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好過,遲晴也別想好過。

所以,她一絲猶豫都沒有,立刻報警,控訴遲晴害死了她腹中的孩子。

警察很快來了,給她做了筆錄之後,去找遲晴。

她躺在空蕩蕩的病房中,整個人、整顆心都在被仇恨和嫉妒不甘的火焰焚燒著。

向警察控告遲晴,並沒能讓她心裡好受一些。

她還是生不如死……

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流下,她滿腦子都在想,她後半生的希望在哪裡?

以後……她該何去何從?

她正絞盡腦汁想著,房門在外面被敲了幾下,幾名警察敲門而入,後面跟著長風老爺子和遲煜兄妹三人。

她下意識從床上坐起來,牽扯了腹部,疼的她淚水流的更快。

她眼中沒有別人,只有長風老爺子。

她盯著長風老爺子,哀戚的叫:「爺爺!」

「別叫我爺爺,」長風老爺子厭惡的看著她說:「我沒你這麼不要臉的孫女!」

「爺爺,不要……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丁新露哭著說:「爺爺,求求你為我想一想好不好?從頭到尾都不是我的錯啊!我是受害者……如果不是阿炎喝醉酒侵犯了我,我也不會懷上阿炎的孩子……爺爺,我守了起哥哥兩年多啊!兩年多……」她哭的肝腸寸斷,泣不成聲。

她守了長風起那麼久,只要她再堅持一下,她就可以守得雲開見月明,採擷屬於她的勝利的果實。

只差那麼一點……

差那麼一點點……

她又痛又悔又恨,哭的上不來氣。

長風老爺子鄙夷的看著她冷笑,「什麼阿炎侵犯你?明明就是你處心積慮算計了阿炎!我早說過了,我這輩子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你那點小伎倆,我一眼就看穿了!」

「不!不是這樣的,爺爺,你誤會我了……」丁新露揪著胸口,痛苦的擰著眉,「爺爺,你這是要冤死我啊!明明是阿炎的錯,你卻偏心,非要把髒水全都潑在我身上……我爺爺不在了,沒人疼我了,就算我被冤枉了,也沒人替我說句公道話……」

「是!你說得對,都是我的錯!」病房門口,忽然響起一個惱怒羞憤的聲音。 ?第五百九十六章顛覆觀念

這世界實在是太廣大了,即使朱甄潔所知不多,但等她將自己所知的大概都講出來之後,時間還是過去了三四個鐘頭。

轉眼間已經是半夜了。

等到朱甄潔講無可講之時,她方才發現時間之晚,不知想到什麼,臉蛋微微發紅起來。

伏翔此時正在回味著朱甄潔所講的內容。

眉頭微微皺起,心中不斷的將朱甄潔所言在自己的腦海之中模擬建造模型,漸漸的將這個世界的宏觀結構構造出來。

當然,朱甄潔所知曉的東西並不完整,甚至可以說是相當淺薄,在這種情況下,伏翔憑藉朱甄潔所言來構築世界的宏觀結構,那所得到的,自然不可能是完整的,真實的世界宏觀結構。

但,以伏翔的推理能力,以他對事實的了解,這個構造即便是與事實有所差距,那差距也定然不會太大。

至少等他獲得地圖之後稍稍修改一下,也就能夠大概的契合真實了。

而此時此刻,這一幅世界結構圖之中,最為完整的,也便是寧武區了。

畢竟,羅帆在這寧武區之中可是生活了不少時間,甚至也看過不少寧武區的地圖……雖說當時這地圖的側重點乃是那無定大地之上的危險安全圖,但其他地方也還是有所涉及的……

過了好一會,伏翔方才完善了這個世界的結構圖。

細細觀察一番,忍不住生出一種十分奇異的感覺。

「這個世界居然這麼巨大,而且還是一個星球。」伏翔心中這麼想著,那一副構造圖生出了變化,瞬間捲起,化為一個球形。

這個球形,比起地球大概大了一百倍左右。

而按照之前朱甄潔的種種講述,這寧武區按照南北劃分的話應該是在南半球,再往南過去便是南極所在。若是按照東西劃分的話,寧武區便是在西半球,往再往西過去,就是屬於東半球的丹朱區了。

