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火?」

幽龍扭頭看了看上官飛龍和南宮婉兒,上官飛龍附到他耳邊,將王羽化成龍身之後噴出的玄火的厲害之處告訴了他。

幽龍眼中的紅光一閃,正要邀王羽一戰,突然從西邊的天空飛來了一隻體長三十多丈的赤鳳。

這赤鳳落到城頭,倏地化成了商容的模樣。

「容兒!」王羽又驚又喜,趕緊迎了上去,「你怎麼來了?」

商容瞅了一眼幽龍等三人,哼了一聲,對王羽道:「我聽說有人想奪鎖龍關,便從鳳鳴山趕了過來。」

王羽微笑道:「剛下你化身的赤鳳足有原來的兩倍大,說明你的元神強大了許多,修為也應該進步了不少,可喜可賀!」

商容朝她嫣然一笑,道:「我娘傳了我《赤鳳心經》,又讓我服下了數十枚赤鳳丹,我當然進步神速了!」

說完,她轉過身,挑釁似地望著幽龍等三人。

幽龍一雙赤紅的眼睛盯著商容,低聲道:「南宮,你過去殺了她!」

南宮婉兒猶豫了一下,亮出了掌中的那柄黑色靈劍。

商容也倏地將它那柄赤鳳劍亮了出來。

兩個人話不多說,在鎖陽關城頭的半空之中戰在了一起。

她們本來都是大成境後期的修為,沒想到竟在短短一月之後,都突破了化境後期。

兩人劍來劍往,鬥了三十來個回合,未分勝負。

南宮婉兒心急,突然縱身躍開,收起手中的黑色靈劍,周身上下青光一閃,化作了一條三十來丈長的青龍。

這青龍身上隱隱透著些魔氣。

原來,幽龍從君邪的手裡輕鬆奪得魔天教教主之位后,南宮婉兒見他修為高深,不在王羽之下,便刻意逢迎,得到了他的重用。

南宮婉兒用蛇的血血煉,已經可以化身為一條三十來丈長的青蛇,幽龍便將化龍訣傳了她,助她化成了青龍。

青龍張牙舞爪,朝商容撲了過來。

商容哼了一聲,迅速取下戴在手腕上的那條鎖龍鏈,朝南宮婉兒扔了過去。

鎖龍鏈在空中夭矯擺動,沿著一條令人不可捉摸的軌跡,倏地纏上了青龍的脖子,正纏在頸下的那片逆鱗上。

青龍全身上下頓時血氣翻滾,南宮婉兒的元神一陣眩暈,三十來丈長的龍身倏地縮小到了十餘丈。

沒等她的元神清醒過來,商容心中默念咒語,鎖龍鏈不停地收緊,青龍片刻之後變得不足一丈,墜落到鎖龍關的城頭上,倏地化回了南宮婉兒的原身。

鎖龍鏈隨即繞著南宮婉兒的身子迅速遊走,眨眼間將她全身上下捆了個結結實實。 第2945章養成遊戲女配(20)

南宮錦所有的裝備都是這樣來的,所以她每天只需要負責,給南宮錦刷經驗值,升級屬性點就行了。

也是她不氪金,要是氪金的話,這會兒說不定都快到一百級了。

她特別想,去竊取點屬性點回來,讓南宮錦能力強一些,可是大部分玩家,他們獲得屬性點,基本是立馬就加在了人物角色的身上,到目前為止,能夠被她竊取的,還真的是少只有少。

在這之前服務又更新了好幾次,據說是更新了不少東西出來。但許薇不關心這個,現在她就一心的幫南宮錦升級。

隨著時間過去,她心裡有一種迫切,一定要將南宮錦的等級提高,否則她一定會後悔的。

所以,她拚命的刷等級,只是現在到了六十級,等級提升的經驗值特別多,升級也慢了。

除非氪金,增加屬性,再刷經驗值的,闖關卡的時候,就比較容易,升級也快了。

但她就是一個普通高中生,真的沒有那麼多錢。

【宿主大大,許薇家的南宮錦已經60級了,】這一天,系統暗戳戳的和唐果說,【肥了,可以宰了。】

唐果當時正在上課,差點笑出來,隨後她嗯了一聲:「回去就宰。」

【宿主大大,之前不是更新了幾個新東西出來嗎?追殺令已經出來了。】

「刺殺令呢?」

【刺殺令應該還在策劃中吧,沒那麼快,畢竟這也是一款大型遊戲,如今玩的人是越來越多了。要升級更新的話,估計還有一直呢子。】

「行吧,小統子,你給我五十個追殺令,讓其他玩家來接任務吧。獎勵的話,就隨便挑選背包裡面,那些我快要淘汰的裝備吧。」

既然追殺令出來了,許薇的南宮錦也到了六十級,那也得用用不是。

五十個追殺令,應該差不多了。

系統暗戳戳一笑,連忙去買令牌了。

下午放學,許薇又匆匆的回到屋子裡,打開電腦,給南宮錦刷等級。

因為這個月,她和唐果之間相安無事,那個土豪不找她的麻煩了,讓她心情好了很多。

心裡那種迫切越來越強烈,她一定要將南宮錦的實力早點提高才行。

就在界面剛剛打開的時候,她就看到了一連串的系統消息:

