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天狐佩,蘇雨一臉悲戚的開始挖掘墳墓,這為自己天狐一族秘寶守護千餘載的一族,最終煙消雲散。但他們對天狐一族可謂恩重如山。

當蘇雨將所有的狐族盡數埋葬起來,默默的向著祖先禱告的時候,林真顫顫巍巍的走了回來,身上滿是鮮血,看樣子經歷了一場大戰。

「林真?你受傷了?」蘇雨大驚。

「沒事,只是我沒能將那傢伙抓住,還是讓他跑了。」林真有些歉意的看著蘇雨道。

「跑了就跑了,你沒事就好。幻狐一族的幻術天下無雙,你抓不到他也沒什麼。」蘇雨嘆道。

林真聞言笑道:「雖然他跑了,不過他活不久。種了九龍劍引木系靈力給他種下的劇毒,活不了多久。」

「那你的傷?」蘇雨看著他滿身的鮮血和那張慘白的嚇人的臉,疑惑的問道。

「被困在幻境中同自己幻境中的敵人拼殺搞的。雖然一次次脫離幻境,可是出得一個進了另一個,沒奈何只得施展九龍神劍的木系能力,在最大範圍內催生劇毒花木,這才使得那傢伙中了劇毒,幻境不攻自破。」林真有些后怕的道。

「快坐下來療傷吧。這枚清靈丹服下去,會好得快一些。」蘇雨取出一個玉瓶,到出一枚散發著清涼氣息的丹藥道。

林真接過服下,立刻運功療起傷來。

「哼,看你這狼狽的樣子,你的心境太差了。居然連個小小幻境都抵擋不了。看來本姑娘要多多施展媚術煅煉你心境才是啊。」待林真傷愈之後,蘇雨看著他滿身的鮮血,打趣道。

林真聳聳肩:「行了,別說了,咱們上路吧。」

「嗯好啊。」蘇雨聞言立刻考過去,摟著林真道:「快點,飛上去。」

已經習慣成自然的林真二話不說抱起蘇雨便御風飛上天去。

兩人一路向東飛行,行了沒有多久就被蘇雨給糾纏著落了下來,原因是林真身上血腥味太大,蘇大小姐聞著不舒服,要林真換衣服並且清洗身子去。

「蘇丫頭,你居然讓我進城去……這一身的血腥味,進城去還不麻煩死啊?在外面尋一個地方換洗就是了。」林真聽聞蘇雨要進城去,登時反對。

最後蘇雨只得同意林真在外面找地方換洗。

尋得一處水潭換洗乾淨,林真翻著白眼看著一臉嬌笑的蘇雨:「蘇丫頭,剛才扔什麼石頭?信不信下回你洗澡我往裡面仍癩蛤蟆?」

「好啊,你只要趕緊我房間,隨便你仍。嘻嘻,帶我去城裡玩吧,總是荒山野嶺的,太沒意思了。我睡的也不舒服。」蘇雨抱住林真手臂道。

心知自己鐵定糾纏不過這丫頭,與其白費口舌倒不如爽快點答應。

當即兩人便往那座小城走去。

到得城門口,卻見城門緊閉,兩旁士兵刀出鞘,箭上弦,一副極其緊張的樣子。

林真皺眉問道:「士兵大哥,這為何不讓進城?」

「小夥子,沒說不能進城,只是只能進城不能出城。你可想好了要進城?」旁邊的士兵答道。

「這卻為何?」蘇雨聞言大感好奇,嬌聲道。

看著蘇雨嬌媚的樣子,那士兵立刻道:「姑娘,我勸你還是不要進城了。你這樣美麗的少女進城太危險了。」

「哦?這是怎麼回事?」林真奇道。

「最近城裡的少女死了十幾個了,每一個都年輕貌美,大都是未出閣的黃花閨女。因此縣令大人要求封鎖城門,大肆搜查,抓到案犯后再行開放。」士兵道。

蘇雨聞言笑道:「兵大哥,開門吧,我們要進城。那傢伙要來呢,不是還有兵大哥你們保護嘛。」

被蘇雨嫣然一笑,這一群士兵骨頭都要酥了,不由自主的給兩人開了門,直到兩人遠去,這才回過神來,大罵自己怎的給這姑娘開門放進去了,這要死了可是多可惜。 ?第58章寒風到來

