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指向一種可能。

那便是,素曼長老其實是另有打算。

她做了這一切,恐怕不光是為了封天,也是為了她自己。

她殺掉了混沌武聖,又滅掉了天下大半強者。倘若她在將封天也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呢?

陸凡深呼吸一口氣,搖頭苦笑。

算計如此之深,手段如此之狠,這才是高手中的高手啊。

陸凡也不知道是該希望素曼長老成功,還是不希望素曼長老成功了。

搖搖頭,轉身離去,他現在要做的,還是儘快逃離這裡。

暗元聖女雖然不打算對付他,但這些其他魔修,也不是好惹的啊!

「東南方!」

陸凡還是相信了暗元聖女的話,腳踩虛空行舟,向著東南方飛去。

。。。。。。

擎天國,此時已經崩碎成了渣。

一個國度,最關鍵的天地之力已經被徹底炸成了光點。整個國度都被蠕動的觸手貫通,此時還在劇烈的收縮。

觸手上有著不少炸裂的地方,黎熙玩的這一手爆炸,還是傷到了虛獸。

如果一路順著觸手往裡面看,在縱橫交錯如道路般的觸手群最深處,可以看到兩條七彩的觸手。

再往裡面去一點,便是帶著七彩光芒的肉塊。

上面封天的身影居然被炸斷了一條手臂。

七彩的力量,不斷往斷裂的地方洶湧,但讓封天無比氣憤的情況發生了。他體內的力量,竟然無法恢復他的傷勢。

哪怕是一名尋常的天罡武者,有了不滅之體之後,恢復個殘肢斷臂,也就是耗費點罡勁的事。

但現在,已經口口聲聲叫喊著封神的封天,卻發現自己連這麼點傷勢都沒辦法恢復

這肯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一道光,驀地從外面飛了進來。所有的觸手竟然自動閃開,讓此人飛入。

封天抬起了頭,本來就很難看的臉色,此刻變得更加的難看。

整張臉,就像是被無數人踩過一樣,扭曲,猙獰。眼中血色的光芒還在不斷的閃動。

身姿曼妙,蓮步輕移。

緩緩地,一人在觸手上走來。四周的觸手竟然完全不受封天控制,面對此人,就像孩童遇到了母親一般,根本生不起任何攻擊的**。

借著四周七彩的光芒,封天終於看清了來人。

立馬,封天咬牙切齒的道:「素。。。。。。 全民偶像他總圍著我轉 曼。我早該猜到是你搞的鬼!」

素曼淡漠的站在封天的面前,平靜的道:「封天公子,新的身體,好用嗎?」

封天大聲道:「你到底做了什麼?為何我的身體不能恢復。為何虛獸不攻擊你。你玩了什麼手段!」

素曼以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封天道:「因為,這虛獸,是我養大的啊。雖然它是你撿回來的,但你沒發現,它認我為主了嗎?」

