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魚沫會指引你找到我,你儘快過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謝謝了。」錦鯉王略顯感動的道出一聲,整道幻影渙散,一個極小的氣泡,懸浮在歐陽顏的面前,剎那間急速的奔騰向遠方。

歐陽顏覺得黃金獅子王太慢了,當下將他收入到了法寶之中,拿出虛空獸皮以最快的速度跟著那濡沫前往錦鯉王所在之處。

歐陽顏一邊前往著錦鯉王所在之地,一邊思考,他想到了一個問題,難道是錦鯉王也要度雷劫了?

她煉化了牛魔王的妖丹,實力修為暴漲,如自己的肉身一樣,達到了一種水滿自溢的地步,一定是引來了雷罰。

這是歐陽顏猜測的,畢竟神魂修行不比肉身,當神魂強大到超越當前境界,便會被天道感應到,便會引來雷劫。

他在虛空中穿梭,速度極其的快,已經要接近南海域,看到天上突然黑沉沉的天色,極其壓抑的氣氛,都有悶雷過天際的轟隆隆聲了。

歐陽顏更堅信自己的想法,或許這雷劫降臨的徵兆,就是錦鯉王引來的。

海域極其的遼闊,到了海的中心,這裡一片寂靜,視線中看不到半絲人煙,也不見四海王候的巡洋軍師。

那魚沫在這裡停了下來,歐陽顏自虛空中鑽出,踏在海面上,那海水都濕不了他的鞋。

轟!

海面上一道水浪衝天數米高,一道七彩虹光同時沖霄而起,化為一個全身籠罩在七彩虹光中,如仙子降臨的錦鯉王。

「小魚兒,釋放出你的全部氣息,讓這雷劫儘快降下,你安心的度劫,我來為你護法。」歐陽顏暢快的一喝,屈指一彈之間,那虛空獸皮化為一道寶光摺疊,成為一艘漁船大小的小船懸浮海面,任憑海浪衝擊,一動也不動。

歐陽顏落下虛空獸皮幻化的船隻之中,錦鯉王也降落了下來,對他點了點頭,道:「本想助你奪取蠻荒神廟之後再度此雷劫,可惜沒辦法。」

「度過雷劫之後,實力暴漲,把握更大,這是好事,準備吧。」歐陽顏微微一笑,對她點了點對盤膝坐下,在儲物袋中拿出一壺酒,自飲自酌了起來。

在這樣的海面上,一葉扁舟不動如山,喝點小酒,倒是別有一翻愜意。

「你已經度劫了?」錦鯉王看著歐陽顏,從中感受到了歐陽顏的氣息變化,絕美的臉色中一驚。

歐陽顏點了點頭,道:「我不能總跟在你後面,所以這次搶先一步了,祝你成功。」

PS:我們家小魚兒也要度劫了,鼓掌。 錦鯉王一時無語,只得在心中感嘆歐陽顏的修行天賦,如此驚人,看到他瀰漫出來的帝皇之氣,不得不驚嘆這個少年的天賦異稟。

錦鯉王盤膝坐了下來,全身的綻放出璀璨的七彩虹光,她壓制著的氣息須臾間擴散,如捲起了一道恐怖的龍捲風,震得虛空都在顫抖。

轟隆隆!

一道炸雷響徹天際,如天道的咆哮,駭人的閃電在天際奔騰,如千軍萬馬奔騰的雷雲急速往這裡籠罩,在天際形成了一個雷霆劫海。

呼!

