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想來想去,都是這貨靠譜的地方。

別人查不到的事情,他能查到。

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他能做到。

他就像是常勝將軍,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不管什麼棘手的事情,到了他手裡,他都能漂漂亮亮的解決,絕不讓她或者他們這一方受任何氣、任何委屈。

越想,顧五爺的形象在她心靈深處越偉大。

她莫名有些臉紅,不想被顧君逐發現,低頭喝了一口酒掩飾。

「葉小北!」顧君逐忽然叫她的名字。

「嗯?」葉星北下意識歪頭看他。

月夜星光下,身邊的男人風姿俊逸,高雅矜貴,容顏俊美,宛如謫仙。

葉星北心臟急跳了下,有些不自在的避開他的視線,「怎麼了?」

顧君逐唇角勾著淺笑,饒有興緻的看著她:「葉小北,我是想說,咱們總這麼隱著也不是個事,咱們什麼時候舉行婚禮?」

「舉行婚禮?」葉星北愣了下:「不就是搭夥過日子嗎?舉行什麼婚禮?多麻煩!」

「麻煩什麼?」顧君逐看著她說:「不是所有夫妻都會舉行婚禮嗎?你們女人不都是最期待婚禮了嗎?」

「那不一樣!」葉星北說:「如果是嫁給自己心愛的男人,當然期待和自己心愛的男人舉行一場婚禮,讓所有認識我們的人都見證我們的幸福,可我們只是搭夥過日子,為什麼要舉行婚禮?」

顧君逐微微皺眉,「心愛的男人?」

「對呀!」葉星北說:「如果我嫁給我心愛的男人,或者你娶到了你心愛的女人,自然要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最好盛大到可以昭告天下,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了,可我們兩個呢?我們不過就是陰差陽錯,各取所需,被綁到了一起,搭夥過日子而已,舉行婚禮特別麻煩,我們還是別費那力氣了!」

「心愛的男人……」顧君逐再次咀嚼了一遍這幾個字,挑眉看她,似笑非笑,「我不是你心愛的男人?」

葉星北剛喝到嘴裡的一口酒,「噗」的一聲吐了出來。

她咳嗽了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哭笑不得,「你憑什麼是我心愛的男人?」

顧君逐理所當然的說:「我是你丈夫,我當然要是你心愛的男人,不然你想讓誰當你心愛的男人?難道你還想給我戴綠帽不成?」

這是什麼邏輯?

葉星北啼笑皆非。 ?方平聞言暗吃一驚,一直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如今聽紅纓槍如此說,頓覺有理,但他又不知如何能使五行煉天爐聽命於自己。)

「五行煉天爐,出來。」方平淡淡道。

可是,沒有反應,好像對著虛空說了這麼一句是費口水。或者是五行煉天爐自視甚高,不屑回答。方平這樣想。

紅纓槍偷笑起來,半晌道:「公子,你這樣叫它是沒反應的,你還沒有完全與它的靈脈相聯,你呼喚它沒什麼用,它不會理睬你的。要想喚動它,必須先與它結合。」

「那要怎麼做?」方平訝然道。

「用你的jīng血去覆蓋它,使它的靈脈與你第447章陰謀的jīng血融合在一起,那你就可以跟它jiā流,並隨時呼喚它出來。它也能感應到你的意識。否則,它會裝聾。」紅纓槍乃一縷神將武魂所煉製,對於神器頗為了解。

「那你護著我,不要讓那些鬼兵近我身。我如今就試試看你的方法靈不靈。但要用jīng血去覆蓋那麼大的五行煉天爐,還真不易。」方平立即盤膝坐了下來,闔上眼瞼,專註於經脈血管之間,用真元力推動jīng血急速流動到識海里。

紅纓槍化成一道紅光,在方平周圍十丈的虛空里繚繞,無數的槍芒形成一片閃光的球面,潑水不進。

那些鬼兵見小修羅王一縷武魂所化的魔傀已死,都怒吼著向這邊衝來,但被紅纓槍擋在了槍芒之外,不得近方平的身。實力相差太遠,構不成危險。

方平內視自己的體內,把jīng血緩緩運到識海里,將整個五行煉天爐塗過一片。當jīng血瀰漫在神爐的外殼上時,使得神爐有了反應,似乎在呼吸。可以感覺到它有脈搏跳動的跡象。第447章陰謀

「五行煉天爐。」方平呼喚道。

「原來是公子在叫我。有什麼事?」一個雄渾的聲音響了起來。

方平大喜,不想紅纓槍的方法還真有效果,道:「這樣就好了!以後我有危險時,你就出來助我一臂之力。有你的幫助,即使是神王我也不怕。天龍大陸上就要算我最強了。」他一時得意,說話有點信口開河了。

