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君老爺子即使每每被它氣得不行,也捨不得收拾它,這小模樣,簡直太萌太討喜了。

君雲卿看著,忍不住把它叫過來,抱在懷裡揉了揉,隨後笑道:「白白,能讓我看看你的修鍊之法嗎?我想看看那方法適不適合其他妖獸,要是可以的話,那你以後可就誰都不怕了!」 「吱吱!」白白聞言雙眼一亮,當即點了點頭,從君雲卿懷裡跳出來,跑進內殿。

不一會,它就拿了一卷羊皮冊出來。

君雲卿見狀有些意外,她原本還以為白白是直接得到的修鍊之法,沒想到和人類一樣有功法冊,這讓她更好奇了。

白白拿著那捲羊皮冊蹦跳到君雲卿面前,將羊皮卷遞給她的同時,還伸出了另一隻手。

「吱吱!」它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君雲卿,嘴裡吧嗒吧嗒的,目光中滿是期待。

它這動作君雲卿熟悉無比,以前和她討吃的時候,它不就這副德行嗎?

看著白白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模樣,君雲卿又好氣又好笑。

「你這小吃貨,這麼多年都沒改掉這吃吃喝喝的毛病,遲早被人家用吃的拐跑!」

屈指彈了彈它的額頭,她從星光戒指中拿出一瓶對妖獸好處不小的王級丹藥遞了過去。

白白齜了齜牙,歡喜的接過那瓶丹藥,在地上連翻了好幾個跟斗,當下迫不及待的吃了好幾顆,隨後跑到一旁拿著酒罈子喝了起來,那姿態悠閑悠哉,還不住的搖頭晃腦,君雲卿看著忍不住又笑了。

羊皮卷拿在手上,手感很有些奇異,明明看上去表皮非常粗糙,還帶著明顯的凹凸感,但觸手卻冰冰涼涼的,彷彿在摸著一匹極為光滑漂亮的的綢緞。

這種視覺和觸覺截然不同的感覺,令得君雲卿心中更好奇了。

如果她沒有猜錯,只怕這羊皮卷根本不是真的羊皮卷,而不知道是什麼妖獸的皮,而且那妖獸的等階還不低。

因為君雲卿能夠感覺到上面傳來的淡淡威壓感。

這麼一小塊羊皮卷,散發出的威壓,都能趕上紫金聖龍身上傳來的了!

後者可是玄君境的遠古天龍,真實戰力還要遠超修為!不僅如此,那還是一整條完整的屍身!

而此刻君雲卿面前的這塊羊皮卷,連它百分之一的面積都不到,就有如此威壓,簡直驚人!

而且上面的文字也很奇怪。

君雲卿有些傻眼的看著羊皮卷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發現自己竟然一個都看不懂!

看不懂怎麼做試驗?!

無奈她只得求助北冥影,或許這是無盡星海上古失傳的文字,說不定阿影會知道。

「阿影,你認不認識這些字?」她將羊皮卷移了過去。

北冥影看了一眼,正要開口,忽然腦海中有什麼一閃而過,他愣了一下,隨後不太確定的道,「我不認識這字,但我好像能看懂它們的意思。」

他說著伸出右手,玉白修長的食指指著最右邊的標題,聲音磁沉的道:「霸……天……訣?」

北冥影的語氣並不十分確定,但在他的話音落下后,一邊的白白就「吱吱」叫了起來,一邊叫一邊點頭。

很顯然,北冥影說對了!

「阿影,你真不認識這字?」君雲卿驚訝的道。那他是怎麼知道意思的?

「嗯,這不是無盡星海中的任何一種文字……」北冥影腦海搜索著自己的記憶,發現的確沒有任何相關的記載,「這卷羊皮卷,很可能不是我們此界的東西。」

他說著,手握上那捲羊皮,一股浩瀚磅礴的勁氣陡然從他身上爆發而出,沿著他手臂的經絡向前涌去。

「唰!」承受了這股力量的灌注,那捲羊皮沒有變成碎片,反而在瞬間變得硬如精鐵,在空氣中發出一陣獵獵破空聲。

要知道,這一擊,北冥影已經用上了八分力道,卻根本無法損壞羊皮卷半分!

「果然如此……」紫眸幽沉,注視著手中的羊皮卷,北冥影收回灌注的力量,聲音低沉的道,「這個,應該是神界流落在此的。」

他說著看向君雲卿,道,「那具骸骨還在嗎?」

「在吧?」君雲卿有些不確定,她看向白白。

後者卻搖了搖頭,吱吱叫著,雙手劃了個大圓,嘴裡發出「嘭」的一聲響。

看那樣,是說那具骸骨最後化成了飛灰。

「中央天域作為破碎飛升之地,應該有神界的文字流傳,到時我們去看看。」北冥影握著她的手道。

「嗯。」君雲卿點了點頭,隨後腦海中似想到了什麼,遲疑了一下。

她是想到了「雲傾天宮」,抱琴少女,也就是神女已經確定是神界的大能,雲傾天宮也是她的主要法器,那上面的字和無盡星海的字並沒有什麼不同,說明神界的文字和無盡星海是互通的。

不過世界大而遼闊,說不定神界之中,不止一種文字,倒不能一下將話給說死了。

君雲卿想著,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不過既然是神界的東西,北冥影又怎麼能夠看懂這意思呢?

