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春和斂秋很快就來了,就在她們推開房門的那一刻,她們突然聞到了一種奇異的香味,就這麼暈了過去。

葉青嵐將暈倒的兩人放在並排而立的榻上,開始通過她們的睡眠進行催眠。

兩個小時后,葉青嵐已經對熙春和斂秋了如指掌了。

念夏確實是個有眼光的人,推薦的兩人都不錯,尤其是斂秋,幾乎都達到了特種兵的素質。

解除了催眠之後,兩人相繼醒了過來。

葉青嵐讓斂秋走了出去,先跟熙春說了造星計劃。

熙春走了之後,葉青嵐才讓斂秋走了進來。

熙春和斂秋所做的事情,必須要保證彼此毫不知情,這樣日後被敵人抓住了,也套不出更多的情報。

斂秋雖然有些驚訝葉青嵐的死士計劃,卻也只是沉默地點了點頭,以一副絕對臣服的態度,讓葉青嵐滿意地頷首。

當日晚上,碧痕苑內傳出一件事,說是斂秋偷東西被念夏抓住了,念夏將她扭送到了葉青嵐的跟前,葉青嵐一怒之下,打死了斂秋,並且將屍體給扔到了亂葬崗。

這其實是葉青嵐和斂秋上演的一出苦肉計,因為只有大家認為斂秋死了,才不會懷疑到葉青嵐的死士計劃。

而此時,葉家東面的紫雲苑內,葉紫涵正趴在一個籠子前,看籠子里關著的斑斕白虎和一隻雷霆花豹的廝殺。

雷霆花豹也是一種難得的靈寵,屬於統領級別的靈獸,攻擊力很強。

眼前的這隻雷霆花豹馬上就要進階聖獸了,就算放到市面上,那也是有市無價的,可是葉紫涵卻偏偏只是將它當做磨練斑斕白虎的對手。

很快,斑斕白虎便咬死了雷霆花豹,撕開它的肚子,吃起了內臟。

葉紫涵的眼中閃過一抹疼愛之色,自己的斑斕白虎那是越來越厲害了呢。

「姐姐還是喜歡這些血腥的東西,真沒意思。」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在葉紫涵的身後響了起來。

葉紫涵轉頭一看,只見雲苓歌一身狼狽,全身都軟塌塌的。

看到雲苓歌德行,葉紫涵輕笑一聲。

「所以你才被人廢了經脈,呵呵!」葉紫涵打開籠子,將斑斕白虎抱了出來,懶懶地撫摸著貓毛,不屑地說道。

葉紫涵不屑的語氣,頓時將雲苓歌激怒了。

你不過是跟我並列的天才少女,也有臉來教訓我?

不過,想到她這次到底是來幹嘛的,雲苓歌生生忍下了這口怒氣。

「葉紫涵,咱們並列為京城兩大天才少女,也算是由來已久了,你就不好奇是誰廢了我的經脈?」

「誰揍的你,關我屁事?」葉紫涵抬起眸子,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況且,你雲家的嫡女被廢了,我不應該拍手稱快才是嗎!我可不記得我葉家和你雲家有什麼友好歷史……」葉紫涵冷冷清清的聲音,如同一把抹了毒的劍,鋒利無比,狠毒無邊。

「你……」雲苓歌氣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尼瑪,這叫啥事兒啊!

自己這是來找罵的嗎!這葉紫涵真是夠狠辣的!嘴巴毒的要死!

不過想到自己的目的,雲苓歌強行忍下這口氣。「沒錯,我們四大家族之間並不和睦,但是今天找你卻是要給你提一個醒。」

「哦?」葉紫涵擺弄著手裡的東西,聲音上揚,卻依然沒有看雲苓歌一眼。彷彿這世間壓根沒有什麼事兒值得她在意一般!

雲苓歌冷哼一聲,接著說道:「按理說咱們四大家族在京城中那可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何人敢廢我經脈!如你所料,廢了我經脈的人就是你葉家的人!」

聽到此處,葉紫涵微微有了興趣,雲苓歌雖然比不上她,但是依照她的修為,能夠廢掉她的人也不容小覷。

但是葉家壓根也沒有幾個等級高過雲苓歌的,到底是誰廢了她!畢竟雲苓歌曾經和自己並稱京城的天才少女,葉紫涵對此還是微微有那麼一點興趣的的!

