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暗中一笑,道:「好吧,既然如此,我還是想一想如何賭,你們得等一下。」

「哈哈,我們等你!」葉落涯笑了起來,這一來二去,倒是把佛陀給忽悠過去了,現在,自己暗中小心,看這佛陀能有什麼手段,再賭一次,保證穩穩地贏這佛陀。

此時巨無子也是暗中高興,他與葉落涯眉來眼去,狼狽為奸。

等了少許之後,公孫榮道:「佛陀小兒,我倒底有沒有搞好?」

佛陀道:「葉神將這麼厲害,本尊也是感覺棘手啊,不得不好好想想,不然,葉神將這次一發威,我不是又輸了?」

被佛陀說自己這麼厲害,葉落涯那是笑了起來,感覺十分的安逸,當下也不說話,就讓佛陀再準備準備。

再一次等了許久之後,巨無子對葉落涯道:「葉神將,我看這時間也差不多了,佛陀小兒應該也要結束了,不然拖到什麼時候?總不能拖個十年八年吧?」

「說得不錯!」葉落涯應了下來,覺得巨無子說得對,當下對佛陀道:「佛陀小兒,本神將再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你趕緊點,不然本神將馬上殺出來,廢了你的極樂世界。」

這一次,佛陀沒有回話。

「哈哈!佛陀肯定急出尿來,此時不知道在著急成什麼樣子。」巨無子那是大笑。

道司大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在他覺得,葉落涯八成為吃虧。

十個呼吸很快便過去,葉落涯道:「佛陀小兒,十個呼吸已經過去,現在怎麼個比法,趕緊劃下道來。」

這一次,佛陀仍然沒有回話。

巨無子不爽,大吼道:「佛陀小兒,你是不是想死了?」

「是啊,佛陀小兒你找死!」公孫榮也是跟著大吼。

「喲呵!」巨無子道:「這佛陀小兒耍什麼花招?」

不管巨無子和公孫榮還是葉落涯說什麼,一直沒有佛陀的迴音。

「不好!」巨無子突然道:「會不會佛陀小兒跑了?」

「瑪勒個東東!這佛陀小兒必然是跑掉了!」不過公孫榮又道:「跑得了和沒跑不了廟,出去把極樂世界給廢了,端了佛陀小兒的老窩。」

「哼!」這一刻,葉落涯十分的不爽,他本想輕輕鬆鬆地把這個逼給裝了,不這現在看來,這佛陀小兒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不動用武力,佛陀小兒是不會買賬,當即之下,葉落涯決定下來,一發衝天,要衝出來黑洞。

黑洞之中被佛陀布下幻覺,與外界一模一樣,然而當葉落涯一下子飛出來黑洞之後,整個片天地消失了,黑暗一片,十分的冰冷,空間沒有邊際,一切的東西都沒有。

「草啊!佛陀小兒真是個混蛋。」葉落涯大罵,因為此時葉落涯處於虛空之中,居然被佛陀給放逐虛空這中,佛陀小兒真是太卑鄙無恥了。

雖然佛陀卑鄙無恥,不過這又如何困得住大乘超神境的葉落涯,頓時之下,葉落涯準備虛空。

不過下一刻,葉落涯又停了下來,心想佛陀小兒手段多多,後手多多,障眼法也不少,千萬次能著了他的道,於是乎,葉落涯小心翼翼起來。先是在這虛空高速飛行一段時間,然後四下感應一番再說,不能再出差錯。

外界之中,巨無子和道司大人他們已經回到現實之中,然而葉落涯已經消失了很久,都還沒有出現。

等啊等,足足等了一天的時間,也不見葉落涯出現,此時此刻,巨無子和公孫榮對視一眼,心想葉落涯肯定是著了佛陀小兒的道了,二人那是暗中高興起來。

不過想著佛陀隨時會收拾他二人,所以得趕緊撤走為好。

「唉!」巨無子嘆了口長長的氣,十分的傷心地道:「葉神將可能是完蛋了,佛陀真是牛逼啊,我們也沒必要再等了。」

「是啊是啊!」公孫榮也是道:「真是想不通,堂堂葉神將,居然會差了佛陀小兒的道,真是天地無眼啊!我看我們還是撤走吧?」

這話是說給道司大人聽,道司大人聽了之後,朝後方的大隊人馬揮了揮手,得到道司大人的指示,大隊人馬這才撤離,而巨無子和公孫榮也是在第一時間逃之夭夭。

道司大人一個人留了下來,他看了看這天地,感應一番,現在的道司大人,他們要提升的已經是不是力量,而是對這天地的感悟,對自然法則的認知,之前道司大人見佛陀出手,似乎是明白了一些東西,所以此時停下來感悟一下。