入的城來,林真久憋著的笑意終於釋放了出來。

「笑什麼?」蘇雨素手輕揚,便開始在林真身上肆虐。

「別,別擰了。我不笑了還不成?」林真一邊嗤笑一邊道。

蘇雨張牙舞爪的問道:「快說,你笑什麼?」

「咳咳……剛才你施展媚術,那些個士兵獃獃的樣子,太好笑了。」林真只得道。

「哼,你還笑,也不知道感謝本姑娘,不然你能進得了城?」蘇雨咬牙切齒的道。

林真嘿嘿一笑,指著前方掛著大紅燈籠的客棧道:「先別說了,去住店吧。」

兩人來到客棧,店小二立刻迎了上來:「二位客官,住店吧?」

「嗯,來兩件上房。」林真取出銀兩,遞給小二。

掌柜的這時聽到了,苦笑道:「小哥,咱們這沒有那麼多房間了。只剩下最後一件天字型大小房,價格貴點。」

「啊?一間?」林真奇道:「怎麼這麼滿?」

「唉,還不是那殘害少女的兇手給害的,這隻准進不準出,很多人不得不住在城裡。我說小哥啊,你們小兩口就住在一間得了。再說,現在這麼危險,你放心讓你這麼漂亮的小媳婦單獨住一間房啊?人家大姑娘跟著你私奔出來不容易。」這老掌柜的以為兩人是私奔出來的少男少女,便開始嘮叨起來。

林真尚未發話,蘇雨嬌聲道:「就這麼定了。小二,帶我們去房間。」

說著蘇雨拉著林真就往樓上走。

「掌柜的……我們不是……」林真話未說完,蘇雨的玉手又開始在林真身上肆虐。

「年輕真好啊。」掌柜的搖搖頭,感概道。

小二帶著兩人來到一間單獨處在一邊的房間道:「兩位,就是這裡了。請進,有什麼吩咐儘管叫我。」

「額,小二哥,麻煩給我們上菜吧,累了一天餓壞了。」林真道。

「好嘞,您稍等。」小二立刻答應道。

躺在床上,蘇雨咯咯笑著拍了拍床鋪道:「林真啊,這床好大,足夠我們兩人睡了。要不要來躺會?」

看著蘇雨充滿挑釁的看著自己,林真猛一咬牙:「有什麼好怕的。難道這丫頭還能吃了我。躺就躺。」想到這裡,林真立刻走上前去,在蘇雨身旁躺下。

呼吸間聞著蘇雨身上散發出的醉人幽香,林真心中暗道:「這香味跟靈兒身上的不太一樣。嗯,難道女孩身上的香味都不一樣?不過挺好聞的。」

側過頭去,看著蘇雨那緊張的緊閉的雙眼,林真頓時大為得意:「看來這丫頭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嘿嘿。我膽子一大,她就害怕了。」

林真此時的呼吸使得蘇雨都能夠感覺到,近在咫尺的距離之下,讓蘇雨這個大膽的小狐妖也不自禁的緊張起來。

看著蘇雨臉上那誘人的羞紅,林真情不自禁的湊上前去,在她眼皮上親了一下。

蘇雨驚得立刻睜開眼睛,一把將林真推了出去:「壞蛋,你欺負我。」

「額……我……」林真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的尷尬。

隨後蘇雨眼珠轉了轉,嘻嘻笑道:「起來吧,大壞蛋。」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客官,你們的飯菜來了。」

