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柳部的少年少女們儘管已經被柳玉凰的種種妖孽的舉動快搞得非常淡定,幾乎不會驚訝了,但是這時候,也依然忍不住發出陣陣的驚嘆,他們的柳皇實在是太了不得了,達到尊境之後,實力暴增,現在暴打皇境初階應該都不成問題了吧!

他們十分的驕傲,驕傲自己能夠跟上這樣的人,甚至於,他們都對柳玉凰產生了信仰!

此時此刻,他們看柳玉凰的目光,便是如同看神一般的,也許,活生生的神靈他們沒有見過,眼前這個便是他們心中真正的神!

看得見,摸得著,正因為這樣,信仰才格外的堅定!

現在他們看到那些圍上來的軍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樣子,心中也升起了與有榮焉之感,這才是他們的柳皇,永遠都能創造奇迹!

看到柳玉凰舉起了相當自己二十倍的星隕鐵,黑虎內心如同風化一般,恨不得吹上一陣風,就能夠將他給吹走,這也實在是太離譜了,這還有什麼比頭,他直接認輸了好嗎!

而莫天君則是眼中放射光彩,他原本想著,讓柳玉凰過來躲難,但是卻不想,對方給了他如此之大的驚喜,玉凰和他實力不相上下!

恐怕,假以時日,她便能夠超過自己!

正想著開口阻止這場對抗繼續下去,卻見柳玉凰轟地一聲巨響地丟掉了那塊巨石,眼神看向那些圍攏過來士兵,直接說道:「怎麼樣,混球們,還要繼續對抗下去嗎?」

她抱著手臂,做出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再度叫囂:「即便你們成群結隊的上陣也沒有關係,不要告訴我你們不敢,沒有這個實力,否則我真是懷疑,是不是你們能力不行,在女人的肚皮上把力量用完了,不到幾下就交待出去了!」

嘲諷,赤果果的嘲諷,並且,還是群嘲!

男人最受不了的是什麼,是被質疑力量不行,尤其是被質疑那方面的能力不行,現在柳玉凰不光質疑他們的力量,還對他們那方面進行嘲諷,是可忍孰不可忍!

眾士兵全部都怒了!

莫天君聽了柳玉凰的話語,黑眸一陣抖動,當即就要噴出一口黑血了,自己這個妹妹,究竟是從哪來聽來這些粗糙的話語,這話,這話是她能說的嘛!

柳玉凰成功地挑起了群憤,但她依舊抱臂,睥睨:「若是你們實在不服氣,就來和我戰鬥啊,打敗了我,請你們大塊吃肉,大塊喝酒,騎最駿的馬,嫖最美的女人!」

如果說,之前柳玉凰這空降部隊讓這些戚家軍十分的不爽快,恨不得將之丟出去,那麼現在,他們不光是接受了她,甚至是喜歡她,夠勁道,夠爽快,說話實在是對他們的胃口!

男人么,豈能不說一兩句粗話,葷話?只有那些娘們唧唧的,才沒有一句爽口話呢!

即便現在,他們也有怒火,但是卻是看柳玉凰很是順眼了,頓時又有百人被推薦出來,要和柳玉凰進行比其它的對抗項目。

「也好,獨樂不如眾樂,柳部聽令!」

柳玉凰一聲令下,各個少年少女迅速地聚集,精氣神十足地道:「是!」

這種令行禁止的作風,顯然又讓眾軍人一陣的滿意。

「聽我命令,拿出你們全部的實力,進行對抗賽!」

「是!」

少年少女們齊聲答道,精神勁兒,全部發出,他們可也是被柳玉凰魔鬼訓練許久的,個個都十分的有信心,雖說不能夠達到像那些超級天才那麼變態,但也一個個都是小天才了,並且,經過六合築體液築體之後,他們的體質也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轉變,現在躍躍欲試的,很想要和這大名鼎鼎的戚家軍精英們比斗一番呢!

他們心中更有一種崇拜心理,正是柳玉凰讓他們快速地融入進去,她就是有這樣的魅力和實力!

火熱異常的對抗賽開始了,由柳玉凰單方面挑釁變成了一場聯歡!

負重跑,鉤掛梯,舉重,拳法,高空戰鬥,低空戰鬥,水中戰鬥……

一項項的比試,雙方明裡暗裡較勁,熱火朝天!