而那朱甄潔隻言片語提到的,那在一些人眼中是中央聖地,在另一些人眼中卻是修羅地獄的位置,就是在這個世界赤道所在,無論是東西劃分還是南北劃分,都是出於正中央的位置。

那整個區域的面積,大概是相當於地球面積的三十倍之多,在整個世界十六區當中,並不算最大的一區,但因為其險惡神秘,卻是整個世界關注的人最多的一區,最為著名的一區

努力的將這個球形立體構造圖完善到將朱甄潔所說的所有東西都包含在其中之後,伏翔方才鬆了口氣。

雖說認識還是很淺薄,但比起今天以前,他對於這個世界的理解已經有了一個巨大的飛躍

甚至感覺自己能夠從一個更加宏觀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了。

「我們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巨人區。」伏翔轉過頭來對朱甄潔道。

「巨人區,那裡離這裡可是有很長一段距離啊,甚至可能要穿過整個寧武區呢。」朱甄潔皺著眉頭道。

巨人區,在寧武區的西北方向,而此時伏翔他們所在的東城,卻是在寧武區的東方,接近東極,想要去到巨人區,自然是需要穿過寬廣的寧武區才能夠做到。

「也不用,我們的目標雖然是巨人區,但也可以在這過程之中穿過其他區域嘛。比如重鎚區,道區,太京區。」伏翔笑道。

「要穿過那麼多區嗎?」朱甄潔一聽,不由得驚訝道。

她所驚訝的,並不是伏翔決定要穿過這麼多區,而是驚訝繞出寧武區之後,居然還需要穿過這麼多區才能夠到達巨人區

雖說伏翔得到的這個構造圖乃是聽著朱甄潔的講述來構造出來的。

但朱甄潔所知道的卻只是零散的信息而已,雖說知道不少這個世界各個其他位置的信息,但根本就沒有能力將之整合起來,自然也就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真實構造,不知道寧武區周圍的各個區到底是按照什麼方式堆積在一起,自然也就不知道要從東城這裡繞過寧武區內部從外面到達和寧武區相鄰的巨人區,居然要穿過這麼多個區域

「沒錯,從我們這裡往北出寧武區,就是重鎚區,過重鎚區再往北,就是道區,道區往西,就是太京區,再往西,才是巨人區。」伏翔微微一笑道。

「當然,這只是我從你的話語之中推測出來的,真實情況是不是這樣,那還得看看真實的地圖才能夠知道。」伏翔笑著。

「阿翔你好厲害……」朱甄潔聽得目瞪口呆。

她沒想到伏翔居然能夠這麼輕鬆的從自己的話語之中推測出寧武區周圍的構造。

「一般般而已。」伏翔呵呵一笑,被一個美女用如此崇敬的語言來誇讚,就算是伏翔,也感到有些得意,有些飄飄然了。

「我從小打聽了這麼多,居然都不知道寧武區周圍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沒想到你只是聽我說上一次,就能夠知道寧武區周圍的情況,實在是太厲害了」朱甄潔接著又誇讚起來。看起來似乎是之前的誇讚還不足以形容她心中的崇敬一般。

「一般一般,不過還得要拿張地圖來確認一下為好,畢竟我不敢保證我的猜測能夠正確……」伏翔當然也只有呵呵笑著了。

「啊,地圖的事情恐怕有些麻煩呢。我們如果要寧武區內部的地圖,我們家族自然能夠拿出來――那也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但如果要寧武區外面的地圖,那恐怕就有些麻煩了。」朱甄潔有些無奈的道。

「哦?怎會如此?」伏翔微微一愣,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地圖一直是家族控制的重中之重,就算是我,也從沒有看過寧武區之外的地圖,我所見到的最大的地圖,也只是寧武區內部的而已,除此之外,其他區的地圖,根本就是一片空白呢。」朱甄潔頗為遺憾的道。

「原來如此,看來想要得到地圖還真的沒有那麼簡單呢。」伏翔皺著眉頭道。

「可不是嘛,但我聽說家族裡面是有著整個世界的大略地圖的,只是從來沒有見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朱甄潔嘆道。

此時此刻,她臉上那不知道想到什麼的紅潤已經消失了許多。

但依然隱隱的存在著。

「對了,阿翔你既然已經推測出來寧武區之外的地圖到底是怎樣的,不知道能不能畫出來讓我看看啊。」朱甄潔忽然雙眼一亮,道。

「這有什麼,你想看我自然會畫給你。只是信息畢竟太少,畫出來的肯定只是大概,和真實情況想必有些距離。」伏翔笑道。

「那也好啊,總比什麼都不知道一抹黑來得好你等一下,我去找紙筆」朱甄潔興緻勃勃的說道。

著,直接站起來,快速的鑽入旁邊的一間房間裡面。

砰砰砰的幾聲重物落地的巨大聲響響起。

光是聽這動靜,根本就不像是在翻找東西,反倒像是在拆房子……

伏翔聽著這動靜,不由得搖搖頭,臉上現出淡淡的笑容。

以他的聽力,以他的推理能力,以他的感知能力,自然能夠輕鬆的聽出此時朱甄潔的那些動作。

之所以有這麼巨大的中午落地聲響,分明就是朱甄潔動作太大,太過急躁,也太過粗暴的緣故。

由此便可以看出朱甄潔對於了解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期待了。

過了好一會,朱甄潔興匆匆的拿著足足有兩三米長的一張巨幅紙張以及數十把效用不同的筆出來。

「來了來了,就是這些,阿翔你快點畫出來讓我。」朱甄潔一邊興匆匆的跑過來,一邊說道。

伏翔呵呵一笑,道:「不用這麼急,慢慢來就是,我可是不會跑的。」

「怎麼可能不急?我從小就想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可以說我等今天可是等了十幾年了呢」朱甄潔一說完,臉色忽然一紅,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