在他看來,擁有這個五行煉天爐,那就相當於天下無敵。他有這種看法,主要是因他沒有機會見識神界真正的神器。他長這麼大,見過最利害的就是五行煉天爐,也難怪他會有這種想法。

其實,比五行煉天爐更利害的神器也有。

不過,五行煉天爐可是在神界里過的,見過大蛇屙蛇,有些眼界,聽了方平的話,不禁嘿然笑道:「公子,你實在是太抬舉我了。我是神王煉製出來的。你說我有沒有能力打敗神王?要是他們任由我攻擊而不還手,估計我有可能打倒他們。」

「不會話!?」方平咂了咂嘴,徹底失望,「那你也算利害。打不贏神王,那應該可以把一般的神將打敗吧?以你的實力,隨便都能將一個神將煉化。」

「要是在我威力鼎盛時期,應該可以。如今,已沒有那個實力。我的實力已大不如從前,要恢復到以往的程度,路漫漫沒有盡頭。」五行煉天爐如實道:「我唯一有把握做的事就是煉製兵器與火種,與人打架已不在行。神族有意讓我進入你的識海,也是有目的的。不然,他們是不會讓我存在萬古神殿里,然後讓你得到。」

方平心一沉,感覺有些不妙。

五行煉天爐並不隱瞞道:「你有所不知。在十二神王與這片宇宙的創世主大戰的時候,我也參加了那次大戰。最後,我也受了重傷,養傷至今,還沒見恢復元氣,在神王們看來,我基本是康復無望。即使萬年之後,我可以恢復個五六成,但已不入他們的法眼。故此,他們才會讓我在那裡等著你。」

「有什麼yīn謀?不會是一顆炸彈,到時就炸死我吧?」方平氣往上沖。他是越來越討厭神王。

「沒什麼大yīn謀,只是想監視你的所在位置而已。只要我在你的識海里,他們便可以知道你的大概位置。如果日後他們要找你,很容易就會找到你的所在落腳點。神王用神印能準確找到我的存在。找到了我,也就找到了你。」五行煉天爐坦白道。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yīn謀?」方平心裡鎮定了一些,他就怕這個神爐有朝一日會從裡面把自己給煉化,那就悲催了。想起那種場面都教人心寒。

他的擔心不無道理,據他對五行煉天爐的認識,覺得完全有這個可能,只要五行煉天爐有那個歹心,結果就極有可能會朝著那個方向前進。

五行煉天爐一口道:「真的沒有其他yīn謀,你大可以放心。神族只是想找到妖靈族的聖王而已。他們還沒有把你列為頭號敵人。」頓了頓,又道:「在神殿里,我幫你把那條巨大的黑蟒吞噬掉,還幫你把鐵神的一綹武魂煉化,其實已是我的極限,並且使的傷勢加重,我日後不可能再隨便幫你吞噬強大的敵手,否則,我自己將會因傷過重而爆裂,到了那一天,就是我殞命之時。我也想活命。除非你把強者打得奄奄一息之際,我便可以不費多少力氣將對方煉化。」

雖是一隻神爐,但方平也能體會到它的難處,覺得不需要勉強它去做它不喜歡並且力不能及的事情。

「你以後就幫我煉製火種與兵器就行。其他敵手讓我來對付。」方平保證道。

他第一次聽到神器會受傷,按他的邏輯來看,會受傷就有可能治好,只要有好就行,但他不知道五行煉天爐要吃什麼

「你的傷沒救了?」他關心地問了一句。

「有是有,但不易得到。唉。」神爐長長嘆了一口氣,似乎在為自己的糟糕命運而無奈。它身為神爐,也有自己所不能為的事情。

「說吧,看我有沒有能力助你一臂之力。」方平慷慨道。當然,他也是為了自己,倘若把神爐的傷好了,那他自己也得益非淺。F!!! 被東靈天地,這些瘋狂又行事詭異的化神修士們給搞糊塗了。

不過此時的阿布玉顏,也調集了自己所有的實力。

不管他們要幹什麼。

自己可是化神大圓滿,此星……絕不可能被摧毀的存在!

在召喚鯤皇魂的同時,為防止真小小再一次絕地暴起,阿布玉顏再以自己的骨杖,結出一枚枚攻擊陣圖。

妖邪惡的陣光在空中閃爍,將極為沉重的威壓散播在大地上,像極了一枚枚惡魔的眼睛。

「收!」

低吼一聲,威壓暴漲的真小小五指成爪,素手兇狠地向前一抓,直接距離自己最近的鯤皇魂,吞入丹核之中!