飯菜擺了滿滿一桌,林真奇道:「小二,怎的這麼多?」

「哦,客官,是外面一位客官給你們多叫的。」小二道。

「外面?」林真頓時好奇的走出去,頓時就看到了一人對著自己招手。

一見這人,林真頓時大喜:「寒風大哥?你怎麼來了?齊雨大哥沒跟你一起?」

來人正是當日在北邙山小仙境同林真結為兄弟的寒風。

寒風哈哈一笑道:「好兄弟。齊雨那個冰塊臉正在閉關衝擊第六境始魔期,等他的種魔化作原始之魔,就會出關的。」

「大哥快來,不知大哥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林真連忙招呼。

寒風笑著走了過來:「聽說你在上清出事,我就一直在四下尋你。後來我師父實在看不下去我跟個無頭蒼蠅般亂撞,就給我佔了一卦,讓我來這小城等你,果然見著你進城。」

引著寒風進房,林真道:「大哥快請坐,蘇雨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寒風寒大哥。靈玉散人的徒弟。寒大哥,這位是蘇雨。」

寒風見了蘇雨,呵呵笑道:「好啊,你這小子艷福不淺啊。這又找了一個紅顏知己啊。」

林真聞言尷尬的摸摸鼻子,看著蘇雨笑道:「紅顏談不上,知己算一個。」

「什麼?林真,你什麼意思?什麼叫紅顏談不上?」蘇雨聞言秀眉一皺,嬌叱道。

「嗯?怎麼算啊?紅顏指的是女人,你是女妖。怎麼算紅顏?」林真笑道。

蘇雨聞言大怒:「好你個林真,女妖怎麼了?等我修鍊到第六境化形期度過化形天劫,就可以徹底成就人身,跟人沒有什麼區別。」

「嗯,知道。那時候就算紅顏了。不過呵呵,蘇丫頭你現在可還不算啊。」林真嘿嘿笑道。

蘇雨聞言怒不可遏的揮著粉拳,如同雨點一般砸向林真:「你這混蛋,居然敢如此氣我。看我不打爛了你。」

「咳咳咳……你們兩個,我還在這呢,就開始打情罵俏了?」看著兩人如若無人一般,寒風大為無奈。

兩人聞言立刻停了下來,隨後陪著寒風坐下:「寒大哥,別介意。我們吃飯吧。」

寒風笑道:「你們吃,我已經是修成了元嬰。這口腹之慾並沒有什麼感覺,倒是這杯小酒讓我迷醉啊。」說著倒滿了酒:「你們陪我喝上杯。」

蘇雨見了臉色有些難看:「我不喝。」

「沒事,蘇丫頭,喝就是。你的道行應該不怕吧?」林真大為好奇。

蘇雨小嘴一撅:「哼,我喝了是變不回原身,可是……尾巴可還會藏不住,到時候沒法出去見人了。」

「沒事,也就今晚而已,難道今晚你要出去啊?」林真笑道:「反正我又不怕。」

蘇雨冷哼一聲:「是嗎?這可是你說的。」說著蘇雨端起酒杯仰頭就喝。

「好,夠爽快,來林真,咱們也不能落後。」寒風見狀猛拍桌子,對林真道。

「大哥,這城裡女子被害一事,你在這裡這幾天可發現什麼?」林真忽然想起一事,問道。

「哦,我本來正要跟你說這事情。我發現似乎是妖修所為,只不過那妖修道行雖然不深,也就第四境的修為,奈何速度太快,那日我沒能攔住他。被他給逃了。這不想找你們幫忙嘛。」寒風聞言停下道。

