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庄夢蝶並不是這麼想的,她想真的賭石,所以毛明料看了很多就不想看了,千篇一律。

「我想看看真的賭石,你帶我去看看吧。」

庄夢蝶說的。

「真想看?賭石和鑒定瓷器差不多,剛開始什麼都不懂很鬱悶的。」

「我就是想看看,我不懂不還有你呢嗎?你叫我就可以了。」

無奈,林躍只能帶著庄夢蝶來到了明料區,一路上兩個人金童玉女的搭配吸引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自認為有錢***的人,對庄夢蝶更是垂涎三尺,恨不能一腳將林躍踹開,好好跟庄夢蝶聊聊。但是他們可不敢妄動,在這裡都是有身份的人,說不定出來一個就是比他們厲害的人。 第793章開珠寶店

來到暗料賭區,庄夢蝶或許出於瓷器中檢漏的心裡,一眼就喜歡上了這些在不理解的人眼中很不起眼的毛料。

仔細的在毛料堆里挑了一陣,庄夢蝶偶爾如獲至寶的選中了其中一塊毛料,沖著林躍問道:「你看這塊毛料怎麼樣?我覺得肯定能開出你們拿的傳說級翡翠。」

聞言,周圍的人不禁一笑,張寧益為傳說級翡翠是這麼好開的。

林躍臉上的肌肉***了幾下,最終還是沒讓自己笑出來,他實在快憋不住了,庄夢蝶竟然拿了一塊可堵性全無的毛料說要開出傳說級翡翠,各行真的如隔山啊!

「傳說級翡翠就像瓷器界的柴窯瓷器一樣,當初還是有記載但是沒有被人證實的,你以為翡翠真是大白菜啊。」

聞言,庄夢蝶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小女孩的嬌態畢現。

「那你覺得這塊毛料怎麼樣?」

「不錯,應該能值幾十塊錢。」

林躍笑著說道。

聽到不錯,庄夢蝶還在為自己的眼光叫好,但是聽到後面越聽越對對勁,自己的眼光也就看到一個幾十塊錢的毛料?這毛料不都是成千上萬的嗎?

很快庄夢蝶就反映了過來,這是林躍在嘲笑他,於是憤憤不平的說道:「我覺得你在騙我,你挑一個好的毛料我看看,我覺得我跳的是裡面最好看的一個。」

最好看?

什麼理論!

林躍蹲***伸手拿過一塊看著比較丑,但是很多特徵都十分明顯的毛料,對庄夢蝶說道:『這塊毛料價值至少在一百萬以上。「「這個?」

庄夢蝶不敢相信的看了林躍手中的毛料,怎麼也不相信這樣的一塊毛料會價值一百萬,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毛料,在看看林躍受傷的,不禁撇了撇嘴說道:「沒我的好看,根本就不值錢。」

庄夢蝶不相信但是旁邊賭石的看到林躍手中的毛料可是眼前一亮,心裡暗忖著怎麼把這塊毛料弄到手。

「毛料不是越好看月之前,這裡面有很多講究的。」

林躍於是對比著兩個人手上的毛料講了起來,庄夢蝶一邊聽一邊學習著。

旁邊的人也在聽,越聽他發現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並不像他想象的那樣就是來玩的,而是有真才實學的,很多特徵反映出來的情況他都不知道,聽到最後他也開始學了起來。

「原來毛料裡面還有這麼多講究,不過比起瓷器鑒定來說還是簡單了不少,這樣吧,你教我賭石,以後我也做一個賭石界的人。」

庄夢蝶眼神中閃動著興奮的光芒說道。

「你?」

這女人怎麼說一出是一出啊,賀嵐玥是這樣,秦瑤瑤是這樣,庄夢蝶還是這樣,你變化這麼快讓那個大老爺們們情何以堪啊!

「怎們?不相信我的實力?」

「不是不相信,而是你哪有時間學賭石啊?」

「我可以在昆明開一個翡翠珠寶店,這樣我就有時間找你學了。」

庄夢蝶根本沒有多想脫口而出道。

「你怎麼想涉及翡翠這個行業的?」

林躍不禁為庄夢蝶的想法感到驚訝,什麼都不懂就涉及翡翠珠寶行業,情形只有一個,找死,結果也只有一個,死。

「女人哪有不喜歡翡翠鑽石的,以前我是沒機會,現在有了,有你在我覺得我不會賠本吧,你不會在賭石界混的這麼慘吧?」

「不慘,但是我還是覺得你開非對珠寶店有點太隨意了,我勸你還是多想想比較好。」

「不用想了,你也不用管了,我一定做好決定了,這次回去我就開翡翠珠寶店。」

庄夢蝶已經做了決斷,看著一臉堅定的庄夢蝶,林躍也只能在心中祝福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女人。

