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皓軒點點頭,他坐在了水晶茶几前,目不轉睛的看著葉連成擺弄著手中的那套茶具。

葉連成自細喜歡傳統文化,所以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同時他喜歡喝茶,在葉皓軒出現之前他就是用這些討老太爺歡心的。

而老太爺也表現的對他的這些藝術十分的感興趣,所以一直一來他都以為葉家第四代,他是第一人。

但是自從葉皓軒出現之後,他的優勢蕩然無存,葉老太爺開始關注這個自幼在民間長大的年輕人。並對他做的一切無條件的支持,直到現在,葉連成才明白葉老太爺之所以對他的藝術感興趣,那是因為看好他這個人。 「怨靈之魂?!」

那一道黑影正是楊箐的靈魂體,想不到怨靈之魂在肉身被毀壞之後,竟然還能夠保持不消散死亡,這讓柳銘感到有些驚異。

他之前還以為鬼邪子的魂體能夠在存活到現在,是因為呆在怨靈鬼幡和自身靈魂體強大的緣故,看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鬼邪子也是怨靈之魂!

若不然,張星雲和古陰魔君兩人的修為也不弱於鬼邪子,按理他們應該也會有殘魂留下,可他們的魂體還不是消散死亡了,看起來怨靈之魂還是有些門道!

「想跑?!還是給我留下吧!」

柳銘盯著楊箐朝著大地急速遁去的怨靈之魂,眼眸中閃爍著冷冽的殺意,上一次弄死楊箐,卻讓這小婊砸又活了過來,現在要是再讓她給逃了,必定是一個極大的隱患!

在那森冷的話音傳出之時,那盞暗金色的古燈瞬間從柳銘的識海中掠出,眨眼之間便對著楊箐的魂體緊追而去,一股恐怖的拉扯力霎時間對著楊箐席捲籠罩過去。

而在這一刻,楊箐距離大地也只有兩丈多的距離,但那兩丈距離在這一刻竟如同天蟄一般不可逾越,她的魂體在那股拉扯力的作用下,直接被禁錮下來。

甚至在這種拉扯力中,楊箐的魂體硬生生的被拉向古燈,不管她怎麼樣爆發魂力掙扎,依舊都是徒勞的!

「不!!不可能!!」

楊箐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古燈拉扯過去,那種死亡的感覺讓她的心神都快要炸開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在她心魂間瘋狂的滋生當中,就像是上一次在雲龍城的街道上,被柳銘掐住脖子一般。

「柳銘,想要我死,你也得付出慘痛的代價!!」

感受那愈發清晰的死亡危機,楊箐那道魂影不斷的涌動掙紮起來,怨毒的話音回蕩在這周圍的天地中,讓這片天地變得不禁有些壓抑起來。

「你不死,我心不安!所以……你還是給我去死吧!」

柳銘聞言冷哼一聲,也沒有再跟楊箐多說廢話,雙手掐出印訣,古燈上的紋路再次閃爍起來,籠罩在楊箐魂體上的拉扯力變得更為恐怖!

「呵呵哈哈哈……想要我死,我會讓你後悔的!!」

楊箐極為怨毒的吼出一句,接著她模糊的魂影驟然結出詭異的印訣,黑霧在這一刻瘋狂的涌動起來,緊接著那陰冷的話音再次傳出:「以怨為引,以魂為源,凝我一生之怨,燃我一世之魂……給我死吧,怨-靈-毒-魂-咒!!」

在楊箐的話音傳出之時,一團團詭異的漆黑魂火,瞬間從楊箐的魂體上燃燒起來,無邊的怨氣在楊箐魂體上瘋狂的涌動著,一種邪異至極的詭異波動隨之激蕩而開。

柳銘在感覺到這一股波動之後,臉色當場劇變,一種強烈的危機瞬間在他的心神間炸開,這是詛咒?!

