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公主殿下心頭一緊,連忙伸手拉住了下墜的沃恩,用盡全身力氣,向後一扯,堪堪躲過。

然而曲刃上紅芒一盛,竟如附骨之疽一般,緊隨而上。

冰冷的刃尖輕輕觸及了蒼白的皮膚,曲刃的主人禁不住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彷彿已經看見了殷紅的鮮血。

菲歐娜公主輕輕閉上了眼睛…… 第2677章星際女主的女兒(1)

「確定這件事是真的,你們沒有看錯?」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唐果不由自主的抬起頭往聲音來源的地方望了眼,與此同時也發現了現在身處地方的陳設。

空間很寬敞,亮堂。

擺放著的物品,一看就非常的高級。

從布置來看,這裡應該是客廳。但這個客廳,和之前見過的客廳都不一樣,一些常見的擺設並沒有。

並且在客廳裡面,還立著一個看著像人,實際上並沒有生命氣息的「人」。

【宿主大大,那是機器人,這裡的科技應該不錯,這個機器人除了不是真的人,其他的地方和人沒兩樣。剛才,我已經掃描了機器人的晶元數據,知道了一些東西。】系統壓制著驚訝,【宿主大大,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什麼地方?」

其實唐果已經有所猜測,能夠擁有這麼高端的技術,肯定是未來世界。

至於是未來什麼時候,她就猜測不出來了。

而且,剛才她還發現,她自己也有一個個人終端,可以在上面瀏覽各種各樣的消息,只不過暫時沒有時間去看這些。

【宿主大大,這是星際時代,真正的星際時代,整個星際存著兩個聯盟帝國。一個是你現在所在的宙浩聯盟帝國,還有一個是羅洛聯盟帝國。根據我掃描到的消息,宙浩聯盟帝國,是由曾經的東方血統組建的,而羅洛聯盟帝國,則是曾經的西方國家組建的。】

「原來是星際時代啊。」

她想起來群里那兩個星際時代的人,伊曼紐爾和比利,不知道這個星際是不是他們那個星際。所謂三千小世界,三千大世界,誰知道會不會是同一個世界。

現在還沒有接收記憶,但她已經有些期待了。

「我知道了,不管她有沒有問題,我會向家族提議,最好將她帶回來。」剛才那個女人的聲音又響起在耳邊,「從一百多年前,星際的植物不斷的在減少,唐芊芊目前所居住的地方不過是一顆落後星球,竟然能夠出現稀有的新鮮水果蔬菜,其中肯定有問題。」

「好了,你先盯著唐芊芊,有必要的話,將她帶回來,我們能夠發現這件事,其他人肯定也會發現。」

說完這句話,女人終止了和對方通話。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唐果的視線,回頭過來看了她一眼:「我要出去一趟。」

女人對唐果的語氣,非常的生硬,甚至還讓唐果感到了幾分冰涼。

唐果輕輕地點了點頭,目送女人離開客廳。

此時,她才放鬆的靠在沙發上,緊閉著雙眸,開始接收記憶。

看完記憶之後,她睜開眼,沒忍住直接卧槽了一聲。

【宿主大大,注意形象,現在你還是個七歲的小女娃。】

是的,目前的唐果,是一個七歲的小女娃。而她的身份,也非常的特殊。

這個世界的女主,就是剛才那個女人口中提及的唐芊芊。

剛才那個女人的名字叫唐清茹,是唐芊芊同父異母的姐姐。

(本章完) 更新時間:2013-03-03

嗡……

一道淡淡的嗡鳴突然響起。

有光自天而降,洋洋洒洒,巍巍堂皇。

光作昏黃,猶如日落前那一束最後的陽光,帶著一絲淡淡的溫暖,輕輕拂上灰燼騎士的肩膀。

那雙碧綠的眼睛猛然大睜,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利器在那蒼白的皮膚上一滑而過,不留絲毫痕迹。

毫髮無傷!