封天驚住了,道:「認主?虛獸也能認主?」

素曼道:「是的,天下荒獸都能認主,連神兵都可以,何況虛獸。這個其實我原來也不知道,直到有一天這虛獸喝了我的血液。」

封天歇斯底里的道:「但就算這樣,你也不可能毀了我療傷的能力!」

素曼笑了,淡淡的道:「那是另外的事情,你沒有發現,你所用的天魔心,其實是假的嗎?」

素曼長老指向封天的心口,接著道:「很有趣吧!」

!! 副殿主則是看著離去的聖子,冷笑不已。隨後看著魔劍,希翼之極。《他一直窺視著殿主之位,所以想要取得這魔劍。

-》隨後看著魔劍,再次輸入自己的精血,痛苦,但是他堅持著。魔劍也是來者不拒,吸收著。

—-

三日後,大婚。

噬魂殿主坐落首位,看到聖子到來,聽聞盛典扶住沒來,讓其不悅。但是也不敢所什麼

夏天和弒如霜到來,夏天猶豫之下,最後一拜,選擇放棄。

輩噬魂殿主憤怒,要擊殺弒如霜攔截,但是殿主憤怒,要擊殺夏天,擊飛。

關鍵時刻,弒如霜替夏天擋了這一劍,讓夏天愧疚,噬魂殿主也是憤怒到了極致。

就在這時噬魂殿主要擊殺之時,魔劍發生波動,夏天等人都是震驚。

而後夏天飛速前往,噬魂殿主追擊。弒如霜則是也前去,先前噬魂殿主留手,因此沒什麼事情。



夏天到來后,就看到了那聖殿強者,輩魔劍反吞。

那聖殿強者看到夏天等人後,命令夏天用自己的精血喂劍,解救他。

夏天嘲諷那聖殿強者,那強者憤怒要擊殺夏天,。夏天卻是冷笑。

這個時候噬魂殿主和聖子到來。

噬魂殿主到來后,輩命令要擊殺夏天,噬魂殿主猶豫不決,。

最後輩威脅,噬魂殿主只能妥協,要擊殺夏天。而這時弒如霜到來,再次幫助夏天,讓噬魂殿主為難。

在這關鍵的時刻,聖殿那副殿主反怒,用受重傷的危險,獲得魔劍。聖子幫忙

然後諷刺嘲諷夏天。

隨後看到噬魂殿主,讓其擊殺夏天。夏天卻是冷笑。

噬魂殿主猶豫之下,想要保住自己和女兒,要對夏天出手。

夏天冷笑然後噬魂殿主出手,將弒如霜鎖住,扔到了一邊。弒如霜擔憂。

噬魂殿主則是和夏天大戰,展現出強大的實力,讓噬魂殿主明白了。一時間更加憤怒,要擊殺夏天。

最後輩夏天給擊退。

這個時候聖殿那副殿主則是諷刺夏天,然後夏天冷笑,眾人都以為夏天咬死的時候,夏天卻是讓魔劍反吞,直接反殺那聖殿殿主。砍斷一臂。聖子驚訝、

然後魔劍歸來,夏天與之大戰,驚呆眾人。

夏天輩那聖殿殿主追殺,而夏天也是帶著他前去,兩人大戰驚天動地。那聖殿強者即開了空間,夏天也藉助這空間的陣法,然後躲過一劫。

被裡面的人看到,都是擔憂不已。夏天的父親看到后覺得熟悉。

遠處弒如霜等人都以為夏天完了。

聖殿那殿主則是嘲諷夏天,那聖子在遠處也是嘲諷不已,隨後看著弒如霜冷笑,要對弒如霜下手。噬魂殿主憤怒,拚命阻攔,聖子將其擊飛,然後要去輕薄弒如霜。

—-

聖殿殿主嘲諷夏天,結果卻看到夏天持著魔劍出來,然後發出驚天一擊,那聖殿副殿主雖然逃跑,但是也遭到了重創,但是依然逃跑。

讓夏天等著,他會殺了夏天的。



夏天看著聖殿殿主逃跑,然後讓夏天父親等下,他馬上回來。夏天父親欣慰。



那聖子傻眼,但是看到弒如霜以為是夏天被殺,嘲諷。諷刺。

夏天關鍵時刻到來,擊殺了聖子,出現的意念,擊傷夏天,而後看到了夏天,。憤怒不已。夏天卻是直接斬殺對方的意念。

弒如霜感動,夏天接觸了對方的封鎖。而後看向了噬魂殿主,弒如霜求情,夏天猶豫下嘆息放過。

隨後讓二人離去,他則是獨自離去。

兩人看著夏天離去的背影,嘆息。弒如霜則是無奈,然後兩人收拾東西,準備過隱私的生活。但是弒如霜卻是反對,他要追趕夏天,這樣才能見到他。隨後兩人決定去聖域。

—-

夏天來到他父親那,見到了他的父親,解救后準備離去。而後看到了其他關押的人,尋思后將其都翻出來,然後那些人準備跟隨夏天。

