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然微微一笑:「也罷,我們便再做一次愛管閑事之人吧!」……(未完待續。) 「咱們去百花城,不管人家歡不歡迎我們,我們都要從旁協助。大不了一直守在城外,到時候總能查出些蛛絲馬跡。」辰然道。

眾人迅速地往百花城而去,到百花城的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

忙活了一夜,夜宗眾人並沒有感到任何疲憊。他們直接飛進城去,奇怪的是,居然沒有一個人上來阻攔。

飛到了城主府的上空,這時候辰然才注意到,下方的府邸大門掛著牌匾,上書「花神府」三字。

眾人正想飛入府中,牡丹仙子忽然迎了上來。

「辰宗主,你們可否查出了兇手?」牡丹仙子詢問道。

夜宗眾人面面相覷,辰然也有點驚訝,道:「難道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沒有回來嗎?」

「她們回來了?」牡丹仙子亦是疑惑地詢問。

事情越來越不妙,辰然趕緊把昨晚的經過說了一番。

「兇手是梁家的梁喆,可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應該先一步來百花城報信,為何到現在還沒有到?」辰然詫異道。

牡丹仙子露出了驚懼的神色,再也管不了夜宗眾人,直接往花王塔飛去。

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別說童童了,現在所有人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夜宗眾人同樣落到了花王塔前面,牡丹仙子在塔外高聲喊道:「兩位婆婆,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情需要如此大聲地嚷嚷?」一道瘦小的身影從花王塔中出來。

同樣是一個老婆子,只是和金花婆婆有些不同,身材瘦小了許多,白髮上戴的是銀色花朵的發簪,看來此人應該就是銀花婆婆了。

「銀花婆婆,兇手是梁家的梁喆!」牡丹仙子急切地道。

聽到梁喆這個名字,銀花婆婆神色一怔,看來同樣非常吃驚。

牡丹仙子緊接著道:「玫瑰妹妹和荷花妹妹從幽蘭城回來,可是到現在還沒有回到百花城!」

「難不成她們也失蹤了?」金花婆婆一邊說著一邊從塔中出來。

辰然解釋道:「當時兩位仙子先行了一步,因為涉及到梁家與楚家之事,我們不便插手,所以猶豫了一會兒。但想到答應了婆婆要找到兇手,所以我們還是回來了。只是一路上並未見到兩位仙子,原以為她們已經回來,沒想到……」

從幽蘭城到百花城,只要直線往北飛就行了。若是她們還在路上,夜宗眾人肯定會碰到她們。然而這一路上並沒有人煙,所以兩位仙子很有可能已經失蹤。

金花婆婆急切地道:「與幽蘭城聯繫過了嗎?」

牡丹仙子自責道:「一聽說兩位妹妹失蹤,我便亂了手腳,情急之下直接來到花王塔彙報,倒忘了聯繫幽蘭城,我這就去聯繫!」

她說著便匆匆離開,百花城自然有聯絡四周城邦的磁音話筒,聯繫起來方便快捷。

塔前就剩下了夜宗眾人,金花婆婆和銀花婆婆同時打量著辰然,隨後金花婆婆開口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梁家和楚家的?」

辰然笑道:「大家都曾是刺客聯盟的一員,知道些事情也不足為奇。也許花宗的實力非凡,並不把兇手放在眼裡,但我們依然可以幫到忙。梁喆此人,便是我們探查出來的,只是他有些實力,不小心讓他逃跑了。」

金花婆婆淡淡地道:「你能查出兇手的底細,我代表花宗感謝你。但之後的事情你們不要管了,你們可以在百花城隨意走動,唯獨不能再插手此事。」

「這老太婆,真是有眼無珠不識好人心。」幻無缺呢喃道。

聲音並不小,但金花婆婆充耳不聞,而銀花婆婆狠狠瞪了幻無缺一眼。

就在這時,牡丹仙子急匆匆地趕來,身後更是跟了不少花將,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手下的花將都在,還有牡丹仙子手下的花將,分別是紫羅花將、桔梗花將、杜鵑花將和月季花將,合起來總共十二人。