而且還是楊箐以燃燒自身的怨靈之魂所發動的詛咒?!

這楊箐竟然這麼瘋狂,要知道燃燒靈魂的代價就是……魂飛魄散!!

在這時候,柳銘面色在變化的同時,魂力再次湧入古燈之中,不管楊箐在施展什麼手段,必須將其抹殺掉!

「哈哈哈……晚了!柳銘,試試這一道詛咒的威力吧!!」

隨著楊箐那怨毒至極的話音回蕩傳出,一道充滿邪惡氣息的詭異符咒,瞬間從楊箐那燃燒著漆黑魂火的魂影中掠出,在這一刻竟然掙脫古燈的拉扯力,對著他暴射而來!

而楊箐的虛影在那道咒詛離體之後,瞬間變得虛弱下來,整道魂影幾乎變成透明狀的,看起來隨時都有消散的可能。

「你以為這道咒詛能對我起作用嗎?!」

柳銘冷眼盯著那一道魂力詛咒,冷笑著變動手中的印決,那盞暗金色古燈瞬間橫在他身前,緊接著一簇幽暗的火苗從古燈的燈頭處躥起,然後飛離古燈,對著那一道詛咒轟了過去。

「哈哈哈……柳銘,你以為我的目標是你嗎?!」

當那道詛咒跟古燈轟出的那一簇幽暗魂火猛然碰撞在一起后,楊箐突然厲聲大笑起來,那模糊極致的魂影在這一刻瞬間沖了出去,因為在這一刻,古燈對她的束縛已經變得很弱!

而在楊箐話音響徹回蕩之時,柳銘的臉色再次劇變,而那一道看似邪惡極致的詛咒,在幽暗魂火的轟擊下,竟然被輕易的轟爆開來。

「不好,這不是真正的詛咒,只是一個幌子而已!!」

柳銘看到這一幕後,眼眸猛的劇烈收縮,一種不祥的預感瞬間在心神間瘋狂的滋生蔓延,目光更是對著楊箐的身影鎖定過去。

此時楊箐則是將速度提升到極致,魂影如同鬼魅一般在半空中晃出一連竄的殘影,但她不是對著大地逃遁而去,而是對著周夢玲暴射衝去!

「哈哈哈,現在才知道,晚了!真正的怨靈毒魂咒其實是我這道魂影,我要讓你悔恨一輩子!!」

在楊箐怨毒的狂笑聲傳出之時,她的魂影已經臨近周夢玲,後者見狀面色驟然一變,毫不猶豫的催動修為暴退撤離,一道強悍的魂力攻擊瞬間從識海中轟擊而出!

而在這道魂力攻擊轟出之後,周夢玲還不放心,陰煞之力猛的灌入手中的古陰魔劍,緊接著一道磅礴的劍光緊隨著那一道魂力攻擊,同樣對著楊箐暴轟而去。

「沒用的!要怪就怪你是柳銘那傢伙的女人!我要你在痛苦中死去,我要讓柳銘那傢伙痛苦悔恨一輩子!!」

那一道魂力攻擊轟在楊箐的魂影上時,從楊箐魂影上傳來一股強悍的魂力波動,緊接著楊箐一把震碎那道魂力攻擊!

在楊箐強勢轟爆那一道魂力攻擊之後,後面接踵而來的劍光也轟在楊箐的魂影上,但詭異的是,那道劍光在這一刻竟然從楊箐的魂影穿透了過去!

而楊箐的魂影幾乎是在瞬息間便臨近周夢玲,然後在獰笑聲中猛的爆開,化為一道道散發著邪惡氣息的詭異煙絲,一把纏繞在周夢玲的身上!

這些煙絲在這一刻竟然無視周夢玲的真元防禦,直接鑽入周夢玲的體內,而更多的詭異煙絲,都是鑽進周夢玲的識海之內!

