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神,就得把自己置於死地,而後生,才會涅磐。

站到了東方日與歐陽烈這樣的高度,他們所追求的,已經是如何超脫,如何成神。

此時在皇宮內一諾大的「明珠殿」之中,東方雪兒正在吩咐著身前的兩大貼身侍女。

「公主,你是千金之軀,可不能涉險啊,南牙關距離此地可有十多萬里路程。」侍女聽完東方雪兒的吩咐,其中一個一臉驚嚇的緊張道。

另一個侍女也點頭道:「是啊公主,現在天下大勢風起雲湧,南牙關中蠻神降臨在即,是萬險之地,公主還是不要出宮。」

「危險又如何!」東方雪兒始終面帶淺笑,針點大的兩個酒窩在兩腮中擺著。

她目露期待之色,眼中泛著的光芒藏著一股濃濃的思念之情。

她想著歐陽顏,一別數月了,當她得知蠻神要降臨南牙關的消息之時,就整日為歐陽顏擔心著。

直到月妃那天跟她說,要帶她一起前往南牙關探望歐陽顏,她的心就像掙脫牢籠的鳥,早已飛到南牙關,飛到歐陽顏的身邊去了。

她恨不得馬上就啟程去看歐陽顏,但是人皇還在宮內,她也只得繼續等候。

出宮前往南牙關之事,如果被人皇知道,那是絕對不行的。

人皇怎麼可能讓她長途跋涉十萬里路程,到那危險無比的邊關去。

她剛剛就是吩咐兩大侍女,讓她們其中一個先行一步,先到南牙關找到歐陽顏。

但是兩大侍女一聽到這個消息,當場嚇的臉都白了。

東方雪兒遙望遠方的目光收了回來,看著她們說道:「青荷,月朧,你們兩個誰先去,你們自己決定。」

「公主……」兩大貼身侍女剛要說,在東方雪兒善意的眼神下,說不出口了。

她們知道東方雪兒的性子,她們是與東方雪兒一塊長大的,雖然身份天差地別,但是東方雪兒並沒有把她們當下人使喚過。

她們知道東方雪兒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更改的,就連與歐陽顏私定終身的大事,她都敢決定,連人皇都勸不回來,就可見得了。

青荷與月朧,都是皇室培養出來的高手,別看她們柔弱,但是實力修為已經非常強勁,畢竟身在皇室,有著極其豐厚的資源供給。

尤其是做為東方雪兒的貼身侍女培養,她們更是得到了最大的優待,到了如今,她們都是開了星竅的存在。

「公主,真的要這樣嗎?」青荷與月朧對視一眼,看向東方雪兒。

東方雪兒笑著點了點頭,「帶一封信過去,我怕小顏不知道我去找他,我到了那裡之後,怕他找不到我。」

月朧和青荷沉默了下來,兩人對視一眼,月朧說道:「我來先行一步,把公主的信給歐陽公子帶過去。」

東方雪兒拿出了信件,交給了她,事不宜遲,讓她現在就啟程,而青荷則等待下次一起隨行。

月朧出宮了,在胡小月回宮入宮門的剎那,被她看見到了。

「雪兒的侍女,會去哪?」胡小月在心中暗道一聲,遠遠的跟隨而去。

她知道一個規律,東方雪兒的侍女從不單獨出宮,因為她們的已任就是在東方雪兒的身邊。

現在月朧單獨出宮,胡小月就好奇了,她一路尾隨,看到月朧進了客棧,出來之後,差點錯過。

因為月朧喬裝了,以女扮男裝的裝束出了東方城。

胡小月可以肯定,月朧是受了東方雪兒的吩咐,要去辦事了。

「她該不會是要先去南牙關吧!!」尾隨了一段距離之後,胡小月心頭一驚。

這是她絕不允許的事情,畢竟事關重大,如果讓東方雪兒的貼身侍女先一步到了南牙關,找到歐陽顏,那接下來的一切事情,都將無法辯解。

所以胡小月秀眉一蹙,臉色湧現毅然之色。

她身軀綻放華光,整個人變幻,鳳冠霞帔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襲狐裘,臉上蒙上了白絲紗,只有眼睛在外。