牡丹仙子急切地道「我和幽蘭妹妹聯繫過了,大致情況和辰宗主說得一樣,只是唯獨不見了玫瑰妹妹和荷花妹妹的身影。此刻幽蘭妹妹已經派人沿途尋找了,還請兩位婆婆下令,動用花宗所有的力量找出兇手和兩位妹妹!」

兩位仙子失蹤,這件事情可不得了。花宗總共也就七位仙子,她們實力超凡,地位尊崇。現在梁喆把觸手伸向了兩位仙子,這個仇怨非生死相鬥無法化解。

「唉……當時看著兩位仙子往北而行,如果我們陪著她們來百花城,便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辰然自責道。雖然沒必要對此事負責,但辰然還是有些愧疚。

好在花宗的人算是明事理的,金花婆婆道:「辰宗主,此事與你無關,你沒必要自責。牡丹,你立刻通知宗主和其它幾座城邦,將在外面的力量全都集中起來,保護好自己所在的城邦,然後帶著總部的所有力量搜尋兇手的蹤跡。」

辰然忍不住道:「其實找兇手的事情我們比較在行……」

金花婆婆根本沒有聽他說的話,或者是有意不想搭理,她看向了身邊的銀花婆婆,道:「銀花妹妹,你帶著大家去尋找兇手吧。」

銀花婆婆擔憂地道:「若把總部的力量都派了出去,那百花城……」

「這裡還有我呢!百花城的事情你無需擔心,對付梁喆才是重中之重。憑著幾位仙子的力量,還是難以和梁喆抗衡的。」

銀花婆婆點點頭,立刻帶著牡丹仙子和一眾花將下去了。她們要先通知各個城邦以及花神,然後出城尋找。

「那麼我們也告辭了。」辰然道。

金花婆婆點點頭,眼見著夜宗眾人飛上天空,她沒有橫加阻攔,也沒有多說什麼。其實她心裡非常矛盾,明明想要藉助夜宗的力量,可又不想讓外人插手花宗之事。索性當作什麼都不知道,讓夜宗眾人自己去折騰吧。

看著夜宗眾人離去,隨後是銀花婆婆帶著一大波花宗弟子飛出城外,金花婆婆稍微安下心來,重新回到了花王塔內。

在金花婆婆進塔后不久,花王塔就釋放出了一股柔和的五彩能量,將整座百花城包裹了起來。

城中百姓不知道其中原因,頓時騷動起來。好在有花宗的人奔走相告,說是有外人入侵,讓城民安心呆在自己家中。

城民們的情緒很快穩定下來,他們信任花宗,不管多麼強大的敵人,都相信花宗可以應對。

城外,夜宗眾人停留在空中。

銀花婆婆帶著手下飛出了百花城,正好和夜宗眾人相遇。

牡丹仙子不耐煩地道:「你們怎麼還不離開?」

辰然笑道:「天大地大,我們願意去哪兒便去哪兒,你未免管得太寬了一點吧。」

牡丹仙子還想爭辯,銀花婆婆喝道:「別管他們,咱們先去找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要緊。」

花宗的人往南而去,看來是打算沿路尋找,因為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失蹤的地方,肯定是在幽蘭城和百花城之間。

鼬奇道:「就她們這般找法,能找到才怪。若不是我們幫助,恐怕到現在都找不到任何線索呢!」

辰然道:「咱們就遠遠跟著花宗的人,想必花神應該會很快回來,說不定能見到他。在這之前,我們也可以幫助花宗找些線索。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實力不低,所以肯定會留下打鬥的痕迹。」

