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公主說完之後,對著言郡王說道:

「你立刻派人去京中送信,將此消息告訴璟王,還有,把江青是府中西席的事情想辦法讓府中所有人都知曉,至於姜雲卿的事情絕對不能走漏了消息。」

(本章完) 第二場比賽很快就開始了,但經過第一場比賽的衝擊后,第二場比賽就像是清湯寡水般無趣,就連觀眾的呼喊聲都消匿了不少。

「這兩個傢伙應該一時半會分不出勝負……」望著你來我往的兩個傢伙,神銘獨自說到,他的比賽是第下一場,倒是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

場上一人的能力類似於重力操控,神銘能看出他的對手每次接近他的時候身體都會微微低下幾分,速度也會遲緩幾分。

另一個,神銘倒是沒怎麼分辨出他的能力是什麼,只能看出他皮膚時不時的散發著不同品質的光芒,有時如金屬滿光滑透亮,有時又如同橡膠般柔和模糊。

雖然沒有像第一場那般激烈,倒是也挺不錯的,兩人都幾乎全力發揮著自己的所長,但是兩人毫無花哨般來來往往,就連戰鬥都是一些拳腳上的施展。

漸漸的,兩人的戰鬥也進入了白惡化,那位類似操控重力的少年以腳下為中心方圓三四米內都向下陷了一層,看他滿頭大汗的模樣重力應該施展到了極限,那位肢體改變品質的少年卻完全不敢衝進去,每當他肢體金屬化後身軀就非常沉重,當進入另一個少年的重力區域后因為重力加體重就會變得完全就無法移動,只有化作輕型材質的身體才能適應,但是卻又沒有防禦,如果被攻擊到了很容易就會落敗失去資格。

「他們兩個應該就快結束了,畢竟兩人的體力已經損耗不少,如果再不做出最後一擊的話就可能輸了。」墨迪絲盯著場地上的兩個少年,從他們兩人泛白的臉色上能看出一二。

「你覺得他們誰能獲勝?」一個人插進來問到,是迪倫,看樣子他也挺是個閑不住的主。

「不知道,但是我覺得那個能改變身體品質的贏面比較大。」神銘如此說到,然後也出神的盯著場上。

「為什麼,不是另一個人正在追著他打嗎?」迪倫一愣,在他看來,神銘所說的少年被另外的人死死壓制住了。

「但是他的眼睛卻越來越亮,完全不像是個會落敗之人能露出的神色。」神銘認真的說到。

不提場外之人的議論,場上的兩人也越來越緊迫,但是身體能改變材質的少年不知道將自己化作什麼輕型的材質,以輕巧的姿態慢慢拖著對手的體力。

突然,掌控重力的少年飛快的朝前跨出一步,陷下的沙地也恢復成了原樣,那種爆發出來的速度簡直比之前還快了三倍。

「是反重力,那個少年將重力消減了,現在他應該像是在外太空般,輕重力狀態下速度突然爆發了出來。」墨迪絲眼前一亮,如此說到。

「好像你猜錯了哦。」迪倫朝神銘嘿嘿一笑。

神銘也笑了下,並不說話。

但是發現對手已經變成反重力的少年突然一個轉身,反客為主的突然朝著對手沖了過去,身體上的光華也發生了一陣變化,變得如同岩石般堅硬,腳步一踏,地面都發生了一陣輕微的顫抖,明眼人都能看出他身軀的沉重。

「糟了!!!」重力少年想要停下腳步卻已經來不及了,如果撞上他,自己一定會頭破血流,頭腦一急重力又瞬間變成了超重狀態,身體的速度又緩慢下來,但是沒想到眼前的對手已經高高躍起來,藉助著突然加重的重力朝著他狠狠的砸下來,他好像也預料到了這種情況。

「咚~」一陣氣浪夾雜著巨響傳到所有人耳中,定眼一看,一個石化的人影正在死死的壓住了那個重力少年,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噴了出來。

「啊~」感受著壓在自己身上越來越重的身軀,還有死死箍住自己雙臂的手臂,男子也清晰的知道,如果還不恢復重力,自己可能會被身上的這個傢伙給壓死,如果恢復了平常重力,以他堅不可摧的身軀還有自己已經被他限制住的雙臂也沒有勝利可能了。

