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看樣子,白毛巨猿是沖著樹靈來的,自己倒是可以坐山觀虎鬥了,如果運氣好的話,沒準還能撈點便宜。

吼吼吼……。

簌簌,簌簌……。

白毛巨猿對著樹靈咆哮示威,樹靈絲毫不讓,粗壯的樹榦時不時拍打著地面。

啪,啪,啪……。

強強相遇,一番激戰在所難免,巨猿率先發起了攻擊,它雖然體型龐大,卻十分靈活,穿梭在樹靈繁密的枝條中,一時間竟是遊刃有餘,偶爾的時候,被藤條纏住,白毛巨猿仗著強大的力道硬生生將藤條扯斷,扯不斷就用嘴咬,生猛無比。

白毛巨猿衝到樹下,揮動巨拳猛轟樹榦,以至於樹冠中的吳銘需要很費力才不至於被甩飛出去,樹靈吃痛,怪異的慘叫聲越發凄厲。

嗖!

嗖嗖嗖!

隨後,樹靈粗壯的枝條開始反擊,白毛巨猿雖然靈活,卻同樣被抽中,樹靈顯然也修鍊了多年,枝條抽擊的力量極為強悍,竟是將小山般的巨猿給生生抽飛出去幾丈遠。

吳銘一直在留意觀戰,他發現,白毛巨猿有點古怪,被如此的力量抽中,白毛巨猿翻滾著爬起來,依舊不管不顧的往上沖,這似乎,有悖於常理,是什麼,讓白毛巨猿非要與樹靈拼個你死我活?

繼續留在樹冠中,太危險,好在樹靈的注意力全在白毛巨猿身上,吳銘找了個機會,飛縱下了樹,躲在不遠處的灌木叢里,他將綁腿卸掉,頓感覺整個人輕鬆了很多,說是身輕如燕亦不為過。

白毛巨猿與樹靈混戰,看上去旗鼓相當,想必,一時間難分高下,吳銘靜靜觀戰,忽然他的耳根蠕動了一下,他的風魔耳,可以聽到比常人細微十倍的細小聲音,這也是戮神魔功一轉煉魔帶給他的好處。

有人?

難道,是巨猿與樹靈的爭鬥,引來了附近的修鍊者?

呵呵,這一下熱鬧了。

果然,百息之後,吳銘便在右方十幾丈外的位置,看到了三個人影,他的雙眼,隱含著妖異的紫光,定睛細看,吳銘頓時皺起了眉頭。

和尚?還有一個小妞?

這是什麼情況?

吳銘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光頭,顯然,那是一個佛道弟子,身穿一身灰黃色的僧衣,手裡持著一根佛杖,單掌豎在胸前,眼光照射在那光頭上,油光鋥亮。

和尚的身邊,還站著一個女子,看上去十五六歲。

身穿帶有太極圖案的袍子,手持一把青鋼劍,頭扎日月雙髻,像是兩個小饅頭扣在頭上。

術道弟子?

太極八卦圖案,乃是術道弟子的標誌。

一個佛道的和尚,在這遠古荒林里,帶著一個術道小妞?

下一刻,另一個身影隨之出現,吳銘再看,臉色又變化了幾分。

第三個人,是一個精壯男子,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幾歲,關鍵是,男子身穿著一身青色武服。

「嘶……,宏瀾武府的外門弟子?」

吳銘心中很詫異,三個人,來至三個不同的修鍊道派,看這個架勢,他們是沖著巨猿和樹靈而來?嘖嘖……,今天有好戲看了。

吳銘耳根蠕動,將風魔耳運轉到極致。

青衣男子似乎是三人之首,他看了看戰局后說:「巨靈猿,一階高級妖獸,古柳妖靈,一階高級的妖靈,呵呵呵,行痴,菱茹,看來我們不虛此行啊。」

「阿彌陀佛,善哉,能不殺生,還是不殺生的好。」

被稱之為菱茹的女子笑道:「呵呵,機會難得,等它們拼個兩敗俱傷,我們就可以坐收漁人之利了。」

「阿彌陀佛,此言有理,莫要殺生。」

青衣男子回頭看了看兩人,幾息之後沉沉的道:「你們不要忘了,我們的目的是加入『裁決』,這樣好的機會,如果不用來鍛煉,豈不是浪費了?」

「這……。」

女子皺起綉眉道:「只是,同時面對一階高級妖獸和妖靈,憑我們三個,恐怕……。」

「哼哼,想要加入『裁決』,只能靠實力,如果這就怕了,到時候,豈不是要功虧一簣,你們不要忘了,想要加入『裁決』有多麼殘酷,所有淘汰者,只有一個結果,死。」

所有的話,吳銘全都聽了個清楚。

裁決,這名字,吳銘似乎也有所耳聞,那是一個極其神秘的地下殺手組織,神秘到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卻沒有人知道它存在於何處,只要被之鎖定為標靶的人,只有死路一條,就是帝國王公也不例外。

你可以不怕神武帝國的殘忍統治,卻不得不怕裁決這兩個字。

難道,這三個人,是想要加入到『裁決』之中?這才來到遠古荒林歷練?