同時,她也放出了一隻金翅蟬,這是雲仙子交給她的。

她從天而降將月朧攔了下來,站在她數十步開外,像一位傲立混沌天地的潔白仙子。

「你這是要去哪啊?」胡小月的聲音都變了,帶著冷冽問道。

「你是誰?我並不認識你,不要擋我去路。」月朧回應,臉色微微凝重。

這突然擋住去路,美的如仙子的人,卻有一股強烈的冷意,她知道來者不善。

「可惜我認識你,你哪都別想去。」胡小月冷冽的說道,一步步走向月朧,手中一道華光涌動,化為一柄泛著月光色的寶劍。

胡小月在皇宮中從沒表露過武力,她這身裝扮,月朧還真認不出來。

胡小月行如風,快如電,劍氣縱橫似一道潑灑而下的月光,眨眼到了月朧的面前。

月朧手一抓,三指青鋒泛寒光,如起舞的仙子,劍在手中隨身而動,剎那與胡小月激烈的交鋒。

胡小月的實力修為在她之上,劍氣如雪花灑落,籠罩在月朧全身,數十個回合之後,月朧終不敵,手臂處被挑起一片血花,手中長劍都被挑飛。

胡小月劍點在月朧的脖子上,並沒有一劍刺下去,說道:「把東西交出來。」

「什麼東西。」月朧大驚失色,沒想到這不認識的人是有備而來。

她所說的東西,定然是東方雪兒要交給歐陽顏的信件,但是她怎麼可能拿出來。

「那我只好自己拿了。」胡小月冷冷一喝,在月朧沒反應過來之時,便被擊暈了。

PS:5月20日就要到了,為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本書以及對妖妖的支持,妖妖特意為大家準備了5.20送愛心書幣的活動。即在5月20日當天amp;amp;lt;明天amp;amp;gt;更新的兩個章節下開展搶樓活動,踩中指定樓層的讀者即可獲得100~200書幣(注意:中獎者粉絲等級須為學徒或以上,學徒獎勵100書幣弟子及以上獎勵200書幣),活動中獎樓層為8,18,28,38,.……98。單個賬號最多兩次中獎機會,如遇重複則順延至下一樓層。中獎結果將在21日更新的章節後面公布,請中獎的親加群:600686542,找管理墨墨領取獎勵(領取時間為21日~22日,過期不候)。謝謝大家支持,以後還會有其他活動陸續推出,希望大家持續關注!本活動解釋權歸劍帝神皇管理團隊所有,大家一定要參加活動,只要在章節末尾留言搶樓就行了,非常簡單,就當妖妖的一點小心意吧。

再PS:書中的青荷與月朧是默默支持著本書的朋友,謝謝。 第682章身子,怎麼這麼軟?

「快一點吃。吃飽了,就跟朕回去。」

聽到這句話,南煙的臉色在火光中微微的一顫。

但是,她沒有說什麼,只小心翼翼的張開嘴,小口小口的吃著祝烽送到她嘴邊的食物。

不一會兒,東西吃了小半。

她說道:「皇上也吃。」

「哼。」

祝烽沒有說話,卻露出一臉想要把那些東西丟到一邊的神情,南煙立刻就不敢惹他了,只能乖乖的把東西都吃下去。

吃飽了之後,人稍微精神了一點。

她掙扎著想要從祝烽的懷裡站起來,可是一動,又軟軟的倒了下去。

祝烽皺著眉頭:「你瞎折騰什麼?」

「……」

南煙也有些惘然。

身子,怎麼這麼軟?