許久之後,道司大人彷彿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整個人似乎找到了方向,於此之下,道司大人這才離開了去。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佛陀在操縱,佛陀是認真考慮過,佛陀的戰力,雖然可以與葉落涯爭鋒,然而如果與葉落涯大戰,極樂世界必然會受到波及,倒時候會毀掉,極樂世界不比小普陀寺,裡面的玄機太多,佛陀可是花了不少的心血在裡面,不是說毀掉之後隨隨便便就能恢復,所以佛陀必須要困住葉落涯。

要困住葉落涯,強行控制是不可能的,所以佛陀再次用了當初困陳半山和龍在天的那一招,幻化出一個氣修大陸來,然後把葉落涯引入這個假的氣修大陸之中,讓葉落涯得到他一切想到的,那葉落涯就會被麻痹,在那個虛幻的氣修大陸之中慢慢地過著。

此時的葉落涯,還真是一點也沒有發沉端倪,他只是覺得自己衝破了虛空,然而後回到了現實之中,。

葉落涯以為自己回到了現實之中,而且他發飆,開始摧毀極樂世界,最後佛陀出來阻止,於是葉落涯大顯神威,最後三下五除二把佛陀險些打死,最後佛陀忍著最後一口氣逃走。

打跑佛陀之後,葉落涯那是牛逼得不行,然而後徹底毀掉極樂世界,把無量神座救走,然後一起回天庭。

回到天庭,葉落涯那是牛逼啊,所有人都是來奉承他,都來膜拜他,尤其是巨無子和公孫榮,就像是他的狗一樣,十分的討好,而且天庭那是大擺宴席,載歌載舞地為葉落涯慶祝。

葉落涯那是感覺十分的美妙,這種感覺,太安逸了。

葉落涯沉侵在自己的裝逼世界之中,在佛陀給他布下的虛幻氣修大陸之中那是過得十分的安逸。

現實之中,葉落涯那是消失了好幾天都沒有出現,這一刻,巨無子和公孫榮那是怕得不行,沒想到佛陀這傢伙隨隨便便,不傷筋動骨,就把葉落涯困住,不是葉落涯不行,是佛陀手段太特么高明了。

在巨無子他們的預料之中,佛陀是困不住葉落涯,必須要大戰一場才能分勝負,大戰一場,必定是兩敗俱傷,這樣一來,佛陀也不會來找他們的麻煩,然而現在他們可是沒感覺到極樂世界發生大戰,那佛陀一根毛都沒傷到,要是來找他們的麻煩,那就不好了。

所以巨無子和公孫榮那是怕得不行。

倒是道司大人,不放在心上,管他誰困誰,與自己無關。

…… 但是我達到水潭這邊的時候,加上一直下雨,所以看著天色完全暗下來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看來真的是回不去了。到了離水潭不遠的草叢,我雖然叫喊了一陣,但是似乎沒有看到人,心裡帶著謹慎。隨後還是決定直接過去。

不過我看到進水潭大石塊,這邊的石路上,居然看到幾塊大的石塊,就靜靜的擺放在那裡。我忽然心弦一緊,雖然我一直有些自信,但是也是格外的謹慎。

記得我離開的時候,雖然有著石塊,但是絕對不是那樣擺著的。雖然在雨中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意外,但是我卻知道,這些石塊被人移動過了。

遲疑的看著瀑布方向,當然也看著大石塊下面,因為那堵石牆依舊在,所以看不清那邊的動靜,但是我還是把著弓箭,謹慎的站住了身子。

就在我舉棋不定的時候,忽然看到瀑布後面,一個身影拿著弓箭出來,借著雨勢仔細一看,正是留在這裡的羅小珊。雖然感覺有些怪異,但是我還是稍微鬆了口氣!

果然,羅小珊似乎帶著一些遲疑,隨即似乎想到什麼,弓箭朝下鬆懈。我感覺她防範意識挺強,更加感覺她不錯。我這個人雖然不自私,但是如果真的為了保命,和她一起是首選!

