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這位小姐帶我去找阮老太爺。還有,我姓慕!」慕司宸微蹙眉,冷冷道,竟似沒有認出阮心愛來,只對她的稱呼透出極為不喜。

事實上,阮心愛在他眼前晃了那麼多次,慕司宸當然不會認不出來。只是那種印象是厭惡的。

裝作不認識,只是為了避免麻煩,不說對阮家的不喜,就是阮心愛本身,也讓他厭惡不已。

「宸哥哥,我是心愛呀!」阮心愛再一次聽到慕司宸竟然把她忘記,露出泫然欲泣,眼中透出的是不可思議,還有一絲隱藏很深的懷疑。

只是慕司宸根本不看,直接轉身就走。

阮心愛只能追上去,連忙說道:「太爺爺在休息室里等你,宸哥哥我這就帶你去!」

慕司宸只不發一言地往酒店走,任阮心語喋喋不休也沒有理會。

很快就看到阮心愛的父親,站在大廳外接待客人。

慕司宸快步上前,問道:「阮家主,請問阮老太爺在哪裡?」

「老爺子在休息室。慕少進大廳先坐。」阮家主熱情地說道,又招呼跟在慕司宸後面,穿著高跟鞋,氣喘吁吁地小跑過來的阮心愛,「小愛,你帶慕少找位置坐下。」

(本章完) 似在自言自語一般,凌蒼冽認真的對幽雪染說道,他想,他唯一害怕的就是沒有幽雪染的世界,那樣的世界充斥著黑暗,冰冷的叫人窒息。

幽雪染將自己的額頭抵在凌蒼冽的肩膀上,隔了一會,她抬起頭,在凌蒼冽的脖頸上落下一吻,之後,又在他的下巴,唇瓣上印下自己的嘴唇。

凌蒼冽咬住她的唇,在她柔嫩的嘴唇間摩挲揉搓,他探入幽雪染的唇中,與她糾纏,品嘗到她唇中的芬芳,凌蒼冽的睫毛半垂,在眼底落下溫柔的陰影來。

兩人相吻,纏綿之間,難捨難分。

「額……還需要紗布么?」輝夜麒麟的聲音突然在房間內響起。

幽雪染連忙推離,凌蒼冽嘴角微揚,眼眸里多了幾分眷戀的神情。

幽雪染正了正神色,她伸手,示意輝夜麒麟把紗布拿來,輝夜麒麟不知是從哪裡找來了一些丹藥,幽雪染研究了這些丹藥的成分后,把有助傷口癒合的丹藥磨成了粉末,撒在浸透著靈氣之水的紗布上。

幽雪染將紗布貼在凌蒼冽的傷口上,並繞著他的肩膀包紮了一圈。

而在結界外面的幾個人,他們還在等待著凌蒼冽出來。

「魔君已經進去半個多時辰了。」破軍開口道。

「我剛才看魔君的輝夜麒麟是帶著傷葯和紗布進去的,魔君果然受傷了。」星火說道。

七殺冷哼了一聲:「肯定是那個女人傷了魔君,那女人別讓我遇到她了,否則我定將她殺了,為魔君剷除後患!」

星火白了七殺一眼,她道:「魔君肯定是在乎那個女人的,他怎麼會讓你把那個女人給殺了呢。」星火又對破軍說道:

「你去查一查,那個女人究竟是何身份,是什麼來頭。」

貪狼也對七殺說道:「那個女人,我們不能動,我想魔君應當是沒事的。」

然而七殺暗自咬牙,似乎還介懷凌蒼冽受傷的事。

他們幾人正說話的時候,輝夜麒麟,焚魔還有稷三隻靈獸從內院的結界里走了出來。

星火笑吟吟的走上去,問它們道:「魔君他怎麼樣了?」

焚魔擺著架子道:「魔君無礙,你們幾個也不要像門神一樣守在外面的,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

星火眼珠子一轉,她追問著道:「那個女人,可是魔君心頭所愛?」

焚魔脫口而出:「當然是。」

星火這下明白了,能是魔君心頭所愛的,那必定是那個幽雪染,半年來,幽雪染如同在梵鏡之土上消失了一般。

星火對幽雪染這個人可是有所耳聞的,幽雪染這個女人,擾亂了迦葉朝綱,卻又拯救了迦葉,她成了崆峒的冥王,受崆峒帝器重,卻又把崆峒帝給擺了一道,讓崆峒帝賠了女兒就折了兵。