眾人緊緊跟在花宗眾人的身後,牡丹仙子發現了身後的眾人,不滿地道:「婆婆,那些人跟著咱么呢!」

銀花婆婆道:「我說了不用管他們!」

花宗的人貼地飛行,不放過每一個角落,進行著地毯式地搜索。

夜宗眾人輕鬆了不少,徐來和小靈通結合探查,遠比花宗那麼多人搜索還要管用。

「有了,我看到西邊那片樹林有打鬥的痕迹。」徐來激動地道。

「哪有樹林?」幻無缺嘟囔著。

徐來笑道:「距離很遠,你自然是看不到的,我們過去便知!」……(未完待續。) 在徐來的帶領下,眾人往西而去。

約莫十幾里的路程,這裡已經沒有花宗的人探查了。畢竟花宗人數有限,不可能顧及到每一個角落。

而且此處樹林表面看起來並無異樣,小靈通忍不住問道:「徐來,這裡哪有你說的打鬥痕迹?」

徐來自信地笑著:「茂林遮蔽,你們自然是看不到的,跟我落到樹林中便明白了。」

眾人飛入了樹林之中,這才發現有一片地面上的花草盡皆枯萎,奇怪的是,這一片區域中的大樹卻未受影響,難怪從空中看不到任何異樣。

徐來跑入了這片區域,並大聲喊道:「你們快過來看!」

眾人跟了過去,仔細一瞧,在荒蕪的地面上,居然還有一些璀璨的花瓣存在,這與那些枯萎的花草顯得格格不入。

再仔細看去,這些正是玫瑰花和荷花的花瓣,更坐實了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來過此地。

「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花宗?」羋彩提醒道。

辰然搖搖頭:「暫時不要聲張,她們找她們的線索,我們找我們的線索,咱們互不干涉,以免讓花宗的人反感。」

重生愛上安子遷 童童一直都用感知異能進行感知,這時候忽然喊道:「我感知到了!」

這是久違的感知,大家都等童童等了很久了,終於有一次可以準確地感知到重要之事。

童童自己也很興奮,迫不及待地道:「兇手是故意吸引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過來的,兩位仙子年紀輕,又沒什麼經驗,發現有個可疑人物,就大膽地追蹤過來。兩位仙子和兇手一起落入林中,沒想到這裡早就有兇手設下的陷阱,當時陰鬼呼嘯,花草枯萎,兩位仙子只抵擋了幾秒鐘,就被兇手擊敗昏迷。」

「兩位仙子有沒有危險?」辰然急切地問道。

童童道:「兇手沒有立刻對兩位仙子出手,只是把她們二人帶走了,方嚮應該是西北面!」

「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往西北而去!」辰然首當其衝飛了起來,夜宗眾人齊齊跟上。

而花宗的人仍沿著幽蘭城的方向搜尋,牡丹仙子發現夜宗眾人不見了,立刻告知銀花婆婆:「婆婆,夜宗的人不見了。」

銀花婆婆道:「不用管她們,你讓大家搜索地再仔細一點,並且擴大範圍尋找。」

銀花婆婆看似沒有在意辰然一行人,實則對他們抱了一些希望。若是換了別的勢力在花宗領地肆意遊盪,她肯定是要把對方趕出去的。能夠坐視夜宗眾人隨意行動,可見花宗給他們很大的情面。

夜宗眾人倒沒有想到這一層面,他們只想用自己的方法去找到兇手。不知不覺間,居然來到了百花城西邊的茉莉城.

即便是白天,茉莉城也是城門緊閉,充滿著肅穆和緊張的氣氛。倒不是此城一直都是這樣,只是接到總部消息之後,所有花宗治下的城邦都戒嚴了起來。

辰然等人遠遠地看著茉莉城,眾人都有些心裡沒底。

「難道兇手已經到茉莉城了?」幻無缺忍不住問道。

童童猜測道:「就在附近,但應該沒有進茉莉城。花宗的人絕對不會想到,兇手會輾轉到茉莉城的附近。雖然城中守衛森嚴,可是城外幾乎沒有巡視的人,兇手正好可以放心地藏匿。」

每一個人都開始對童童另眼相看,童童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其實我的感知本來就很厲害,只是前段時間有心事,現在自己調整過來了,所以感知又開始強烈。」