君雲卿很有些奇怪,不過北冥影身上神奇的事不少,別的不說,她自己身上不也有很多秘密?當下也就不多想了,倒是北冥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右眼角。

那裡,正是他和燕無命等人對陣時,血色印記最初顯現的地方。

想到那塊印記,北冥影薄唇微微抿了抿,眸光微垂。

既然北冥影看得懂那羊皮卷上的意思,事情就好辦了。

不過為了多測試下,君雲卿還是讓人把在外面瘋玩得樂不思蜀的皮皮等幾小隻給叫了回來,連已經當了爺爺的大貓也拖家帶口的來了。

君雲卿把羊皮卷都給它們看了一圈。

結果皮皮和阿玉以及小天天竟然都看得懂。

不過皮皮和阿玉卻是和北冥影一樣,看著字不認識,但腦海里卻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很有些詭異。

小天天倒是不同,它和君雲卿說,它似乎在哪見過這種文字,但是一時想不起來。

皮皮和阿玉是太古神獸,這字,會不會和神獸有什麼關係?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羊皮卷必然是神界之物!

隨後君雲卿讓北冥影將那修鍊之法的意思說出來,讓大貓它們幾隻跟著上面修鍊。

一旁的白白把酒和丹藥吃完,也屁顛屁顛的蹦了過來,給眾人做示範!

只見它像模像樣的盤腿坐在地上,雙掌合十,五心向天,閉上眼睛,口裡還念念有詞著什麼。

那模樣看上去和神棍差不多,君雲卿看得是滿頭黑線,只是慢慢的,她的面色,就變了。 似乎在那印記顯現之時,除了那些湧入他記憶中的畫面外,他還感覺到靈魂中有種被牽扯吸引的感覺?是錯覺,還是……

北冥影眼中掠過一抹深思。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上的血色印記非常古怪,似乎是與生俱來的,但又不完整,每次發作時,都會給他帶來極致的痛苦,但是好處同樣也是巨大的。

他的不死冥篁功,便是得自血色印記。

那其中似乎蘊含有一股遠超他想象的力量,這股力量的強大,已經完全超越了無盡星海這一界的範疇!

血殺他們剛剛感受到的力量,只不過是其中的十分之一,更多,還深藏在印記之中,未曾激發出來!

北冥影這一次痛苦的發作,獲得是對玄君境的領悟。

現在的他,只要有足夠的靈源氣,就能夠直接突破到玄君境,然後一路提升到九品巔峰都沒有問題!

也就是說,玄君境對他已經沒有半點阻礙,他現在缺少的,只是足夠的能量!

但北冥影卻沒有絲毫欣喜的感覺。

即使沒有血色印記,憑他自己的能力,也一樣能夠不斷的修鍊突破!

一般人得到像血色印記這樣可以為自己提升力量的東西,或許會欣喜若狂。

但對北冥影來說,這樣一股完全不能控制又絕對強大的力量存在於自己體內,實在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

他不喜歡這種被控制的感覺!

何況這股力量到底是他自己的,還是別人封印在他體內的還不一定呢!

那些傳遞而來的前世記憶,又真的是他的前世嗎?還是別人故意灌輸給他的,妄圖將他取而代之的一種辦法?

上古之時,大能強者選中資質極佳的肉身先行培養,然後運用秘法奪舍重生的例子可從來不少!

想著,北冥影冷冷的眯了眯眸,眼中有冰冷的寒光一閃而過。

他淡淡的道:「傳信給風蒼,讓他查一下,今天無盡星海的正北方向,有沒有什麼奇異的事發生,或者有沒有忽然出現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引動了他的靈魂,是不是和血色印記有關。

「是。」血殺垂首領命。

而此時,數十道流光,從天衍大陸的不遠處一掠而過!

那一行人全部身穿著統一的服飾,胸口之中綉著一柄巨劍,身上的氣息鼓盪,十分強悍,一眼望去,清一色的高階玄皇境!

最當先的中年男子一襲藍衣,和其他人的穿著明顯不同,身上的氣勢更是強大,身形掠動間,引動著天地靈氣淡淡的縈繞在他周圍,赫然是玄帝境!