被這些煙絲鑽入體內之後,周夢玲發出痛苦的悶哼聲,俏臉瞬間變得蒼白下來,一道道漆黑的詭異紋路從她的眉心處,瘋狂的朝著她的周圍各處蔓延開來。

隨著這些紋路的蔓延,周夢玲的身體不斷顫抖著,身上的氣息也在急速暴跌,整個人直接從半空中跌落下來,朝著下方的血池摔落而去。

「玲兒!!」

「夢玲!!」

在這一刻,柳銘和洛凌嬌的瞳孔都是收縮到極致,兩人的身形在半空中晃出一連竄的殘影,直接來到周夢玲的身邊。 第340章二樓的鬼

「跟我走,離開這裡。」

楊間點燃了鬼燭,暫時的驅散了周圍的詭異,此刻不由鬆了口氣。

此刻他沒有多想,帶著熊文文就立刻試圖離開這餐廳。

這次的行動已經失敗了,繼續留在這裡會有巨大的危險,必須先行撤退。

鬼燭此刻劇烈的燃燒著,陰森的綠色火光搖曳不定,周圍還弔掛在半空之中的屍體依然面帶微笑的看著他們,發出滲人的怪笑。

在沒有鬼域阻隔下,就算是現在的楊間也不能直接接觸這種靈異,一定要依靠鬼燭的火光才能確定自身的安全。

「燃燒的速度有點快……而且隨著時間的過去這種燃燒的速度似乎還在增加,可見周圍已經變的越來越危險了。」

楊間看著手中這根嶄新的鬼燭,臉色微微一沉。

「你早該走了,我差點就被你害死了。」

熊文文這個時候緊緊的抓著楊間的手臂,一邊抱怨一邊害怕道。

楊間卻是沒有半點不好意思,他道:「解決靈異事件本來就是拚命,如果剛才我成功了我可以第一時間解決一隻擁有潛在巨大危害的鬼,風險和收益是成正比的,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只能說運氣不太好。」

「而且你的預知未來似乎有點問題,你只有我在行動的時候才能預測到結果,無法直接跳過這個步驟,看到結局,否則的話我也不用花費十幾秒的時間去做出嘗試。」

熊文文爭辯道;「你以為未來有那麼好預知么,關於鬼的行動和位置是最模糊的,需要集中注意力,這裡偏偏不只是一隻鬼,你讓我怎麼辦?」

「我沒有怪你,只是我對你的能力了解的不夠多,所以導致自己的行動方法有些失誤。」

楊間沒有去責怪一個小孩,而是自己承認自己的失誤。

他沒有想到,童倩的腦後的笑臉被奪,加上那隻篡改記憶的鬼,還有酒店內某隻未知的鬼會出現這麼多的變數。

若是單對單的話,楊間絕對可以將那東西解決。

「那你現在怎麼還不離開,還在這裡晃悠什麼?」熊文文見到楊間居然拿著鬼燭在這餐廳里閑逛起來,催促他趕緊離開。

看到這半空之中掛著一排排屍體,每一具屍體都帶著詭異笑容的看著自己,還有那一雙雙黯淡無神的眼睛隨著兩個人的位置變化而轉動著,這種感覺讓熊文文嚇的都要哭出來了。

一旦鬼燭熄滅,自己可就要死在這裡了。

「我要收回鬼繩,這隻鬼不能放任不管,否則麻煩會更大。」楊間低聲道。

他鬼域沒了這就代表著鬼繩失控,好在這餐廳不大,段時間內只要找到鬼繩的源頭依然可以收回來,這對自己而言並不難。

而一旦放任不管的話,鬼繩也會釀成一場災難,這也不能小覷。

很快。

楊間在一具屍體上看到了一根鬼繩。

這根鬼燭的一頭纏著黃金,在昏暗的環境里顯得格外的顯眼。

這被打上記號的鬼繩就是源頭。

「找到了。」楊間直接踩在餐桌上,一把抓住了這根草繩用力一拽,直接將這個草繩收了回來。

鬼繩一被回收,在鬼燭的壓制下立刻就失去了那種詭異的力量。

整個餐廳那掛在半空之中的屍體齊齊掉落了下來。

餐廳一片狼藉,屍體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屍臭,讓人忍不住想要嘔吐。

然而就算是沒有鬼繩的壓制,這些屍體依然發出怪笑,彷彿不想輕易的放任楊間離開,要將他留在這裡,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