羅小珊快速的朝我揮手示意,讓我站著別動,然後她飛快的朝這邊過來:「你,終於回來了,,,,,,你等下,千萬不要亂走!」

「什麼情況?,,,,,,」雖然隱隱猜到什麼,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問著她。

「你離開之後,我閑著沒事,加上擔心那個人回來,就在這水潭附近,做了一些簡易的陷阱,防止發生意外,,,,,,帶著我到大石塊下面,避開了大雨,看到她的臉色有些暈紅。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她把外套裁了半截,圍著了下面的尷尬,做成了一條短裙。看來不但心靈手巧,甚至也算是有些機智。

「真的不錯,我以前也在這周圍,做過一些小機關,沒有想到你居然也懂!」這裡位置不隱蔽,中間還有這巨大的空間,所以很多人不會選擇,在這裡安營紮寨!

如果這周圍,可以設置一些機關和陷阱的話,如果真的有人和野獸靠近,至少可以及時發現,甚至隨時採取措施。雖然不一定可以致死,至少造成困擾和緩解,對於我們就有利!

「你看,怎麼樣,,,,,,」羅小珊蹲下身,指著石牆邊一根纖細的野藤!

這根看著不起眼的細藤,居然連著四顆摞起來的石塊,每塊最小的也足有兩個籃球大小。

石塊下面不到五厘米長的竹片,此時正彎成半圓頂住了下面那顆石塊。我眼神微微收縮,朝外看那石塊下部是方的,其實這邊就是圓形,靠這竹片支撐著。

而上面幾塊石塊,都巧妙的依次朝外,重心完美的依次疊加。只要有人絆倒細藤,竹片就會彈開!而這些石塊毫無疑問,直接會朝外砸下去。

完美!

「我沒有找到別的東西,但是看到水潭裡有竹筒,所以就拿出來做了彈片,還做了一些鋒利的竹箭!彈片在這邊,一路做了幾個陷阱,竹箭在瀑布那邊!」羅小珊倒是很平靜!

「很棒,小珊,你很棒!」我毫不吝嗇的對著羅小珊,豎起自己的大拇指。這根女孩子會做弓箭,看來果然心思靈巧!

「哪裡!以前因為做弓箭,也會經常去山裡找!不過真的很驚訝,這種竹子泡在水裡這麼久,不但依舊堅硬,甚至彈性十分強!」她一邊有些小興奮,一邊領著我看路邊的陷阱!

越靠近水潭瀑布這邊,她走的越發是小心,讓我跟著她走過的地方,生怕一不小心,就絆倒那些不起眼的細藤,和邊上看著沒關聯的石塊。

看著她走在前面,我忽然心裡打了個寒戰,這些陷阱和機關可以防止別人,但是剛剛如果是我自己,不小心進來的話,是不是早就缺胳膊少腿了!

「小珊,這些機關,萬一,咱們自己碰到了怎麼辦?」雖然我也做機關,但是看到這一路,想到她開始飛速的跑,我心裡就有些納悶!

「沒事,多走幾遍就好了!」回身的羅小珊有些小得意,不過神色一閃而過:「我特意留了一些地方,咱們可以直接通過,一直通到瀑布裡面!」

看著天色,看著她的身影,我忽然心裡有些怦怦亂跳:「這樣最好,我當初也是在這瀑布兩邊,都設置了一些小機關,只要有一個人拿著弓箭守哨,一般的危險就會提早知道!」

「是啊!咱們只要熟悉腳下這條路,進出就方便了!你剛剛沒有回來,我還是很擔心的!」靠近瀑布的時候,看著轟隆隆的水勢,她忽然眼神里,再次多了幾分猶豫!

「嗯嗯,這樣最好,咦,你在裡面生火了?,,,,,,看來,水裡的食物,你應該看到了吧?」我居然看到,當初蘭芳棲身的平台上,果然燃著了一堆火。

「是啊!看到水裡那麼多肉,當時我害怕是別的東西。後來想到你回來時,怕不小心碰到陷阱,加上雨一直沒有停,所以只好生堆火,然後把衣物烤乾了一下,然後等著你!」

「嗯!如果那些人,都和你一樣,那該多好!」我欣慰的點點頭!

看來自己確實正確,當時如果不和袁建寧,還有羅小珊合作,只怕這時我根本沒機會出來。更不要說當時我下崖,能不能制服彭乾和令狐那些人!

這兩個人不但是個人才,看來應該還是不錯的夥伴!

「你怎麼去了這麼久,是不是遇到什麼危險了?」跟著她到平台,看到火堆果然不小。羅小珊麻利的往裡加了兩塊柴,讓火堆保持著應有的溫度!