這時,一股如同軍中雄獅一般,一出場就威鎮四方的老者出現,這老者長著絡腮鬍子,一頭白髮精神抖擻的紮起,挽著一個髮髻,穿著和其它士兵一般無二的練功服,他虎目一掃,看到場上的情景,倒是沒有任何的呵斥。

倒是他旁邊,一個長得斯文清秀的實力達到王境的高瘦蒼白的中年人指著場上,語氣不滿:「伯父,你看莫天君帶來的這些人,這是在幹什麼,把我們軍場搞得烏煙瘴氣,伯父,你一定要對他們進行重重的懲罰,否則他們會無法無天!」

戚光威轉頭看了眼那中年人,語氣之中頗有失望之意:「廣業,你如果有天君一半的為人處世之道,也不會讓得軍中人人對你不滿,你就是心量太小,這點,你真得和天君好好學學。」

那中年人一聽,臉色沉下來,眼中有股陰鬱之意。

「伯父,您怎麼能夠這樣,明明我才是你最親的親人,但你為什麼總是事事考慮那莫天君,您把最好的東西交給他,讓他成為絕頂的天才,如果您願意把那些交給我,我也能夠變成絕世天才,並且比他做得還要好!」

中年人非常的不平,嫉妒!

「廣業,不是不願教你,而是那些方法並不適合你,你學不會的。」

戚光威苦口婆心,對於早亡的妹妹託付給他的這個侄兒,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他是大統帥,他也有擺不平的事情啊。

「哼!我不聽這些!」那中年人戚廣業眼中怨毒,負氣離開。 第1083章她的溫柔,無從抗拒

一旁有人試探著道:「不如,就打開城門,讓他們離開?」

聞夜一聽,立刻沉聲道:「不行!」

旁邊的人皺了一下眉頭。

其實,他們說這些話,看上去是在幫老百姓說話,實際上也是在為自己詢問,畢竟這一次的情況特殊,叛軍圍城,皇帝居然剛愎自用,一意孤行的不去向北平調援兵,一個毫無外援的鶴城,城破幾乎只是時間問題。

叛軍又發出了城破之日要屠城的警告。

他們,也是怕死的。

若聞夜肯打開城門,那他們是不是也可以趁機逃出去,這樣,還能撿回一條命?

誰知,聞夜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眾人面面相覷,氣氛一時間有些凝滯。

而聞夜面色陰沉,只看了他們一眼,沒說什麼,目光看向了城樓的外面,天頂露出的一點淡淡晨光下,只能勉強將前方照出一個輪廓。

但,打了那麼多年的仗,即使一個淡淡的輪廓,他也能判斷。

前方黑漆漆的夜幕中,隱伏了不知多少士兵。

只要他們一開城門,這些叛軍就會蜂擁而至,到時候,這些人還有命在?

而那些老百姓,不用說,只會變成他們踏入鶴城的踏腳石而已,誰又會在乎他們的生死?

想到這裡,聞夜的臉色更沉了一些。

他回過頭,對著周圍的人說道:「你們不要想著棄城投降就能有一線生機,寧王現在反叛朝廷,反叛的是自己的親兄弟。一個人連自己的親手足都不顧,還能留得下你們?別做夢了!」

「……」

眾人一時間無話可說。

鐵青著臉說完這句話,聞夜又往下看了一眼。

老百姓的情緒已經越來越焦灼,跟守城士兵爭吵的聲音越來越響,甚至後面已經有些人不顧一切的朝前擁擠。

眼看著人潮一波一波的往前涌,像是海浪拍打著巨石。

此刻,還能防住。

但,還能防多久?

