魔刀?!」

「呵,你還算識貨。」

「轟!」

霸道的聲音響徹開來,只見沐驚天不知何時握住了巨刀的刀柄,一刀揮出,大地丈丈撕裂,炎魔刀經過之處,暗紅色的火焰不僅沒有消失,反而在空間上燃燒了起來。

也就是說,這些火焰,正在以虛空當燃料!

「叮!」

下一瞬,炎魔刀毫無花俏的與純陰屍槍撼擊在一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席捲而出,縱然是距撞擊中心比較遠的強者都是被其震的噴了一口鮮血,身形暴退,狼狽不堪!

「咔嚓!」

忽然間,一聲破碎聲響起。

所有人的心頭都是一顫,旋即都是轉頭看向那撞擊的地帶。

只見那本是勢如破竹的純陰屍槍之上再次出現了一絲裂縫,而且伴隨著炎魔刀不斷的燃燒,純陰屍槍上散發的黑色屍之力都是在不斷燃燒著,而正因為如此,純陰屍槍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是遍布了裂紋。

「噗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