林真聞言皺眉道:「速度如此之快,這原身會是什麼呢?」

「你擔心什麼?速度再快,也得能逃得出我們三人的圍困才行。」蘇雨滿不在乎的道。

林真聞言苦笑:「蘇丫頭,那傢伙誰知道會去哪裡下手,等咱們到了估計他已經得手逃走了。」

「對了,寒大哥上次你是怎麼遇到他的?」林真忽然想起一事。

「上次是那傢伙倒霉,恰好選的那女子在我住的那家小客棧附近。」寒風嘆口氣道。

林真這時忽然想起那城門口的士兵說的話,立刻笑眯眯的盯著蘇雨:「嗯,蘇丫頭,你可真美。這城裡的姑娘估計沒有一個比得過你。」

蘇雨聞言翻翻白眼:「你想幹嗎?別想讓我去做誘餌。」

被蘇雨識破了心思,林真嘿嘿笑道:「哪個……你看,反正你不是也無聊嘛。」

蘇雨冷哼一聲道:「讓我答應可以,不過你得答應事成之後陪我逛遍全城。」

「沒問題。」見蘇雨答應,林真立刻拍著胸脯道。

酒足飯飽,三人再行商議了一會,敲定了辦法,寒風便即返回。

蘇雨此刻滿臉暈紅,雙眼迷離,顯然是酒勁上來了:「林真,你這個混蛋,居然提議讓我去當誘餌。不怕我出事啊?」

「蘇雨,你醉了,還是趕緊休息吧。」林真見蘇雨開始胡言亂語,慌忙道。

卻不料猛然看到蘇雨背後九條雪白的大尾巴,心中暗道:「額……還真是藏不住,幸好現在是晚上,不用出去。」

「來嘛,該睡了。」蘇雨拉著林真往床上去。

兩人躺在床上,蘇雨那九條美麗的大尾巴簡直可以當被子來蓋,林真抓著一條尾巴撫摸著,暗道這手感真好,還真舒服。

蘇雨卻已然沉沉睡去。

待蘇雨睡熟,林真方才從床上爬起,戀戀不捨的放下了手中的那條大尾巴,隨後到外間趴在桌上睡了。

第二日天剛放亮,就傳來敲門的聲音,卻是寒風來了。

「林真,我都準備好了。這兩位是縣衙捕頭的女兒,她們這些日子就陪著蘇雨在城內閑逛,引那傢伙注意到蘇雨。有她們兩個作陪,蘇雨就不那麼引人懷疑了。」寒風居然帶著兩個女子過來。

那兩個女子對林真行禮道:「鄭雅見過公子。」

「兩位姑娘不必如此多禮。只是寒大哥,萬一那傢伙把注意力放在這兩位姑娘身上卻該如何?」林真皺眉道。

「無妨,這兩位姑娘已經嫁人,而那傢伙所害的女子全都是女。」寒風呵呵笑道:「他該是借女未破的純陰之氣修鍊邪法。一切全靠蘇雨了。」 ?第59章伏妖寶塔

四人便在外間聊天商議,一直到了接近中午,蘇雨方才起身。

吱呀一聲響,蘇雨推門而出,卻見四人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登時便摸了摸臉:「我是還沒洗臉呢,但也不用這麼看我吧?」

「嗯,我們沒說你臉上有花,大小姐,你一覺睡到現在,我們可是等了一整個上午呢。」林真用懶洋洋的聲音道。

「哼,讓你等可是看得起你。這兩位姐姐是?」蘇雨見到多了兩個凡人女子,好奇的問道。

「這二位是本地官府捕頭的女兒,為了讓你不那麼顯眼可疑,就讓她們來陪著你去玩,對外就說是遠房親戚,身上有些道術,是以並不害怕。相信那妖修即便是行為謹慎,事先探聽消息也不會懷疑。」寒風笑著解釋道。

「哦,這樣倒是不錯。若是讓我裝普通人,若我隱藏功力時一個不慎被他看出來反而起疑。這般知道我身懷道術,反而我偶爾隱藏的功力泄漏一點倒是讓他免了疑心。哼,林真,你這大笨蛋,跟著寒大哥好好學學。」蘇雨聞言扭著林真耳朵道。

「喂喂……你扭我耳朵幹嘛?」林真吃痛,急忙抓住蘇雨那柔若無骨的玉手。

蘇雨嘻嘻笑道:「我們三個大小姐上街出遊,沒個僕人怎麼行?更何況我還是身懷道術,僕人更得會一點。所以,你現在是我的僕人。」

寒風聞言哈哈笑道:「好主意,林真啊,你剛好可以就近保護三位姑娘。哈哈哈哈……」

林真無奈,只得答應下來。

第二日一大早,四人便上街去,在鄭雅樂琪兩人的帶領下在城裡有名的店鋪中到處採購,三女嬉笑著在前邊,林真滿臉鬱悶的拿著東西扮作僕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