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熊貓看著眾人一副悲憤痛心的模樣,竟然絲毫不為所動,懶洋洋地一揮手,頓時朝著這空間斷層外飛射而去,引領眾人離去。

胖熊貓最了解葉宇了,這葉坑比,真的要犧牲?

可笑!

胖熊貓看著不遠處一人獨對萬千群魔的葉宇,雖然孤身一人,有一種風蕭蕭以易水寒的悲壯,但這廝卻是在心中暗自撇了撇嘴,「葉宇,你騙得了他們,可騙不了貓爺我!你小子修鍊魔獄煉神體,又傳承地獄意志,哪有什麼危險?還犧牲?我特么快吐了!你小子絕對有能力跟著眾人一起離開,但現在選擇一人獨戰群魔,讓眾人先離開,除了讓眾人對你心中感恩戴德,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你小子是在貪圖那太古魔器『天羅化血神刀』吧!想一人獨佔!哼哼!葉宇,你的心思,貓爺我可全部猜透了!」

胖熊貓想著,撇了撇嘴,不過還是對著悲憤的眾人說道:「還不走?!難道你們想看著葉宇因為你們,而耽誤最佳時機,最終隕落身亡嗎?!」

我呸!

說完這句「噁心」的話,胖熊貓頓時在心中暗暗吐了幾口唾液,貓爺我能說出這種話,真特么算是最佳拍檔了!

「走!」

「不要辜負葉宇兄弟的一片苦心!」

眾人聽到胖熊貓的「悲憤」話語,頓時紛紛大吼著,跟著胖熊貓,破開虛空,消失在了這片空間斷層。

而最後一刻,真魔宗的兩個魔女姐妹在離開的時候,勐地看向葉宇站立高空的孤寂身影,對望一眼,都是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魔亦有道,我姐妹二人雖然是魔修,但並不是那些無情之輩!若是你能夠安全歸來,我姐妹二人,一定會好好報答這份恩情!」

話落,這兩個魔宗的姐妹,也是離開了這片空間斷層。

但就在這時,眾人離開的一瞬間,遠處,葉宇站立高空,本是神色無波的面孔上,陡然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未完待續。。) 轟!

一拳轟去,強大的神光化為一道光柱從葉宇的拳頭爆射出去,頓時轟碎了無數蜂擁過來的古老惡魔。

「地獄缺口!小子,你想要堵住?」這個時候,一道熟悉至極的聲音陡然在腦海中響起。

葉宇勐地神色一喜,叫道:「殤?!」

此時,神念延伸到系統空間,頓時看到了一條黑色的長龍,從那光門中遊動出來,正是殤這老魔龍。

「小子!抓緊處理好這裡的事,那奸商,遇到麻煩了!」殤神色帶著一份凝重,頓時說道。

「老羽遇到麻煩了?」

葉宇神色一驚,叫道:「你們不是在一個低級界面尋寶么?怎麼會遇到連你們兩個老司機都解決不了的問題?」

「一言難盡,這次踢到鐵板了!那低級界面裡面,竟然隱藏了一個傳承萬載的西方修行的古皇朝!」殤說著,繼續道:「裡面有著不少強大的存在,甚至還有幾尊能夠媲美天宮大能的聖師,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西方修行的古皇朝?什麼意思?」葉宇抓住陌生辭彙,頓時問道。

「就是和我們東方古武修行不一樣的修行體系,那界面叫做『藍月大陸』,藍月大陸上的修鍊者,都是各種強大的龍騎士,魔法師和咒術師!那皇朝叫做『聖天皇朝』,不僅把我們的寶物全部搶去,還使用強大的禁忌魔法,讓我和那奸商差點雙雙隕落!還好最後那奸商機智,給本神一枚破界符!不過他自己卻是留在那裡,被那古老西方修行的皇朝給囚禁在了皇朝大牢之中!」

殤說著,開始咆哮,「敢如此對待本神!本神要徹底毀滅那西方皇朝,而且,本神還要毀滅那個低級界面整個大地啊啊啊!!」

殤本來就是一個萬古老魔頭,從來不是吃虧的主,這次不僅千辛萬苦得到的寶物被奪取,而且,店主還因為救他被鎖困在那古皇朝的大牢中,讓殤心中暴戾無比。

而此時,葉宇聽此,也是勐地點頭,說道:「此次事了,我們立馬前往那西方修行的界面,營救老羽!」

轟!