我微笑著把事情說了一下,但是沒有多說張培培的事情,倒是仔細的說了一下遇到阿能,身子唐鵬父女要加入的事情。 「其實想走,我不會阻攔,但是,只怕他,不會讓你們這麼走!」聲音淡淡的,看著洞里的我,這時也不時的朝外看出來,神情似乎想到了什麼。

因為洞口這邊,沒有變化。所以看了幾眼,暫時也沒有什麼反應,畢竟要從石崖出去,速度自然不會那麼快。

他們大概在聊著什麼,但是對於袁建寧和蘭芳來說,這些我自然暫時先沒有計較。其實我一直認為彭乾的威脅最大,因為我不想當眾直接對他下手。

進來岩洞里之後,想的太簡單了。因為剛剛劉歡說玲妹不方便,我以為是她女人的事來了,近來我才發現,事情完全不是我所想的那麼簡單!

因為她居然躺在木柴鋪的墊子上,整個人看著連目光都有些渙散!

而且柴火照耀下,身上居然到處都是淤青,看著似乎受過虐待一樣。而小敏坐在她邊上,身上幾乎和玲妹一樣。

當然令我渾身一震的是,玲妹身邊躺著倪月雯,身上到處包紮著。甚至對於我進來,她似乎沒有反應,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昏迷狀態!

「那個令狐騙小敏和玲妹,進來這裡之後,彭乾他們就乘勢進來。玲妹感覺到被騙了,想和令狐拚命,被他把兩個人打成了這樣!」區香似乎看到我的憤怒,在蘭芳身邊馬上解釋。

可能看到我看著倪月雯,想到倪月雯總來找我,她也微微嘆了口氣:「據說他們遇到了周建國,雯雯為了救阿能,被周建國打傷了!後來遇到野獸,被拚命救出來的!」

「這個混蛋,下次見到,我一定宰了他,,,,,,」我從來沒有這麼恨一個人,雖然和令狐接觸沒有兩次,但是他的外表,顯然迷惑了許多人,何況這次和彭乾聯手,居然算計到我身上。

我迅速的看了蘭芳一眼,大腿受傷的部位,果然不住的在流著血,不過區香拿著布條已經在捂著傷口,我還是忍不住憤怒的問著:「剛剛芳姐受傷,就是彭乾下的手,,,,,,?」

「嗯嗯!芳姐看韓宇望哨,所以想乘機去和他聊聊,然後要出去找你,彭乾那個混蛋,醒來看到了之後,直接對芳姐下死手!如果,不是你回來,不知道怎麼辦!」

區香聲音發顫,看來蘭芳傷的不輕,剛剛彭乾確實也張牙舞爪。所以我看向洞口外面的時候,如果不是蘭芳和袁建寧都有傷,只怕我直接出去收拾他了!

「這些帳,一筆一筆算!」隨後我偏頭看向小敏,聲音帶著幾分沉重,因為這次看來跟著我的人,幾乎各個都受傷了。不過小敏狀態不好,我只能低聲問著:「玲妹怎麼樣,,,,,,?」

「叫她,沒有反應,應該是腦殼,在和令狐交手的時候,又被踢到了,,,,,,」小敏的眼神有些麻木,看著我的時候,居然似乎有些茫然。

但是可以看到她眼眶裡,明顯有著淚水,只是她可能經歷太多,居然強忍了淚水溢出來。

「香香,那些草藥還有嗎?有的話,趕緊拿出來,芳姐和建寧都需要,,,,,,」我幾乎沒有遲疑,因為羅小珊的臉色,看著也不好,而且袁建寧一直進來后,都沒有說話!

「有點,但是不多了,,,,,,」區香這時顧不得不好意思,因為首次穿著貼身的衣物,在這裡對著我,即使我們算是最熟的,何曾這麼相對過!

尤其這時我是忽然回來的,她感覺就好像久盼的妻子,看到良人歸來,家裡卻有別人的感覺!所以即使和我說話,也是低著頭不敢看我!

