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下,一句清脆的話語如黃鸝鳴囀般悅耳,漸漸回蕩開來。所有的地玄,下意識將識覺定向那虛空。

那裡,一道亮麗身影憑空出現,一襲杏黃玲瓏裙,娉娉婷婷,腰帶束住腰肢,盈盈動人。

她遙遙一指,那漫天劍意竟然毫無痕迹消失,如雪入水,帶著玄奧莫名。

袁毅寒目,奪身而來,咄咄逼人,問道:「你是誰?敢當我袁家諸葛家行事!」

「呵呵,第一家族的面子都被你們兩個丟光了,你們還好意思拿自己家族的名頭來狐假虎威…」

「小友,你真的要幫助那兩個小鬼嗎?」李長青面色冷淡,劍意無雙。

能輕易將他的玄力化去,這種人來歷怎麼可能簡單呢?

「有我在這裡,你們休想動小野人一根汗毛!」龍靈兒絲毫不退讓。

「哼!」李長青雙翼一震,玄力掀起一股颶風,浩瀚的玄力波動捲起千百重海水,向著龍靈兒籠去。

「運用玄力催動海水,這是想囚禁他們?」不遠處的地玄看的分明。

「好生厲害,這李長青的玄力造化已經遠超中位虛洞境了…」

驚詫之聲不斷。

「哼,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本小姐的絕世玄通!」龍靈兒美目一厲,秀唇一撇,渾身玄力井噴一般,形成五彩之色。

「這種玄力…」

不遠處的地玄,不少人都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顏色的玄力,紛紛疑惑不已,

「這女子什麼來歷?」

無數海水,蘊藏李長青的鋒銳尖利劍意,狂暴如末日風暴,但是自龍靈兒身上掠射而出的五彩玄力,散發出一股柔和至純的靈性,竟然將所有的狂暴劍意都化解掉。

諸葛空瞳孔驟然所成針眼,「這…怎麼可能?!」

「她不過是巔峰八寶境界,不可能擋得下如此強勢的一擊!」袁毅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是玄器!」袁毅終於認出了龍靈兒的來歷,「這柔和如水的玄力,天底下,只有那個家族的人才能修鍊出這樣至純的玄力…」

李長青也是面色嚴肅下來,「你是…東域龍家的人?」他收了玄力,正視起龍靈兒來。

龍靈兒輕輕一哼,「嘁,明知故問!」

袁毅深吸了一口氣,「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們就暫時收手,賣龍家一個面子,只是下次…希望你們二人也有這麼好運…」

不等諸葛空繼續發話,袁毅轉身想遠空掠身飛去,「我們走…」

龍靈兒卻是嬌喝道:「當年你對我出手,這件事,我龍家還沒有找你們算賬呢,總有一天,我龍家會上你們袁家好好拜會…」

遠處,袁毅眼神陰翳,眼神朝後,不言一語飛走。

「你是…龍靈兒?」

正當龍靈兒怔怔之際,耳邊卻是傳來陰陽怪氣的聲音,

「嗯?」

龍靈兒轉身,卻是看見離九幽酷著臉,旁邊的小野人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

「你這傢伙,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你你…」

「我我我…我什麼我?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呢…」昊青圍著龍靈兒轉了一圈,摸了摸下巴后道。

「長的還挺漂亮…就是…」目光若無其事的在她的身上掃過。

「就是什麼?」

「沒啥,哈哈…」

「你!哼!」

一次簡單的伏擊,就這樣被龍靈兒化解。

不得不說,兩個人就是一對冤家,路上一路吵吵鬧鬧,就差動手了。

「你們在搜集玄力資源?」

得知昊青與離九幽二人的目的,龍靈兒瞪大眼睛,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兩個人。

「嗯?你知道什麼?」離九幽回頭看了龍靈兒一眼。

「你們難道不知道,這天戮戰場最盛大的一次秘境就要開啟了嗎?」

「開啟秘境?」

龍靈兒仰著頭道:「對啊!這可是一個五等秘境!資源之厚,足以讓一個域的一流家族少奮鬥五六十年。」

「竟然還有這等事?哈哈?」昊青大笑,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龍靈兒卻是搖了搖頭,肅目道:「不過也因為這次秘境是五等秘境,關注這次秘境的人特別多,不僅僅是兩個王朝,還有其他四域的人也會派人過來。競爭之激烈,恐怕是歷年之最。」