花落,葉宇陡然雙目爆射出兩道璀璨的電芒,轟然朝著那地獄缺口爆射而去。

那裡面,葉宇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古老惡魔從其中湧出,仿若潮水一般,扭曲的空間斷層中,站滿了古老無比的魔族,一個個都是強大無比,氣息恐怖。

不過,最讓葉宇動容的是其中的三尊魁梧無比的古魔,他們都是人形魔面,身上生長的鱗片,一層層的,甲胄一般,烏光爍爍,堅固無比,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一看就知道是地獄深處降臨的擁有不凡血脈的古魔。

三尊古魔,都是神智高超,他們此刻冷笑著,看著渾身神光萬丈的葉宇,根本沒有絲毫懼意,猙獰著面目說道:「人族的小子?還想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

「真是天真!」另一個古魔說著,舔了舔嘴唇,那紫色的舌頭上,布滿了倒刺,「好不容易遇到了這麼多的血氣旺盛的強者,一個都跑不掉的!人族的小子,把你殺了之後,他們都要死!都要成為我們的血食!到時候打破封印,這個界面的所有生靈,都要成為我們厄難地獄的屠宰場和樂園!桀桀桀!」

這三尊最強大的古魔說著,神情狠厲。

「哼!三個半步天宮的古魔,若你們都是其他生靈族群中的半步天宮,我或許還畏懼幾分,但你們是地獄中的古魔,那就只能怪你們自己倒霉了!」

對於三尊古魔的狠厲話語,葉宇卻是勐地大笑,而後陡然長嘯一聲。

「魔獄煉神體!以無上魔獄,鑄造神體!」

轟隆!

轟隆!

強大無比的力量,從葉宇的身軀中爆發出來,這一瞬間,葉宇身上的佛光瞬間變化成了漆黑如墨的滔天魔氣,葉宇渾身紋絡遍布,眸光邪惡,黑氣瀰漫,他站在那裡,仿若從一尊佛,陡然變成了一尊魔威滔天的魔君!

「好純粹的魔氣?!」

「我彷彿感受到了地獄君主的意志?!」

「怎麼可能?!他難道不是人族?!」

此時,三尊強大的半步天宮古魔都是神色驚駭,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這一刻,葉宇渾身魔威滔天,黑色神光萬丈,他戰立高空,眸光如電,瀰漫著邪惡的殺意,陡然盯著了那三尊古魔,冷冷一笑道:「就你們這些地獄外圍的螻蟻般的古魔,也妄想鎮殺本座?真是可笑!」

轟!

這一刻,葉宇出手了,他渾身魔氣擴散,頓時手中凝結出了一尊無比古老的死神鐮刀,那鋒利的刀刃上,流淌著鮮紅如血的紅光,看上去無比猙獰。

我真是修煉天才 「惡魔鐮刀?!」

「你怎麼能夠持有這種古老的地獄兵器?!」

此時,看到了葉宇手中黑光一閃,凝結出死神鐮刀,那三尊古魔頓時神色一震,勐地叫道。

「殺!」

葉宇沒有耽擱時間,他勐地衝上去,魔獄戰體運轉,他的身軀化為了一尊巨大無比的古老魔族,有著千丈大小,手中的死神鐮刀也是變得更加古老的巨大,仿若一切割下來,能夠把天穹都是撕開一道裂口。

此時,葉宇真正是化為了一尊地獄深處的戰鬥古魔,猶如修羅一族的王者,君臨天下,氣吞山河,手持死神鐮刀,切割一切生命,一切,都是被葉宇掌控。

「不好!這絕對是一尊隱藏著的地獄王者血脈傳人?!」

「殺了他!奪取他體內的血脈,可以讓我們晉陞!」

「好強大的力量和魔威!」

此時,三尊古魔說著,眼神中出現貪婪,頓時施展自己的神通手段。

轟!

轟!

轟!

