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並不是一個男人對女人愛情的那種喜歡,而是更偏向於哥哥對妹妹帶著親情的喜歡。

其實自從江野和他說過這件事後,他有認真的考慮過解決辦法。他先前想過要和姜染明說,但又怕傷到小丫頭的自尊心。雖然在他眼裡,姜染一直很堅強,但是畢竟也是個女孩子,而且按照江野的話來說,姜染應該喜歡他很久很久了。

這件事並不好辦,不好掌握分寸。

畢竟更重要的是,江野喜歡姜染。

他被自己的弟弟妹妹夾在中間真的很難做人。

江淮長舒了一口氣,不動聲色的把胳膊從姜染手中抽回來,面上的笑意淡了些:「染染。」

「嗯?」姜染疑惑的看著他。

「大哥想問你,畢竟現在都成年了,有沒有喜歡的男孩子啊?」 “”=”(‘”=””>

清風拂過,林間嘩嘩作響,潺潺的流水自簡陋的小木屋前流過。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有人喜歡宏偉壯闊,也有人喜歡清新淡雅,唯一相同的是,修者大多不喜歡太俗的煙火氣息。

「神紋一道,繁奧無雙,究其根本,還是對神紋的領悟太難,而一旦對神紋的領悟達到一定的境界,神紋道的造詣自然不會差,只可惜,說起來簡單,實際上卻是困難無比,沒有天賦的人,就算耗費所有時間領悟神紋,也得不到太多,這便是神紋道對於天賦要求極高的原因。」

面對兩位前輩有意無意的試探,聶雲信手拈來,以他對神紋道如今的了解,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難倒他的。

「哦?有天賦和沒有天賦,區別又有多大?」逍遙門的鐘大師愈發來了興緻。

「大,很大!」聶雲淡淡一笑,繼續道:「天賦差的人,幾乎可以說是死學,好一點的可以舉一反三,而真正有天賦的,卻是通過領悟神紋來提高神紋道的造詣。」

「當然,天賦也是有區別的,天賦一般的人,通過不斷領悟神紋,可以得到更深的感悟;而天賦好的,卻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神紋在他眼中,有了更為繁奧高深的而理解。」說著,聶雲隨意喚出一道神紋,在他眼中,這一道神紋便是沒有止境,永遠無法完全參透。

他繼續道:「至於天賦最好的,神紋在他眼中,看山便是山,看水便是水。」

聶雲一邊說著,手中的神紋隨他心意不斷變化,不可揣度。

不出意料,面前兩位大師無不是驚訝無比,他們自認神紋道天賦高深,但這個年紀的時候和眼前的聶雲比起來,簡直只有丟人現眼的份。

「此子難得啊,這般年紀竟然有如此造詣,光憑心意便能輕易操控基礎神紋到這樣的程度,簡直是不可思議,他對神紋的領悟到底到了什麼樣的地步,才能在這般實力下,做到這一點?難怪鬼手前輩都對其十分滿意!」

