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在自己全力發出的死黑龍炎破被斬裂的那一瞬間,八歧大蛇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倉促凝聚的第二顆死黑之球以更快的速度噴出,瞬間追上了剛剛被神無劈開的那顆巨大的死黑之球,然後,直接撞上了從中間衝出的少女。

「小鬼,戰鬥可不是你過家家!」

顯而易見,看穿了神無個性的八歧大蛇利用豐富的戰鬥經驗,給她設下了一個陷阱。

當然,八歧大蛇並沒有期待那顆倉促聚集的死黑龍炎破可以打傷,甚至殺死神無,它真正的目的是……

轟轟!

小型的死黑龍炎破狠狠的擊中了神無的身體,狂暴的死氣瞬間將其淹沒。然後,追上了那兩顆被神無劈開的半圓型的死黑之球。同出一源的力量在接觸的瞬間引起了連鎖反應,錯過神無還不過五米遠的兩顆半球體同時爆炸,掀起了更加狂暴的衝擊波,將被擊退的神無再次捲入。

連續劇烈的爆炸,引起了下方正在興奮的將奈落當成活靶子來打的神樂的注意,見到上空那狂暴的氣流,她放棄了已經被逼到絕境,連身體都幾近崩潰的奈落。

「神無!」

帶起一陣風暴,神樂朝著被死黑的邪氣淹沒的神無衝去,但是在半空中,就遭遇到爆炸掀起的衝擊波,如同遭遇颱風的樹葉,被瞬間吹飛,撞破了山脈,砸進了地底深處。

僅僅只是爆炸的餘波,就讓身為巔峰大妖怪的神樂被吹飛,雖說這和她不小心大意有關,但是由此可以推知,那股爆炸是何等的恐怖。而身處爆炸中心的神無,又是何等的危險。

不過事實證明,神樂的擔心是杞人憂天,剛剛被砸進地底,為了救出自己的姐姐,又再次飛出去的她,看到天空的景象,頓時停住了。

只見翻騰狂暴的天空之上,爆炸中心的那團黑氣劇烈的晃動起來,彷彿裡面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正在膨脹一般。

「這是……」

八歧大蛇的死之首微微低頭,紅色的巨眼眯合了起來,聲音透著一股驚異。

「空間的斥力!」

它的自言自語剛剛說完,爆炸中心的死黑邪氣已經被中心的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推開,彷彿雜亂的塵埃被掃帚一掃而空,混亂的天空頓時為之一清。

轟!

死黑的邪氣被排斥出去,爆炸中心的地點,一個純白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無盡的黑暗之海中,就像一朵黑夜之中綻放的百合花。在她手上的那把巨大的水晶大劍,此刻已經被變成平舉的狀態,顯然剛才被神無當成扇子來使用,來將那股爆炸的衝擊波,還有充滿了死黑氣息的邪氣給扇飛了。

「正因為單純,所以才能以拙破巧,用絕對的力量來打破我的攻擊嗎?竟然被這麼小的一個女孩用這種方式打破我的陷阱,真是嘲諷啊!」

無論是從體型還是力量上,八歧大蛇和神無都天差地遠,可是雙方的戰鬥方式,竟然卻截然相反。

「那個神無,真的是我誕生出來的分身嗎?」

莫說八歧大蛇,趁著神樂轉移視線而躲過一劫的奈落,看著天空那個純白的嬌小身軀,也是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神無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他的想象,空間力量的神秘與強大更是讓他嫉恨得幾欲發狂。如果得到神器八咫鏡的是他,那他也肯定可以擁有這種力量。明明他為了四魂之玉如此辛苦,可是比四魂之玉更加強大的叄神器,已經全部落入犬夜叉手中,甚至還被他用來泡妞。

將心比心,奈落不嫉妒得發狂才怪。

而就在他歷盡千辛萬苦,甚至背叛了和第六天魔王的協議,險死還生才得到的最後一片四魂之玉碎片,也被他最信任的神無給奪走了。自身也遭到了那個神樂的羞辱,這是何等的恥辱。