「告訴你吧,廢掉我經脈的人,是你那好妹妹葉青嵐!」

聽到了是葉青嵐,葉紫涵呵呵冷笑,「你覺得這個笑話很好聽?如果沒什麼事的話,那就慢走不送!」

「真的是葉青嵐,難道葉青嵐今天進入決賽你會不知道!葉青嵐會修鍊靈力,早就鬧的滿城皆知,你不會還不知道吧!」雲苓歌一臉無語!

葉紫涵也是收到了一些消息,早就知道葉青嵐可以修鍊靈力了,而且今日決賽上也看到了葉青嵐的發揮!

不過葉青嵐今日的手法太過低級,壓根入不了她葉紫涵的眼!想到今天葉青嵐的表現,葉紫涵只覺得葉青嵐是黔驢技窮,根本是仗著自己老爹傳輸的有限的那點功力,再耍人嘚瑟玩呢!

「就算是葉青嵐,那又如何!跟我又有什麼關係!」葉紫涵的眼裡閃過一絲冷意,覺得雲苓歌就是沒事兒找事兒,她壓根沒有啥好心情和這種廢物聊天!

所以張嘴閉嘴就是冷淡的要死,隨時有送客的意思!

「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同仇敵愾嗎?」

「同仇敵愾,我跟你?」葉紫涵冷笑一聲,輕蔑地打量了她一眼,「你配嗎?」

雲苓歌此時簡直要怒得掀桌了,當年我被稱為天才少女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打醬油,後來居上了,就敢這麼羞辱我?

不行,要忍!

一定要忍!

雲苓歌深吸一口吸,強行擠出了一個諂媚的笑容。

「不管如何,這是葉青嵐若是進了前十,是肯定會對你有威脅的,你想啊,葉青嵐畢竟是葉家的嫡女,好說歹說,只要不是廢物,就會有一群人支持,到時候對你也是不利的!」

「殺了她不就行了,如果你還是在說這些不相干的,那麼別管我送你出去!」葉紫涵一副超級不耐的樣子,那情形似乎一個不好就要去殺人一般!

雲苓歌笑了笑,「你以為她還是原來的那個廢物嗎?」

「廢物就是廢物,能修鍊靈力了,也還是廢物!」葉紫涵不屑地說道。 「姐姐自然是厲害的,不然妹妹也不可能求到你頭上,只要你幫我殺了葉青嵐,這些都是你的!」雲苓歌從收納戒指中,拿出了一堆的瓶瓶罐罐。

葉紫涵的目光淡淡地從這些藥瓶上掃了過去,絲毫沒有動心。

雲苓歌也沒有介意,繼續說道:「昨天那個廢物測試天賦的事情,想必你都聽說了吧?」

「嗯。」葉紫涵點了點頭。

「那你知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廢物突然之間就能修鍊靈力了?」雲苓歌指了指桌上的葯,「答案就是這些葯。葉浩然找到了北凰國赫赫有名的三品煉藥師白如鏡,求了這些葯。葉青嵐吃了這些葯后,立刻從一個不能修鍊靈力的廢物,變成了一個擁有青綠色天賦的修鍊者。想想吧,若是你吃了這些葯,你的天賦也會變得更好。」

「不吃我的天賦也很好,天才是不屑吃廢物用過的葯的!」葉紫涵倨傲地說道。

雲苓歌咬了咬牙,又從收納戒指中拿出了幾瓶丹藥。

「你知道這些是什麼嗎?這些可是京城最大的拍賣行九鼎行的鑒定師所鑒定的神品級別的丹藥,這幾瓶丹藥在前幾日的秋季拍賣會上,可是拍出了天價,若不是我們雲家準備充分,還拍不下這幾瓶丹藥呢。」

葉紫涵摸著斑斕白虎的毛,像是沒看見沒聽見似得,將雲苓歌無視了個徹底。

「姐姐,就算我求求你,你好心幫幫妹妹吧,求求你了!」此時雲苓歌心中越是氣憤,姿態放得越低,其實早就恨不得掐死她了。

可惜如今她已經是廢材了,自然連這個能力都沒有!更別說,就算她全盛之時,也不是葉紫涵的對手!