兩個人又來到了其他的地方看毛料,他們剛走,旁邊的人立刻湊了上去,仔細的看了一下了林躍剛才看中的毛料,越看眼神中的驚喜越多,他覺得可堵性比較大,對方覺得可堵性也比較大,有兩個人看了這就說明可堵性真的很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剛才的人沒有想要這塊毛料的意思,這說明他就有很大的可能獲得這塊毛料。

快速的將毛料上的編號記下,那人把毛料王毛料堆里一塞,掩蓋掉,這樣被別人搶走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最好一切后,這個人才心滿意足的走掉。

林躍沒打算在這個仰光公盤上有所斬獲,要想弄到好毛料就去奚落河裡撈一塊不就完了,不僅好,而且還不要錢,現在和別人勾心鬥角,費這功夫幹嘛。

一上午的時間林躍都在不停地解答庄夢蝶的提問的在他看來基本上屬於基礎到極點的問題,有時候一個問題還要問兩遍,這讓他不禁納悶本來一個智商挺高的女孩,怎麼在新事物面前之智商這麼低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林躍和庄夢蝶碰到了賀幼藏,看著賀幼藏疑惑的眼睛,林躍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也沒多做解釋,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對賀幼藏解釋還不一定解釋對,解釋對了你還都不知道自己解釋的對方聽懂了沒有,所以還不如不解釋。

中午在外面吃完飯後,林躍帶著庄夢蝶繼續逛仰光公盤。

本來他以為這麼熱的天,庄夢蝶會支撐不住最多也就三分鐘的熱乎勁,但是三天過去了,庄夢蝶的性質依舊沒有減少,還是跟著他去公盤,而且林躍發現有的人確實是填詞啊,庄夢蝶不僅是在瓷器上是天才,賭石上也是,三天的時間已經掌握了一些知識,對一些毛料可以做出粗略的判斷了,不過缺少的還是實戰。

三天之後庄夢蝶就有些厭煩了,雖然賭石比較好玩,但是天天賭石也會有煩的好時候,於是央求著林躍帶他去帕敢奚落河看看。

林躍本來不打算去的,但是看庄夢蝶去意已決,無奈只能陪著他去了,這回他是真的要和賀幼藏解釋一下了,要是不解釋睡著掉這激活回去後會怎麼說。

解釋了一大通之後,賀幼藏只送給林躍兩個字:「慎重。」

聽到這兩個字林躍知道自己之前的解釋全都白費了,誤會就誤會吧,光腳不怕穿鞋的!

後面的四天林躍帶著庄夢蝶慢緬甸的轉,第一天去了帕敢,第二天就出了緬甸其他風景優美的地方。兩個人都是語言不通,而且林躍還是一個路痴,在認路方面就要全靠庄夢蝶了,在住店坐車方面就靠林躍了,準確來說是靠獨龍,每次碰到不能解決的語言問題,林躍就只能找獨龍,讓獨龍翻譯給對方聽。本來林躍還想讓獨龍過來,但是庄夢蝶不太願意,這個想法就腹死胎中了。 第794章記者莫婉

四天之後仰光翡翠公盤結束,林躍和庄夢蝶回到了仰光,這四天發生了不少讓林躍和庄夢蝶大紅臉的尷尬事情,不過兩個人都一笑就過了。

回仰光的路上,庄夢蝶有種悵然所失的感覺,她感覺時間過得太快了,似乎她還沒來得及體會其中的幸福快樂,時間已經匆匆而過了。在幸福中不知道體會幸福,在幸福馬上要溜走的好時候卻在失落。

到了仰光之後,庄夢蝶和林躍一起呆了最後一天,第二天選擇了離開,她知道林躍接下來的應試會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很激烈,她也很想在身旁鼓勵他,但是他不想成為累贅,讓他分心,所以還是離開吧。

林躍親自將庄夢蝶送到了飛機場,兩人揮手告別。

走進檢票口的一剎那,庄夢蝶的眼淚流了下來,她強忍著讓自己不回頭,一直堅強的走下去……送走庄夢蝶之後,林躍才真正的感覺到要衝擊翡翠王的緊張氣氛,現在距離衝擊翡翠王還有一周的時間,雖然沒有在仰光公盤進行熱身,但是他依舊有信心一關一關的挑戰過去,成為真正的翡翠王。

