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她做到了只需要用風狼一隻靈獸就能抵擋住二十隻左右的陰魂攻擊。

當然咯,這也是因為她已經能夠熟練地運用霧系法術和靈活的身法來配合風狼防禦。

如果只有五六隻陰魂,她甚至可以不用靈器,僅靠自己本身的實力就能戰勝之。

所以,越到後來,幻持續戰鬥的時間就越長,最後十天,她硬是一下都沒有休息,直接一鼓作氣掃蕩了整個山谷。

僅這最後的十天,她就抓獲了五十隻陰魂,幾乎佔到了總數的一半。

「真不過癮啊!才抓了一百一十隻陰魂。」幻從山谷入口一直掃蕩到山谷深處,這一下,這個無名山谷就真的是空空如也了。

雖然煉製幻魂劍只要八十一根陰魂主骨,但問題是幻根本沒有煉製過魂器,她也不知道煉製魂器的成功率有多高,要是成功率低於七成,那她收集的一百一十根陰魂主骨就不夠用了。

「還是要想辦法多搞點陰魂主骨,幻晶精我收集了三百斤,所以,最好也收集三百根陰魂主骨。這樣一來,煉製八十一把幻魂劍就怎麼也夠用了。」

打定了主意,幻又拿出了地圖來查看,她準備再找一處陰魂聚集區繼續掃蕩。

「鬱悶,另外幾處陰魂聚集地好遠啊!」幻垂頭喪氣的收回了查看玉簡的神識。

一開始的時候,幻也沒想到這處陰魂聚集地的陰魂數量會這麼少,掃蕩了整個山谷才抓獲了一百多隻陰魂。

看看外面那些骷髏,殭屍聚集區,哪一個不是成千上萬隻骷髏和殭屍聚集在一起啊。

看來,這地圖也不太準確啊,這個無名山谷根本算不上陰魂聚集區,最多只能算有幾隻陰魂罷了。

幻對地圖編輯者誇大事實,不認真調查的態度表示很生氣。

其實,幻還真的錯怪了地圖的編輯者了,要知道,陰魂和骷髏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亡靈,一個普通的築基期修士碰到一隻陰魂都很難戰勝,碰到兩三隻那就只能掉頭逃跑。

這處聚集了一百多隻陰魂的山谷,那絕對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陰魂聚集區,這裡的危險程度,就算是金丹期修士都不敢硬闖的。

也只有幻這個變態,靠著賽爾之戒,可以抵禦一切靈魂類攻擊,還可以直接收取陰魂,這才將陰魂克製得死死的。

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那都是寧願對陣一千隻骷髏也不願意對陣一小群陰魂啊。

當然咯,幻根本沒考慮到這些特殊情況,無名山谷中陰魂殲滅戰的大勝讓她對亡靈的實力根本不屑一顧,突然之間,她就將主意打到了黃泉谷上去了。

「對啊!

我還不如闖一闖黃泉谷呢,這陰魂已經是被大家公認為最難纏的中級亡靈了,我卻可以一個人挑二三十隻。

也就是說,亡靈的實力根本沒有大家傳說的那麼厲害。

這樣算來,就算是碰到妖巫或者鬼王一類的高級亡靈應該也不會有多大問題了,哪怕我不能戰勝它們,自保總還是綽綽有餘的吧。

這裡離其它幾處陰魂聚集區很遠,一路上麻煩還不少,而且,去了以後也有可能抓不到幾隻陰魂。

反而是黃泉谷離這裡很近,與其到其它所謂的陰魂聚集區碰運氣,還不如直接殺進黃泉谷,我就在黃泉谷外圍殺陰魂,應該不會有危險。」

說干就干,幻收起了八卦陣,立馬朝黃泉谷挺進。

一路上,幻又幹掉了好幾群骷髏和殭屍,還有幾隻落單的食屍鬼,與剛進入古戰場時相比,她的戰鬥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所以這幾戰她都很輕鬆的獲取了勝利,這也更加堅定了她殺進黃泉谷的信心。

不到兩日,幻便來到了黃泉谷。

黃泉谷其實是名不副實的,這裡其實根本不是一個山谷,而是一個陡然下陷深達十丈左右的巨大深坑。

站在大坑的邊沿,幻朝黃泉谷里望去。

黃泉谷的範圍也還真不小,按地圖所示,方圓將近千里,站在大坑的邊上朝四周望去,坑壁蜿蜒的延伸到天邊,根本望不到頭。

再望向谷內,幻發現谷內的林木十分的茂密,隨便一棵大樹至少都是數百年的樹齡,高達十幾丈,數十丈的大樹隨處可見,也就是說,這些樹的樹頂大多伸出了坑頂,甚至還要遠高於坑頂。

這處鬱鬱蔥蔥,生機盎然的地方就是黃泉谷么?

