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主是一個乾瘦的中年男子,眼神渾濁不堪,看起來面貌不算年輕,甚至還帶有一絲絲的滄桑之感,忽地,木冰雲感覺到赤冶給她傳遞了一個消息,五百三十七歲,玄王七階,玄級風脈,剩餘壽命三十年。

這一看,叫她眼皮一跳。

怎麼回事??

她的視線又落在了李丁香的身上,忽然一凝神,意識一動,赤冶再次傳來了一個信息,四十五歲,武皇二階,人級雷脈,壽命未知。

呼——

難道是因為她的實力突破了,所以能夠看到這些嗎?

也就是在剛才赤冶才忽然出現這個功能的嗎?她想起了剛剛得到赤冶的時候,老爹說的那句話,說赤冶有許多的功能,要她自己去探知。

難道其中的意思就是,需要她的實力不斷的提高,才能夠得到赤冶的功能嗎?

現在她又對赤冶有些興趣了,究竟還隱藏著什麼樣的功能呢?? 第525章本王倒要看看,你的骨頭有多硬

「你說,到底是誰這麼恨我,不惜毀了我父親的名聲,也要來害我?」

「是不是你們對我父親下藥,才會害他如此?!」

周圍的人聽到姜雲卿的話,都是神色微變,看向姜慶平時帶著些遲疑之色。

難道真的是有人想要害姜雲卿,結果卻誤害了姜慶平。

姜慶平只是替自己的女兒擋了災?

周圍的那些目光少了許多惡意,可是姜慶平卻半點都高興不起來。

剛才姜雲卿那句話還猶在耳邊,她說她「只是想讓他去死」的殺氣籠罩在他心頭,他看著姜雲卿逼問胡鵬正,甚至言語之中不住的替他開脫,卻是面露焦急,他滿心害怕的就是胡鵬正會說出實話來。

到時候身敗名裂的,就是他!

姜慶平張嘴就想要說話,可誰知道他張大了嘴,卻發現喉嚨裡面竟是發不出來半點聲音,而在他頸上啞穴的地方,卻有一個針眼大小的紅點。

我的嗓子…

姜慶平想要伸手捂著脖子,卻發現胳膊發麻,而整個身上都用不了半分力氣,就好像中了葯似的,不能言語,不能動彈,只能瞪大了眼坐在雨幕之中,眼睜睜的看著事情朝著他最不想要的方向發展。

胡鵬正臉色慘白,被周圍所有人盯著,額頭冷汗直冒。

李廣延在旁涼涼說道:「看來胡大人是不肯說了?」

「本皇子還是第一次知曉,原來京畿衛的人平日里居然這麼閑,居然敢與人合謀,借口捉拿逃犯,硬闖國寺,污人清白的。」

胡鵬正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小人,小人不敢……」

「本王看你沒什麼不敢的。」

君璟墨寒聲道:

「京畿衛乃是朝廷要職,負責京畿安全,豈容成為你等為惡的資本。」

「來人,給本王將所有人全數拿下,誰若敢反抗,格殺勿論,至於胡鵬正……」

他眼中不帶半絲溫度,聲音冷厲道:

「給本王打,本王倒是要看看,你的骨頭到底有多硬,你身後那人給你的好處,到底能不能抵得過你的性命!」

「王爺,王爺饒命,小人真的沒有,小人……啊!!」

胡鵬正張嘴就想要求饒,卻被葉三直接一棍子打在肚子上,疼的慘叫出聲,而旁邊的璟王府侍衛上前之後,將他壓在地上,手中的棍子毫不留情的朝著他身上打去,直打的他在地上慘嚎不止。

周圍原本還想要上前求情的京畿衛諸人都是嚇得臉色慘白,齊刷刷的跪在地上半點不敢吭聲,而整個西廂之中,都只聽得到那一聲聲凄厲的慘嚎。

葉三毫不留手,甚至專朝著痛處去打。

不過片刻,胡鵬正身上就已經見了血,那血水從他身上流淌下來,混著雨水不斷流動,很快便成了血淋淋的一潭,看著格外滲人。

「他若不招,就直接打死,這寺中京畿衛眾多,無他也還有旁人。」

「如若剩下的全部不知,那就全部打死。」

「反正他們知法枉法,其罪當誅,既然留著沒用,那就全部處死!」

(本章完) 「冰雲……」

李丁香見木冰雲愣神的低著頭,「怎麼了?」她面色擔憂了起來,難道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就是在想,該買些什麼靈藥。」