自己連賀拔龍象都能吞,還怕區區一頭鯤嗎?

「小的們!沖鴨!」

賀拔龍象看到阿布玉顏的愛寵布了自己的後塵,心情雀躍,不過又隱隱感覺,自己這種想法,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咦?

到底是哪裡呢?

「她能控制普天之下,所有獸族!」

終於看到了真小小的底牌,阿布玉顏心臟狂跳,此時真小小所施展的,絕對不是簡單的控魂之術!

變態!

實在是太變態了!

阿布玉顏立即變換攻擊方式,彈指將一枚枚咒印,激射到真小小所在的方向!

她不過是以秘法加持到化神境的修士,無論是靈氣消耗,還是身體負荷,很快便將達到極限……

才怪!

就在真小小揮動戰雪狂刀之際,一股巨大的靈氣,突然從殞神峰上升起,瘋狂地自她足下灌入丹海!

此力綿長,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蒼古與悲涼,但此悲涼下,又涌動著難以言喻的灼熱!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立雪魔魂,在真小小的識海戰慄,因為過度激動,除了反覆念叨這一句話,什麼都說不出來。

「靈氣?」

「無疆獻祭了自己和那把可笑的斬神刃,為的就是以秘法,再給這女子加持靈氣?愚蠢!當真是愚蠢至極!」

長眉挑起,阿布玉顏也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了空氣中靈氣的劇烈增漲,他冷冷一笑。

「你可得此力相助,我也能!」

骨杖猛地向足下一敲,一副巨大的金黑色奪靈大陣,便直接出現在阿布玉顏腳下,陣光一閃,迴路中的鎏金顏色只不過流動幾寸,一種被人扼著咽喉的窒息感,便驀地攀上連子濯的咽喉。

可怕的黑光,在蒼穹中陣陣綻放。彷彿一枚無底黑洞,將方圓百里內的所有靈氣,通通攝走,無情地掠奪一空!

但很快,獰笑著的阿布玉顏,便表情一垮,臉色黑如鍋底!

因為他能搶走的,只有這片戰域上空漂浮的零散的靈氣,至於那股瘋狂湧向真小小的力量,彷彿與自己不同在一個空間,自己伸手……根本不能觸及!

眨眼之間,真小小的皮膚下已綻開了金色的光芒!

與神無疆留在殞神峰上,自己年輕時的那個虛影一般,這座荒蕪破碎的峰上,緩緩站起了,一尊又一尊的虛影,通通都是年輕實力鼎盛時,最鮮活偉岸的模樣! ?方平忽然感覺到泥丸宮要打開,他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下一霎,一道清光透了出來,緊接是五行煉天爐飛了出來,落地之際,暴閃著強烈的光芒,當光線散去之後,五行煉天爐變成了一個穿鎧甲的胖子。身高一人高,只是橫著長了,看起來肥嘟嘟的,挺有喜感的。

方平打量著對方,甚感好奇,嘖嘖稀奇。他已猜測到面前這個胖子應該就是五行煉天爐。

果然,胖子開口道:「公子,我便是五行煉天爐。」說著,非常有禮貌地揖了揖。

方平也拱了拱手,道:「原來兄台是這副和氣模樣。想不到你的人形居然是這樣的,曾經想過你可能是肌肉男。」第448章關鍵時刻

胖子倒微微一笑,神色略顯蒼白,顯是有傷在身,緩緩道:「公子,你的心意我領了。要治好我的傷,除非有純陽的龍晶,否則,一切都是虛談。但要取得龍晶,又談何容易?莫說你,就是神王也極難弄到。純陽的龍晶只有那種龍族的長老才有。其他的龍也可能有龍晶,但不夠純陽。龍所在的空間也不是你如今的實力所能去的。並且龍族的強大就是神族也不敢隨便去招惹。」

方平相信對方的話,微微頷首,表示遺憾。

「那日後等我實力提升了,再為你去找龍晶。如今你只替我煉製九階的火種,助我發展,如何?」方平道。

「你猜我為何要將九團金焰放在九隻大鼎之上呢?」胖子雙手叉腰,眯著綠豆般的小眼道:「就是因我的傷勢過重,沒法煉製九階的火種。如果藉助九隻大鼎的力量,便有這個能力。但第九隻大鼎的靈光還沒有開啟。我也沒法窺視到上面的銘方,因此也用不了第九隻大鼎的力量。你還是先把魂力提上去,那我就可以幫你煉製火種了。」

