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充滿了羞辱和恨意。

她萬萬沒有想到,父親會用這樣不堪難聽的話來貶低她。

更想不到,現在的袁氏,居然真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

項目合約被搶,到手的投資資金被劫,袁氏現在已經完全束手無策。

可這些致使袁氏到了這種地步的,全部都是沈繁星那個賤人。

是她把他們所有的可能性都砍斷了。

都是那個賤人……

「難道袁氏就這樣等死嗎?」她不死心的問。

袁崢崇張了張嘴,卻始終說不出那句話來。

除了等死,他現在還能做什麼?

然而他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從父親的手裡接過好好的袁氏,如今,卻活生生葬送在他的手裡……

讓他如何說得出口?

葉芷青看他的臉色不對,連忙說道:「思純,你就別在這裡煩你爸了,辦法總會是有的,我們在這裡也幫不上忙,還是先走吧……」

袁思純緊抿著唇,看了一眼袁崢崇的臉色,再沒說話,葉芷青連忙帶著她出了辦公室。

剛出辦公室沒多久,就有公司里的員工毫不遮掩地用鄙夷和憤怒的眼神看著她們。

言辭更是犀利諷刺。

「真是個掃把星!一口氣能把袁氏成千上萬員工的飯碗砸了,也算是她有本事!」

「沒有兩把刷子就不要攬瓷器活!還想著繼承袁氏,還要把公司的元老踢出公司,這是以為自己能上天嗎?」

「一來公司就把公司元老徹底得罪,她憑什麼覺得自己能接的住袁氏這個盤?」

「呵呵,傻逼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個傻逼。」

這惡意可謂是相當滿了。

可是他們說的,也不盡然都是氣話。

多少人拼上了整個青春只為了鑽進袁氏這個大企業里,目標是這裡,理想是這裡,然而還沒有等到大展拳腳,就被袁思純作的什麼都不剩、

把他們所有人過去的努力,未來的展望,全部扼殺。

豈能不讓人恨她!

葉芷青現在只覺得頭皮發麻,她這一次才真正體會到,她這個女兒,是真的廢了。

不只是身體上的殘廢,就連她整個人,從裡到外,都廢了。

她這個樣子,憑什麼管理袁氏,況且,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她能管得住這些人嗎?

開除一兩個人可以,難不成還能把整個袁氏所有人都辭退嗎?

這個女兒,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袁思純坐在輪椅上,聽著那些人故意說給她聽的言辭,一張臉全是陰霾,眸底是瘋狂的恨意,整個人都因為恨意,渾身發著抖。

然而到了公司門外,又是一波羞辱在等著她。

密密麻麻的人圍在公司門口,記者成群,她卻迎面就被砸了一頭臭雞蛋。

「該死的賤人!我讓你合約詐騙,我讓你強迫人賣Y牟利,你去死!」

「活該你袁氏倒閉!」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居然還想著跟執行長在一起。呸……」

「誰娶了你簡直倒了八輩子霉,還想嫁給執行長,以為自己是天仙兒不成?!」

「她做夢呢!傻子都不要她!還想嫁人,自己一個人獨孤終老吧!」

【4號完。晚安~~】 ?第一百二十一章藏寶之地(求推薦,求收藏)

「絲絲……」

陳天龍躲在密林身後,甩出兩片樹葉,絲絲的破空聲傳向那三隻猿猴,三隻金睛銀猴在一陣低鳴聲后,在陳天龍的神魂顯示,在一隻為首的金睛銀猴的示意下,其中一隻金睛銀猴快速的在樹上飛奔,尋找著原因。

當它達到陳天龍所在之地時,突然消失,那兩隻金睛銀猴見到剛才那隻金睛銀猴久久沒有回去,一起前來查看,幾個起落,聞著氣味,來到那金睛銀猴消失的地方,還沒看清怎麼回事,就被一股龐大的吸力吸收,出現在一片茫茫沙漠中,同時也見到了消失的同伴,正躺在沙漠上喘著粗氣,心中一驚,暗暗防備著,同時吼叫連連,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陳天龍用同樣的方法捕捉了五十幾隻金睛銀猴,每一個都是先天九花之境以上的金睛銀猴,甚至還有兩隻金睛銀猴的已經達到氣海之境初期境界的存在。出其不意,讓人防不勝防。