「原來是這樣。」

木冰雲點了點頭:「這些我都要了,需要多少玄石?」她看到其中有一株靈藥竟然是她洗脈需要的,自然是有些高興。

反正都要買,乾脆就一下子就買了得了。

攤主有些詫異,他以為交易會這麼多的人,像他這樣的攤主,恐怕多不甚數,一天能夠賣出去一半就好了,沒有想到這一大早就有人將他的東西都買了。

那渾濁的眼睛,也清明了幾分。

賺取得越多的玄石,他就能夠請煉丹師幫忙煉製丹藥,就能夠延長壽命了。在修鍊界活得久,就代表著機會。

「姑娘是確定都需要嗎?」

攤主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免得產生誤會,他倒是看出了,這姑娘年齡不大,已經是玄者九階了,這樣的實力,肯定是什麼大門派出來的。

「是的,老闆幫我裝起來吧!」

攤主手有些發抖,連忙拿出了一個儲物袋,將所有的靈藥一次裝了進去,在裝進去之前,他還用玉盒將這些靈藥裝了起來,看得出來,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

「姑娘,一共是三千玄石。」

木冰雲算了算,發現是一個非常公道的價格。沒有想到修鍊界還有這樣的人,不由多看了一眼此人。

拿出了一個儲物袋,遞給了他。

「不知道老闆是哪裡來的人?」

她忍不住多問了一句,隨意一看就能夠找到她需要的靈藥,說不定以後可以到這裡去看看,攤主的眼忽然亮了一下。

「在下是南荒與北海之間的一個島嶼上來的,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

「原來是這樣。」

木冰雲點了點頭,與李丁香離開了。

南荒與北海之間是一片很荒蕪的海,這片海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就將東洲西洲,南荒北海給分割開來。這幾個地方想要飛行過來的話,不是那麼容易。

東西洲臨著的分別是南荒和北海,東洲對西洲,南荒對北海,中間就空出了這片海。

原來這片海上還有島嶼,這倒是沒有聽說過,對於這片海的資料並不多。

大多數各個地方都是通過傳送陣,沒事不會飛過來,或者從這片海域中直接渡過來。

至於在這四個地方之外的世界是怎麼樣的,她也不知道,或許是黑暗一片,又或許有其他的大陸吧!

「冰雲,這裡也有售賣靈藥的地方。」

二人不知不覺走到了一條比較寬敞的街道上,兩邊都是擺放著靈藥。沒有猶豫,二人走了過去,飛快的挑選了起來。

最後結賬的時候,果然是比先前要貴許多。

「冰雲姐姐!」

一聲冰雲姐姐,讓準備離開的二人停下了腳步,等待在原地,人太多了,她們也不知道往裡面看去,才能夠找到那個說話的人。

不用看,此人就是歐陽青青。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的身邊,應該還有歐陽漓,說不定傅習凜也在。

當幾人走過來的時候,木冰雲驚訝的發現,經金水也在。

這倒是巧了,傅習凜與經金水也都出關了。

「冰雲姐姐,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的。」都過去了這麼多年,歐陽青青依舊是一個自來熟的小姑娘,眼睛還是那樣的青澈,一點都沒有改變。如今的歐陽青青也是二十多歲了吧??

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一般,讓人討厭不起來。

一一的招呼過後,本來兩人行,就變成了多人行。木冰雲倒是不排斥了,有這麼多人一起,她覺得也沒有什麼。

「冰雲姐姐,你準備購買什麼東西?」

她已經想好了自己要買些什麼東西了,這樣的東洲交易大會,可是百年才能夠有一次,第一次能夠在一個城中看到這麼多沒用見過的物品,一路過來她都是瞪著眼好奇。

「先看看吧!」

歐陽青青忽然湊在了木冰雲的身邊:「冰雲結界,我覺得南首座好酷!上次竟然將木風雪忽地就震懾住了,他好厲害!」

歐陽青青眼睛亮亮的,裡面閃爍著崇拜的神色,令木冰雲一頓,她仔細的看了看,發現在這個眼神中,還帶著些欣喜和喜歡。

這丫頭喜歡上了南君墨嗎?