到了地方,鍾大師隨手便是泡上一壺好茶,茶香四溢,讓人心曠神怡,一看便不是凡,可惜聶雲對其沒什麼研究,看不出具體。

「聽說小傢伙你在我們陽宗的獸宮買走了一枚不錯的妖獸蛋,不知道孵化了沒有?」曲大師忽然道。

聶雲暗想終於到正事了,兩位前輩果然不是找他喝茶這麼簡單,原來是這事。

他忽然發現,這會兒就是鍾大師也有些好奇。

「前輩說的,應該是這枚妖獸蛋吧?」

聶雲將一枚妖獸蛋拿了出來,正是蛟青讓他買下的那枚長得像大號鵪鶉蛋的那枚妖獸蛋,聶雲一直想找機會孵化了他,看個究竟,卻一直沒有抽出時間來。

想來,除了這枚妖獸蛋,曲大師指的不會有其他了。

「呵呵,正是這枚!」曲大師笑道。

鍾大師忽然起身,忍不住圍著這枚妖獸蛋不斷地打量,又是摸摸,又是喚出神紋來,不一會兒,便是一種有一種聶雲根本沒見過的手段。

聶雲沒有打攪,這才發現,原來這個鐘大師是此道行家,想想也是,鍾大師受過鬼手大師的指點,在這一道有高深的造詣也實屬正常。

「如何?」曲大師見到老友終於收手,不由問道。

鍾大師不斷搖頭,眉頭緊鎖,任他如何查探,最終卻發現,這枚妖獸蛋怎麼看都不像是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根本不像是天賦驚人的妖獸的蛋。

在此之前,老友曲大師跟他提起過此事,他總覺得,那個讓聶雲買下這枚蛋的人應該是個高人,因此很好奇這枚蛋是個什麼貨色,但這一番功法下來,就是連他都沒有什麼收穫,可以說,這枚妖獸蛋是一枚普通的妖獸蛋的可能性十分大,幾乎不可能是什麼上等貨色。

「小傢伙,你看出這枚蛋有什麼特殊的嗎?」鍾大師忽然望向聶雲。

「不瞞前輩,小子是什麼都沒有看出來。」聶雲直言道,一見兩位前輩一副「你什麼都沒看出來還買」的神色,他解釋道:「那人讓我買,我才買下來的。」

兩位前輩自然知道聶雲口中的「那人」指的是誰,不由道:「他是個高人?」

聶雲笑著搖頭:「這小子就不清楚了,只不過略微認識。」

真話假話說一半,聶雲攤了攤手。

鍾大師有些失望,他最感興趣的還是那人,從老友口中得知那人手段似乎很怪異,幾乎摸一摸就能確定妖獸蛋的級,決定是不是要買下來。

「可知他現在在哪?」鍾大師不死心道。

聶雲依舊搖頭:「這小子就不知道了。」

這話聶雲一點都沒有撒謊,明明以為找了個保鏢來,沒想到蛟青來了這裡就跟脫韁的野馬似的,神龍見首不見尾,上一次見到對方,便是從萬寶樓回去后,跟阿狸姐姐去鬼谷之前。那次,蛟青丟了一大堆妖獸蛋在他寒月塔的世界里,之後就不見人了,鑒於蛟青此番表現,聶雲只能不斷說服自己,不要去跟他計較。

「可惜,可惜……對了,有沒有興趣現在孵化了它?」鍾大師忽然道。

「既然如此,擇日不如撞日,今日便孵化了它吧!」聶雲聞言,微微一笑,他看得出來,鍾大師還是很好奇的,反正他也一直想孵化,只不過一隻沒有機會。

說著,聶雲走向了妖獸蛋,兩位前輩頓時來了興緻。

若是真孵化出不一般的妖獸,那就有意思了。

「『鵪鶉蛋』啊,終於要孵化你了,希望不會整孵化出一隻鵪鶉來!」

聶雲潛意識地對於蛟青這麼不靠譜的人,打心裡不怎麼相信對方,孵化出什麼來似乎都是有可能的,不過醜媳婦也要見公婆,再弱的妖獸聶雲也要把它孵出來,反正最後都是往寒月塔內一扔。

不過,要是真是只鵪鶉,這筆賬就要算一算了,現在沒機會以後也要算,太欺負人了。

神紋勾勒,聶雲出手如行雲流水,看得兩位前輩不由暗暗點頭,至少他們這般年紀,絕對沒有這樣純熟精湛的手法。

若是他們知道,此類陣法聶雲幾乎才接觸,估計更會下巴掉一地。

「咦!有些不一樣!」

忽然,兩位前輩眉頭一皺,妖獸蛋還沒有孵化出來,他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hp:.. “”=”(‘”=””>

妖獸生下來便有強弱之分,尤其是剛孵化的時候,它的天賦很容易感覺出來,血統高貴程度幾乎是一覽無餘。.t.