出了飛機場,林躍給獨龍打電話,讓他立刻來帕敢,他需要一個翻譯,要不軟無法跟仰光翡翠協會的會長他們那一伙人交流。

半天之後,獨龍來到了帕敢。

今天是翡翠公盤開標的第一天,兩天之後就可以聯繫山石了。

賀幼藏在仰光共盤上也沒有什麼斬獲,其實是他不想買,現在翡翠市場上就有很多那些投資家散布出來的毛料,那些毛料有不少好的,只要精心挑選總能找到自己滿意的,還犯得著在這裡多選毛料嗎?其實中國的翡翠市場已經超過了緬甸,雖然中國不是原產地,但是這個事實是所有人都無法質疑的。

林躍這兩天什麼地方也沒去,就在賓館里呆著休息。

可他這以歇就讓那些到處裝修逮他的記者鬱悶了,這都一周過去了還沒有林躍的,他們的上司催的很急,而他們在心急也找不到林躍。他們本來想混進仰光公盤裡看看的,但是那裡的保安根本不讓他們進。不讓進就等吧,於是那些記者整天在翡翠公盤帶面等候,但是林躍根本不在翡翠公盤裡,他們因為只認林躍,所以把賀幼藏給忽略了,不得不說他們點背。

「你必須給我採訪到林躍要不然你就別給我回來了!我這裡不需要吃乾飯的,當出可是你說能採訪到林躍的,我這才給你申請了經費,這都一周過去了,你當拿著公費旅遊呢?我在給你一段時間,必須在林躍衝擊翡翠王之前採訪到他,要不然你就給我換個大廟去,我們這裡容不下你!就這樣!」

「嘭」一聲掛斷電話的聲音。

莫婉的眼睛瞬間紅潤了,但還是堅毅的性格讓她的眼淚沒有掉下來。

她從一個千金小姐「自甘墮落」當起了一個記者,她不想靠著自己家世來換回尊嚴,她想活出一個尊嚴,也還是活給某個人看!

從那個人一再的拒絕和她吃飯的事情上,她的自尊心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所以她要證明自己給對方看,對方能奮鬥,她也能奮鬥!

兩年的時間她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她放棄了自己表面上卡哇伊的形象,恢復了自己本來的面目,她不想被人欺負,她要變得冷淡,她要堅強。面對上司無端的責難,她忍氣吞聲,雖然她可以讓自己的家人輕而易舉的將對方廢掉,面對同事的冷漠和集體的仇視,她選擇了低調,避免和讓你和一個男同事接觸,來讓自己女同事接納自己。她覺得自己一直在進步,但是一切似乎都是無用功。兩年,自己的同事跳槽的跳槽,升職的升職,只剩下她一個,還是一個小小的記者。

終於有一天她孩子到了,是自己的上司看中了自己的美色,想用這種方法讓她屈服,她非常想告訴對方這是做夢,即使她不幹了也不可能犧牲自己的色相。

這兩年她一直避諱著某個人的消息,某個人也一樣消失了兩年,但是這種消失卻讓她悵然若失。直到來某人的消息出現了,她下意識的選擇了迴避,但是當她上司逼的她無路可退了,她又不想靠自己家裡勢力。最後她想到了一個辦法,也是最後一個辦法,直接找到上司的頂頭上司,她知道黃她已經犯了職場上的錯誤,但是她只能這麼做。她告訴老總自己能獨家採訪到林躍,老總立刻拍板讓她去採訪,那個上司雖然不情願也只能讓她去了。

剛才她上司雖然在批評她,但是她能聽出對方語氣中的幸災樂禍。

林躍,你到底在哪?

莫婉眼神中透著濃濃的悲哀,她還不容易爭取來的機會,卻無法見到了林躍,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了。她曾經無數次的問自己自己到這裡來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是真的來採訪的嗎?她不知道,或許她只是想讓那個林躍看看她的堅強。

她曾經想到征服林躍來證明自己的優秀,但是她沒有做到,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感,這種挫敗感讓她變得堅強起來。

再次見到林躍,她不知道自己會是怎樣的心境,更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她們是四年的同學,但是四年間她幾乎沒有正視過對方,但是六年後,她還沒變,對方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曾經不正眼看的男生已經需要她的仰視了,說起來命運真是捉弄她,但是更捉弄的是上天讓她對對方產生了莫名的情愫。她才能經無數次的恐慌過,也否定過自己這種想法,但是最後她承認了,無奈的承認了。 第795章老同學見面

但是她知道林躍已經有了女朋友,而且已經訂婚了,兩人很恩愛,她曾想過爭取但是最後還是放棄了,因為林躍對她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

現在她沒有其他想法,她就是想採訪到林躍,完成她的任務。

奮鬥了兩年,最後還是要林躍幫助她找回自己的尊嚴,雖然她不想,但是無能為力。

在職場上沒有誰不能利用,包括自己的親人。

莫婉很清楚這一點。

最後,莫婉默默的嘆了口氣,清醒了過來,現在距離林躍參加挑戰還有一周的時間,她必須在這短暫的一個星期內將林躍找到。但是自己能找到嗎?