而她一個轉身,又稱為了玖夜的聖女,成為復興玖夜的希望。

這個在梵鏡三國中左右逢源,又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女人,如今又回到了凌蒼冽的身邊。

而且,她好像還懷孕了,幽雪染所懷的孩子,必定是凌蒼冽的吧。 第175章忙得不可開交

蘇沐趕忙接起,用那人的聲音回道:「剛剛又押來了幾個瀚宸兵。」

「哦,是嗎?」耳麥那頭的巴雷特興奮不已,「都有哪些人?」

蘇沐裝腔作勢地數了一下:「全在了,巴雷特大人!」

「往死里給我折磨他們!」巴雷特咬牙切齒地說道,「給我好好拍,屆時讓全星際欣賞這些令人振奮、難忘的畫面!」

「遵命,巴雷特大人!」蘇沐勾笑著回應,鳳眸卻是淬狠的憤怒。

耳麥未掛,蘇沐手起刀落直接刺向火柴大腿,痛得火柴哇哇大叫!

邊上尚還有些神智的星際特種戰士們面面相覷,大腦不同程度短路,對眼前這位不知是敵是友的「恐怖分子」舉動表示疑惑不已。

不光他們不解,火柴咧著嘴同樣不解。

但下一秒,在場眾人卻都舒了一口長氣。

只見蘇沐在眨眼間挑出一顆子彈,然後碾碎五行血凝丹將其抹在傷口處,迅速縫合包紮。

看著蘇沐嫻熟、果斷的救治動作,眾人驚羨不已,這水準絕對趕得上一位經驗豐富的戰地戰醫!

蘇沐未敢停頓,又將五行血凝丹和洗髓丹塞入火柴口中,然後遞給火柴一個水壺,在他手臂上敲下摩斯密碼:喝水!

水壺裝的是靈泉水,戰鬥尚未結束,她需要第一時間修復火柴的各項身體機能。

待火柴還在懵逼之時,蘇沐開始自己的表演秀!

她一邊佯裝霍彥霆的聲音痛苦叫罵,一邊又學霍爾曼的音調各種貶低這些戰士,然後再換一人聲音模仿叫罵,順便再拿機關槍掃個幾槍,忙得不可開交。

各星球特種戰士們從一開始的震驚無比,再到後來的麻木吃瓜觀戲……

終於,巴雷特收起懷疑掛掉了耳麥。

蘇沐鬆了一口氣,她收刮部分對方武器,將他星球特種戰士們一一鬆綁,取走攝像機說道:「各位,我只是瀚宸星球的一名普通戰士,現在我要與我們隊長匯合去剷除敗類。

期待與你們一起戰鬥!」

說完,攙扶著火柴頭也不回地走了。

一眾星球特種戰士們自尊心遭受重挫,不光來自剛才的受辱,更來自瀚宸星球這位「平庸無奇」的普通士兵,但同為星際戰士的血性與剛毅告訴他們——

戰鬥!

為和平而戰!

為星球而戰!

為星際戰士的尊嚴而戰!