這個名字取得可真沒水平!

比起黃泉谷內,反而是古戰場中層的區域要荒涼得多,到處都是一大片一大片光禿禿的岩石山,再加上一群群密密麻麻的骷髏和殭屍,看上去遠比黃泉谷內的情況要糟糕得多了。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啊!

幻撇了撇嘴,洒然一笑,毫不猶豫的縱身跳進了黃泉谷中。 第2850章太蠢了(4)

災禍結束了。

水妖一族,比想象中更加強大厲害!

自己也是時候……從夢裡回到現實。

「青兒!別理她,你真的應該走了!」

夜葉死死地拉著夜青的手,不知為何,心中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一旦自己現在放手,三妹要去向一條不歸路。

「二姐,你就再……再縱容我一次吧,我剛剛差點失去性命,已經向上天發誓,再也不質疑宿命安排。但我還想,再給他治……治一次傷。」

拉上羽織的帽子,夜青牢牢地遮擋住自己被大雨洗盡的美麗容顏,但她的眼睛,依舊在帽下散發出哀求的淚光。

「你個笨蛋!氣死我了!」

夜葉受不了夜青的眼神,惱怒地將她推向大傻個兒的方向!

「再說一句!再說一句就必須跟我走!不然我可要發火了!」雙手叉腰,夜葉氣鼓鼓地退到一旁。橫看豎看,都沒看出那大塊頭哪裡順眼漂亮!自己的蠢妹妹,定是被他下了葯!

「你……你們要走?」

好歹是終於說出一句正常話。不過鱗子甲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這就到了分別的時候。

「對,要走了。謝謝你又救我。」

夜青低頭站在鱗子甲面前,十分努力尋找,才找到他臂上那小到快看不見的「重傷」。

看到沒有傷的傷口,突然也明白了站在自己面前這傻大個兒的心思,夜青呼吸一滯,心中更加酸楚,原來並不是自己一人,在濃霧地瘴里,做了一個短暫的美夢。

手指輕輕地,將第三枚青色的羽毛用心貼在大傻個兒的臂上,夜青又緩緩在其上,籠罩一層又一層厚厚的治癒之力。

「謝謝。」

夜青又小聲說了一句,但意味與之前的道謝,截然不同。

雖然明知自己的未來是什麼模樣,但夜青卻感覺自己靈魂的一小部分,永遠留在了剛剛的大霧中。

也許十年,五十年後……今日的碧波城之亂再被人提起,都是恐怖的代名詞,但她回想此事,心中滋味,只怕是不可告人的甜美與苦澀!

在大傻個兒手上施下第十層治癒術后,夜青決絕轉身,步伐微微晃動。

從這一刻起,她再不會被自己的少女天真所動搖。她要得到水部的支持,獲取大子的愛慕,在母親大限到來前,成為殘陽下一株,生根之木!

是的,她剩下的靈魂,只為這一件事而活!

「喂喂喂喂喂……」

羽妖輕盈地飛走了,傻了吧唧的鱗子甲,再次急得在原地喂喂喂大叫!

還好多好話沒有說,還有好多時間可以揮霍。

小羽妖,你不要走……

太蠢了!

實在是太蠢了!

藏在角落的真小小看著那岩妖傻大個兒的蠢樣,低頭扶額,滿臉黑線。完全忘記,自己對焦皮大牙的審美水平,也好不過夜青哪裡去。

看得出來。

這大傻個兒動了心,自己那看著堅強的三姐,似乎也意亂情迷。

不過心動歸心動,夜青似乎不打算違背母親與水部定下的婚事,所以和傻大個兒道別之後,便哭著跑了。

(以下題外話)

中午覺都沒有睡……好慘

(本章完) 第70章落荒而逃

跳進黃泉谷后,幻剛朝樹林里走了不到百步,就被迎面而來的陣陣陰風吹得打了幾個寒顫。

這個鬼地方還真有點古怪,怪瘮人的!

這樹林邊緣明明還有溫暖的陽光照進來,卻已經冷得連幻都有了不適感。

這要是再往裡面走,到了密林中陽光都照射不到的地方,那豈不是要凍成冰棍了啊。

幻猶豫了一下,自己要不要退出谷去呢?

人的名,樹的影,這個地方既然被大家一致認為是個兇險之地,那就一定有它的道理。

就好像血色禁地一樣,那無邊無際的血色蟲海吞噬一切生靈的景象,至今還時不時的在幻的腦海里回放。

但總不至於被一陣陰風就吹得逃跑了吧!