求了好半天,葉紫涵才勉為其難地收起了那些丹藥,點了點頭。

雲苓歌頓時雙眼放光,心中大定。

若是葉紫涵和雲苓歌知道,她們奉若珍寶的丹藥,居然是葉青嵐這個平時她們認為是廢物人手裡的,不知道會不會氣得吐血。

「姐姐最好小心一點,」雲苓歌的神情嚴肅了起來,「這個廢物變得跟以前有些不大一樣了!」

「廢物就是廢物,就算她的天賦是青綠色的又如何?還不一樣比不上我的藍色天賦,」葉紫涵不屑一顧地說道,「再說了,她才修鍊靈力幾天?我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她,處理這種垃圾也用得著我出手?」

雲苓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雖然心裡巴不得葉紫涵倒霉,但是更不想葉青嵐贏了比賽:「葉青嵐現在很厲害,姐姐你最好不要小瞧了她。」

葉紫涵冷哼一聲,絲毫沒有在乎的意思,其實再葉紫涵心裡,葉青嵐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想想葉家嫡女的地位,就憑著一點,葉青嵐本來就是她的敵人!

更何況,葉紫涵早就傾慕太子已久,更加不會願意讓太子妃的位置,讓葉青嵐坐上!

本來按照家族地位排名,她就是葉青嵐之下,如果日後葉青嵐要坐上太子妃之位,那不是她每次還要像這個廢物行禮嗎!

所以讓雲苓歌求了這麼半天,完全就是為了套取更多的好處!

在葉紫涵看來,不管是雲家,還是葉青嵐,沒有一個不是她的敵人!

對待敵人,她從來就不知道心慈手軟這幾個字怎麼寫!

「我看你是被她暗算偷襲打傻了吧?她算個什麼東西?也值得我正眼看上一眼?」葉紫涵冷哼一聲,「東西我收了,你放心吧,明天我會在比賽上安排幾個自己人,讓她好好享受的。」 「不知姐姐想安排誰?」雲苓歌趕緊問道,生怕葉紫涵反悔。

「葉靈珊吧。」葉紫涵淡淡地說道,在葉紫涵眼裡,對付葉青嵐,葉靈珊足以。

葉靈珊是葉家在靈州的旁系血脈,由於前年靈州發大水,靈州葉家被這場大水搞的家破人亡!無奈之下,靈州葉家活著的子弟,只能舉家搬遷到京城。

他們選擇依附葉家的大老爺葉浩冥,現如今整個靈州葉家都是長房的走狗。

而葉靈珊人也很聰明,很懂得討好葉紫涵。

加之葉靈珊的天賦也不錯,葉紫涵也頗為看重,所以如今的葉靈珊就成為了葉紫涵手中的一枚棋子。

雲苓歌也是聽過葉靈珊的名字的,她跟葉紫涵學得一手狠辣手段,在京城中也算小有名氣了。

雲苓歌心中冷笑,這葉紫涵還真是看不上她,竟然想憑葉靈珊來對抗葉青嵐!別人不知道葉青嵐的手段,她可是知道!

更何況昨天葉青嵐贏了潛龍榜的第九名和第十名,雖然手段並不夠光明,但是如果實力不夠豈能贏的那麼輕易!

葉紫涵你就是太驕傲,太自負了!

不過那於我何干,誠然如你所說的,我們雲葉兩家,只有世仇,如何拉起葉青嵐和葉紫涵的仇恨,借葉紫涵的刀殺了葉青嵐,她的目的也算達到了!

於是雲苓歌假裝滿心歡喜地告別了!

她心中暗想,葉青嵐現在升級了,我可是好心的提醒過你,可你偏偏不聽我的話,到時候手下死了,也是活該!

既然你看不起我,我也不介意讓你的狗替你出出醜,反正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

兩個人,並稱天才少女,卻出身兩家,這次見面真真可謂是各懷鬼胎啊!