而此時,陳天龍已經到了猴腦靈樹的下面了,茂盛的枝葉撐開少說也有上百米,樹桿更是達到了上百丈,所以雖然陳天龍離靈樹還有一百多米,但也好像就在樹下一樣,而裡面的金睛銀猴都是氣海之境的妖獸了,實力都強悍無比,在加上金睛銀猴的智慧有非尋常妖獸可比,更是難對付。

好在陳天龍沒有感應到化形期妖獸的氣息,要不然,打死他,陳天龍都不敢進來偷靈果,這麼冒險,又用老方法吸收了五隻相當於人類氣海之境初期的妖獸,而陳天龍的身形相隔猴腦靈樹也就五十米,剛想繼續前進,就聽到在不遠處傳來陣陣獸吼聲。

「嗚嗚嗚……」

「喉吼喉……」

陳天龍聽到兩種叫聲,心中一喜,暗道:「真是天助我也!看來這猴腦靈果不但我想要,其他妖獸也眼紅不己啊!」隱龍聖法更是瘋狂運轉,使得自身氣息跟周圍的環境相融於一體,潛伏在雜草叢中,神魂根本感應不到。

在陳天龍的感應中,在山谷外出現一群全身同樣銀光閃閃的銀狼在對天長嘯。

「嘯天銀狼?」

陳天龍在心裡一陣嘀咕道,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小山脈上竟然有這麼多的上古異族,都是上古鼎鼎有名的種族。

聽到嘯天銀狼的滾滾狼嚎聲,在山脈深谷的金睛銀猴也發出滾滾吼叫聲,一點都不輸於嘯天銀狼的狼嚎,同時在山谷深處快速掠過幾隻高大威猛的金睛銀猴,全身的毛髮變得有點金黃,眼中放射出刺眼的金光,如同火眼金睛。

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讓陳天龍心驚不己,那隱藏在妖獸體內的恐怖力量,淵海般的浩蕩氣息,就是陳天龍自認為煉體有成也不敢硬擋它的一棒,它們都是半步化形的妖獸了,相當於人類的半步真元之境,也只有氣海之境巔峰的恐怖存在了。

在山谷深處一共走出了九個氣海之境巔峰的妖獸,每一個手中都拿著一根烏黑髮亮的木棒,邊喉叫邊閃現而出,很快消失在陳天龍的眼前。

看到隱藏在山谷深處的金睛銀猴都出去,陳天龍兩眼頓時冒出道道精光,快速向猴腦靈樹摸去,剛到樹下就聞到一股濃郁的酒香味傳來,使得陳天龍的神魂更是一爽,精神更是倍加,抬頭看去,卻見旁邊一個閃著亮光的山洞出現在眼前,那濃郁的酒香味就裡面傳來,陳天龍眼中露出狂喜的笑意,毫不猶豫的走進山洞。

進到山洞中,只見裡面靈氣濃郁,整個山洞都是用一塊巨大的靈石天然形成的,整個山洞都一目了然,在山洞中央放置著五個葫蘆,尋常水壺大小,顯得小巧異常。

每一個都是用上等的靈石雕刻而成,那濃郁的酒香味就是從這些葫蘆中散發出來的,陳天龍打開緊閉的葫蘆,卻見裡面是滿滿的一壺碧青色的液體,散發出濃郁之極的酒香,那濃郁的酒香味讓人忍不住想喝上幾口,但陳天龍發現那濃郁的酒香雖然能讓人精神百倍,但也使人感到昏昏欲睡,有種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奇妙。

猴兒酒最為奇妙的是,如果一個正常人喝它的話,則會直接陷入昏睡之中,最少也要白曰才能醒轉,但如果身受重傷存在,喝了猴兒酒的話,則能瞬間修復體內的創傷,甚至還能恢復神魂創傷,體內的消耗能夠瞬間恢復。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猴兒酒了,用猴腦靈果加上金睛銀猴特有秘法醞釀的猴兒酒!發達了……發達了……」陳天龍喃喃自語道。

雖然陳天龍沒有見過真正的猴兒酒,但陳天龍在家族看過一些奇聞異志,對於傳說中的東西多多少少有點嚮往,要不然也不會堅持走上武道這條逆天之路了。

陳天龍一一大開葫蘆,整整四瓶滿滿的猴兒酒,還有半瓶還沒有滿,每葫蘆都不重,也就兩百斤左右,差不多千斤的猴兒酒,雖然酒水不多,大概二百多滴,因為每一滴猴兒酒都有一斤多重,經過金睛銀猴一族的秘法醞釀而成,奇重之極,真是發達了。