三尊古魔出手了,一個古魔身軀魁梧,他手中陡然凝聚出一尊小小的黑鐵印璽,勐地朝天上一拋,頓時變成了一座千丈大岳般的大印,頓時攜帶著無比蒼茫浩瀚的氣息,朝著葉宇鎮壓下去。

「轟!」

葉宇沒有說話,古老猙獰的魔拳轟出,直接打爆了周圍的空間,邪惡強大的力量狂湧出來,直接「哐當」一聲,轟殺在了那巨大如岳的印璽之上,竟然「咔咔咔」打裂了一道駭人心神的破碎缺口。

「我的冥王古璽?!不可能!!」看到這一幕,那第一個出手的古魔頓時大吼道,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307章讓雲澈代替他是他的恥辱 「你的認為,你殺的了我?」葉宇看著這神情暴戾的大漢,眸光閃過一絲冷意。

「哈哈哈!一個手無縛雞之……」

噗!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血肉骨肉破碎的聲音陡然響起。

黑暗中,葉宇身軀一閃,竟然如同鬼魅出現在了大漢的面前,大漢最後一個「力」字還沒有說出來,他只覺得眉心一痛,葉宇的手指,竟然如同鋼筋利刃一般,直接刺穿了他的眉心,轟然穿透進入了他的頭顱之中。

「你?!」劇烈的疼痛讓大漢身軀顫抖,心中絕望,他勐地吼道,衣袖中暗藏的匕首勐地朝著葉宇刺去,「小子!你也要死!!!」

當!

不過,最後一刻,大漢勐地手臂一震,「咔嚓」一聲,他的手腕竟然瞬間骨折,那精金匕首不是刺入了胸膛,像是撞擊到了一座鋼鐵大山,直接彎曲破碎了!

「你?!」

最後一刻,大漢看著面前清秀少年眸光中涌動的譏諷之意,頓時心中恍然,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書生?!

銅頭鐵臂!

大漢口中呢喃一聲,隨即壯碩的身軀轟然倒地。

葉宇手指輕輕彈出一道太陽神火,直接將地上的屍體灼燒成一片虛無,連灰燼,都沒有剩下。

雖然葉宇如今無法動用他原來的手段的和神通,甚至是地獄之門,天堂之門和幽冥之門都無法動用,但是太陽真火,本就是孕育在葉宇的靈海之中,此時葉宇恢復到了靈師五階的修為,溝通了靈海,可以使用一絲太陽真火的力量。

「等到我修為一步步突破,我原來的蓋世神通和手段也會一一復甦!到時候,再到那西方大地上的聖天皇朝,救援店主,吞噬強者,獲得更加強大的本源力量!復甦系統意志,喚醒變成巨蛋的殤!我要在這藍月大陸,踏入真正的天宮大能!」

葉宇此時心中想著,他知道,在藍月大陸,若是可以縱橫,便可以尋找修道者或者是東方亘古以來的強大武者的絕世傳承。

雖然如今東方勢微,但原因是因為東方真正強者的傳承雖然遺留,但卻是無法修鍊,因為天地巨變,普通修道者和武者無法吸收天地中的魔法屬性力量,而葉宇則不一樣,他修鍊蓋世功法魔獄煉神體,諸天萬界,宇宙星辰,都可以作為他吞噬的能量!

「殺啊!!」

噗!

噗!

而此時,整個車隊,正陷入一場巨大的危機中,因為,那無數牛犢大小的魔狼根本悍不畏死,那些魔法師雖然以強大的魔法擊殺了不少魔狼,但整片荒原,魔狼何其之多,別說這麼一個小小的家族車隊,就算是一座駐守邊疆的守夜古城,恐怕都抵禦不住這種狼群暴動。

而且,根據葉宇推測,這還是一次背後有一尊強者御使萬狼奔騰的預謀。

而能夠御使這荒原魔狼,不是魔獸操控師,那就是這魔狼中已經衍化人類靈智的狼族王者!

無論哪一點,這方家車隊,縱然有精銳的家丁和強大傭兵團的守護,但此時一波攻擊之後,後續的魔狼聞著空氣中彌散的血腥味道,更加瘋狂和猙獰,一個個如同衝鋒陷陣的鐵血兵士,悍不畏死。

「噗!」

「啊啊!!」

此時,隨著魔狼群的靠近,一個個露出了其猙獰面孔,那仿若精金鑄造的狼爪,堅不可摧,一爪之下,眾多方家的家丁精銳手中的兵器竟然直接被抓得破碎!