正在吳名思索之間,三人已經沖了出去。

他們的首選目標是白毛巨猿,因為樹靈攻擊範圍有限。

「啊牟尼瑪眯……,金剛護體。」

最先動手的是那個行痴和尚,他嘴裡嘟囔了幾句銘文,隨後,他手中的佛杖上涌動起一層金光,行痴和尚揮動佛杖,金光便湧向了青衣男子和女子,在兩人體外形成了金色防禦罩。

隨後是那個女子,她單手化作劍指,二指上燃起了火焰,隨後,她的劍指在青鋼劍上抹過,青鋼劍頓時成為了一把火劍,她再將青鋼劍對著白毛巨猿刺出,一道火光直奔巨猿襲去。

同時,姓風的青衣男子,高喝一聲,幻出一把長刀,直接沖了上去。

吳銘看的津津有味。

「呦呵,不錯啊,術佛武三道協作,果然有那麼點意思。」

武道的特點,主張戰鬥力與防禦力,大多是近身攻擊,講究淬鍊肉身,提升自身素質;術道則不然,術道講究利用自然界的風、雷、金、木、水、火、土、陰、陽之力,形成術法,大多是遠程攻擊,且攜帶特殊的效果;佛道更是獨具特色,佛道以銘文為主,號稱有十萬銘文法咒,降妖伏魔,驅惡除瘴,多以輔助為主。

吳銘現在墮入魔道,算是自成一道了。

行痴和尚的一招金剛附護體法咒,就是增強了隊友的防禦力。

菱茹的焚指火劍,便是術道之中,利用火靈力激發的法門。

至於姓風的青衣男子,顯然要充當近戰角色。

嗖,轟!

突然出手,火劍擊中了巨猿,巨猿頓時爆發出一聲慘叫。

嗷!

不過,菱茹的火劍,似乎沒有對白毛巨猿構成太大的傷害,擊中的位置,只是將猿毛燒焦了一片,反而激怒了巨猿。

巨猿頓時放棄了攻擊樹靈,對著菱茹怒吼一聲,就要衝過去,青衣男子已經衝到近前,掄起手中長刀就砍,行痴和尚還在嘀嘀咕咕的念著法咒,而菱茹也不敢閑著,她趁著青衣男子擋住巨猿,繼續發出火球火劍之類的術法,一點點削弱巨猿。

算盤打的是不錯,可是,一炷香的時間過後,三人有點心慌了。

白毛巨猿,竟然依舊無比生猛,起初吳銘就感覺巨猿似乎有點哪裡不對勁,按理說,就算是再強的妖獸,也不可能如此長時間保持如此強的戰鬥力。

更糟糕的是,樹靈也不安分起來,那些粗壯的枝條,猛的扎進地下,再看地面,隆起一排排的土丘,然後,枝條從地下鑽出來,在樹靈眼裡,三個人和巨猿都一樣,是敵人,所以,一時間局面無比的混亂。

那三個人,單一而論,都不可能是巨猿和樹靈的對手,他們的優勢就是武術佛三道協作,現在,協作完全被打亂,三人只能自顧自,行痴和尚和菱茹還好說,他們本就在遠處,想跑也容易,可是青衣男子卻沒那麼好運了,他被地下鑽出的藤條緊緊纏住,萬幸,巨猿也被纏住了,否則,巨猿一拳就能讓他成為肉餅。

正在此時,忽然間,吳銘的眼中有一道黑光閃過。

速度之快好像流星轉瞬,方向,竟然是樹靈的樹冠,如果吳銘不是有紫魂魔瞳,根本無法察覺,他急忙順著黑光的方向看去,那黑光以極快的速度,鑽入樹冠,直到此刻,吳銘才算勉強看清,那竟然是一隻黑色的小猴子。

也不知道小猴子在樹冠最深處忙活些什麼,轉瞬間,它又從樹冠之中竄了出去,躲在遠處的一棵樹上。

吳銘心中萬分吃驚,他有一種預感,這黑色的猴子絕不尋常,但憑那種速度,已經超越了人類肉眼的極限,而且,尋常獸類,怎敢在這種情況下鑽到樹靈樹冠深處?

嘶……,難道? 瞬間,吳銘好像抓到了什麼,卻又很模糊。

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黑色的小猴子,竟然也看向了吳銘,而且還做了一個很怪異的手勢,吳銘留意到,黑色小猴的口中,正在咀嚼什麼,吃的津津有味。

這絕不是一般的猴子,這是吳銘此刻唯一的感覺。

還有樹靈,此刻簡直完全暴怒了,方才與巨猿交手時,樹靈也沒像現在這麼暴怒,而且,樹靈無數的枝條,全都在對著黑色小猴的方向狂舞著,好似萬千條靈蛇狂舞。

吼吼……。

啪啪啪……。

耳邊陣陣的吼聲和爆響聲,將吳銘的注意力拉扯過去。

青衣男子三人情況已經十分不樂觀了,菱茹和行痴還好一些,在外圍盤旋,可青衣男子卻被巨猿死死拖住,菱茹和行痴嘗試給他爭取機會,無奈巨猿瘋了一樣頻頻進攻,青衣男子已經受了輕傷。