他真想現在就衝出去,把神樂和神無千刀萬剮,然後奪回四魂之玉碎片,搶到八咫鏡,再次和犬夜叉決戰,把那個傢伙……

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他所期盼的一切,都不屬於他自己。

在奈落再次抽風之際,遠處的神樂已經來到了神無身邊,兩姐妹並列和天空那隻巨大的蛟龍對峙。即便如此,八歧大蛇身上傳過來的那股巨大的壓力,依然沒有絲毫削減。

尤其是神樂,在真正站到八歧大蛇身前的時候,才真正感覺到對方是何等的強大,那股令人無法抵擋的氣勢,僅僅是站在那裡,就已經是極限了。

大妖怪和巔峰大妖魔的差距,就如同小精怪如同大妖怪一般,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存在。

「神無,怎麼辦,接著打下去嗎?還是……」

強忍著精神上傳來的龐大壓力,神樂目不斜視的盯著上方的八歧大蛇,詢問著身旁神無的意見。從剛才的戰鬥看,融合了八咫鏡的神無雖然強大,但是比起八歧大蛇,顯然還略有不如。如果只有神無一個人還好,利用空間的力量可以和八歧大蛇纏鬥下去,直到犬夜叉他們的到來,但是神樂卻不同,她的力量根本經不住對方任何一次攻擊。風的力量雖然強大,可惜八歧大蛇卻可以呼風喚雨,剛才擺動身體的時候,連空間都在顫抖,更何況是風。

神無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依然沒有任何錶情,她的嘴唇輕輕的蠕動。

「還差一點,走吧!回到犬夜叉身邊,我們唯一的歸處!」

完全將八歧大蛇當成了空氣,神無原地轉身,身上浮現出一道乳白色的光圈,將她和神樂的身影一起籠罩進去,隨後猛的一閃,消失在這片天空。

「八歧大人,就這樣放她們走嗎?」

見到神無和神樂消失,終於鬆了一口氣的奈落才戰戰兢兢的跳了出來,來到兩女之前所在的天空,對著八歧大蛇的頭顱問道。

顯然,眼睜睜的看著奪走了他最後一片四魂之玉碎片,還將他教訓了一頓的兩個背叛者安然離去,他還很不甘心。

「八咫鏡是空間的神器,可以肆意在空間穿梭,加上那個神無本身的屬性,除非是完整狀態的我,不然根本不可能抓住她!」

八歧大蛇渾濁厚重的聲音震蕩著空氣,充滿死亡的吐息讓奈落的身體迅速恢復。吸收了八歧大蛇分身的他,力量和八歧大蛇可以說同出一源,除了奈落本身那邪惡之心帶給他的力量之外。

不過,停頓了一下,八歧大蛇用奇異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奈落,諷刺了一句。

「而且,神無應該是你的分身吧!她的力量,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了!」

奈落當然清楚,稀有的虛無屬性,還有克制妖怪的聖屬性,從某種角度上說,神無的潛力不在桔梗和翠子之下。繼承了破魔之道的桔梗,同時擁有神聖和破魔屬性,而翠子則擁有神聖和凈化屬性,破魔是屬於殺傷力最強的毀滅法則的一部分,而凈化則是光之法則的一部分,而且都是非常稀少,甚至是立於頂點的屬性力量。

他奈落,雖然吸收了八歧大蛇的分身,擁有了象徵黑暗的八種邪惡之力,可惜本身的屬性力量依然很低。就像原本神無,她的力量屬性也很低,所以奈落才會將她放出來。可惜,殘酷的事實告訴他,融合了相同屬性的神器八咫鏡,已經成長到了他也需要仰望的地步。

嫉妒的負面情感,已經讓奈落有些失態了。

聽到八歧大蛇的提醒,奈落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有些不對。但是,他真的不甘心啊!