次日,葉家預選賽複賽開始。

昨日已經從預選賽中決出了一百強,剩下的人就要來參加葉家的複賽了。

複賽將會比三輪,直到決出前十強為止。

每一年的葉家的複賽都是萬眾矚目的,四大家族都會派人來,不過基本上都是長老帶著家族前三的高手來觀賽。

到了決賽的時候,皇室也會派人前來觀戰,若是在家族賽上脫穎而出,那簡直就是一舉成名天下知啊!

今日的陽光沒有昨日那麼毒辣,晴朗的天空飄蕩著大朵的白雲,遮住了炎熱的太陽,為三伏天的人們帶來了一絲涼意。

演武場的下面架著十六架大鼓,穿著紅衣的鼓手身材魁梧,一臉嚴肅地站在三米高的大鼓下。

演武場周圍,搭起了臨時的涼棚,涼棚極盡奢華,所用布料乃是雪山天蠶絲,冬暖夏涼,清爽宜人,也可謂是花了大價錢的。

涼棚下是一排排朱紅的桌椅,桌椅上擺滿了番邦瓜果,瓜果下鋪著層層冰,在炎熱的三伏天散發著層層涼意。

為了這次的家族賽,甚至連葉家所有的侍女,都統一用上好的布料做了款式一樣的衣服。

演武場四個方位的涼棚,按照東西南北來分,分別是為皇室、四大家族、江湖宗派和比試弟子準備的。

此時,那些看熱鬧的弟子們,按照各自的陣營,舉著高大的牌子,在演武場下面大聲喊。

「紫涵!紫涵!天下第一!」

「紫涵!紫涵!人間無敵!」

……

那震天的喊聲,簡直要把演武場的桐木地板,都掀翻了。 另一邊的葉天瓊的支持者也不甘示弱,叫陣似地大喊了起來。

「暴烈金雨,至尊威武,天下第一,非你莫屬!」

「天瓊天瓊,靈力無窮,試問葉家,誰與爭鋒!」

……

其他的後援團雖然比不上這兩支強大,但也不甘示弱,整個演武場鬧哄哄的,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上次的一百五十名選手,經過兩兩對決分為了勝者組和敗者組,敗者組又兩兩對決,決出的人,撥到了勝者組,剛好湊齊了一百人。

這次的前一百名,不乏有全國各地葉家的旁系弟子,他們家族穿著自己特製的衣服,衣服上用毛筆寫著家族弟子的名字,吶喊助威。

各個旁支家族的衣服顏色也各不相同,從台上望下去,如同進入了前世的世界盃比賽場。

除了那些後援團熱鬧外,北方涼棚的正下方,由於京城最大的賭場聚寶盆又來這裡開庄了,也十分熱鬧。

圍在賭桌前的,除了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葉家弟子,還有些別的家族和門派溜進來觀賽的弟子,場面那是熱鬧紛呈。

「誰輸誰贏,買定離手了啊!今日可是複試!玩的就是心跳,今年的冠軍到底是誰呢?答案就在你手中,快來買!快來買啊!」

因為比賽還有半個時辰才開始,起得早的弟子們在賭桌前圍的水泄不通。

葉青嵐從演武場的欄杆往下看去,喊道:「老闆,有買我輸的嗎?」

想到此刻念夏應該已經叫人去安排了,雖然昨天葉青嵐進入複賽,但是手段並不夠厲害!所以買她贏的人應該不算多!

畢竟今天的選手一定會提防她用陰招,就憑這點,她的賠率一定高的可怕!

更何況沒有看昨天預選賽的人更多,所以覺得葉青嵐是廢材的,大大有人在!

「有,怎麼沒有?」他指著賭桌後面的水晶牆,「三小姐瞧著,現在你在整個北凰國的賠率那是一比三千啊!」

「整個北凰國?」葉青嵐有些迷惑。

「嗨,整個北凰國誰不知道你就是葉家大名鼎鼎的……大名鼎鼎的……」老闆訕訕的收了話,「總之,昨晚我飛鴿傳書給全國各地的金福來分店,你的賠率現在已經被炒到了一比三千了!誒,三小姐,要不要今天再試試手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