「我認輸……」最後,掙扎了幾下發現無法脫身後,男子只能無奈的認輸,他只能改變周圍環境的重力,缺不能改變單個物體的重量。

……

「哇,不錯嘛,猜得真准,不過下一個就輪到你了哦。」迪倫朝著神銘露出一副大白牙,「雖然我知道你會輕鬆獲勝,但是還是祝你好好加油吧。」

「謝了。」神銘也露出個笑容,然後對夏雲說到:「我很快回來……」

「別太大意哦,你的對手可是雅典神堂的首席精英之一,上次的學院大比,此人是獲得了第四的名次,我聽說那人已經完全超過了魔使級的實力。」墨迪絲倒是這麼警告一句。

神銘點點頭,變走到了準備室……

「你不擔心嗎?」看著神銘消失的身影,墨迪絲竟然朝著夏雲問了一句。

「他說過很快就能回來。」夏雲似乎對神銘有種盲目的自信。

「是嗎?!」墨迪絲有點出神的望著他,夏雲這個傢伙似乎完全迷上神銘了,這次自己也來看看神銘有何出彩的地方吧,僅僅抗擊打能力強是不行的。

而穆之欽當看到神銘走後,就一言不發的站起來,然後來到最靠近賽場的地方,一言不發的盯著場地上。

他想要看看神銘的實力成長到何種地步了。

第三場很快就開始了,初賽的節奏是很快的。

從準備場地走了出去,神銘就感到有無數的目光在注視著自己,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局促,坦然的望著眼前早已經到場的男子,一個很英俊的小生。

那個英俊小生也看到了神銘,雙手抱胸的打量著他:「呦,挺漂亮的傢伙啊,我希望你自己認輸,免得輸得太快顏面掃地。」

「是嗎?我倒是希望能快點分出勝負。」神銘露出了一絲笑意,然後站定了原地。

內席,眾神院閣一邊。

「羅華.程,你對這個小子這麼有興趣?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如此認真的神情啊。」眾神院閣的導師望著站在最前沿的羅華.程,他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個小子這次運氣不太好,竟然自己的第一場就遇到了上次大比的第四名,看樣子要輸啊。」導師又說道,他並不看好那個石神銘。

「希望如此……」羅華.程看著神銘,他總感覺那個傢伙與第一次遇到的時候相差太多了。

在裁判的指示下,戰鬥開始了。

「嘿,你不認輸嗎?」英俊小生『好心』建議道。

「不用,謝謝……」

「我倒是覺得你長得挺好看的,如果你是妹子的話,說不聽是個美女哦,等下我會輕點,不會讓你的漂亮臉蛋受傷的。」英俊小生舔舔嘴角,他竟然看出了神銘那張隱藏下的美艷容貌。

石神銘臉色變得古怪起來,「我要誇讚下你的眼神不錯嗎?」

其他學院的人看到神銘后就開始議論起來。

「是那個傢伙,聽說他的女友是那個學院之花夏雲啊。」

「啊,是他?這傢伙也不怎麼樣啊,我不明白夏雲怎麼看上他的。」

「說不定人家是有點實力啊。」

「有實力又怎麼樣,第一次就遇到了以前的大比第四名,這下有他哭的了。」

聽著上面的議論聲,英俊小生朝神銘擺擺手:「要不你先開始,讓我看看你的實力,以免你輸的太難看?」

神銘卻搖搖頭,「你恐怕看不到了……」 「你恐怕看不到了……」神銘搖搖頭突然一笑。

英俊小生一愣,然後也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不錯,真不錯,我就喜歡你裝逼的樣子。」

他完全不相信眼前的神銘能夠打敗自己,他可是……

笑完,他回過神來又是一愣,因為一眨眼睛,本來站在眼前的神銘已經失去了蹤影。

而全場都突然安靜了下來。

背後的汗毛炸起,冷汗也不由自主的浸濕了英俊小生的背後衣衫,他瞬間明白自己輸了,甚至對手所說的『你恐怕看不到了』也不是妄言,真真切切的發生了。

「我說過了的……」神銘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但是當他聽到聲音后,就感到後腦一震,便不省人事了。