【玩家婉約派·果果醬對你發布了追殺令】

【玩家婉約派·果果醬對你發布了追殺令】

【玩家婉約派·果果醬對你發布了追殺令】

……

許薇還數了一下,追殺令一共有五十個,她瞪著遊戲界面,有點不可思議,她到底招惹那個榜一土豪哪裡了?

距離上一次許薇被全服土豪榜一婉約派·果果醬強制性挑戰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一個月。

就在今天在中午,婉約派·果果醬,竟然一口氣對許薇發了五十個追殺令。

接這個追殺令的玩家,只要能夠將許薇殺死一次,就能夠得到對方角色身上掉落的物品,同時可以從唐果那裡獲得獎勵。

尤其是公開出來的獎勵,對他們來說,都是頂級裝備的時候。

全服的人都瘋狂了。

(本章完) 南宮婉兒躺在地上,扭動著身子,拼力掙扎了幾下,但哪能掙得脫?一張俏臉不由地漲得通紅。

她本以為憑著幽龍傳授的化龍訣,已經化蛇為龍,修為大進,可以輕鬆擊敗商容,在王羽和幽九娘面前大展身手,讓兩人對自己刮目相看,沒想到一化為龍身,便被這條小小的金鏈制住了。

她仰面躺在地上,瞪著商容,氣呼呼地道:「有本事就化身赤鳳與我相鬥,用這邪物算不得什麼本事?」

商容瞅著她,哼了一聲,嬌聲道:「這鎖龍鏈可不是什麼邪物,而是當年神帝賜給我們赤鳳一族的神物,專門用來鎖龍!」

她扭回頭,意味深長地看了王羽一眼,扭頭對商飛道:「商將軍,讓人把她重新捆一下!」

商飛沉著臉點了點頭,朝身後一揮手,立刻衝過來四名如狼似虎的武士,拿尖刀刺穿了南宮婉兒的琵琶骨,將她用玄鐵鏈捆了起來。

剛才他們親眼看見南宮婉兒化身為青龍,知道不用這種辦法,根本捆不住她,若用普通的繩索,她眨眼間便會化作青龍逃走。

商容見南宮婉兒已被玄鐵鏈捆牢,右手一招,金光一閃,那條鎖龍鏈從南宮婉兒身上脫下,又倏地飛回到了她的手中。

南宮婉兒已是血靈之體,琵琶骨被刺穿,雖然痛徹心扉,倒也並沒有什麼大礙,她咬著牙一聲不吭,狠狠地瞪著商容和商飛。

王羽趕緊對商飛道:「商將軍,你讓人將她帶回去好好看管,切莫再傷害她!」

「遵命!」

商飛躬身應道,當即命那四名武士押著南宮婉兒下關,送進帥府大牢。

商容手裡拿著鎖龍鏈,瞅著幽龍和上官飛龍道:「我知道你們二人都可以化為龍身,你們誰再來嘗嘗我這鎖龍鏈的滋味!」

幽龍和上官飛龍互相看了一眼,身形穩穩地立在半空之中,沒有妄動。

剛才南宮婉兒被擒,兩個人本想飛身去救,但王羽手裡拿著那把藍光森森的誅神斧,幽九娘拿著那柄寒氣逼人的玄冰劍,兩個人嚴陣以待,他們沒有找到機會。

而且,剛才那鎖龍鏈飛行的軌跡極為詭異,他們兩個都沒有看清,要是化成龍身,估計也難以逃脫。

幽龍瞅著商容,冷哼了一聲,心道,不化成龍身,我就拿你這女娃娃沒有辦法了嗎?

他盯著商容,突然之間,兩道紅光從他雙目之中爆射而出,直直地向商容的那雙美眸射了過去。

王羽吃了一驚。

他瞬間想起南溟巨靈島上那條碧玉血蟒眼中射出的紅光,那紅光曾讓他雙目蒙上一層血膜,若不是幽九娘相助,恐怕自己早已雙目失明。

這幽龍當初也是一條蛇,修為比那條碧玉血蟒高深得多,若他雙目之中射出的紅光也會讓商容的雙目失明,到時候王羽、幽龍和上官飛龍一起化身為龍,商容手中的鎖龍鏈就不知道該鎖誰了。

這出其不意的一擊果然陰狠!