「很多人參加么?那更加少不得我們兩個人了!」

「你們兩個人?那我呢?」龍靈兒瞪著昊青,氣鼓鼓道,一副就要和你算賬的神色。

「你?」昊青思考了會,「我們兩個可是亡命一般,你跟著我們幹啥?」

「當然是亡命啊!不然我來找你們幹嘛?告訴你們,本姑娘現在的實力,可是巔峰八寶境!普通虛洞境地玄,我都不放在眼裡!」

就連一向沉默的離九幽也是開口,「我們兩個現在的身份太敏感了,你跟在身邊,恐怕容易被卷進來。」

龍靈兒拍了拍自己微微隆起的胸脯,保證道:「放心啦,出門在外,我身上怎麼可能沒有件寶貝防身呢?我不會成為你們的累贅的!而且我在你們身邊,像今天這種事就不會發生了。」 天戮戰場外圍與內圍接軌處,是一個環型長島,古木蔥鬱,老藤虯結,島上可見古猿奔跑,玄鹿銜花,古松飲水:赫然一派寧靜祥和景緻。

但是在這環形島嶼中的鬼林島,無數地玄斂去氣勢,彷彿在靜待著什麼一般。

「再有三天,鬼林秘境就開啟了。」古木參天,巨大的樹枝需要十多人才能合抱得過來,一個雪發八寶地玄老者喃喃低語。

「五等秘境,這等消息不可能瞞住兩大王朝的人,他們的天驕應該很快就趕過來了,這次競爭,恐怕又很激烈。」

「的確,不過我們這些守株待兔的人,也不是吃素的額,畢竟那幾個大家族的人,都來了。」

不小的山頭上,幾座氣息龐大的身影盤身立定,玄氣氤氳間,傳出令人心悸的波動。

「袁家的翹楚,諸葛家的天驕,我聽說還有齊家的那位天才也正在趕來的路上。」

五等秘境的消息,已然不脛而走,而且很多天驕趕來的路上的消息,也漸漸進入了眾人的耳中。

「嘶!剛剛得到消息,東域第一龍家的掌上明珠竟然出現在了天戮戰場上!而且有人看見,她和第一霸體冷漠星辰兩人走的很近!」

「難道這是龍家在表態嗎?」

眾說紛紜,議論紛紛,不一而足。

眾多地玄一下自炸開了鍋,龍家的明珠,第一霸體,都不是什麼等閑之輩啊。

三天後,烈日當空,鬼林島的玄力氣息愈發的令人心悸,平日了那些獸吼鳥鳴,此時卻聽不到任何動靜。

「來了,聽說那袁毅已經觸摸到下位虛洞境了,一身戰力,深不可測。」

鬼林島遠處,有人玄力入眼,望見袁毅龍行虎步,一身玄氣相伴,風雲相隨,罡風獵獵,震徹雲霄,威逼而來。

「好大的陣仗,這是袁家在示威嗎?不久前在第一霸體那裡吃了虧,現在想在這裡找回面子嗎?」暗中有大教教主冷笑。

顯然冷笑之人,並不是和袁家一域的。因為袁家作為第一家族,在他所在的一域,那是絕對的霸主!

「快看,他身邊那個人是誰?一身氣機內斂,劍眉星目,那種從容,絕非等閑之輩!」有人發現袁毅身側竟然還跟著一名英傑。

眾人側目,紛紛看向袁毅身邊的那名天驕,那名少年一身銀袍,面如刀削,冷毅的面容上,布滿了寒意。

他與袁毅一同前來,身上的所散發的氣機,一點不比袁毅弱。

「我認出來了,是西域諸葛家的諸葛天!」

「天哪,諸葛天怎麼和袁毅再一起,他們的身份可不一般,都代表了一域的第一家族啊,他們走在一起,是不是意味著北域和南域的第一家族要聯合…」

眾人紛紛露出驚容,面面相覷起來。

他們這些人都是來自各域,都是一流家族二流家族的長老掌門,好不容易得到消息可以進入一個五等秘境,可是眼下看來…

一株參天古木枝幹上,有道身影散發出一道烈意灼灼的氣息,玄力驚人。

「天火長老,這袁家和諸葛家…唱的是哪出?」相鄰的古木上,一道身影飄飛而來,他背負長劍,一身銳意,驚得周圍古木葉颯颯。

天火長老乃是一名實力強悍的散修,這次五等秘境開啟,他從一個一流家族的長老手中得到消息,五等秘境,對於他這個在中位虛洞境卡了五年的老牌強者來說,絕對是個無法拒絕的誘惑。

中位虛洞境,這也是眾人隱隱以他為尊的袁毅之一。

「這,就要看這兩位天驕接下來要幹什麼了…」天火長老眸子玄光涌動,隱隱透出刺目的玄芒。

他相信,一個五等秘境,哪怕是兩個第一家族也不敢獨吞。

而另一邊,袁毅和諸葛空很快趕到了一座山頭,兩人飄然而落,立刻有侍衛前去迎接,並且還有地玄長老上千接待。

「還有多久秘境才能開啟?」袁毅身材頎長,從容不迫,彷彿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一上來間開口詢問。