見第448章關鍵時刻對方說得那麼大方,方平倒有一種想罵人的衝動,要是自己把魂力提高到九階,那不用胖子,自己也可以煉製火種。

「我自己也能煉製啊,哪裡還用你。那你以後就只幫我煉製裝備吧。這也是你的強項。」方平直言道。

「這可不同。」胖子神色斂肅,辯解道:「你的九隻大鼎只是靈器,雖也可煉製九階的火種,但煉出來的品質卻是比不上我。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我能煉製九階以上的火種,如果我康復了,煉製最強的鴻蒙聖焰也可以。而你的九隻大鼎卻沒有這個能力。那就隨你了,要是你想得到更高純度的火種,只能找我煉製,不然,你自己用九隻大鼎也可以煉製。」

聞言,方平點點頭,表示認可。

「公子,我還是回到你的識海里吧,要煉製火種或兵器的時候呼我一聲,我便會工作了。閑時不許打擾我,我還要靜修回復元氣。」胖子話音甫畢,已化成一道光,從方平的眉心處飛了進去。

方平將那袋懾魂晶石丟進儲物戒指里,打了個響指,道:「紅纓槍,開路。我們走。」

紅纓槍被重新煉製一番,又完善了少許,如今的力量又大了些,聽到方平的吩咐,應諾一聲,即時化成一道電光,在前面密密麻麻的鬼兵之中殺出一條通道。

方平見到碧盈姬還在大開殺戒,便大聲道:「盈姬小姐,已得手了。我們走吧。」說著,直向上飛去。

碧盈姬已分出了二縷武魂助戰,殺得那些鬼兵紛紛粉碎,聽到方平的話,忽然收回了二縷武魂,長袖一揮,將前方眾多攔路的鬼兵掃得橫飛開去,倩影如光,向上衝出去,緊跟方平之後。

二人一路高歌,片刻便殺出了萬死谷。

當他倆離開了萬死谷那片黑霧之後,那些鬼兵也不敢再追出來了。那些鬼兵只是憑藉著那些煞氣才能存活,一旦離開了那裡,便很快要消亡,只能眼睜睜瞧著方平與碧盈姬離去。

方平與碧盈姬二人回到王都,一去一回加起來也不過二天時間。人會飛,辦事也便捷了許多。

石高雲與鬼民子等見方平如此快便回來了,還以為沒得手,後來才知已獲得懾魂晶石。

方平正要拿出那袋懾魂晶石時,鬼民子連忙阻止道:「先不要拿出來,否則這裡的許多人都會受不了,可能會因精神枯竭而死掉。先把方圓百丈內的閑雜人員都遣散,然後再拿出來。等你修鍊完畢之後,才能叫僕人回來。」

碧盈姬吩咐下去,所有的家僕都離開這間大宅,到客棧去住幾日。

當魂力不高的人都離開之後,方平便把那袋懾魂晶石拿了出來。他還能感覺到這些懾魂晶石有一種魔力,好像要把人的內在的靈魂都掏出去。但他足夠能力來抵抗,並不礙事。

雅姬本也想來瞧瞧刺魂方陣到底有何奇妙之處,由於感到頭昏,只得退了下去。

方平在大廳的中央盤膝坐地。等待著那兩個老頭子布陣。他知道其中的危險,但沒有拚搏也就沒有收穫。他算是豁出去了。他將心神集中於靈明一點,不再多想其他的事情,只等待接受刺魂來提高自己的魂力。

其他人都有些緊張,生怕失去一位可以提供火種的朋友。

石高雲與鬼民子二人手腳嫻熟地在大廳里走來走去,用一種金色的靈粉在地面上畫出一道道神秘的符號,所有符號的方向都指向中心位置的方平。這是一種極為詭異的儀式。靜悄悄的,只有時間在流逝。

天使消逝的地方 一頓飯工夫后,大廳的地面上便畫滿了看似簡單,實質很複雜的符號。密密麻麻的符文,使人眼花繚亂。

「師傅,你要做好準備,我們要將懾魂晶石放在這個圖陣上面,很快便要催動這個法陣,到時會有巨大的力量聚集到你的身上。你得小心。如果你不想冒險,此時還來得及。要三思啊。」石高雲一片好心道。他雖想得到高階火種,但也怕方平因此而灰飛煙滅,以後便沒人可提供火種給他了。

方平闔著眼瞼,臉色平靜之中帶著道不盡的堅毅,只說了三個字,代表了他的意志。

石高雲與鬼民子二人立刻開始將懾魂晶石一塊塊有順序地放置在圖陣上,開始沒見有什麼變化,當最後一塊懾魂晶石放在了圖陣上時,便見到整個刺魂方陣亮了起來。那些線條悉數暴發出耀眼的光芒。

方形的巨大晶石法陣向上噴出淡白的光華。

方平如同坐在一條光柱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