怎麼辦?

到底怎麼辦?

莫婉心中滿是焦急。

現在碰運氣肯定不行了,必須想一個有效地辦法,就是逼也要把林躍逼出來。

把所有能想的辦法全想了一個變,莫婉一咬牙,只能用這個辦法了!

莫婉立刻拿過自己的包,瘋狂的向著外面跑去。

「請問,你們這裡有沒有一個姓林的中國人入住?」

「對不起,沒有,我們這裡沒有中國人入住。」

「請問,你們這裡有沒有一個姓林的中國人入住?」

「對不起,我們這裡雖然有中國人入住但是很抱歉沒有姓林的。」

「請問,你們這裡有沒有一個姓林的中國人入住?」

莫婉已經不知道問了多少家旅店多少賓館了,也忘了自己自己走了多少路,同樣一個問題問了多少遍了,但是沒有任何林躍的消息、她覺得自己好傻,竟然一個一個賓館的驅蚊,但是她沒有辦法,不管是出於什麼目的,她只想找到林躍。如果不是她家裡也是做翡翠生意的,從小就來過緬甸,學會了緬甸語,這個愚蠢的辦法她都做不到。

已經過去五個小時了,她的腳已經磨出跑來了,但還是她不後悔。

問了這麼久,她已經從剛才滿懷希望到現在不抱什麼希望了,她所有的話和動作已經是在做機械動作了。

「您好小姐,我們酒店有三位姓林的人,不知道您找哪位?」

酒店的前台接待員查了一下說道。

「真的,有沒有叫林躍的年輕人?」

莫婉全身一震,接待員的話讓她頓時從地獄到了天堂。

她剛才就是怕別人不說,所以才沒有問林躍的名字,她很清楚,林躍在緬甸也是一個名人。

「對不起,小姐,我們酒店嚴格保密顧客的信息,唯一能告訴您的的只有這些。」

「我找他有急事,真的,如果他住在這裡請您告訴他,我叫莫婉,告訴他這個名字他就會知道的。」

「對不起,您已經是第五波人來這裡詢問情況了,抱歉我恨的沒法告訴您。」

接待員見莫婉這麼可憐,心中升起了惻隱之心,於是說了一句模稜兩可的說,沒想直接告訴其他人他們酒店沒這個人一樣,她這麼說實際上已經默認了林躍就在他們酒店。她們酒店的經理已經交代過對於林躍的信息一切保密,如果莫婉直接問林躍在不在他們這,她會直接說不知道,但是莫婉是問的有沒有姓林的,讓她會錯了意,才透漏了行蹤,不得不說莫婉的運氣之好。

聞言,莫婉的眼睛立刻瞪得大大的,眼底滿是興奮和激動,她怎麼能聽不出接待員的意思,立刻感激的說道:「謝謝,謝謝!」

莫婉沒有去直接上樓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去找,也沒有多問,對方這麼做已經是在幫他了,她不想讓對方丟了這份工作。

感謝完對方,莫婉就來到了大廳的休息區,坐在了上面,如果等不到林躍,她會在這裡一直等下去。

林躍在房間里是在百無聊賴,於是想去仰光的廣場轉轉,剛來到大廳一個人形立刻從旁邊撲了上來,嚇了他一跳。

等他看清眼前激動的臉的樣貌之後,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莫婉?」

這還是他認識的莫婉嗎?

以前的莫婉是一個嬌嫩的工作,誰看到了都會升起保護慾望,但是現在的莫婉像是長大了一樣,眼神中透著堅強,瓷娃娃的臉上寫滿了認真,整個人身上的氣質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林躍不得不承認現在的莫婉更有誘惑力,一個都市白領麗人的誘惑。

「林躍,真的是你,我終於找到你了。」

莫婉緊緊的抓著林躍的手臂,激動的說道。

林躍身後的獨龍見對方和林躍認識也就沒上前阻攔。

「你怎麼會在這? 密婚1314:腹黑總裁求放過 終於找到我又是什麼意思?」

林躍不解的問道。

雖然林躍帶著墨鏡,但是莫婉能感受到墨鏡背後的眼神是什麼樣的,是一種看待多年不見的同學的眼神,配上林躍的語氣,莫婉激動的心迅速冷去了下來,有些事情還是不發生的好,她現在也有了自己的追求和夢想,對方也在向著自己的目標進發,或許一切都沒可能了。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莫婉立刻臉上戴上了職業的微笑,說道:「我是來找你的啊,老同學你可真神秘啊,想找你可真是不易啊!這回總算找到你了,老朋友見面,聊聊唄?我正好有事求你幫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