收拾好猴兒酒之後,陳天龍眼光四下掃視,卻見山洞裡面的角落裡放置著很多妖獸內丹,和妖獸材料,還有一些精純之極的妖獸精血,這些都是醞釀猴兒酒的材料,所以才被金睛銀猴收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

在妖獸內丹旁邊還放置著一堆烏黑髮亮的木棒,閃著烏光,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幽香,陳天龍大感好奇,隨手拿起一根木棒,只感到入手頗沉,以他強悍無比的**還不能隨手拿起,那怎麼說也得上百石之重,陳天龍稍微運勁,頓時輕而易舉的那起木棒。

陳天龍用力一捏,任憑他怎麼運勁都不能捏碎那木棒,比玄鐵還硬,堅韌異常,陳天龍一喜,想到大牛,二蛋那樣天生神力的人拿著這種異常堅韌,異常沉重的木棒,那威力可想而知。

陳天龍把它放進他的丹田中,當他把那木棒放進丹田中時,被困在丹田中的金睛銀猴們頓時喉叫連連,圍著那木棒在邊說邊比劃著什麼。

陳天龍一根一根的把那十來根木棒放進丹田中,剛開始他還以為每一根木棒的重量是一樣的,但沒想到每一種木棒的重量都不一樣,陳天龍詳細一看,才發現問題,雖然每一根都一樣烏黑髮亮,但它們散發出的幽光卻是不同的,散發陣陣烏光的木棒最輕,只有十石左右,散發出金光的則有百石之重,還有一根是散發出紫光的木棒更是不知重量,就連陳天龍自己都沒有辦法挪動,最少也有百龍之重,只得運用丹田的妖孽之處,把吸收進入丹田。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對比於奎木狼巨大的身體,真小小丟出的這一枚香餌丹的確是小得微不足道。

然而隨著丹藥如喉,一股濃郁的異香迅速在奎木狼的食道內擴散,難以描述的舒爽感剎那蔓延全身!

彷彿像是有人在它血管內點爆了什麼,激得四肢百駭靈氣翻湧,悸動連連!

瞬間想起了母親,想起了自己初生時第一眼看到了世界,想起了自己此生的所有美好記憶,奎木狼眼前真小小的身影消失,整個視眼內都回閃著幸福的滋味。

啊……

眼眶下下意識地湧起溫熱的液體,喉管深處發出歡愉的咕嚕聲。

奎木狼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緩緩變輕,四肢從實質變為虛無,化做陣陣青煙向真小小的胸口涌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小小狂笑不止。

終於一雪前恥,成功將靈門護獸,變成了自己的煙化契獸!

被那狂放的笑聲提醒,奎木狼這才肝膽俱裂地發現,自己身體正在消失!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老子中毒死了?

不會吧?

沒有一點痛苦或者難受的感覺呀!反而覺得無比舒服!

奎木狼目光狂躁。

被它混亂的心緒影響,整個道靈木空間都開始震動,而後扭曲旋轉,但無論空間如何變幻,真小小所站的地點,卻始終保持著穩定。

要是有長老在此看到這樣一幕,絕對會嚇得直接暈死過去!

真小小的手段,實在匪夷所思!

在她之前,靈門道靈木,被認為是東靈天地最安全的藏器閣,因為道靈木有靈,再加上鐵面無私的元嬰護獸奎木狼,一般修士,休想在此地造次。

因為一旦不恭,修為低的,會直接被奎木狼拍死。

遇上修為極強的盜寶者,奎木狼亦會在第一時間內發出嘹亮尖嘯,將宗內所有強者引來殲敵。

然而真小小的入侵方式卻從來不曾被人預想。

對她不善的靈獸,一但被香餌丹煙化,便被迫完成了與真小小結契的第一步,縱依舊保持高度自主意識,可以不聽她的戰鬥指令,卻已無法做出任何傷害她的舉動!

譬如當年的隱血鱷。

雖然極想開口咬死真小小,但無論如何都下不去口,待再服下馴良丹后,便徹底放棄掙扎,甘願成為真小小的戰獸。

現在的奎木狼也一樣。

縱有以變幻空間將真小小碾碎成渣的衝動,但不知為何,就是下不去手!