「犬夜叉!」

撕心裂肺的憤怒咆哮在寂靜的夜空下迴響,遠遠的傳開。

此時,在十里之外的天空,再次出現的光球之中,掌控風之力量的神樂顯然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奈落的不甘怒吼,臉上洋溢著無法掩飾的笑意。

「呵呵,那個傢伙,活該他倒霉!神無,現在我們怎麼辦,就這麼去找犬夜叉嗎?」

一邊笑著,她一邊看向了神無。

「百合子那個傢伙,就那樣留給奈落,這樣好嗎?」

「這是她自己的想法!」

神無鬆開了雙手的水晶大劍,讓它重新化為八咫鏡,漂浮在她身前。在鏡子之中,很快就照出了剛剛返回到人界的犬夜叉一行的身影。 [正文]第四百九十六章結束的冒險之旅

————

打開空間隧道,犬夜叉一行剛剛返回到人界,就感覺到了遠處那股遮天蔽日的黑暗邪氣。而八歧大蛇和神無戰鬥引起的衝擊波,更是傳到了百里開外,他們自然也清楚的感覺得到。

不過,就在犬夜叉鎖定神無的位置,打算親身前往的時候,戰鬥停止了。

「失敗了嗎?不……這種氣息!」

「八歧大蛇,它似乎從封印中蘇醒了!」

山峰上,桔梗來到一直閉目感應著遠處狀況的犬夜叉身後,輕聲說道。

「只是一顆頭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犬夜叉睜開眼睛,眺望著遠處的天空,以他的目力,雖然還無法看到飛速趕來的神無和神樂姐妹,但已經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兩女的氣息。

畢竟她們的身體中都融入了一部分自己的血脈和生命力,神無之所以能夠擁有連八歧大蛇都為之震撼的實力,也是因為她的心臟融入了犬夜叉的精血,與其說八歧大蛇是在和神無交手,倒不如說是在同時和神無,八咫鏡,還有犬夜叉同時戰鬥。

「小心無大錯,我覺得你你應該找機會去中央皇朝一趟!」

雖然戰力方面,他們這一方依然佔據著優勢,但已經不是絕對的了。奈落不可能愚蠢到和他們硬碰硬,加上神無和神樂的背叛,那個傢伙即使不死,恐怕也要脫層皮。這段時間,他應該可以消停一會了。

「怎麼?累了嗎?」

聽到桔梗話里隱含的一絲倦意,犬夜叉回過頭,心疼的看著這個和自己相約了一生一世的女子。晚風吹拂著她的柔水烏黑的髮絲,窈窕的身姿是如此的婉約動人,讓人憐惜。

情不自禁的,犬夜叉伸出右手,攬住了桔梗的柔弱無骨的腰肢,將她拉進了懷裡,低頭在她潔白的脖頸上深深的吸允著對方的幽蘭氣息。

「嗯,也許吧!」

桔梗沒有掩飾自己的疲態,依偎在犬夜叉的懷裡,顯得異常溫柔。她已經不是五十年前那個修羅巫女了,此刻的她,只是犬夜叉的女人,犬夜叉的妻子而已。

其他的,什麼都不是。

「不用再像以前那樣,為了守護人類而到處奔波戰鬥,我已經覺得很幸福了。但是,似乎我的心還是有些不足啊!」

「你可以貪心一點的,桔梗!」

犬夜叉親吻著桔梗皎潔的脖頸,在上面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吻痕,令桔梗宛如觸電一般顫抖了一下,身體更加鬆軟了。犬夜叉全力支撐著難得的露出如此軟弱姿態的桔梗,火熱的嘴唇沿著被他印下唇印的脖頸,吻過耳垂和發梢,來到了她的額頭,他的熱量透過嘴唇的呼吸侵染著桔梗的,給她染上了一層美麗的緋紅色彩。