夏天考慮后,讓他們去東漠城,找尋古天道,加入那股勢力,就好了。

眾人看著夏天離去,紛紛決定加入。

—-

國教老人等都是看著遠處那戰鬥,擔憂不已。夏天卻是收集完一些噬魂殿的東西,然後見到了國教老人等。

蛇女則是跟著夏天一同前往.國教老人和金老,則是說著最近又有強者到來。

告訴他已經處理完成,然後讓他父親等他。而它則是去見了古天道,然後告訴他有強者投靠。

並且這日後將會發生一些事情,怎麼處理就看他的了。古天道同意下來。《夏天看出了古天道似乎很緊張。》

這個時候,勤於要離去之時,大夏的那強者,和四大古族之人,出現,攔住夏天。認出了情慾的身份。

夏天則是看向古天道,古天道無奈,想要說什麼呢,輩大夏皇族控制。

而且就在這時,夏天陷入了大夏皇朝的陷阱當中,夏天知道古天道被威脅的,無奈。然後輩嘲諷,諷刺。大夏皇朝嘲諷他,白虎家族依然如此。

但是王家和青家卻是思考,在一旁中立沒有動手。

夏天冷笑,然後和那大夏和白虎的人擊殺,那白虎的人告訴他,他們白虎家族,不是他能夠想象的。強大無雙。

夏天最後擊殺了大夏皇朝的人,和白虎家族的人,在國教老人和金老的幫助下。

結束后王家和青家卻是送了口氣。夏天也沒說什麼,讓他們踢王語凝和青玉問好。說他很快就會回去的。

隨後夏天告訴古天道,僅此一次。



古天道則是看夏天的背影,嘆息。而後搖頭,看著大夏皇朝的屍體,是白虎家族的屍體,他知道他接下來有可能又麻煩了。

大夏皇朝興許會派人進入。

—-

夏天出來后,蛇女詢問他為何不殺,夏天說無心之過。讓國教老人和金老點頭。

隨後詢問夏天是否就差一個聖地了,夏天點頭,兩人興奮。而後詢問夏天是否先去。夏天則是搖頭,要去尋找秦嬌。

國教老人和金老點頭,然後帶著冰羽,準備先去雲州,在那等待他的到來,此地也是危險了。

夏天答應后,目送國教老人和金老離去。而後尋思著去看了一眼弒羽。

赤羽有察覺,但是沒看到人辛酸。

— 「假的?」

封天低頭看向自己的心口。

伸出一根手指,他直接劃開了自己的胸膛。

裡面跳動的心臟,帶著濃郁的混沌之氣,從任何地方來看,他也看不出這天魔心是假的。

但確實,這天魔心沒有給他應該有的力量。

封天突然指著心臟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帶著幾分凄厲,道:「我懂了。素曼啊,你隱忍在我道心魔宗這麼多年。就是為了今天吧!這一手玩的好。讓我以及整個道心魔宗給你做嫁衣。你這算盤打的叮噹響啊!」

素曼往前走了兩步,手掌微微擺動。七彩的觸手竟然隨著她的手舒展。

素曼道:「我這個人要求不高。我來到道心魔宗的第一天,我就跟你說了。我要借道心魔宗之力,成我氣武合一。我要成為古往今來,第一個突破這天地的人。而你,對我伸出了手說,沒有問題!」

封天哈哈大笑道:「素曼,是你愚蠢,還是我愚蠢。我是魔修啊,我騙你的。這天下,要第一突破天地的人是我!你不過是我找來看門的一條狗,一條狗你懂嗎?汪汪,汪!」

素曼也不動怒,只是淡然看著封天道:「我知道你說的是假話。我也從來沒有信過你。但我說的都是真話。我這個人,說到做到。」

素曼走到了封天的面前,抬手一揮。

一根骨頭直接從肉塊之中跳了出來。

骨頭還剩大半,顯然裡面的力量還沒有完全被吞噬。

封天也還沒有完成自己真正的改變。

封天笑聲漸收道:「果然,天下最絕望的事情。就是在最後的關頭,因為當初一個非常微小的疏忽,導致全盤皆輸。眼看就要贏了,卻輸的無比凄慘。素曼,你懂我啊!知道怎麼滅了我,才最有趣。你是為了給神霄武聖報仇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