縱有尖叫在心底盤亘,但似乎有一隻無形的巨手,緊緊地扼著它的咽喉,令它根本無法呼喚宗內強者,來此道靈木內將圖謀不軌的真小小繩之以法!

救命呀!

有人控制了老子!

老子要化成青煙了呀呀呀呀!

奎木狼胸腔內的氣流,像打鼓一般隆隆作響。然而所有悲憤的控訴,在嘴裡都化為細弱的嗡嗡。

它身體越變越小,顏色越來越淡。所有掙扎都毫無意義。

一眨眼的工夫,奎木狼幾乎快坍塌成拳頭大小的幼崽,被無形的力量推搡著,一點一點向真小小靠近著。 ?第一百二十二章猴王齊天(求推薦,求收藏)

此時,山洞中已經空空如也,基本上的成了不毛之地了,但說不毛之地,那也說不上,在靈氣最濃郁的地方還有一棵小樹,大概一米高,嬰兒拳頭大小,靈樹尖上長著寥寥幾片樹葉,正在不斷吸收著周圍的靈氣,如同會呼吸嬰兒一樣。

這靈樹也太小了吧,樹葉才長出五片,陳天龍都有點不忍心抹殺它,但又一想能在這山洞中,金精銀猴的藏寶重地中的無一不是重寶,就連一根木棒都是了不得的寶貝,更不要說是一棵會呼吸的靈樹了。

陳天龍一咬牙,幹了,移回去自己家種,說完心一狠,伸手往它的根部探去,抓住靈樹根部就往上提,那知陳天龍不但感到沉重無比,手掌還疼痛異常,低頭一看,陳天龍發現自己的手掌被靈樹根系刺破,那棵靈樹正在吞食他精純之極的血脈之力,眨眼間體內的血脈之力就被吞噬了大半,還是被血龍及時阻止的結果。

陳天龍大吃一驚之下,趕緊甩手,想把那棵吸血的妖樹甩開,但無濟於事,它直接化為一道幽光順著血脈侵入到丹田當中,最後把丹田內堆積成小山一樣的妖獸精血吸空,讓陳天龍的一番苦心化為烏有。

經過一陣飽飲之後,把神秘神樹快速長出一些嫩葉,從寥寥無幾的樹葉,變成了十幾片葉子,周身的圍繞的靈氣更加濃郁。

只是陳天龍更為驚奇的是,眼前的小小神樹竟然能夠在他的丹田中的種植,而且尖銳的根須直接插入堅硬無比的丹田荒漠中,還不被丹田吸食,真是奇怪,難道這棵神樹有什麼逆天之處不成?要不然怎麼能夠在丹田中生存。

「虧了……虧了……」

陳天龍看著減少了大半的血脈之力,又看到丹田內被吞噬一凈的妖獸精血,喃喃自語道,同時心中卻道:「還好,那上百顆晶瑩剔透的血脈結晶沒有被吸收,那八個巨鱷之蛋也完好無損。」讓陳天龍感到慶幸之極。

「喉喉…喉喉喉……」

一股充滿暴怒的猴喉聲響徹天地,那憤怒的喉叫聲驚醒沉思中的陳天龍,讓他趕緊飛射出去。

「化形期妖獸,遭了!」

那股恐怖的怒吼讓陳天龍感到心驚不安,驚呼道,本能的感到危險之極,只有相當於人類真元之境的大能才能給他那麼強悍的壓迫感,讓他眉心直跳。

只見不知何時,那些嘯天銀狼已經慢慢退卻,而那些金睛銀猴則個個帶著憤怒怒喉向著山洞瘋狂奔來。

幾隻半步化形妖獸,已經化身成三丈巨大的金睛銀猴,每步百百米的距離快速而來,陳天龍從山洞出來,迎頭正趕上從靈樹外圍回來的巨型金睛銀猴,充滿暴怒的氣息鎖定著陳天龍,讓他不得不凝聚堅毅異常的意志破開金睛銀猴的氣息鎖定。

陳天龍一破開金睛銀猴的氣息所定,化身為血蝠,閃現而出,化身道道血影,但迎接他將是道道棒影,那金睛銀猴好像能看穿他的血影一般,每一棒都是朝他的真身所在,陳天龍抽空看去才發現那血影在金睛銀猴的金睛下消散於天地間,一點痕迹都沒有。

「火眼金睛!」

陳天龍驚呼一聲,遠古猴族的天賦神通,果真存在,果然是妖孽之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