辰然微微一笑,著實為童童自己調整的了情緒而開心。當初在霧海之時,就是靠著童童指路才回到了陸地。現在那個童童又回來了,今後行動會方便許多。

徐來立刻動用神眼異能,額頭的第三隻眼睛儘力睜開,綻放出耀眼的光輝,這樣就能看得更遠了。

神眼掃過,天上地下不放過任何角落。

「找到了,在城牆邊上的一個地洞里!」徐來激動地道,「不好,他發現了我的窺探,現在就要逃跑!」

眾人順著徐來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道黑影從地底冒了出來。真沒想到兇手和茉莉城居然近在咫尺,這倒是印證了那句話——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對方的速度很快,辰然全力追擊,可還是晚了一些,最後讓兇手逃掉了。

其他人陸續追趕過來,見辰然停在了空中,便知道跟丟了敵人。

「唉……我的速度在白天受到很大影響,終究還是慢了一些。我見兇手逃入空中的雲霧之中,便已經不知去向了。」辰然感嘆道。

徐來自責一聲:「都怪我實力太低,神眼雖然看得遠,但敵人卻可以輕鬆注意到我的目光投射,所以直接逃掉了。」

自從徐來回歸夜宗之後,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辰然看得出來,他心裡一直都存在一個結,那便是自己的實力。

徐來依舊是夜月刺客的境界,現在只是和童童相當。面對新來的那些成員,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弱小。平時的嘻嘻哈哈無法掩蓋內心的自卑,他向來好強,如今實力不如別人,心中自然非常難受。

辰然安慰道:「沒事,兇手實力強大,連花宗都那麼重視,我們如果真能輕鬆地將他抓住,那才讓人意外。對了,你看到兇手的時候,有沒有發現玫瑰仙子和荷花仙子?」

因為距離遠,所以辰然追趕之時根本看不清敵人,只能看到一團黑影。

徐來肯定地道:「他的確帶著兩位仙子,逃跑的時候也帶著她們。」

這更讓辰然驚嘆,帶著兩個人都能逃那麼快,此人的實力或許比辰然推測得還要強。

現在追丟了敵人,眾人的目光又不約而同地朝童童看去。

童童一直都閉著眼睛,不用別人提醒,他從敵人逃走後便開始感知著。

「怪了,我居然感知到兇手還在茉莉城附近!」童童驚訝地道。

徐來瞪大了眼睛:「不可能的,我親眼看到他逃跑,怎麼還會留在茉莉城?」

「這……或許是你看走眼了。」童童小聲地說著,反正他自己的感知異能絕對不會錯。

「不……不會的!」徐來有些不可置信,雖然心裡對自己的能力有些動搖,但他實在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呂漢和羋彩同時安慰著,辰然也是開口道:「你冷靜點,或許敵人是用了什麼障眼法,正好把你的神眼騙過去了。」

徐來只是不停搖著頭,心裡說不出得難受。眾人的實力都比他要高,他引以為傲的便是自己的神眼。可現在神眼居然也被敵人蒙蔽了,那麼自己到底還有什麼用?

他沉默著不說話了,只是心裡還在百般自責。

眾人也不知道如何相勸,辰然只能嘆口氣,暫時不去管徐來,自己的情緒還是需要自己去把控,就如童童一樣。

徐來的神眼異能的確奇特,但在帝國戰爭之前,大家遇到的敵人還不是很強。而現在,敵人越來越恐怖,那些資深的大刺客手段奇異,能夠矇騙夜月刺客的徐來實在太正常不過了。

相信徐來的實力提升,他的神眼異能依然可以大放光彩。只是提升實力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辰然打算等花宗之事過去后,再想辦法幫助徐來提高自己的實力。

眾人重新回茉莉城而去,徐來有呂漢看著,辰然倒也放心不少。

再次來到茉莉城前,眾人俯瞰而下。徐來已經無心再用神眼異能了,眾人只好自己尋找。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有一道身影飛過來。夜宗眾人如臨大敵,對方似乎也很警惕。

等彼此的距離近了,辰然和那人面面相覷。

「花神!」

「辰宗主!」

……(未完待續。) 來者正是花神,他依然帶著面具,讓人看不到他的面容。

「你們怎麼在這兒?」花神驚愕地道。

辰然奇怪地道:「難道花宗的人都沒有告訴你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