伏翔並沒有在意朱甄潔的語誤,微微笑著,接過朱甄潔遞過來的紙張和那些筆。

在桌子上鋪開之後,也沒有遲疑,拿起筆就在上面勾畫起來。

伏翔的畫技其實很是一般。

但他記憶力相當驚人,而且對身體的控制更是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在這種情況下,他的畫技和以前相比已經有了一個幾乎飛躍性的進步。

那畫筆在他的手中如同是活過來一樣,不斷的轉動,不斷的移動,不斷的勾畫,不一會,一副巨大的地圖,就出現在這紙張之上。

這一副地圖呈正方形,分出東西南北,將整個世界十六區的大概位置,大概面積,大概形狀都勾勒出來,陳列在一起。

甚至其中有著什麼特產,有著什麼特別的景觀,特色,都在上面標註了出來。

在將這一副地圖勾勒出來之後,伏翔並沒有馬上停止。

而是在這地圖的旁邊,繼續勾勒描畫。

一會間,就畫出了兩個球形。

這兩個球形之上,有著許多經緯線,上面有著一個又一個變形的區域陳列著,赫然也是那世界的十六區

「原來隨黃區居然也跟我們接壤啊……啊,丹朱區怎麼會是這裡……啊,中央聖地居然會這麼大……」朱甄潔一邊看著,一邊感慨著。

待到伏翔將那兩個球形畫完之後,朱甄潔身體一震。

「世界居然是球形的?」朱甄潔聰明無比那兩個球形就知道了伏翔所化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忍不住驚呼出聲。

伏翔所化的那兩個球形,自然就是從不同角度來觀察的這個星球的景象

配合那一幅地圖,就算是傻子也能夠發生聯想,更何況是朱甄潔這麼聰明了。

「世界當然是球形的,難道你不知道?」伏翔這時倒是不可思議起來了。

這個世界是球形的,他雖然是直到這時才得以確認,但在以前發現大地有弧度,發現太陽從東邊升起西邊落下的時候就已經是有所猜測了,按他所想,連自己以前都有所猜測,這個世界的文明這麼發達,其中生活的人該是認為這是常識才是。

但現在聽朱甄潔這麼他方才駭然發現,這個世界文明雖然發達,但其中生活的人對於這個世界本質的理解居然是這麼的淺薄居然連這個世界是一個星球都不知道

這怎能讓他不感到驚訝,不感到難以置信呢?

「怎麼可能是球形?球形的話背面的東西為什麼不會掉下去呢?」朱甄潔直接說道。

她此時卻是滿眼的難以置信。

朱甄潔對於伏翔的信任之高,已經達到了幾乎盲目的地步,若是其他東西,她甚至可能連問都不問就完全相信,甚至以為是真理。

但這件事,關於這個而世界是球形的,這就已經完全突破她的觀念了。

就算是她對伏翔再盲目,再信任,也無法直接相信,這疑惑,自然而然便從她口中吐出來了。

伏翔一聽,不由得苦笑。

不過他倒是沒有感到不耐煩,也沒有覺得可笑。

世界是球形的,這個觀念是他從小受到無數教育才形成的,雖然已經是習以為常,甚至以為是常識,但以他的心智卻也能夠猜想得出,一個沒有從小受到這種教育的成年人在聽到這個顛覆觀念的結論之時會是什麼表現。

此時這麼看來,朱甄潔的表現還算是不錯,至少是半信半疑的模樣……

「看來得當一次啟蒙老師了……」伏翔心中暗自想著。

也沒有遲疑,就給朱甄潔普及了一下萬有引力,普及了一下大地弧線的產生,普及了一下遠處出現的人一般都是先出現腦袋,再出現身子這件事……

若是在地球上,伏翔還只是普通人,心智一般,記憶力一般,這種東西他就算是自己知道,自己明白,也絕對難以擺出有說服力的事實來說服別人,但此時自然是不一樣,此時他信手拈來,推理過程清晰明了,就算是再頑固之人,聽完他的推理即便是不相信,也無法就他的推理來進行反駁。

以這種能力,要說服朱甄潔,那自然是輕鬆之極,不一會間,朱甄潔就已經完全相信了伏翔所說的。

相信了世界是球形的這麼一個顛覆她世界觀的觀念。

「居然會是這樣……世界居然是圓的……」朱甄潔雙眼之中滿是震驚。

同時更有著一種興奮。一種看透了真相的興奮。

此時此刻,朱甄潔對於外面世界的嚮往更加的強烈了,同時對於伏翔的敬佩崇拜,也更加深入內心了。

「沒想到這種顛覆性的觀念,阿翔居然憑藉自己的觀察就推出來了,果然是厲害啊,幸好我鼓起勇氣表白了……」朱甄潔心中如是想著。

伏翔所畫的地圖雖然包含的信息量很多。

但卻絕不可能是真實的地圖――這一點,就算是再沒見識的人都能夠在看到這一張地圖的時候輕鬆的發現

因為,這一張地圖之上,兩個區域的間隔線條都是一條條的直線

而真實的地理情況,兩個區域的間隔明顯不可能是一條條直線。那些區域,更不可能是規則的幾何圖案――區域間隔是直線,區域自然就是規則的幾何圖案了……

但即便是如此,朱甄潔也是看的津津有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