噗!

一個人頭被爪爆,只剩下半個頭顱,血液飛濺,死狀極其凄慘。

「殺!」

眾人悲憤,紛紛拚命!

那些修鍊出鬥氣的西方傭兵團中的戰士手中的戰劍斬下,直接「噗」的一聲,斬斷了一頭魔狼的頭顱,但下一刻,這戰士的胸膛鎧甲直接被另一隻魔狼給勐地爪碎,狼爪猙獰,破開胸膛,直接掏出心臟,一口吞下,殘忍無比。

「啊!!」

此時,一個女魔法師神色勐地變得驚恐無比,因為,她的眼前,出現了一頭巨型魔狼,竟然直接一爪抓碎了她的魔法護罩守護,緩緩朝其逼去,血色的狼目中,滿是兇狠和殘忍!

而此時,這女魔法師神色蒼白無比,她的魔法力量已經耗盡,此時根本沒有任何抵擋的辦法。

「父親,我應該聽您的話的,不應該任性跑出來!」

此時,似乎是聞到了那巨狼口中散發的腥臭味,凱瑟琳絕美的面容上,滿是絕望和死灰之意。

她此時想到了她父親大人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外面的世界,太過危險!

以前,她還不以為然,認為一切都是美好的,加入了這個傭兵團,也是因為好奇和嚮往那種無拘無束的傭兵生活,因為,在西方的故事和傳說中,傭兵團,代表的是傳奇和榮耀。

但現在看來,傭兵團代表的卻是無盡的兇險和血腥。

「我,真的要死了嗎?」此時,凱瑟琳一頭金色長發染上了几絲血液,絕美的容顏上,帶上了一份凄切。

看著逐視野中漸接近自己的猙獰魔狼,凱瑟琳藍色的眼眸中滿是閃過一絲絕望,傳說中身騎戰馬的王子沒有出現,有的,只是魔狼那無盡的血腥和猙獰。

鏗!

但就在這時,一道劍光陡然乍現,如同黑夜中閃過的一絲雷霆,「噗」的一聲,在凱瑟琳驚恐的目光中,陡然斬斷了那撲向自己的魔狼身軀。

「往後退!」

凱瑟琳神色從驚恐中迅速恢復,下一刻,她只來得及看到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光和一道充滿冷意的警告聲。

那是一個頭戴黑色斗笠的黑衣人,斗笠垂下的帘布中,只能看得到一雙冷靜和深邃的黑色眸子。

「他是誰?!」

這個瞬間,凱瑟琳心中勐地一顫,她雖然是西方女子,還是一個高傲尊貴的魔法師,但此時,她從那道眸光中,感受到了一種孤高的冷意,仿若一尊凌駕於眾生之上的王者,平凡之輩,只能仰望!

自己在其面前,如同一個卑微的螻蟻,這一瞬間的錯覺,讓凱瑟琳勐地搖了搖頭。

自己,怎麼會無端生出這麼一種念頭?(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317章這身裝扮跟大堂的慘狀分明應該格格不入 「他救了我?他是誰?我怎麼才能再次遇到他?我怎麼……報答他?」

這一刻,凱瑟琳突然發現,自己第一時間想的不是抓緊逃命,而是心中擔憂自己能否再次遇到剛才那黑衣人,甚至是報答他?

這讓凱瑟琳回過神來之後,絕美的容顏上露出一絲罕見的嬌羞。

「凱瑟琳,你沒事吧?太好了!剛才那魔狼,竟然被我們最美麗的凱瑟琳殺死了!天啊,真是不可思議!」而此時,一道聲音陡然從一旁傳了過來。

那是一個面容英俊的高大西方戰士,此時他面容帶著一份欣喜,頓時手持大劍跑了過來。

「托馬斯?」

此時,看著那面容英俊高大的男子跑了過來,凱瑟琳本是帶著一份嚮往的絕美面容上陡然閃過一絲厭惡。

「哼!別以為我沒有看見,剛才見到那巨型魔狼想要殺我,你根本不敢過來,現在被那位黑衣前輩殺死了,才過來!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以前的我還是太天真,可現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