整場戰鬥不超過一分鐘,甚至說正式的戰鬥僅僅只有幾秒而已。

裁判都忘了宣布比賽結果,他能看清神銘的動作,但是卻無法阻止神銘的動作。

全場很少人能看清他的動作,就算看清了,也只能感到神銘的恐怖,他的身手,他的速度,甚至他的力量,能夠一掌破開以前大比第四名的護體魔法罩,就已經讓各大學院鴉雀無聲。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這個名為神銘的少年,竟然恐怖如斯。

「這下有點意思了……」各大學院中,一個個人影站了起來,露出了玩味,激動,警惕,凝重,驚嘆之類的神情,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對那位名為神銘的青年產生了忌憚之情,就連那些被稱為天之驕或妖孽的少年們,也一眼不眨的盯著慢慢回到自己學院平台的神銘,和他一比,自己就像是泯滅在人群中的普通人般。

「什麼嘛?這麼快就結束了,那個大比第四的傢伙到底是誰啊。」不少人看著倒在地上的少年,還有神銘已經消失在場上的身影,有點難以置信的感覺。

就連不少的組織與家族都開始打聽著神銘的信息,這個傢伙可是個龐大的寶藏啊。

「你又讓我大吃一驚啊。」抬頭望著已經回來神銘,墨迪絲輕輕一嘆,難怪院長需要將神銘招攬到自己的手上,這個傢伙絕對是個不可估量的人形寶藏,自己以前觀察他這麼久卻沒有一次看清過他。

眾神院閣這邊,壓抑的氛圍籠罩在不少人身上,羅華.程自從剛才起就站在前排沒有動過,就連那個導師神色都開始激烈變幻起來。

「羅華.程你認識他嗎?」一位神色凝重的男子看向了羅華.程,自從比賽前,他的臉色就有點不對。

「認識,我以前遇到過他。」羅華.程點點頭。

「哦?!你對他了解多少?」男子問到,他是這次眾神院閣的王牌,但是看著神銘的動作,他卻沒發現自己有多少勝算。

「我對他一無所知……」羅華.程搖搖頭。「不過我卻看到過他以前弱小的模樣,現在我才知道,我也看錯他了。」

這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你有能力逼出他的底牌嗎?」導師突然問到,他不相信神銘僅僅只有這樣的手段。

羅華.程一愣,思考了一陣,然後苦澀的點點頭,他已經明白導師的意思了,放棄自己,而為了學院的王牌尋找能戰勝神銘的弱點。

「我儘力一試。」

不僅僅是眾神院閣,其他學院的導師與參賽者都開始重新制定了戰略。

石神銘這匹黑馬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不知道伊黎特瑞學院從哪裡弄來的這個傢伙。

神銘的那場戰鬥雖然震撼,但是回想起來卻沒有多少值得一看的地方,動作太快,結束得也太快,觀眾根本無法感受到精神上所需求的戰鬥快感。接下來的戰鬥雖然比神銘的那場精彩有看頭,比賽雙發你來我往的戰鬥方式雖然清晰且激烈,但是與之前的神銘那場一比卻又是索然無味,就像看過了猛獸搏殺的短短一剎后,就算兩隻蟲子再斗得如何激烈,也不會產生猛獸廝殺的那種興奮之感。

神銘的戰鬥太深刻了。

直到,夏雲上場之後。

夏雲是第八場,他的對手是一位美艷的女子,但是與夏雲一比,就像是皓月與泥土的區別,他的容貌穩穩的壓制住了他的對手,將在場的所有人無不被深深吸引住了。

一顰一笑似乎將觀眾們的心都抓住。

「這位就是傳聞中的學院之花啊,果然漂亮至極。」不少人都發出了如此的感嘆。

「聽說她是伊黎特瑞學院的學生,好,我決定了,我要努力考入伊黎特瑞學院。」一位少年快速的做出了決定,倒是旁邊的人瞥了他一眼,「以你的天賦,能考上就見鬼了……」

「不過我卻聽說有人說她是男人耶。」又一人突然如此提了一茬,但是卻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男人?哈哈哈,笑死我了,這麼漂亮的人怎麼可能是男人,我猜一定是哪個女人嫉妒她的美麗而做的詆毀她的謠言吧。」沒有人相信夏雲是男人,雖然那就是真相。