兩位前輩都是高人,尤其是鍾大師,在這一道上有著極其高深的研究,他第一時間感覺到異常,從孵化妖獸蛋的過程,他便能感知到一些一般人感知不到的一面,這時他明明感覺到這枚他一番功夫下來都絲毫無獲的妖獸蛋,忽然氣息變得不一樣了。

若是先前他覺得這枚妖獸蛋毫無亮點,那現在就完全不一樣了,這枚妖獸蛋少說也是天元後期的天賦,甚至在天元後期中也是佼佼者。

「好突然的變化,那人果然不簡單啊,絕對是個高人!」

鍾大師立馬確定,那人一定是個手段高明的高人,至少這一次「交手」他是輸了。

曲大師對於這一道不是十分了解,但也知道不少,一見這種情況,加上老友的臉色,便猜到,老友這一次落了下風了。

這個老友勝負心還是很重的,若是有機會見到那人,估計定要較量一番。

不過,現在沒必要想那些,這枚妖獸蛋孵化出來的是什麼妖獸,這才是重點,三人都好奇了起來。

孵化妖獸蛋,對於聶雲來說太簡單了,但他並不知道,對於兩位前輩,尤其是鍾大師來說,已經能確定這枚妖獸蛋的不俗了,他還是需要等到妖獸幼崽孵化出來,才能確定情況,至少也要等到妖獸幼崽快孵化出來的時候,才能略微感知到那般氣息。

咔嚓!

終於,鵪鶉蛋般的妖獸蛋上,出現一道道裂痕,妖獸要孵化出來了。

聶雲漸漸緊張起來。

「這氣息!」

妖獸幼崽還未完全出世,但那種氣息分明讓聶雲感覺到,這隻妖獸絕對不會差,蛟青終究這一次沒故意拿他尋開心。

咔嚓!

忽然,這枚妖獸蛋上一片蛋殼被頂起,不知道飛向了哪裡,旋即聶雲看到一片火紅色,如火焰一般的火紅,十分好看,一隻妖獸幼崽冒頭,睜著萌萌的大眼睛正盯著他,蠢萌蠢萌的樣子十分可愛。

聶雲不由想著,這不會是一直不擅長戰鬥的妖獸吧,這類妖獸在妖族內比較少見,似乎被他碰上了,這萌萌的大眼睛一點都沒有妖獸兇悍的氣質,怎麼看都不像是厲害的主。

不過……

「聖獸?」

鍾大師不由驚訝地叫了出來,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會是一隻聖獸,可以說聖獸幾乎都會被宗門先孵化了,所謂有人在獸宮孵化出聖獸的說法,那其實太看運氣了。

而那個人不過是隨意看了看,便將這枚聖獸蛋找了出來,這也是運氣不成?

「聖獸?這小傢伙有聖獸的潛質?」聶雲不由問道,他只感覺眼前的小傢伙有些不一樣,並未具體看出這小傢伙的潛質。

鍾大師肯定地點頭:「聖獸孵化出來后,血脈的氣息較之一般妖獸異常,而且收斂得很快,加上你不到聖域,一時間判斷不出來也是正常,但這小傢伙絕對有聖獸的潛質。」

聞言,聶雲不由大喜。

聖獸啊,要是長大了還得了?

聶雲相信,要是他肯花大價錢,這貨會比他成長得還快,不久后或許便要超越他,畢竟人類修鍊會遇到瓶頸,耽誤很多時間,越到後期需要更多的領悟,妖獸卻不一樣,血統擺在那裡,他們的瓶頸大多在後面,那種血脈的限制。

啪咔!