濃郁的七彩虹光籠罩在錦鯉王的身上,如一團七彩神陽,奪目生輝。

霎時間,一道寶光自她眉心中掠出,化成一條七彩錦鯉沖霄而起,仿若魚躍龍門般,往那蒼穹之上的雷霆劫海而去。

歐陽顏看著這一切,心中驚奇不已。

那就是錦鯉王的最初形態,鱗片流轉著七彩虹光,片片緊密如龍鱗般的耀眼。

「鯉魚躍龍門,躍過去就是龍,小魚兒是錦鯉王,超越鯉魚的血脈,如果躍過龍門,十大妖仙的排名就得刷新。」歐陽顏呢喃一聲,看出錦鯉王的優勢所在。

他想到錦鯉王有一件龍門法寶,只是不是真正的龍門,那日聯手對抗牛魔王的時候,他聽到牛魔王說過,聚齊四海龍門,助她鯉魚躍龍門。

「難道完整的龍門就在這四方海域中?」歐陽顏想到關鍵處在心中暗道一聲。

如果真如此的話,倒是可以助她一臂之力,將這四海龍門聚齊,化為一座完整的龍門。

在他看過的怪力亂神的書籍中曾經看到過關於鯉魚躍龍門的故事,現在修行之後,對此也深信不疑。

那天際的雷霆雲海翻滾,整個天色黑壓壓的如暮色降臨。

他的雙眼涌動著璀璨的金光,如兩輪小太陽般的看穿了虛空,看到了錦鯉王在雷劫中涅磐重生。

同時,他也注意著周圍,為錦鯉王護法,守護著她的肉身。

錦鯉王化為她最初的形態,在雷霆雲海中被那恐怖的天雷轟擊,身上的鱗片每過一分就更璀璨一分。

那助她成就純陽之體的純陽雷火轟然燃燒,將他包裹在其中,如烈火煅真金般,她身上的七彩虹光更鮮艷。

這是一個九死一生的過程,也是唯一一個破繭成蝶的機會。

與此同時,遠在距離此地數千里開外的一處被人族攻佔下來的蠻荒神廟之中。

神廟的大殿之內,已經沒有邪惡的氣息,所有一切供奉的邪神神像早被打碎。

歐陽龍正與歐陽名喝著香茗聊著天,喝了一口茶之後,歐陽名眉頭一挑,喝道:「蠻神這幾日內必降臨下來,成敗在此一舉了,也不知道大哥和四弟還要多久才可到達這裡。」

「大少爺和四少爺也要過來嗎?」歐陽龍自語了一聲。

「是的龍叔,早在數天前我就書信一封給了大哥和四弟,算算時間也應該快到了。」歐陽名回道。

「我看著你們兄弟長大,一個個都沒有負老爺的期望,都是人中龍鳳。」歐陽龍讚賞了一句,嘆道:「尤其是厚積薄發的小少爺,真是令我都不得不敬佩。」

「小少爺?哪個小少爺?五弟嗎?」歐陽名眉頭微微一皺,歐陽龍的語氣更偏向於那小少爺,歐陽名還以為是他的親兄弟歐陽真。

「不是,是你同父異母的弟弟,歐陽顏少爺。」歐陽龍搖了搖頭回道。

聽到這個名字,歐陽名半晌沒回過神來,臉色疑惑濃郁,還以為聽錯了。

「那個孽種?」歐陽名咬了咬牙,不可置信的鄙夷之色搖了搖頭。

「二少爺,你可不要受夫人的影響,對小少爺如此稱呼,如果被老爺聽到,可就不好了。」歐陽龍提醒道:「而且不管怎麼說,他始終是你弟弟,你們身上有一半血是相同的。」

歐陽名大手一拍扶椅,哼道:「龍叔,我自有分寸,這些事就不用你提醒了,你還是跟我說說那孽……他有何令你敬佩之處。」

「今年金科大典的文武雙科狀元王,就是小少爺。」歐陽龍緩緩的說道,看著歐陽名的眼神,從其中看到了震驚。

「什麼?」歐陽名根本不相信,還以為聽錯了。

要知道,歐陽顏在他的印象中,只是一個混吃等死的人,根本沒有入他這個哥哥的法眼,他也一直沒把歐陽顏當做弟弟看待過。

對於歐陽顏的關注,可以說他根本就沒有過,如果不是歐陽龍提起,他都忘記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了。

現在一聽歐陽顏的成就,他不得不震驚,震驚的半晌說不出話來。

歐陽龍嘆了口氣,說道:「不過他總是做出一些令老爺生氣的事情出來,我這次前來,除了幫你對付蠻神之外,也受老爺之命,要把他帶回去。」

「帶回去?那孽種也在這裡不成。」歐陽名臉色陰霾,不知名的怒火在他臉上燃燒,像是嫉妒。

妖孽奶爸在都市 「小少爺被人皇御封文武王,現在在你鎮守的南牙關任職。」歐陽龍回道。

「想不到發生了這麼多事,那小孽種真是出乎人的意料。」歐陽名呵呵的笑了兩聲,雙眼涌動著鋒利的光芒。

「報!」

一個傳信兵跑了進來,跪在下面恭敬的高呼道:「啟稟統帥,這裡有一封你的家信。」

歐陽名揮了揮手,叫他呈上來。

看到字跡,歐陽名就知道是自己的母親給自己寄來的信件。

他拿出信看著,臉色越來越陰霾,看到最後大手猛的一拍,怒火萬丈升騰,喝道:「沒想到這孽種竟然做出如此罪該萬死的事情出來,真是看走眼了。」

「二少爺,這是夫人的信嗎?」歐陽龍眉頭一皺,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歐陽名屈指一彈,手中的信件如雪片般飛來,被歐陽龍接在手中。