王羽正要使出飛斧之術,將手中的誅神斧擲過去擋住那兩道紅光,一旁的幽九娘卻搶先一步出了手。

她右手一揮,一道凌厲的寒氣從玄冰劍上射出,瞬間在商容的面前凝成了一塊冰晶。

這塊冰晶像一塊巨大的鑽石,有無數個光亮的棱面,如同一個個小鏡子,那兩道紅光射在上面,頓時被反射了回去。

但與此同時,冰屑四散紛飛,那塊冰晶也被紅光瞬間熔成了碎片。

商容心中一驚,沒想到那兩道紅光威力如此巨大,她扭頭看著幽九娘,輕聲道:「多謝小九姐!」

幽九娘朝她點了點頭,叮囑道:「這人修為高深,你要多加小心!」

話音未落,幽龍的雙眼之中又朝商容射出了兩道紅光,比剛才的兩道更盛。

王羽體內魔血沸騰,一雙眼睛已變得幽藍。

幽龍這種目運神光的能力,當初有數千年修為的大周帝國護國二老和大商帝國護國二老都能施展的出,只不過威力大小不同,而且極為耗費元神之力,一般的人並不常用。

王羽修為比他們高深,自然也有這種神通。

既然這幽龍仗著自己元神強大,連續目運神光,試圖不化為龍身,便能傷害商容,王羽豈能再袖手旁觀?

他倏地飛身到了商容面前,元神一凝,兩道耀眼的藍光從二目之中****而出,迎著幽龍眼中射出的那兩道紅光射了過去。

藍色與紅色兩道神光瞬間相撞,竟然發出了霹靂一般的巨響,迸射出了耀眼的火花。

幽龍的元神感受到了劇烈的一震,身體在半空中向後飛出了數丈,不由地暗暗心驚,王羽的元神竟然比自己的還要強大!

化為龍身忌憚商容手裡的鎖龍鏈,不化為龍身又拼不過王羽的元神。

幽龍哼了一聲,看了一眼上官飛龍,沉聲道:「我們先回去!」

說完,他飛身落回到了鎖龍關下。

小村醫大春天 上官飛龍被君邪用攝魂戒攝取的爽靈,幽龍已讓君邪還給了他,因此他此時神識清醒,不再像以前那樣嗜血好鬥,看出王羽的修為又有大進,且多了商容相助,也趕緊跟著幽龍落回到了鎖龍關下。

幽龍回到百萬大軍陣前,高聲道:「鎖龍關不過是二十萬人馬,我們有百萬之眾,我不相信拿不下這小小的鎖龍關!」

他伸手取過身邊那位掌旗令手中的令旗,朝著前面的鎖龍關一揮,高聲喊道:「強行攻城!」

百萬大軍頓時像烏黑的潮水般地朝鎖龍關涌了過來。

鎖龍關的城牆高數百丈,從城頭向下隨便扔一塊石頭,聲勢都極為驚人,而且商飛早在城頭上安排了重兵,準備了滾木擂石、強弓硬弩。

王羽不知魔天帝國的百萬大軍如何強行攻城。

魔天帝國的人馬越來越近,還有數百丈就要衝到了城下。

幽龍將雙掌疊在一起,放在自己丹田處,青光一閃,張口將那枚已煉化為內丹的青玉魔珠從丹田內吐了出來。

他將青玉魔珠握在手中,二目之中紅光閃爍,口中念念有詞。

突然之間,那百萬大軍如騰雲駕霧一般,整個從地面上拔地而起,向鎖龍關的城頭飛了過來。 嫖必應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老子是什麼樣的性格,那是說一不二,冷酷無情的性格。

一旦下了令,就一定要把他的手腳斬斷才會罷休。

可即便這樣,他還是死死抱著自己老子的大腿,希望能逃過一劫。

在冥界,如果手腳沒了,那即便以後靠靈材恢復,那他也會徹底淪為一個普通的廢物鬼族。

這對他來說,比死還痛苦。

嫖在行受捉鬼龍王的帝王之威所懾,根本不敢再幫兒子求饒。

當下,他一腳將兒子踹開,任由兩個黑衣保鏢將兒子拖出去。

那樣子,就像在拖一條死狗。

樣子凄慘無比。

「啊,不要啊!」

很快,被拖到外面的嫖必應便發出凄厲的慘嚎叫。

一名黑衣保鏢帶著一身血氣,回來彙報,道:

「回家主,少爺的雙手雙腳,已經全部被斬斷,如您所願,他被做成了人棍!」

嫖在行的腦袋有些發暈,自己的兒子就這樣被廢了,他卻不敢發怒,更不敢有任何意見。

揮退黑衣保鏢,嫖在行沖林天佑抱拳,道:

「龍王少爺,都是我平日里教子無方,才讓您遭受到這樣的侮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