聞夜臉色一沉,叫來身邊的副將,低聲對他說了幾句,副將聽了點點頭,立刻下了城樓,騎上馬背,飛快的朝金樓別苑而去。

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前方,聞夜忍不住握緊了拳頭,又轉頭看向城樓的外面。

天色,漸漸要亮起來了。

這時,城樓下,城門內的這一方響起了一陣喧鬧聲。

聞夜疾步走過去,扶著牆垛往下一看,是人群當中一個小夥子,因為已經守了一個晚上,這個時候有些火氣,對著守城的士兵說道:「你們還不開城門,難道是要我們死在這裡嗎?」

守城的士兵一夜沒合眼,也沒好氣:「少他媽廢話,退到一邊去!」

說完,伸手推了他一把。

那小夥子一個趔趄,立刻站起來,怒道:「你們這些人,仗又打不贏,只會欺負我們老百姓。我們又不是你們圈養的騾子,憑什麼不讓我們出城?」

那士兵刷的一聲拔出刀:「找死?」

眾人一看他拔刀,原本有些怯懦的心情這個時候全都變得成了憤怒。

人群中有人大喊:「對我們動刀,那我們也動手!」

|

那副將一騎人馬飛快的到了金樓別苑。

六合堂中。

原本是擺放古董的桌案上,鋪開了巨大的地圖,祝烽看著上面的北平、鶴城,還有長清城三地,目光凝重。

而聞夜派來的副將,正跪在桌案前,稟報了城樓那邊的情況。

「皇上,」

他低著頭,沉聲說道:「聞大人讓末將回來稟報皇上,目前百姓群情激昂,實在很難控制。接下去,哪怕叛軍不攻城,他們都要在城內暴動起來。」

「……」

「我們守城的人數,實在不多,只怕要出大亂子。」

祝烽將目光從地圖上收回,慢慢抬起頭來。

他說道:「聞夜的意思,他守不了太久?」

「他——」

話沒說完,外面突然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抬頭一看,是一個侍從急匆匆的跑過來,跪下說道:「皇上,城門那邊鬧起來了。」

「什麼?」

「老百姓嚷嚷著要出城,可是守城士兵不肯打開城門,他們就動手打起來了。」

「……」

「現在,已經傷了很多人。」

那副將一聽,臉色也白了一下,沒想到自己前腳一走,後腳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祝烽說道:「那,控制住了嗎?」

侍從道:「聞大人派人回來稟報,已經控制住了,但守城的士兵和百姓都傷了不少人,而且大家的情緒更不好了。只怕再僵持下去,就要出大亂子了。」

聽到這話,那副將的心情也更加沉重。

「皇上,請皇上早做定奪!」

「……」

祝烽沉默了一下,道:「你先下去。」

那副將望著他,目光幾乎都有些無助和絕望了,但祝烽仍然不動聲色:「下去。」

「……是。」

他只能起身,頹然的退了出去。

不過,剛一出門,就看到一個纖細的身影站在門口,手裡捧著一杯茶,那副將愣了一下,急忙低頭行禮:「貴妃娘娘。」

南煙剛剛站在門口,已經聽到了他們的話。

這個時候也只對他點了點頭,便轉身走進去。

祝烽仍然站在桌案前,目光灼灼的盯著桌上的地圖,彷彿要講地圖都燒出一個洞來,火氣在心頭隱隱的升騰。

這時,耳邊傳來了一個很輕的聲音——

「皇上。」

一抬頭,就看見南煙捧著一杯茶,站在她面前。

祝烽的目光忽閃了一下。

之前離開她身邊的時候,她還在說,她就在哪裡,但,那種旖旎的氣氛在眼前的局勢下,終究無法繼續下去。

祝烽輕咳了一下才開口,聲音有一點點異樣的暗啞。

「你怎麼來了。」

不知為什麼,聽到他那種暗啞的聲音,南煙的腦海里,也浮現出了昨夜的一些畫面。

她不由得有些臉紅,但還是低著頭上前:「妾來給皇上送茶。小順子他們說,皇上昨夜沒睡,也沒喝水,沒吃飯。」

「朕,來不及。」

「再急,也要吃飽喝足,才能想出辦法啊。」

她柔柔的聲音讓人無從抗拒。

祝烽嘆了口氣,從她手中接過的茶杯,喝了一口。

南煙的臉上立刻浮起了笑意。

她走到他身邊,看了看桌案上的地圖,心裡微微的一動,輕聲道:「皇上,打算如何解決這一次的事?」

(本章完) 戚光威見自己的侄子遠走,搖了搖頭,心中既無奈又無言,覺得自己沒有培養好自己的侄子。不過,這種情緒一轉既過,畢竟天賦這種事情,不是說人人說有就有的,有的人註定是天才,有的人卻要花費千倍的努力卻還追趕不上,況且這個侄子,他再清楚不過,眼高手低,心量狹小。

戚光威再度看向柳玉凰,她和她所帶領的柳部軍,心中越發的滿意,這可是個好苗子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