看過信之後,歐陽龍眉頭一皺,提醒道:「二少爺,聽我一句勸,你可不要聽夫人的,手足相殘可是老爺最不能容忍的。」

「龍叔你不要再說了,父親那裡我母親自會交待,這孽種殺了我兩位表弟,這就是死罪。」歐陽名怒不可遏的吼道。

「看來老爺想的沒錯。」歐陽龍道出一聲,把信件收了起來。

PS:大家辛苦了。 第641章深夜·殺機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到了中午。

廚房那邊又送來了豐盛的午飯。

南煙扶著佟玉華走到桌邊,看了看上面的飯菜,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因為今天的午飯不僅豐盛,還非常的精緻。

栩栩如生的孔雀開屏,做工繁複的金銀夾花平截,鮮嫩的鳳凰胎,還有費工又費時的羊脂燉的甲魚。

這,可不像是家常菜。

即使是大戶人家有錢人,平時吃飯也不至於頓頓山珍海味,都要考慮養身,只有在大擺宴席的時候,才會擺出那些精緻的菜肴。

而這些,明顯是宴席上才會用的。

她順口道:「這飯菜,好精緻啊。」

過來布菜的丫鬟笑著說道:「大王親自吩咐,讓廚房也依樣給夫人送過來。」

「哦。」

南煙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看來,的確是在擺宴席。

只不過不是這裡,而是外面。

但,阿日斯蘭也不是這個宅子的主人,他明顯只是來做客的,所以,宴席不可能是他擺。

應該是這裡的主人設宴,款待他才對。

不過,昨天那個管家模樣的中年人不是說了,他們的主人已經走了嗎?那今天又是怎麼回事呢?

南煙有點疑惑,但還是沒有多問,只帶著佟玉華吃了點東西,便送她去睡午覺。

天氣,已經越來越熱。

老人家身體弱,也受不得寒涼,所以即使有人送來了冰盤,南煙也不敢把它擺得太近,只能自己坐在床邊,小心翼翼的給祖母扇風。

漸漸的,自己也靠在床頭,打起了瞌睡。

一陣混沌之後,她猛地醒來,卻發現床上已經沒有人了。

「祖母?」

南煙急忙丟開扇子,起身往周圍看去。

寬大的房間里,並沒有佟玉華的身影。

反倒是大門敞開著。

她出去了?

糟了,她今天早上才喝了一點葯,還沒怎麼見效,人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這個時候會跑到哪裡去呢?

南煙急忙走出去,在院子里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她的身影。

難道出去了?

南煙想了想,不管外面怎麼樣,祖母才是最重要的。

她走出了這個小院子。

外面是一大片花園,晚上來的時候還不怎麼能看得清楚,但白天一看,有些驚訝。

這裡種了許多名貴的花草,時值盛夏,百花齊放,蜂飛蝶繞。

再加上花園的中央,一個精緻的亭子矗立其中,越發像是一幅畫一般。

周圍的亭台樓閣,也看得出來非常的用心,不管站在什麼角度,往哪裡看去,都是一幅很美的景緻。

這個宅子,好華貴。

隱隱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雖然沒有來過,但就是有這種感覺湧上心頭。

不過,南煙也並沒有在風景上流連,她還是繼續往前走去,一邊走一邊環顧四周,看看祖母在不在。

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大堂的後面。

裡面傳出了一些人聲。

果然,在大擺宴席。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這一家的主人回來了,又到底是誰呢?

南煙下意識的想要走過去看看,可是卻看見兩邊側門都有守衛,顯然是不好接近的。

她正有些猶豫,就聽見身後傳來了老祖母的聲音——

「南煙啊。」

南煙急忙回頭,看見佟玉華從花園的另一邊走了過來。

她急忙跑過去:「祖母,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我……?」

佟玉華迷迷糊糊的道:「我剛剛想要出來——出來,出來幹什麼呢?」

一看她這樣,就知道,她又犯糊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