「風哥,快退,快退啊。」

「風笑陽,挺住,阿彌陀佛,這巨猿怎會如此狂暴,好像……,這是控魂之術?對,就是控魂之術,糟了,巨猿已經被控制,風笑陽,快撤。」

吳銘聽出來了,青衣男子叫風笑陽。

風笑陽,這個名字挺耳熟啊,吳銘思索了片刻后想起來了,宏瀾武府的外門弟子中,的確有個叫風笑陽的十分厲害,據說一身修為早已經突破了雷霆境界,比之柳君邪絕不會差,風笑陽,也是此次宏瀾武府內門弟子選拔的種子選手。

風笑陽也想撤,可是他在狂暴的巨猿面前,根本找不到機會,外圍菱茹的攻擊,也基本上起不到什麼作用,眼看著,風笑陽的處境岌岌可危。

這一刻的吳銘有些猶豫。

顯然,行痴和尚和叫菱茹的女子,基本幫不上忙,如果自己不出手,風笑陽恐怕今天就得躺在這。

不管吳銘是否墮入魔道,不管他未來會怎樣,但是,在他這個人人看不起的小人物心裡,善念長存,他不懂得什麼大道理,但卻知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拼了,再不出手,風笑陽必死無疑。」

吳銘打定主意,看準機會,從草叢之中一躍而出。

嗖!

卸去綁腿重石,還真是有點不習慣,吳銘感覺自己的身體飄乎乎的,重心不穩,他甚至用力過猛一個趔趄差點栽倒,這個出場,實在有點滑稽。

菱茹和行痴忽然間發現,草叢裡飛出一個身影,再一看,那個身影差點來個狗啃屎。

這是什麼情況?

菱茹愣了一下,驚問道:「什麼人?」

吳銘趔趄幾步,差點一頭杵在地上,被菱茹一問,吳銘轉頭看去,他的臉上露出尷尬的笑。

「嘿嘿,不好意思,有點飄。」

「別擔心,我是來幫忙的。」

菱茹綉眉緊縮,疑惑的道:「你?來幫忙?」就沖這個出場,菱茹實在想不到,這個穿的土了吧唧的少年,能幫上什麼忙。

行痴和尚也變了臉色。

「阿彌陀佛,施主休要搗亂,害人害己。」

吳銘實在沒時間廢話,風笑陽的處境已經十分艱難。

此刻,風笑陽手中的長刀已經被巨猿擊飛,仗著身法苦苦周旋,卻還是被巨猿的拳風掃到,整個人斜著飛了出去在地上滾動,巨猿乘勢而上,在它的面前,風笑陽實在太渺小了,巨猿掄起巨拳,對著地上的風笑陽就是一拳。

嗷嗷……。

呼……。

拳掛風聲,呼呼作響,這一拳要是轟上,風笑陽必死無疑,定然是骨斷筋折成為一塊肉餅。

情勢危急,吳銘沒時間再猶豫,而且,這個距離,他就算用最快的速度跑過去也來不及,於是,吳銘蹲下身子,雙腿猛然發力,整個人好像離弦之箭一樣直接射了出去,方向,正是巨猿的頭部。

嗖……,就在巨猿的拳即將擊中風笑陽時,吳銘已經到了巨猿的頭前七尺遠,事已至此,只能拼了,吳銘按照破軍拳的法門對準巨猿頭顱,猛地發出一拳。

力破千軍,這是破軍拳的基礎拳勢,一股黑氣隱隱纏繞著吳銘,最後凝聚在他的拳上,使得他轟出去的右拳,完全被濃烈的黑氣包裹。

轟!

一轉煉魔之後,吳銘的拳力已經可以達到千斤,一鼎之力,沒想到,情急之下,這一拳打出去,竟然打出了破軍拳的一重破軍力。

所謂一重破軍力,指的就是拳力在拳上凝結程度。

拳力凝聚,瞬間爆發,灌於一點擊破對手,就是破軍力的作用。

傳聞破軍拳有三重破軍力,指的便是,一拳下去,瞬息間,拳力三次凝結,並且三次連爆,每一次都比之前要強,是為三破連擊。

一重破軍拳力使得吳銘拳頭上的黑氣瞬間凝聚在拳鋒上。

砰!

這一拳,轟了個結結實實。

咔……。

黑道少爺:老婆欠調教 嗷……。

只聽得巨靈猿的頭骨傳來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響,隨後便是一聲凄厲的慘嚎。

一重破軍力,使得吳銘的拳力提升兩層,一千二百斤的力量,震的巨靈猿後退數步,可是,雖然巨靈猿頭骨開裂,它卻依舊沒有倒下,它只是不停的搖晃巨大的頭顱,雙手抱著頭,顯得很痛苦,口中怒吼連連。

「吼吼吼,嗷嗷……。」

趁此機會,吳銘急忙對風笑陽說:「還愣著幹什麼,快走啊。」

風笑陽現在是剛從鬼門關走了回來,顯得有些六神無主,他愣愣的看著身前的吳銘,木訥的道:「你,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