「先不管了,全部拿過來搗碎了,建寧的傷口,不知道多深,很危險,,,,,,」我走到蘭芳身邊蹲下,想先看看她的傷口崩裂,究竟到什麼程度。

沒有想到她似乎剛剛受到了驚嚇,加上可能遭受了打擊,因為臉上還有掌印,看到我的時候淚水瞬間湧出。不知道是身上的痛,還是心裡的委屈。

她看到區香去拿草藥,居然身子一直在微微發抖。看到我小心的把著她的腿,看傷口的時候,她忽然有些失控,一下抓著我的手臂。看到我似乎沒有拒絕,隨即撲進我懷裡。

在我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蘭芳已經失聲就痛哭了起來:「他們都說,你死了,我不相信,不相信你就這樣沒了,,,,,,」

|「你,感覺,挺靈的,,,,,,」我顯然有些愣住了,沒有想到她會這種反應。所以說話的時候,舌頭都有些打結的感覺。

如果說是劉歡,我有些感覺正常。但是蘭芳這種反應,顯然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畢竟她以往即使我付出,也是對我保持著距離。所以這時的親近,反倒是讓我有著一些陌生。

我不是矯情的人,反應其實也算是極快,但是這裡確實不少人,所以感覺到她抱緊我,一時間我連手,都不知道往哪裡放。

畢竟我一直都是光著膀子,她現在穿的也算少的可憐,這可能是彭乾和令狐兩個人,故意噁心這些人的傑作。雖然可以防止這些人隨意跑,但是試想如果連命都沒了,誰會在意這些?

這種近距離的接觸,如果是平時,自然是有些旖旎。但是這時洞里這麼多人,加上大家都看著我,居然令我老臉,都有些發紅。

「那個,別哭了,哈!芳姐,你記得,我沒有那麼容易,死的,,,,,,」尷尬的摸了摸自己鼻頭,心裡終歸少了幾分沾沾自喜。偏頭看到劉歡,果然一臉不善。

不過她看到區香過來,直接別開身子目光移開,甚至側對著了區香,看著就好像是迎接區香一樣。顯然是想眼不見為凈,我只好心裡有些苦笑。

看來有時候,身邊的女人多,其實也不傻好事。

倒是區香卻令我有些感嘆,她似乎沒有多少奇怪,甚至一邊拿著竹筒,快速的把剩下的草藥,都塞進去快速的擂碎草藥。 原本已經消停的氣修大陸,因為葉落涯到的歸來,再一次攪起了一個小風波,當葉落涯著了佛陀的道之後,整個氣修大陸再一次又清靜下來。

這樣的清靜也沒有持續多久的時間,只持續了一個多月,又一次被打破。

這一次,不是九大神將之中的人回來,也不是因為佛陀做了什麼,而是這一次,整個氣修大陸的天地法則又一次大大地減弱。又弱得太多了,之一刻,所有神境之上的修士彷彿感覺到自己身上有一座大山消失一樣,之前的壓制又一次消失。

出現這個情況,好多人震驚,道司大人正在大道天宮之中閉關,然而這一刻,他十分的震驚,這一刻,感覺自己很容易就能突破大乘超神境。

天啊,出現這個情況,必然是青天所為,除了青天,誰還能減輕氣修大陸的天地法則對修士的壓制,難道說?

以往青天這樣做,那就意味著他有大動作,而這一次,青天這樣做,是不是人又要回歸?是不是又了晉陞氣修大陸,讓氣修大陸成為四級文明?道司大人知道,以他對青天的了解,八成是這樣。

不過不管怎麼樣,自己總是能得到好處的。四級文明,已經是最頂尖的文明了,如果四級文明想要晉陞為五級文明,必須要有仙出現才行,換個方向來的說,沒有仙的文明,不是五級文明。

這一刻,道司大人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整個九黎天域,都沒有一個五級文明,而且一但成仙,那氣修大陸這樣的小文明哪裡容得下仙人,要麼氣修大陸晉陞為四級文明就到頭了,要麼青天要讓氣修大陸達到能承載仙人的地步。

當然,青天要晉陞氣修大陸是必然,這麼說來,青天征戰整個九黎天域不要是征服其它的文明,不是要一統九黎天域的所有文明,而是青天想把所有九黎天域的文明全部合併,融合,這才能達到承載仙的地步。

估計是這樣,道司大人在心中思考著,就算不是這樣,但大體也差不多了。

這一刻,道司大人也是高興的,青天超強大得快,那自己也能強大得快,這樣挻好的呀,而以後自己出氣修大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不過是晚一點而已,所以,知先生陳半山他們一心要出氣修大陸,就讓他們去吧,自己可不參與那等閑事,只有跟著青天干,才是王道。

青天又一次減輕天地法則對修士的壓制,最大的效果和最明顯的就是知先生,就在減輕壓制那一刻,知先生直接一下子突破了大乘超神境,這個情況是知先生始料未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