「就是,就算她真的是男人,我也絲毫不介意的,看那張臉我也認了。」一個少年痴迷的望著夏雲的臉龐。

「少做白日夢了,就算他是男人也不可能看上你的。」

聽著不少的驚嘆與讚賞聲,夏雲面前的美艷女子臉色卻慢慢鐵青起來,沒有人看著她,沒有人注意她,甚至沒有人談論她。

眼前的這個名為夏雲的傢伙,她的美貌將自己的存在感擠壓得一點都不剩,她在自己學院本來也是他人的關注點的,男生們的談論對象,她的美貌,她的實力,她無數的追求者像是消失得無影無終了般,全部都是因為眼前的這個傢伙。

女人是善妒的,這句話對她來說一點都沒錯。

「不對…」突然,看著眼前的夏雲,這個美艷女子突然警覺起來。

消失了,真的消失了,她突然發現自己眼前空無一人,觀眾席上也空無一人,就連自己學院的平台也空無一人。

好像世界僅僅只是剩下了她一個人般。

「怎麼回事?是幻術嗎?」女子退後一步看著自己身處的地方,這麼多人不可能突然消失得無影無終。

「幻覺,一切都是幻覺……」她不停的自我安慰著。

漸漸的,她發現有几絲銀絲落在自己手上,從頭上落下的……

女子情不自禁的身手一抓,那是一把花白的頭髮,望著手上的華髮,還有清晰無比的皮膚緊皺的感覺,手掌如枯樹枝般粗糙,她發現自己此時已經變成身材岣嶁的老人了。

還有一股深深的疲憊感。

「幻覺,這一切都是幻覺……」她像是發瘋般狂吼著。 第1392章心蠱發作

「姜雲卿既然活著,卻不回來也不傳訊京中,恐怕她在赤邯處境不好。」

「你千萬不能走漏了消息,讓赤邯那邊的人知道她的身份,否則要是讓池家知道她就是璟王妃,到時候定然會對她不利,那我們言郡王府就不是有功而是殺身之禍了。」

言郡王聞言連忙說道:「母親放心,兒子定會安排妥當。」

……

言郡王是個謹慎之人,再加上有大長公主的吩咐,他更是不敢大意,生怕漏了消息給姜雲卿惹去殺身之禍。

他讓人將那幾個赤邯細作留下的尾巴全數掃乾淨之後,不放心旁人送信入京,便派了自己的親信送信入京,而等消息送進京城的時候,君璟墨正好心蠱發作。

他將自己鎖在密室之中,由葉三和唐恆親自帶人守著。

葉三和唐恆站在門外,聽到裡面傳來的低吼聲,臉上滿是焦急。

「怎麼還不出來,怎麼還不出來……」

葉三握著拳頭打轉。

唐恆皺眉扯了他一把:「你別在我眼前轉來轉去行不行,轉的我頭都暈了。」

葉三聞言瞪了他一眼:「我擔心王爺!」

「誰不擔心王爺,你以為就你一個人擔心?」

唐恆不甘示弱的橫了他一眼之後,看著身旁不遠處一聲不吭的徽羽,對著葉三沉聲道:「南宮已經進去了,他一直都在尋找心蠱破解之法,定然能夠幫王爺,再說王妃也留了解藥,實在不行,再服藥便可。」

唐恆一句「王妃」,讓得葉三猛的沉默下來。

想起下落不明的姜雲卿,葉三看了眼徽羽低聲道:「徽羽,暗谷派出去找王妃的人還沒有消息嗎?」

徽羽抿著嘴唇沒說話,許久才冷聲道:「我會找到王妃的。」

葉三和唐恆一時都有些無言,他們當然知道姜雲卿只要還活著,他們遲早都能找到,可是他們的人已經翻遍了滄瀾江往南各個地方,可是始終都沒有姜雲卿的下落。

君璟墨的心蠱還活著,就說明姜雲卿沒死,可如果她沒死,她為什麼不聯繫王爺,為什麼不傳訊回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