於是,但凡身體還扛得住的特種戰士們立馬動身,尋著蘇沐與火柴的腳步而去。

這邊,霍彥霆等人已經找到巴雷特等人的身影。

此刻他正與當初在餐廳里公布的那三位T組織人員左擁右抱各種金髮波霸美女,紅酒杯搖曳,傳來陣陣奢靡之音。

「艹!拿真實的恐怖頭頭當誘餌,現實版的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大鳥冷斥一聲。

霍彥霆目色森然,腦海里計算著各種進攻方案:「鍋灰,往我們所在區域反方向製造爆炸。」

「收到!我已經幹掉彈藥庫的哨衛,接下來隨時可以欣賞火樹銀花炸開天。」鍋灰自信回應。

「好。」霍彥霆唇角微微揚起,「胡半仙、大鳥、我,伏擊老巢附近,老黑伺機,另外儘可能限制那幾個恐怖頭頭的人身自由。」

「是!」大夥在耳麥里回應。

「火柴和蘇沐在哪?」霍彥霆冷聲問道。

火柴未出聲,只是將自己的耳麥遞給蘇沐,蘇沐稍稍一怔,淡然回道:「報告隊長,我們還有五秒到達戰場!」

(本章完) 看到從之前的冰冷殺意,到眼下熱情得過分的池鯉鮒大劍,李學浩有些不適應這樣的轉變,不過卻也知道了對方剛剛的那一番動作,是故意在跟他開玩笑。

能叫出父親和母親的名字,顯然是真的和他們熟悉。

只是這麼想著的時候,李學浩心中還有著一種荒唐感,這個世界真的那麼小嗎?隨便去一個人的家裡,就是和他父親或母親有關係的人,就比如之前去的明月結花家。

「怎麼樣,沒有被我嚇到吧,哈哈哈……」揭穿了身份之後,池鯉鮒大劍非常自來熟地上前一把攬住他的肩膀,用力拍了兩下。

李學浩原本可以輕鬆躲開,最後還是沒有避讓。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和父母是好朋友,但能以那種親密的稱呼叫他們,至少證明關係是很親近的。

旁邊的池鯉鮒安娜和鈴木美娜子也被這反轉的劇情給弄得莫名所以,前一刻看上去就要打起來了,下一刻就變得這麼親熱。

「爸爸,真中……」池鯉鮒安娜回過神之後,還帶著一絲訝異和吃驚,聽爸爸的語氣,似乎真中家和她們是世交。

「這臭小子是你耕平叔的兒子,說起來,娜娜,還記得你三歲的時候被什麼人抱過嗎?」池鯉鮒大劍大大咧咧地說道,攬著某人的手卻沒有鬆開,又用力拍了兩下。

李學浩懷疑要是換個身體不是那麼好的,估計都能被他拍出內傷來。他現在嚴重懷疑,這個說是他父母好朋友的傢伙,是不是和他的父母有仇,所以現在趁機報復自己。

「耕平叔?」池鯉鮒安娜聽得一頭黑線,三歲時候的記憶,到現在差不多都忘光了,更不用說記住什麼人抱過她。

「不記得了嗎?」池鯉鮒大劍哈哈一笑,繼續說道:「耕平那傢伙,當初抱你的時候,可是說了要你做他的兒媳,現在你喜歡的人又正好是浩二,他就是我為你挑選的未婚夫,我看你們高中卒業之後就可以結婚了。」

「等一下,爸爸。」池鯉鮒安娜有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她之前只是病急亂投醫,拿某人當擋箭牌,可不是真的喜歡他,儘管對他感覺也不錯,而且剛剛還見識了他那神靈般的力量,但是說到結婚的話,這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怎麼,有什麼不滿意的嗎?」池鯉鮒大劍皺了皺眉,抬起身邊某人的下巴,就像買菜那樣品頭論足了一番,「浩二長得也不錯,雖然沒有我這麼帥氣,但看起來並不討厭,我認為他已經達到可以做我女婿的程度了。」

「那個……」李學浩已經忍無可忍了,就算是父母的朋友,也太不把他當「人」看了,之前是出於對長輩的禮貌所以才沒有反抗,現在自然不客氣一把從他懷中脫身出來,保持著一個安全的距離,淡淡地說道,「我已經有交往對象了。」

「沒關係,只是交往對象而已,又沒有結婚。」池鯉鮒大劍卻沒有絲毫放在心上,或許意識到他剛剛的動作太過熱情嚇到了「好朋友」的兒子,所以沒有再做出什麼不合時宜的熱情之舉。

「我們將來會結婚。」李學浩又補充了一句。

「哦?」池鯉鮒大劍的臉色稍稍嚴肅了一點,但說出來的話卻與臉上的神色完全相反,「沒有關係,浩二,就算結婚了你也可以再和娜娜結婚,我可不介意你和多少個女人結婚,不過將來你和娜娜的第一個孩子要跟我姓池鯉鮒才行。」

李學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這真的是池鯉鮒安娜的親生父親嗎?把女兒往「火坑」里推,而且越說越離譜,一旁的池鯉鮒安娜都聽得忍不住臉紅了。

「抱歉,我想起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先告辭了,失禮!」和一個神經病爭辯,那隻會讓自己也變成神經病,李學浩乾脆直接閃人。