他的身邊,一名八寶地玄躬身,回答道:「大夏王朝和大獸王朝的人,已經派過來了,應該再有一個時辰就到了。」

袁毅不在意一笑,凝目虛空,「那就再等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遠空玄力如雲,滾滾而來,一片玄力光雲凝聚如風,飄然而來。

「來了…五等秘境要開啟了。」有人目光振振,拳頭緊握,掌心玄力涌動。

秘境意味著什麼,誰都清楚。

「接下來就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只是希望你們這些第一家族不要太過分了…」

大夏王朝派來了明霞和紫宇二人,大獸王朝派來了戰虎雷躍,另外還有個豹人跟在後面。

「怎麼只要四人,這可是五等秘境,應該有五位天驕才對,怎麼?」

很多地玄疑惑,一等秘境一天驕,根據他們掌握的消息,這次可是五等秘境,但是開啟秘境的天驕,竟然只有四個人。

難道情報有誤?

在眾多地玄綿綿相覷時,袁毅突然一笑,漫不經心看向身旁的英傑。「諸葛空,你是不是該出場了?」

「呵呵,這個自然!」

這個空凌空跺腳,震身飛起,玄氣激蕩,加入了兩個王朝的四人隊伍當中。

「原來那諸葛家的小輩手中也掌握了一把鑰匙,怪不得啊…」眾人紛紛明悟,同時對諸葛家有了更深層的認識,目光中,都多了一分忌憚,看向諸葛空更是如洪水猛獸一般,不敢與之目光對視。

諸葛空微微一笑,俊美的臉孔上儘是自信的笑容,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立身出,眾人服。

紫宇見所有人都已經到齊了,便不再廢話,「耽誤的時間也不少了,打開吧。」

「理應如此。」雷躍一身兇悍,肌肉賁起,彷彿有無窮蠻力要從身上爆發出來。

五人幾乎同時結印,玄力滾滾,獸力如波濤洶湧而開,而漫天符文更是鋪天蓋地,在整個鬼林島席捲開來。

這等浩蕩聲勢,驚得鬼林島所有獸皇都暗自低吼,不敢發出一言一語,同時,他們看向那漫天的符文時,眼中也有這貪婪浮現出來。

對於他們這些獸皇來說,密境又何嘗不是一種造化呢?

如果能偷偷混進去,獲得裡面的傳承的話,那便是一飛衝天!說不定能想蠻獸靠近一步。

鬼林島附近的很多獸皇都有這種打算,他們要混在人群里,瞧瞧摸進去。

潛伏,對一位獸皇來說可並不是什麼難事。

約莫過了半盞茶的功夫,五人的印法結束,玄氣威然,罡風獵獵,在高空激蕩肆虐開來。

天空像是被大能劃破一道劇烈的口子,裡面透出無垠而深邃的虛空。

有大教長老暗中冷笑,「五等秘境還又一段虛空路要走,嘿嘿,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她一邊哭一邊從於琛的身後走出來,小步小步,走得小心翼翼,好像要奔赴刀山火海一般,頭也不敢抬,哭得很大聲,甚至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於琛也不敢護著。

喬斯年一把抓住她的衣領,把她拎到自己跟前來:「你晚上不上課跑來這裡幹什麼?嗯?」

「小柚子錯了,小柚子一時糊塗,小柚子鬼迷心竅,小柚子真得錯了……」小丫頭使出自己的殺手鐧開始認錯,她認起錯來比誰都快,再加上哭得梨花帶雨,一般人早就心軟了。

但看過她無數次表演的喬斯年怎麼可能輕易上當:「你別給我玩這招,說話,來這裡幹什麼?」

「就是今天晚上老師說不上課……小柚子就偷偷跑過來了……」小柚子只好如實交代,她在喬斯年面前根本耍不了小心眼,她爸爸是老狐狸。

宋邵言大概是看熱鬧不嫌事大,也不急著回家了,彈了一下手裡香煙的灰,哂笑:「還拐上了我家女兒小糖果。」

小柚子垂著腦袋。

小丫頭在喬斯年面前就跟一隻小奶貓一樣,小小一隻,我見猶憐。

「喬沐元,你真得是太****,膽子真大,居然敢跑到這種地方來!」喬斯年火冒三丈,「還有你做不出來的事嗎?」

「好好管教。」宋邵言又在一旁煽風點火。

喬斯年顧著大庭廣眾之下,給小柚子留了面子,沒有打她屁`股,但他眼裡的怒意幾乎噴薄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