半空之中突然劃過一道白線,細如髮絲,亮如閃電,沒有威勢赫赫,也沒有轟鳴如雷,只是快,不過眨眼之間,便掠過十餘碼的距離,出現在手持紅寶石蜘蛛權杖的殺手身前。

白線的終點輕輕觸及那隻恐怖蜘蛛的尾部。

啵……

恍如氣泡破裂,一道微不可查的聲響悄然響起,隨即紅晶飛濺,濃濃的煙霧從破碎的紅寶石中四溢而出,凝聚成一個虛幻透明的女人頭顱。

無聲的尖叫過後,面現痛苦的女人頭顱愕然消散。

直到此刻,眾人才看見那道白線的本體,一柄半指寬,兩指長的小劍,白芒四射!

擊碎紅寶石之後,小劍「咻」的一聲悠然而返,在白裙女子的身周靜靜懸浮,彷彿未曾出動過一般。

失去介質的蛛網伴隨著紅寶石的碎裂而頹然脫落,沃恩只覺身上一松,身子已然脫離了蛛網的束縛。

暴喝一聲,手中剛剛換上的長劍直直遞出,毫無花哨的一劍,以最短的距離,最短的時間,直指身前刺客咽喉。

然而事實再次出乎了那名殺手的意料。

長劍突兀的停在半空。

「對不起,您處於瀕死狀態,沒有足夠的體力施放技能:榮耀一擊。」

系統那悅耳的女聲提示在耳畔響起。

瀕死狀態?沒體力了?沃恩震驚的看向視網膜上的狀態欄–生命值餘1,意味著自己已經進入了瀕死狀態,而體力欄則相應的變成了灰色,雖然之前其實剩餘了大概四分之一,而魔力爐,則是空空如也。

糟糕,剛才遭受的咽喉攻擊觸發了即死效果,否則落日餘暉不可能擋不下那道攻擊所造成的傷害量(為避免某些看官忘了,解釋一下,落日餘暉可吸收傷害,魔力以一定的比例吸收傷害量,當魔力為零,而傷害量並未吸收完,落日餘暉則會結束,並且開始掉血)。

噹啷一聲,吸血長劍菲爾忒彌斯掉落在地,瀕死狀態的灰燼騎士竟然連一把長劍也無法握住了。

「是否丟棄『菲爾忒彌斯,吸血之牙』?」

系統提示聲不合時宜的響起,沃恩連忙點否,隨即煙霧閃過,掉落在地的長劍飛回了腰包之中,至於左手之上的盾牌,因為除去握把之外,還有一道鐵環扣住小臂,所以倒不至於立刻掉落在地。

看著突然癱軟在地的灰燼騎士,震驚中的殺手瞬間緩過神來,右手正欲再次動作,卻又有些猶豫,生怕對方這又是對方的陰謀詭計,一時之間,竟僵在原地。

自攻擊伊始,即便是被菲歐娜公主刺傷的殺手們最多也只是悶哼一聲,再有便是施放蛛網的殺手念了一句不明含義的咒語,除此之外,便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然而此時,一道低低的怒喝突然從一名殺手口中迸出:「shelefen,smovinjar!」

癱軟在地的沃恩心中一突,突然身前腥風再起,被首領罵醒的殺手終於不再猶疑,手中奇怪兵刃紅光再現,朝著已經是無力抵擋任何攻擊的灰燼騎士揮去。

完了,要掛回貝魯賽巴布了……

沃恩認命的閉上雙眼,靜靜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唔……」疾奔中的惡魔劍手突然一個踉蹌,手捂胸口,俊秀的臉龐瞬間變得蒼白如紙,滴滴冷汗從光滑的額際浸出,彷彿是突然遭受了無法忍受的痛苦一般。

跟在薩魯法爾身側的拉瑟西斯連忙伸手扶住搖搖欲倒的惡魔劍手,卻聽見身旁傳來一陣哀鳴。

嗷嗚……

是魔王德蒙。

已經長得比菲拉斯獵犬還大的魔王軟軟的癱倒在地,眼睛望向葡萄園深處,四肢抽搐,哀鳴陣陣。

「他們這是怎麼了?」卓琳停下腳步,蹲下身子,心疼的撫摸著魔王有些亂的毛髮。

在黑暗精靈法師幫助下站穩身子的薩魯法爾喘了口氣,焦急的說道:「大人有生命危險!我進入虛弱狀態了!」

半精靈小姐疑惑的看了一眼惡魔劍手,一旁的綠神官揮手間為萎靡的一魔一狼加持上力量祝福,隨後開口解釋道:「據我所知,所有擁有輔助僕從或者寵物的職業,在主人進入瀕死狀態時,他的僕從和寵物都會進入虛弱狀態,所有屬性將減少百分之三十。」

