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好可惡哦!

可氣死人了!

「哼!我這是擔心我爸爸!」

依依冷哼了一聲,小腦袋瞥了過去,惱怒地道!

「是么?」

許詩涵的笑容很濃郁,饒有興緻:「那你這是不相信你爸爸嘍?」

「你!」

依依生氣了,張口結舌。

她居然發現,自己好像說不過眼前的這個「可惡」的女人!

惱羞地跺了跺腳,依依瞪向許詩涵,「你這個壞女人,就想著勾引我爸爸!」

「我告訴你,你是絕對不會成為我爸爸的老婆的!」

「我爸爸有老婆,我也有媽媽,我們家不歡迎你!」

「是么?」

許詩涵一步步走了過來,笑著道:「那我要告訴你,我今後一定會讓你叫我媽媽,你信不信?」

「我不信!」

依依撇過了頭去,咬牙道!

「那我們打個賭試試?」

許詩涵蹲下了身子,笑著說道。

「我不和你打賭!」

「你不打賭,就是你心虛了?」

「我才不是心虛呢!」

「那你為什麼不敢!」

「我沒有說我不敢!」

「那你有本事就來啊!」

「我……」

依依張了張小嘴,抬頭看向許詩涵。

眸中,儘是怒火與不忿!

這個壞女人欺人太甚!

她欺負依依!

「爸爸!」

依依說不過許詩涵,轉而生氣地看向林浩,「爸爸你也不幫我說兩句話!」

林浩夾在兩邊很為難,訕笑著,剛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卻是許詩涵又橫插一嘴!

「呵呵!這是搬救兵了么?」

許詩涵冷笑著,「小傢伙,你是鬥不過姐姐的,還是乖乖接受現實吧!」

「誰說的!」

「我才不要接受呢!」

依依很是惱怒,憤怒道:「我和你賭了!」

「你要是輸了,以後,我都不許你接近我爸爸!」

磨著小虎牙,依依威脅著道。

「好呀!」

許詩涵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道:「那這麼說定了!」

「不過,要是姐姐我贏了呢?」

「你贏了?」

依依想了想,認真道:「要是你贏了,我不反對你和我爸爸在一起了!」

「說話算話!」

許詩涵伸出了小拇指。

「幹什麼?」

依依一臉警惕的表情!

「拉鉤啊!」

許詩涵的笑容十分濃郁,「拉鉤了,這個才算數的不是么?」

「無聊!」

依依撇了撇嘴,不過還是拉了老長的臉,和許詩涵拉了個勾!

「好了,算是成立了!」

許詩涵笑著,起身看向林浩道:「這件事,你也見證了哦!」

「……」

林浩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也不知道,許詩涵究竟在搞什麼鬼?

「行了,既然事情都談妥了,那就在我家裡吃頓飯吧!」

許詩涵起身,笑道:「今天燒了幾道拿手好菜,正好可以請你們嘗嘗!」

「我不要!」

依依一臉抵觸的情緒,「我才不要吃你做的菜呢!」

「我只吃我爸爸媽媽做的菜!」

「連我做的菜都不敢吃,你怎麼有信心打賭贏了我?」

許詩涵狹促笑著,回身又望向林浩,道:「你說是不是?」

「呃,這個嘛……」

林浩有些不好回答。

不過就是一頓飯而已,依依不想吃,林浩也不想勉強。

「依依,你要是不想在這吃,那爸爸回去給你現做……」

「誰說我不不想在這吃了?」

依依跺了跺腳,道:「我今天說什麼就在這裡吃了!」

「我要吃窮你!」

朝著許詩涵哼了一聲,依依的模樣「奶凶奶凶」的!

「那我等著!」

許詩涵自信滿滿,臉上的笑意,卻是空前的濃郁!

一桌子菜。

色香味俱全,光是聞著香味,就已經讓人垂涎三尺了!

林浩有些驚訝。

這麼香的飯菜,居然,是許詩涵做出來的?

林浩暗中悄然觸碰了一下許詩涵的胳膊,給了個眼神,意思是在詢問著!

許詩涵狠狠地給了個大白眼,給林浩給瞪了回去!

林浩算是有些猜出來了!

這八成……是許詩涵從飯店裡端來的!

好傢夥,還有不少鮑魚什麼的名貴的,依依看都沒有看過的美食!

「咕嚕!」

依依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神直勾勾地盯著桌上的飯菜,擦了擦嘴角晶瑩的口水!

「準備開動吧!嘗嘗味道怎麼樣。」

許詩涵率先動筷子了,夾了一塊肉給林浩,帶著柔美的笑容:「給你嘗嘗。」

林浩有些受寵若驚,剛要夾走,卻是被林浩身旁的依依一筷子給「搶」過來了!

「爸爸你不要吃她夾的菜!」

依依一口就給肉塞進了嘴裡,哼了一聲道!

「呵呵!」

許詩涵笑著,「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一般般吧,還能吃!」

依依剎那間眸中閃過一縷震驚,不過很快就被她給隱藏了起來!

林浩憋著笑意。

看起來是一次明爭暗鬥啊。

其實依依這是中了許詩涵的計謀啊!

一場晚餐,吃了很久,才吃完!

依依吃了很多,摸了摸肚子,鼓鼓囊囊的,滿臉都是滿足的神情!

「對今天的招待還滿意么?」

許詩涵正在收拾著碗筷,笑著問向依依道!

「哼!也就一般般吧!」

依依傲嬌著道,但神情,卻是很驚訝!

沒想到。

這壞女人,做的飯菜,竟然比媽媽的還要也好吃!

呸呸呸!

說什麼呢!

依依立馬給心中的這個想法給否決掉了!

媽媽做飯才是最好吃的!

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我來幫你一起收拾吧!」

白吃了許詩涵的一頓飯,林浩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主動幫忙著收拾著1

「不用了。」

許詩涵笑著,瞥了眼一旁「虎視眈眈」的依依。

她努了努嘴,道:「我怕你女兒一會兒又不高興了。」

「我們吃了你一頓飯,怎麼也得感謝一下吧?」

林浩皺著眉頭。

一碼事歸一碼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