小傢伙一蹄子將蛋殼踏碎,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柔弱,聶雲這會兒終於看清了,這是一匹小馬,渾身火紅色的毛髮如火焰一般跳躍,睜著萌萌的眼睛便飛奔到聶雲的身邊,舔了聶雲一臉的口水,看上去相當依賴。

聶雲連忙退開對方,卻見那雙萌萌額眼睛依舊這麼看著他,讓人的心都要化了。

甩開蹄子,小傢伙便是再次將他撲倒,舔來舔去,發出興奮的笑聲。

看著這一幕,曲大師和鍾大師相視一眼,略微有些驚訝,妖獸剛出生,而這裡可不只有聶雲,還有他們和聶雲那個黑臉的下人,這小傢伙卻一眼認定了聶雲,彷彿根本不需要引導一樣。

微微搖頭,想不通也沒必要繼續想。

「這小傢伙將來估計會很厲害,從未聽說過這種妖獸,想來是變異的妖獸。」鍾大師忽然道,朝著聶雲道喜。

聶雲自然欣喜,沒想到蛟青不但沒坑他,還給他送了份大禮。

「妖獸天生感知比人類敏銳,這小傢伙生下來就這麼親近我,不會是感受到我這個神子的特殊吧?如果是這樣,這小傢伙可不一般啊!」想到這裡,聶雲更是興奮。

「算了,暫時原諒你這個保鏢的失職吧!」聶雲對蛟青的氣頓時有小了幾分。

好不容易才讓小紅馬安靜下來,小傢伙還是不停地拿小腦袋在他身上蹭來蹭去,眨巴著萌萌的大眼睛,很是親昵。

「老曲,你們陽宗獸宮可是虧大了,一百塊元晶一隻聖獸,嘖嘖……」鍾大師緩過來,忍不住打趣道。

曲大師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反道:「也不知道誰剛才說這枚妖獸蛋不行的!」

「哈哈哈……」

兩人相視一笑,被這麼反過來「揶揄」,鍾大師反倒是放下心中的不快,這世上高人無數,下次若是能遇到切磋一番便是,沒必要過於在意。

最終,聶雲告辭而去。

兩位大師特地邀請他,主要還是因為這枚妖獸蛋,既然已經完事了,也就結束了,總不至於要收聶云為徒吧?幾乎誰沒什麼機會,也懶得開口。

況且,這般搶人家徒弟,總是有些過分,更可況,他們眼中聶雲的師父很可能完全不亞於他們,或者更厲害,就更不能這麼做了。

離開兩位前輩,聶雲心中忍不住激動,沒想到這麼白白得來一隻聖獸。

日後培養起來,可不是蛟青那種不負責任的傢伙可以比的,至少也是個好助力啊。

「公子,這小傢伙好粘你!」路上,老黑不由道,剛才兩位親前輩在,他不好開口,如今只剩下兩人,可以說是有名無實的主僕關係,倒是沒有尊卑之分。

「是有些粘人,不過可不能太溺愛了,妖獸沒了血性可不行!」

說著,小紅馬萌萌地望了過來,似乎在表達不想離開聶雲的心情,差點讓聶雲要不忍心了都。

hp:.. 姜染真的沒有想到江淮會突然問這個問題。

有點措手不及。

見姜染沉默,江淮溫柔的笑著,換了個問法:「或者說,染染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誰啊?」

「大哥沒有其他意思,就是關心一下你。」

江淮怕姜染會多想,最後還不忘解釋。

「啊……」被他這麼一說,姜染更緊張了。她不自覺的抬手抓了抓臉頰,眼神有些飄忽,像是心虛。

江淮:「嗯?」

姜染抿了抿唇,有些難以啟齒。

她總不能說……說是……江野吧。

這也太奇怪了。

「所以,真的有?」江淮打量著她臉上的表情,瞭然於心。

「……」姜染語塞:「好像大概應該可能也許……有……有有有……」

姜染說到後面開始結巴。

江淮安撫她:「不用緊張的。」

姜染:我也想啊!!!

不對,她哪裡緊張了?她沒有!

江淮又問:「喜歡多久了?那個男孩子我認不認識啊?」

姜染:「……」這怎麼每個問題都是致命一擊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