桔梗那雙美麗的黑曜石眼眸輕輕的閉合著,流轉著迷醉的光暈。她粉色的薄唇輕輕開合,吐出異常芬芳的氣息,讓犬夜叉呼吸加快,血流膨脹。

「桔梗,這次回去之後,我們稍微休息一段時間吧!就我們兩個人,再和以前一樣,到處去走走,去看看!」

犬夜叉的話引起了桔梗埋藏在心裡的五十年前的回憶。

和犬夜叉一起出去斬妖除魔,一邊遊覽各地的風光。就在那個冬天,她將自己徹底的交給了犬夜叉,也決定了他們兩人未來的命運。

雖然之後經歷了不少波折,但是時間倒流,她也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正因為那個選擇,她現在才可以躺在犬夜叉的懷裡,被他呵護關愛,被他憐惜親吻。

不過,如果可以再次回到那段時光,那最快樂,最輕鬆的時光。

只要想想,桔梗就感覺自己心裡升起了一股無法抑制的熱流,讓她衝動的想要立刻和犬夜叉一起離開,然後去過只有他們兩個人的世界。

寬大的胸懷並不意味著沒有私心,桔梗容納了犬夜叉沾花惹草的行徑,從來都沒有一絲抱怨。因為她是犬夜叉最深愛的女人,因為她曾經犯下了幾乎無法彌補的錯誤,所以……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她還希望犬夜叉能夠多愛自己一些,將分給其她女孩的時間,多留給自己。這份祈願,在她眼中,已經非常貪心了。

因此,在聽到犬夜叉給出的遠比她希望的要多得多的回答后,她再也無法忍受從內心深處湧現的幸福,眼角含淚,用幾乎輕到聽不見的聲音輕輕的「嗯」了一聲。

犬夜叉來的嘴唇經過桔梗可愛的小鼻子,堵住了她粉色的櫻桃小口。

在這座空曠的山峰之巔,一對少年男女,半妖和巫女不可能結合的存在,在此刻激烈的擁吻著。直到十分鐘之後,包裹著神無和神樂姐妹的光圈到來。

在神無和神樂姐妹的氣息進入到犬夜叉和桔梗的感應範圍之後,唇齒相依的兩人才緩緩分開,舔去了連接兩人的銀絲,犬夜叉還想繼續這樣親密的抱著桔梗,但是桔梗輕輕的搖了搖頭,雙手按在他的胸膛上,輕輕的掙扎了一下。

犬夜叉抱得很緊,桔梗是絕對掙脫不掉的。但他清楚懷中玉人的想法,只能選擇妥協,鬆開了自己的雙手。

桔梗順利的離開了犬夜叉的懷抱,輕撫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亂的髮絲和和服,才給了犬夜叉一個嗔笑,扭頭看向了遠處天空那個正在飛速逼近的光球。

剛剛才許下了一個承諾,但是貪心的人立刻就變成了自己。

在桔梗的嗔笑下,犬夜叉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回了一個略帶尷尬的微笑,貪心不足的犬夜叉只能作罷,和桔梗一起迎接神無和神樂的歸來。

放飛的風箏終於要回來了!

犬夜叉看著遠處那兩個熟悉的身影,剛剛放開桔梗的雙手再次張開,敞開了自己的懷抱。

……

搭建好的帳篷圍成一圈,在中心的篝火旁,坐滿了一群美麗動人的少女,鍾靈毓秀,全都是萬中無一的好女子。這樣的人,擁有一個已經是不得了的造化,而此刻卻有一個男人,同時擁有她們所有。

年齡從七八歲到十七八歲的女孩子們全都以那個紅衣少年為中心跪坐著,不過也有例外,其中一位年齡看上去最為有效的女孩子,一身純白,只有那雙深邃的漆黑眼眸,宛如星辰一般璀璨。她安靜的坐在紅衣少年的懷裡,就像一隻無比眷戀主人的小貓,緊緊的依偎在少年的胸膛。

如果旁人看到,百分之九十會認為這是一對非常溫馨的兄妹,但如果仔細觀察,就可以看到,少年的雙手在女孩身體的各個min感部位游,走fumo著,而他時不時落在女孩臉頰和嘴唇上的親吻,只證明了一個事實。

兄妹之間是不可能做那種事情的,所以他們之間……是戀人!