周圍的陰風還在呼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風將那地上一張張染血的報紙卷了起來,一直在楊間周圍吹刮著。

「可以了,走吧。」

楊間收回鬼繩之後立刻離開了這餐廳。

不過這個時候熊文文指了指腳下道;「你看下面。」

楊間低頭一看,這個時候才發現餐廳的地毯上留下了一連串密密麻麻的黑色腳印,這些腳印雜亂無序,像是有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這裡到處走了好幾圈一樣,尤其是剛才他們站的地方,腳印更是密集。

似乎有一個人一直就在原地等待著楊間和熊文文從從鬼域里出來。

「是酒店二樓的那隻鬼,那東西似乎是從酒店外進來的,進了二樓之後就沒離開過,之前這東西是被鬼燭吸引走了出來,現在應該是離開了,剛才好在我們在鬼域里,那隻鬼沒有找到我們,否則又要面對一個未知的恐怖。」

楊間看著滿地的黑色腳印,最後發現一串腳印走出了餐廳。

之前的腳步聲也聽不到了。

「現在不是管這東西的時候,得暫時退回去重新商量一下對策,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童倩,確定她是不是真的已經死了,如果死了,也必須從她的衛星定位手機里找到她留下的錄音信息。」

楊間帶著熊文文有驚無險的離開了這餐廳。

身後的那些屍體並沒有追出來。

鬼燭隔絕了恐怖,也壓制了恐怖,在燭光內他和熊文文是絕對安全的。

一離開餐廳,果然,鬼燭上的燭火燃燒速度立刻下降了。

這證明著自己已經在遠離危險。

「先回大廳。」

楊間沒有吹滅鬼燭,可是依然手持這根蠟燭走在這昏暗的走道里。

那一連串黑色的腳印似乎也途徑這裡,一直延伸到了走道的盡頭,最後在岔道的時候消失了。

是的。

腳印不見了,直接詭異的消失。

不知道是去了三樓,還是依然待在二樓,亦或者又下到了一樓大廳,甚至就在身邊也說不準。

「那東西去哪了?」熊文文十分畏懼道,他沒有動用能力,也不知道那隻鬼的位置。

「鬼燭沒有反應,至少不在身邊,只能猜測那東西就在二樓徘徊了,不過這是一隻未知的鬼,並不是我這次的主要目標,注意力暫時不要放在它身上,除非它主動出現。」

楊間看了一眼,沒有理會,而是朝著大廳的方向走去。

詭異的地方太多了,他決定將這東西放一放,不打算想方設法的去針對。

很快。

他和熊文文回到了大廳。

這裡似乎是安全的,詭異的東西沒有跟來,鬼燭燃燒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最緩慢的地步。

楊間這才選擇吹滅了鬼燭。

詭異的綠色燭火熄滅了。

回頭看了看那昏暗的走道,沒有什麼東西走出來,那滲人的怪笑也消失了。

似乎楊間和那隻鬼的第一次交鋒就到此為止。

雙方誰都暫時奈何不了誰。

但楊間知道,這次吃虧的還是自己,因為他面對的是鬼,而自己是人,他每一次交鋒只要不成功就是失敗,因為他經不起多次的試探。

暫時的收回種種想法。

「馮全和郭凡他們兩個人呢?」

掃看了一眼大廳,卻發現之前還在大廳里為一個女前台爭執不休的兩個人這個時候卻不見了。

走下樓梯看了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