自己好歹也是一個築基期的修士了,就這麼不戰而逃,對自己的信心可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繼續走吧?幻有點擔心會碰到不可預知的危險。

轉身逃跑吧?她又有點不甘心。

一時之間,她陷入了兩難之地。

由於了一下,幻深深的吸了口氣,「我的實力已經提升很多了,各種亡靈也殺了近千隻了,黃泉谷又怎麼樣,根本沒什麼可怕的。就算要走,怎麼的也要戰鬥個一兩場再走吧!」幻不停的給自己打氣。

神識一動,幻將噬喚了出來,然後,她還從儲物袋裡將四象陣圖拿了出來,這樣一來,她頓時覺得自己的膽氣壯了不少。

繼續往前走了近百步,幻就感覺眼前白影一晃。

有情況,幻趕緊凝神發動了三眼法目。

靠!虛驚一場啊,原來只是一隻陰魂。

「敢嚇我,我要殺了你取你的骨!」幻低聲咒罵了一句,然後,她掏出了一顆單水靈力內丹。

很快,這隻過路的陰魂就像一隻撲火的飛蛾一樣朝幻撲了過來,還沒有靠近幻,就被她的神識攻擊所傷,然後,賽爾之戒華光一閃,這隻陰魂就被收了進去。

陰魂如果受了傷,便能夠更快的被賽爾之戒收取,這也是幻摸索了多次以後才得出來的經驗。

收拾了這隻陰魂繼續往前走,一路上幻碰到的亡靈開始多了起來。

碰到的主要是陰魂,也有兩隻食屍鬼,還碰到了一隻變異的骷髏,這隻骷髏動作十分靈活矯健,而且攻擊力很強,比陰魂難對付多了。

但是,這些中級亡靈都不是她的對手,它們很快就被幻三下五除二的收拾掉了。

到了後來,幻越戰越勇,不知不覺的就走進了密林深處,四周已經變得一團漆黑了。

「幻,別往裡面走了,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我們還是回去吧。」噬飛在幻身後數丈遠的地方,在幫她斷後。

感覺到周圍的陰氣越來越重,噬開始擔心起來。

「不用怕,這裡的陰魂很多,而且還都是獨來獨往的,很好抓,這才一個多時辰,我就抓了五隻了。

我看這裡的亡靈跟外面的也沒什麼區別,就剛才那隻變異骷髏稍微強點。但以我的實力,收拾它們還是很輕鬆的。

這樣吧,既然你害怕了,我也就不繼續往密林深處走了,我們就在這附近設伏獵殺陰魂吧。」

和噬神識交流完畢,幻便掏出一大把單水靈力靈獸內丹,一顆一顆的朝不同的方向扔了出去,她準備用內丹做誘餌,勾引陰魂前來送死。

幻的方法很快就奏效了,一波一波的陰魂被內丹引誘了過來,幻投放誘餌的位置很有講究,無論陰魂從哪個方向前來,只要它們吞吃了外圍的內丹,便能一眼看到幻身邊更大的一堆單水靈力內丹,自然,陰魂也就會撲過來。

過來了就是送死,幻正在這堆內丹旁邊等著它們呢,不到一個時辰,幻又抓獲了六隻陰魂。

「怎麼樣?效率不錯吧,等一會這附近的陰魂抓完了,我就往旁邊走一段,反正只要我們不繼續往密林深處走了,肯定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幻信心滿滿的說道。

危險往往出現在意想不到的時候!

「嗷!」就在她得意洋洋之時,不遠處突然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吼聲響起的同時,數枚漆黑的光球無聲無息的襲到了幻的身前,等她發現之時,光球已經離她不到一丈遠了。

幻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這三顆光球擊個正著,強勁的氣浪一下將她掀到了半空之中,身後的巨樹倒下了一片。

上一刻幻還在和噬傳聲說笑呢,下一刻她整個人就被擊飛了,等幻意識到不妙的時候,已經晚了。

她就感覺左邊的身子傳來一陣鑽心劇痛,用眼睛一瞥,我靠!自己的左臂已經齊根消失了。

斷臂處,血如泉涌!

她的人還沒落地,又是三枚漆黑的光球追蹤而旨,看距離又不到五丈了。

到底是什麼怪物啊,怎麼這麼厲害!

今天死定了!

它發出的光球攻擊無聲無息,只有到了幻的眼前才能發現,幻根本就躲無可躲。

眼看著三個光球越逼越近,幻嚇得不知所措,下意識的,她將右手緊握著的四象陣圖迎著光球扔了出去。

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將百丈之內所有的樹木全部炸成了齏粉,百丈之內瞬間被夷為平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