「也就是說,奈落的四魂之玉還沒有聚齊了!」

紅衣少年自然是犬夜叉,在用擁抱和親吻迎接了神無和神樂歸來之後,他和桔梗立刻帶著兩女回到了山下的營地。隨後,讓神樂開始講述她們從奈落那邊叛逃,以及發生的那場驚天大戰。在聽完了神樂的講述后,犬夜叉的嘴唇終於離開了神無那略帶清涼的,看向了翠子掌心那片剛剛從神樂那裡接過去的四魂之玉碎片。

這片碎片,當然就是奈落從寶仙鬼那裡奪走的哪一片了。裡面的邪氣已經被翠子徹底的凈化,此刻它看上去晶瑩剔透,非常漂亮。

「嗯,有了這片四魂之玉碎片,主動權已經掌握在了我們手中。我現在擔心的是,在那個世界的時候,那個救走了奈落的大陰陽師,還有和神無戰鬥過的八歧大蛇!」

跪坐在犬夜叉右側的是桔梗,這個位置一直都是屬於她的。同樣聽完了神樂講述的她,在沉思了一會之後,提起的心卻完全沒有放下。

之前才和犬夜叉說過前往中央皇朝的事情,看來要加快了!而她和犬夜叉的二人世界的蜜月之旅,恐怕也要延遲。

這就是所謂的世事難料吧!

旁人聽不出來,犬夜叉怎麼可能不知道桔梗話里透著的那股不甘。他伸出手,用力握住了桔梗的左手,用力的點了點頭。桔梗臉上先是一喜,但是隨即想到了什麼,還是固執的搖了搖頭。

看到桔梗的回答,犬夜叉急了,正打算說什麼,已經注意到兩人之前那奇怪的啞謎的眾女全都將目光投擲了過來,落在兩人身上,讓他們不得不暫時放棄了多餘的想法,將心思轉回到正事上。

「咳咳!」

輕咳了幾聲,犬夜叉正要把話題轉回來。可惜,他的這種招數對於戈薇她們來說,已經免疫了。

「盯!」

十幾道目光緊緊的盯著犬夜叉的臉,裡面蘊含的那種強烈的情緒,讓犬夜叉也有些坐立不安。一直宛如小貓一般縮在他懷裡,任他肆意逗弄的神無感覺到了犬夜叉的情感波動,微微睜開了眼睛。

「犬夜叉!」

朝著犬夜叉伸出雙手,神無抱住了他的臉,吻上了他的嘴唇。這下子,周圍那群本來就處於焦躁狀態的女孩子們的目光更加熾烈了。

哪怕是犬夜叉,此刻也有些招架不住,可惜,他也不可能將神無從自己的臉上拿開,這樣的話,估計惹的眾怒就更大了。幸好這時,作為當事人之一,但卻威嚴頗重的桔梗終於出聲了。

「主動權在我,奈落重傷之後,肯定會尋覓一個安全的地方好好回復傷勢,加上還有目的不明,但應該偏向我們的百合子,奈落和四魂之玉的事情暫時可以放下來。連續戰鬥了這麼長時間,接下來的日子裡,大家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聽到桔梗出來給犬夜叉打圓場,戈薇她們相互交匯了一個眼神,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們原本就沒有生氣,只是對犬夜叉又給她們增加了兩個姐妹有些不滿而已。

而且,不僅是神無和神樂,奈落身邊還有一個百合子的事實,也讓她們有些吃味。

但是,正如桔梗所說,最後一片四魂之玉碎片已經到了他們手上,尋找四魂之玉的旅程已經可以結束了。接下來,是重新整理日後行程的時候。 [正文]第四百九十七章乾之刀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