正是古劍閣主等一行人。

「閣主,前面就是天衍大陸了。」一名白須老者遙望著前方的大陸,對身穿藍衣的古劍閣主道。

看著遠處已經進入視線中的大陸,古劍閣主面上顯出一抹笑意,隨後點頭道:「走!加快速度!咱們下去!」

「是!」古劍閣的眾人齊聲應是,跟在他身後加快了速度。

數十道流光,如同星墜一般,朝著天衍大陸疾飛而去。

而天衍大陸之上,騰龍山脈深處,妙月樓主等人在找尋了兩天之後,終於找到了那身處雷電蜥蜴包圍中的古劍閣一群人。

只是她們運氣不好,剛剛找到人,沈茵一聲尖叫,當即就被一頭雷電蜥蜴給發現了!

雷電蜥蜴們被古劍閣接連攻擊了好幾天,死了不知道多少同伴,整個族群現在都瀕臨暴走的邊緣,偏偏這個時候妙月樓的人出現了!

眼看一下又來了那麼多人,而且實力完全不比之前的古劍閣的人差,頓時一下就將雷電蜥蜴群的怒氣給引爆了!

「吼!」

那頭一直沒出手的七級銀色雷電蜥蜴王被激怒,仰天嘶吼了一聲后,撒開四肢,從山谷的最高處向外急沖而來!

它的速度極快,龐大的身軀行動間捲起巨大的旋風,將四周的沙石土礫統統席捲而起,在凜冽的勁風中快速旋轉攪碎,形成一道巨大的沙龍捲,彌散的煙霧,幾乎完全遮蓋了眾人的視線,只能隱約看到一頭巨大如小山的身軀飛快的移動著。

「吼!」

「吼!」

一道道嘶吼聲從四周的雷電蜥蜴口中發出,彷彿是在響應王的召喚。

吼聲響起之時,它們也隨即撒開四蹄,重重的踏在地面上,跟在銀色雷電蜥蜴王的身後,崩山撞石一般沖向山谷外的古劍閣和妙月樓隊伍。

「轟隆隆!」

奔騰的雷電蜥蜴群在銀色雷電蜥蜴王的指揮下,排列得極為整齊,從銀色的七級雷電蜥蜴王到六級的白色雷電蜥蜴,再到墨黑色的五級雷電蜥蜴,如同波浪一般一層一層的,那絢麗的色彩,和著它們奔騰的氣勢,以及口中醞釀縈繞的閃電,讓人打心裡升起一股恐懼感!

這樣的陣容,除非是能夠引動天地之力的玄帝境,否則連巔峰玄皇也不敢招惹!

古劍閣和妙月樓的人最高也就是高階玄皇境,看著這萬獸奔騰的一幕,頓時一個個嚇得臉色發白,妙月樓的眾女,更是一個個花容變色。

「沈樓主!我們聯手!」這個時候,古劍閣的人也顧不上追究妙月樓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要是擋不住這一波攻擊,他們說不定都得死在這裡!一名領頭的高階玄皇長老當即一提聲,大聲喝道。

「好!」妙月樓主自然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們兩支隊伍,任何一邊都不可能擋得住這一波撞擊和雷電攻擊中,只有雙方聯手,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見她答應,古劍閣的人大喜,連忙往她們所在的方向移動。

雙方剛剛匯聚在一起,銀色雷電蜥蜴王率領下的雷電蜥蜴群就到了!

「轟隆隆!」

一聲巨響,雷電蜥蜴們一個集體衝撞,口中的閃電之力更是直接噴射而出,在空中交織成巨大的雷電網,朝著古劍閣和妙月樓的眾人罩去!

「防禦!」妙月樓主和古劍閣那名領頭的高階玄皇境長老都是厲聲一喝。

然而出聲的剎那,後者卻和自己身邊的另一名長老瞬間交換了一個眼神。

「轟轟轟!」

雙方和獸群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然而,令妙月樓的人沒想到的是,就在雷電蜥蜴群衝撞上來的一瞬間,古劍閣的人竟然齊齊往後讓了一步。

於是,原本雙方聯手對敵的場面,就變成了妙月樓的人頂在前面,單獨直面雷電蜥蜴群兇猛的衝撞!

原來,古劍閣的人一開始就不是真心邀請妙月樓的人過來聯手對敵的!

他們的目的,是要拿她們來當擋箭牌!

有妙月樓的人在前面頂著,他們輕易就能擋住雷電蜥蜴的衝擊,還能夠藉機除掉妙月樓的人!

「無恥!」妙月樓主心中暗恨自己太過輕信,只想到雙方聯手才能平安渡過這個危機,卻沒想到古劍閣的人竟然這麼包藏禍心,暗算她們!

她有心拉著對方同歸於盡,但是古劍閣的人動作突然,在即將相撞的那一刻才齊齊撤走。

如今雷電蜥蜴群已經衝擊過來,卻是不能不擋了!否則,別說和古劍閣的人同歸於盡,只怕她們轉身的剎那,就會被雷電蜥蜴群給撞死,再被那雷霆電網給電成飛灰!

「轟隆隆!」

劇烈的碰撞聲傳來,妙月樓主連同妙月樓的其他人一起竭力抵抗,卻還是被那強大的衝撞給帶得向後急劇飛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