「喂,浩二,你還沒有答應……留下來用過晚餐再回去吧,等一下我可以派人開車送你……」

身後某神經病的聲音傳來,李學浩充耳不聞,越走越快。

從池鯉鮒家出來,鈴木美娜子就跟在身後,畢竟她也是和他一同前來的外人。

「真中,我可以請求你一件事嗎?」走了沒多遠,鈴木美娜子忽然追上來,與他並肩問道。

「說。」李學浩一邊走一邊說,當然,麻煩的事情他肯定不會同意的。

「把千姬公主給我吧。」鈴木美娜子稍稍猶豫了一下,鄭重地說道。

李學浩聽得腳步不由一頓,瞬間猜到了她的目的,側頭看她:「你是想讓她做你的式神?」

「可以嗎?」鈴木美娜子沒有否認,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這種滿含了希望的眼神非常熟悉,李學浩這時候也想通了之前在古井那邊她看德川千姬的眼神為什麼會帶有那種期待之色了,恐怕那時候她就想要擁有一個式神了,而德川千姬就是她的目標。

「如果她同意的話,我沒意見。」雖然對德川千姬身上的一些東西感興趣,不過李學浩也並非那種求知慾非常旺盛的人,把德川千姬送出去的話,也能省個麻煩。

「謝謝你,真中。」鈴木美娜子由衷地感激道,她還以為事情不會那麼順利呢。

李學浩停了下來,走到路邊,將德川千姬從戒指中放出。

一得到自由,德川千姬還記得之前和小笠原姐妹抱頭痛哭的一幕,就是被眼前的少年給拆散的,但此時她已經冷靜下來,知道面前的少年看似普通,其實可能是與蚍蜉大人一樣的強大存在,小心翼翼地問道:「大人,您可以把小笠原姐妹還給我嗎?」

「不行。」李學浩直接拒絕,雙胞胎姐妹可不是可有可無的德川千姬,從幫她們把身上的怨氣消掉之後,就已經算是他的「半個人」了,根本不容半點分說,轉而指了指旁邊的鈴木美娜子問道,「她想讓你做她的式神,你同意嗎?」

德川千姬顯然也知道式神是什麼,看了眼這個姿色不遜於她的少女,目光不由一亮:「你們是一起的嗎?」

「是的。」鈴木美娜子也沒多想,以為問的她們是不是一起來的。

「好,我同意做你的式神。」得到確切的答案,德川千姬馬上答應下來。 第1697章有看到我孫女嗎

阮家主的語氣中,透著明顯的撮合之意。

慕司宸看都沒看阮心愛一眼,語氣微冷了一分,淡淡道:「不用,我還有事,去看過阮老太爺就得離開。麻煩阮家主安排一個男侍者帶我去就行。」

阮家主斂了笑,嘴唇頓時呡成了一條直線,不悅地盯著慕司宸看了好一會兒,才語氣微冷道:「那好吧!」

接著招了一個侍者過來,讓帶慕司宸去阮老太爺的休息室。

阮心愛想跟上,被阮家主拉住,看著慕司宸走遠到聽不見的距離,才低聲說了一句,「不識抬舉!」

「爸!」阮心愛不高興地叫道,還想說什麼,又有人來了。

跟阮家主打了招呼,看向阮心愛誇讚道:「真是女大十八變,幾個月不見,心愛長得越來越漂亮了。心愛什麼時候回來的,還要回國外上學嗎?」

阮心愛一臉微笑,大方地回道:「昨天才回的,為了參加太爺爺的壽宴。只是學校批的假只有幾天,明天一早就要坐飛機回學校。」

她說完,目光看向慕司宸離去的方向,有些失望回來的時間太短。

敲好雲韻從洗手間出來,抬頭恰好看到慕司宸一閃而過的側臉,頓時激動地追上去。

卻慢了一步,慕司宸走進了電梯,電梯門在她面前緩緩地合上。

「小韻,你去電梯間幹什麼?」雲家大兒媳從洗手間出來,找了一圈才找到雲韻,不悅地問道。

聽出了大舅媽的不高興,雲韻連忙說道:「我好像看到了一個朋友,追過來卻沒追上,進了電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