那可真的是悲劇!

南君墨五年內就要離開流雲派了,希望她不要陷得太深吧!

南君墨此人,沒有沒有特定性,不確定他會為了誰,停留下他的腳步。她猜測他去北海,估計是覺得在東洲南荒這樣的地方,根本就沒有什麼意思了,想要去挑戰更加厲害的地方。

尤其之間看到他眼底的那種興趣,她就明白了,這就是一個一心追求實力的人。

雖然偶爾坑了點,其實他對玄石這些東西並不在乎,他只是喜歡挑戰一個人的極限而已。

「他是厲害。」

「哈哈,冰雲姐姐也這樣覺得嗎?」

歐陽青青的眼睛依舊有些崇拜,「我覺得師父也比不上他。」

此話一落,木冰雲臉頰僵了僵,在他們的面前忽然就出現了一個墨青色的身影。這倒是好,這丫頭竟然當著風青衣的面說不如南君墨。

幾人都憋著笑,盯著南風青衣,看看他會說什麼。

「青青,你是覺得本座不如南君墨?」

聽著這道熟悉的聲音,歐陽青青面色一僵,什麼時候她家師父來了,這些人也不告訴她一聲,還真的是一個壞蛋!!

歐陽青青狠狠地瞪了一眼周圍的人:「師父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你們真的是太壞了。」

幾人忍不住笑,歐陽青青還真的是有些可愛。

「師父,你老人家怎麼來了?」

歐陽青青連忙奔了過去,抱住了風青衣的胳膊:「師父,我這不是開玩笑的嗎?」

「真的,那麼青青,你說說,是南君墨厲害,還是本座厲害?」

歐陽青青轉了轉眼珠子:「當然是師父厲害。」

風青衣無奈一笑,青青撒謊的時候,他可是看得出來。不過他並不計較,南君墨還真的比他厲害,這點他承認了。

南君墨玄皇五階,他才玄皇一階,對方的修鍊速度,比凌跡塵的修鍊速度還要快上不少,是他們這一代人,都趕不上的。被對方比下去,他心裡倒是沒有不舒服。 他的視線落在了眼前那個紅衣女子的身上,飛快的挪開了,本以為閉關了六年,這毒好歹也應該解開了吧?然而,上次看到她的時候,依舊覺得她就是一毒藥,中了,就解不開了。

由此,他嘆了一口氣。

這個弟子心機深沉啊!竟然給他下毒!

木冰雲凝眉,為何風青衣看她的樣子,十分的可怕?

她沒有得罪他吧?

「風首座,你看起來好像不怎麼好。」

心中有疑問的木冰雲將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當下所有人都盯著他看,叫他心裡有些尷尬。

不過身為首座,他肯定不會直接表現出來什麼的,輕咳一聲說道:「本座無事,今天開始就是東洲交易大會了,你們喜歡什麼就挑選吧!一百年,才有兩個月迎來這樣的勝景。」

說起這個風青衣還有些懷念,東周交易大會,他一共參加了五次。

每一次都有所不同,他心裡的感覺也是不同的。

幾人一路走走看看,凡是遇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都會購買下來。各種各樣,玲琅滿目,不僅僅是丹藥法寶,還有其他的東西,都是他們平常沒有見過的。

「我喜歡這個!!」

聽到歐陽青青十分大聲的聲音,幾人都看了過去,只見她握住一髮飾,十分的欣喜,這讓幾個都無奈起來。歐陽青青好歹修鍊了這麼多年,依舊喜歡這些東西。

若是她喜歡什麼法寶就算了,還是喜歡這些女兒家的飾品。

「喂,你們都是什麼眼神,難道這個不好看嗎??」

幾人連忙搖頭,又點了點頭。這樣子更是讓歐陽青青有些不高興了,怎麼的難道她挑選一個自己喜歡的東西都不行嗎??

「哥!!」

歐陽青青指著歐陽漓的鼻子道:「你說說,這個發簪好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