兩位某種意義上的情敵對視一眼,發現雙方眼中皆是擔憂與驚惶。

「我先走一步!」半精靈小姐已然忘了正躺在地上哀鳴的魔王德蒙,低聲拋下一句,隨即邁步離去,邊跑邊為自己加持上所有時間類神術中唯一可以移動施法的「光行」——通過增加受法者身周時間流逝速度而讓賦予受法者相對外界更快的速度,這是時光之眼逃命技能之一,時間越長,所需消耗的神力越多。

「你……」綠神官小姐剛張開嘴,卓琳的身影便已離開了她的視線,望了望半精靈小姐消失的方向,又回頭看看雖然加持了力量祝福卻仍舊有些虛弱的一魔一狼,伊芙苦笑了一下,方才懦懦的把那句話說完:「……知道沃恩在哪個方向嗎?」

「她離開的方向沒錯,剛才那裡不是爆發了一道刺目的金光么?」拉瑟西斯提醒了一句,隨即扶著惡魔劍手走到綠神官身邊,開口說道:「您和克瑞絲先過去,薩魯法爾和德蒙就交給我吧。」

伊芙一愣,眨眼間便知道這是最穩妥的辦法,雖然法師擁有瞬間移動的技能,但冷卻時間長,並不適合趕路,而克瑞絲雖然是菲歐娜公主的侍女,但卻是一名實力強大的刀鋒武士,移動迅速正是刀鋒戰士的長項,自己又有「加速祝福」,並且擁有沃恩現在急需的治療神術,所以讓自己與克瑞絲先行一步確實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那他們倆就拜託您了。」綠神官也不矯情,向著拉瑟西斯點了點頭,又給瞭望向自己的惡魔劍手一個放心的眼神,便為自己加持上「加速祝福」,與克瑞絲轉身離去。

「咱們也走吧,拉瑟西斯先生。」惡魔劍手深吸一口氣,招呼了一聲,艱難的邁動腳步,一旁的魔王也用力站起,搖搖晃晃的跟在薩魯法爾身後。

「走!」菲歐娜公主疾呼聲落,閉眼等死的沃恩忽覺眼前一亮,伴隨著一道金屬交接聲,一股大力從背後傳來,整個人向後一個趔趄,隨即便感覺腋下穿過一隻小手,接著便是騰空而起的感覺。

灰燼騎士睜開雙眼,回頭望去,那名在今天遭受了太多意外的刺客再一次呆在原地,怔怔的看著被刺穿的手腕,應該是菲歐娜公主的傑作吧,沃恩如是想到。

回過頭來,灰燼騎士方才發現身周景物飛速後退,迎面而來的狂風猶如刀割一般,但這還算好的,更令人痛苦的是這是在葡萄園中,飛速掠過的枝丫藤葉抽在赤裸的身上,猶如皮鞭一般,「sm!」痛苦的灰燼騎士腦中不合時宜的出現了一個宅男耳熟能詳的詞語……

前進的速度緩緩慢了下來,菲歐娜公主的聲音出現在腦中不停閃過「皮鞭」「滴蠟」的沃恩耳畔:「你現在有力氣自己跑么?」

「啊?」沃恩一愣,連忙掏出一瓶昂貴無比的瞬間補血藥劑,來不及多想,一口喝了下去,快要歸零的生命條瞬間漲了三分之一,脫離了瀕死狀態,感受著力量恢復的灰燼騎士方才有暇在心中哀嘆連連:「五十個金幣啊,就這麼沒了……」