原本以為吃了一點東西之後,人就會舒服一些了,可是,東西是吃下去了,軟綿綿的感覺卻並沒有被驅趕。

若不是因為這樣,剛才,這土樓里「人來人往」的,她也不會乖乖的躺在祝烽的懷裡供人觀瞻。

看著她皺著眉頭,極力想要撐起自己的樣子,祝烽突然道:「你是不是病了?」

「病了?沒有啊。」

南煙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今天雖然淋了雨,但自己的身體一向強壯,又沒有什麼舊疾,不會因為淋一場雨就病倒的。

一摸之下,果然,並沒有發燒什麼的。

她想了想,輕聲道:「可能,太累了吧。」

「……」

「這幾天一直都在馬背上,剛剛進入到荒城,又被嚇了這麼久,還有那個陣,雖然她進來了,但是,也受到了一點影響——咦?」

她突然想起來,那個陣,好像祝烽也闖進來了。

可是,他卻沒事,而且看起來,比他們都要更好一些。

不過,回想起巫師說的,她和蒙克都是精神力強大的人,所以沒有被陣法影響得太深,那祝烽——

他的精神力,自然比他們更強大一些。

想到這裡,不知怎麼的,雖然心裡有很多繁雜的情緒,可是這一刻湧上心頭的,卻是一種驕傲,和安心。

這個男人,永遠都是讓她放心,讓她可以依靠的。

祝烽聽見她「咦」了一聲之後,就不說話了,埋著小腦袋想了半日,又抬起頭來望著自己,那目光柔化春水一般。

心裡不由得就有些發熱。

但,他輕咳了一聲,說道:「有病沒病,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

「等回了燕王府,自然有人給你看診。」

「……」

南煙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兩個人就這麼相依偎的——或者說,是南煙乖乖的躺在他懷裡,而祝烽,雖然大腿都被壓得有點發麻了,但一動不動的,讓讓她躺得更舒服一些。

https://tw.95zongcai.com/zc/54159/ 過了一會兒,身上的衣物也在火的熱力下被烤乾了。

南煙聽著外面的響動,之外外面的人肯定還沒睡,便輕聲說道:「皇上,我想要出去看看。」

「看什麼?」

「呃——」

總不能說,要去看看蒙克他們吧。

可是,這個時候,大家不是應該一起商量著,下一步應該怎麼辦嗎?

她心裡還在猶豫,倒是祝烽,已經抱著她站了起來,南煙愣了一下,急忙說道:「我,我可以走!」

「閉嘴!」

祝烽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祝烽抱著她,走出了這座土樓。

走出去一看,才看到院子被無形的分成了兩半,燃燒著大大小小七八堆篝火,祝烽帶來的人在一側,倓國的人在另一側,火堆上,還烤著各自帶來的乾糧。

只有蒙克和阿日斯蘭,他們兩人面前是最大的篝火。

而且,是在靠中間的地方。

南煙被祝烽抱著,整個人都羞得通紅,而蒙克和阿日斯蘭一抬頭,看到這個情形,阿日斯蘭的臉色在火光下微微的晃動了一下。

倒是蒙克,始終保持著一點微笑的樣子。

他起身走過來:「你沒事了吧?」

「我沒事,很好。」

其實,大家也都能看得出來她沒事,不過就是餓了。

蒙克眼睛彎彎的,道:「那就好,過來喝一點水吧。」

南煙遲疑著,還以為祝烽一定不會給他好臉色看,而轉頭一看,祝烽的臉色的確是冷冷的,但卻真的抱著她,走到了他們那堆最大的篝火旁,坐下了。

兩邊那些護衛,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們。

蒙克親自取了一點溫熱的水,遞到南煙面前,南煙抬頭看了祝烽一眼,他沉著臉,接過來送到南煙的嘴邊。

這時,祝烽的侍從也送來了食物。

他看了蒙克他們一眼:「給你們。」

這,就是禮尚往來了。

蒙克倒也並不抗拒,微笑著拿起一塊來,送到嘴邊就吃了。

氣氛,好像也變得好了一些。

人只要能夠坐下來一起吃東西,情緒都會得到一點緩和,畢竟,人只有在吃東西的時候,才是最不設防的時候。

然後,祝烽問道:「你們,到底為什麼會到這裡來?」

剛剛南煙也跟他說了一下,但是,沒有說得太明白。

蒙克便道:「司貴妃的血脈需要得到判定,而能夠判定她血脈的人,只有我國的巫師,所以,朕讓人通知巫師趕回到白虎城,朕,也在白虎城等待。可是,半路上,巫師的人遭到阻擊,退入了這座荒城。」

「……」

「他給朕傳來訊息,朕就帶著司貴妃到了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