身後的殺手追趕得很緊,不過拜葡萄園所賜,狹窄的空間和迷宮般的葡萄架有效的阻攔了敵人,雖然對逃跑的兩人來說也有影響,但主動權掌握在他們手中,左拐右拐,勉強依靠地形暫時與追趕者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同時帶路的菲歐娜公主帶著沃恩各種卡視角,即便刺客中還存在著施法者,也因為視角問題而無法鎖定。

身後又傳來一陣氣急敗壞的呼喝,隨後便想起一陣陣嘩啦啦的葡萄架倒地聲——看來刺客們終於開竅了。

但這對逃跑的兩人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因為這意味著刺客們將以更快的速度前行——兩點之間直線最短的道理誰都知道。

一追一逃,距離越來越近,眼看著再過不久就進入了對方的攻擊範圍,一直在葡萄架中跟敵人捉迷藏的灰燼騎士突然開口問道:「要不咱們分開跑,這樣逃脫幾率更大一點。」

前方菲歐娜公主回頭看了他一眼,但速度卻未有絲毫下降,斬釘截鐵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我不會看著龐培的朋友在我眼前死去的!」

沃恩皺了皺眉,這是菲歐娜公主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銀白騎士的名字,但灰燼騎士並沒有注意到這點,腦中卻是想著一些其它的事。

「我不能再拖累你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他們是沖著我來的。」

菲歐娜心裡明白沃恩說的是事實,最先遭受攻擊的是沃恩,而遭受最多攻擊的也是沃恩,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對方的目標是灰燼騎士,不過她仍舊沒有同意灰燼騎士的提議,只是沉默著前行。

見菲歐娜公主沒有任何錶示,沃恩瞅准前方一個分叉路口,隨即也不提醒一下,身下腳步一轉,朝著與菲歐娜公主相反的方向跑去。

「我死了還可以復活,你要死了,等了一百多年的龐培就真的再也見不到你了。」回頭看了一眼菲歐娜公主,沃恩心中默默祝福著這一對比牛郎織女還要悲劇的情侶,隨即頭也不回的離去。 羅樹山走後,王主事便送來了幾件在冥界非常流行且有檔次的衣服。

林天佑拿起了穿上,發現這衣服有點像古人穿的袍子。

雖然沒有他的休閑裝穿起來舒服,但也別有一番風味。

休息了一會,林天佑便外出去領屬於他的冥河水。

城北,冥店。

林天佑看著眼前這兩層樓的店鋪,裡面人來人往,生意火爆的不得了。

尤其是領冥河水的櫃檯,人更是密密麻麻。

這些鬼族的魂力都不算高,大約也就百來道左右。

他們全都老實的排著隊,依次過去領冥河水。

林天佑觀察了一下,發現人雖多,卻沒有人敢隨意插隊。

「鬱悶,在陽世買東西排隊、都經常有人插隊,怎麼這裡卻沒有一個插隊的?

難道說,鬼族的素質比活人還要高?」

林天佑一臉的無語。

他看人這麼多,自然是不打算排隊的,如果有人插隊,那他當然也可以插隊。

可現在所有人都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排隊,完全找不到一個插隊的人。

林天佑就算再想插隊,也做不出這樣沒素質的行為來。

嘆了口氣,他只好走到隊伍之中,無奈的排起隊。

看著前面緩慢行進的隊伍,林天佑心情頓時不好了。

足足排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排到了頭。

前面還有一人,便輪到林天佑。

正滿懷期待的等著那人將冥河水領完,他好過去領。

這時,冥店外走進來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的穿著華貴,一看就是個公子哥。

而女的漂亮,不過魂力並不強大,林天佑估摸著,這個女人應該也是個剛進冥城的新人。

「二公子,您怎麼來了?」

冥店裡的管事看到來人,立刻從後堂走了出來,笑嘻嘻的迎接。

「嗯,這是我新認識的女朋友,她還沒有領冥河水,所以我親自帶她過來。」

被稱為二公子的青年淡淡的說道。

「原來您是來領冥河水的,那快請進,我這就到貴賓室里為這位小姐拿最好的冥河水!」

管事點頭哈腰,便要引著二人進到裡屋的貴賓室。

林天佑看到這裡,一臉不爽的搖頭,心說有特權就是好,過來連隊都不用排,直接就能拿到冥河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