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君逐失笑,咬她手指:「寶貝兒,動手動腳,可是要負責的。」

葉星北:「……睡覺睡覺!」

她鑽進顧君逐懷中,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閉眼不動了。

顧君逐寵溺笑笑,拍拍她的脊背,低頭在她眉心親了親。

*

同一時間。

黎家別墅。

客廳里,謝墨瞳目光慘然的看著眼前的支票。

數目不大,只有五十萬。

才五十萬而已,還不夠她以前買身衣服的錢。

堂堂黎家七少給的分手費,只有五十萬。

不知道傳出去之後,別人會笑黎棲小氣,還是笑她賤。

黎棲坐在沙發上,看著跪在他腳下的謝墨瞳,神色慵懶:「拿著你的東西和你的分手費,你可以走了。」

「為什麼?」謝墨瞳凄然望他,眼中淚光閃閃:「我們在一起不是很開心嗎?為什麼要分手?」

「因為我厭煩了,」黎棲說:「我想換個新鮮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這道理應該很簡單吧?」

「不,不是,」謝墨瞳搖頭:「是因為葉星北對不對?因為你發現當年救你的人是葉星北,所以你才要和我分手。」

「哦?」黎棲挑眉,饒有興味的看她:「那你倒是說說,為什麼我發現當年救我的人是葉星北,我就要和你分手?」

因為,你以為我攛掇我妹妹害死葉星北。

可其實不是的。

當初她想讓謝雨沫害的人是謝雲臨和謝錦飛。

她想讓謝雨沫把謝雲臨和謝錦飛弄死,這樣她就可以成為謝家的繼承人,繼承謝家的家業。

是謝雨沫那個蠢貨自作主張,沒沖謝雲臨和謝錦飛動手,反而將葉星北推下樓梯。

她所有的災難,就是從謝雨沫將葉星北推下樓梯那天開始的。

可這些,她沒辦法說給黎棲聽。

想要害死自己的堂哥,並不比想害死自己的表妹罪行輕。

把往事攤在黎棲眼前說,只會讓她過去的狠毒無所遁形。

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滑落,她楚楚可憐的看著黎棲:「我們在一起也有段時間了,我們相處的很好不是嗎?你對我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更新時間:2013-02-13

兩方人馬隱隱對峙,劍拔弩張的氣氛讓所有人心頭微緊。

這可以說是三國之主的會面啊,這要多少年才能有一次,況且這一代的三國之主還是頭一次見面,沒想到卻在這種情況之下。

莉莉安卡一身戎裝,長發在燈光下微微飄浮,所有人都能看見那雙明亮又狡黠的目光此時正饒有意味地盯著羅薩斯卡女王,貌似在欣賞,貌似在思索。

凱撒心中微嘆,他最不願意遇到的狀況出現了。之所以選擇在臨近目的地的時候與羅薩斯卡女王會面,不僅僅是因為和對方恩怨甚少,兩國自從這一代王者主權開始也一直息事寧人,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認為和強大的羅薩斯卡女王接觸反而比蒙德勒二公主更易打交道。

沒辦法,這個女人太詭計多端了,連他也忌憚不已。

「我的女王陛下,可以叫你的護衛別再鎖定我了嗎,這樣會令我很困擾哦。」莉莉安卡咯咯笑道,像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請不要用這樣親近的口吻,我們還沒這麼熟悉。」艾麗婭臉色如冰,示意洛斯和安娜收起氣勢。

凱撒也示意手下收起武器,他知道這個女人剛才是故意的,恐怕早就發現了他們兩國一同行動,這算是一個小小的惡作劇么,真是讓人鬱悶的女人。

「哎呀呀,看來號稱南大陸最強的女王也不誠實啊,這樣我的部下真的會頂不住呦~」莉莉安卡掩嘴輕笑,繼續道。

這回輪到艾麗婭愣住了,轉頭一看,洛斯在,安娜也在……咦?

「卡夏,你想做什麼,現在不是亂來的時候。」眉頭微皺,艾麗婭稍有不悅,她很意外,這個最令她放心的人突然在想些什麼。

只見一道白色身影忽的一閃便落到場中,正是雙目寒氣涌動的卡夏,甚至連身上的殺氣也毫不遮掩的顯露著。

而另一邊,同樣一道身影落在莉莉安卡身邊,卻是蒙德勒五大高手之一的康吉利?拉修爾。此時他氣喘吁吁,顯然在剛才的對峙中吃了虧。

看著部下的模樣,莉莉安卡眼中驚異一閃而過,隨後微笑道:「卡夏?斯洛安尼,真是讓人意外的強大,而且……難以控制。」

難以控制,這個詞說出來可不僅僅是說給卡夏聽的,更是說給女王聽的,這麼厲害的部下,你不僅沒有約束好,看樣子以後很可有能就控制不了了。這是一種變相的警示,更是一種挑撥。

凱撒目光一轉看向羅薩斯卡女王,這個女人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受挑撥的,不過這話可是跟一枚楔子一樣,說不準以後什麼時候就會起作用了。

「二公主殿下,你太低估吾王了,更低估了十二天騎士的誓言……」沒等女王開口,卡夏率先冷笑道。

「世人都以為十二天騎士只是名義上的誓死服從,但卻不知道我們當初可是立下了……聖血契約。」卡夏目光漸冷,一字一句說出四個字。

除了女王和天騎士之外的所有人頓時大驚,聖血契約?!

那可是幾乎不被使用的生死契約,一方為王一方為將,王在將在,王死將隨,如若背叛此誓言便會全身逆血潰爛而死,這可是一旦立下就會誓死追隨一生的誓言!

其他兩國一下子明白過來,為什麼羅薩斯卡女王能夠讓十二位七階強者臣服,為什麼像他們那樣的強者會願意追隨女王捨生忘死,原來有這樣的秘辛。

「原來如此……」莉莉安卡雙目微眯,不得不說這件事震住她了。

這樣說來的話,她老早就想挑撥離間的心思根本就是竹籃打水罷了。

凱撒慢慢平復著自己的心情,看著卡夏?斯洛安尼,心中卻是另一番想法,說他們是因為契約而臣服他還真不完全信,如果沒有真心存在,這樣的生死契約又有誰會輕易完成呢。

莉莉安卡恐怕也知曉,事情是真的,只不過卡夏用在這裡是為了警告蒙德勒,休要再打小算盤,那都是徒勞的。

「唉,女王陛下,您可真是令人羨慕嫉妒啊。」莉莉安卡一副惋惜的神情,但心裡卻當真是羨慕透了。

「二公主殿下,如果沒有別的事就請回吧,這裡就是我們暫時的駐紮地了。」艾麗婭下達了逐客令。

莉莉安卡微微看了一眼凱撒,忽然笑著說道:「凱撒陛下,您也真是的,怎麼明明先看到了我們卻不打招呼,反而繞遠路來找羅薩斯卡呢,這樣還真是令人傷心啊,就算做個樣子也行啊。」

凱撒頓時一尷尬,怕啥來啥,我敢找你么,找你就肯定被你拉著一起走了,吃虧的大半都會是多特羅德。

呵呵一笑,凱撒回道:「哪裡的話,莉莉安卡公主如果覺得不安的話現在一起也無妨啊。」

沒辦法,料准了這女人的心思,恐怕自己不說出這句話她就會一直纏著了。

「凱撒陛下,這話可就對不起羅薩斯卡了。」洛斯微微上前一步說道,問都不問我們,你也太不把咱女王放眼裡了。

女王沒有說話,只是看向了他。

凱撒眼角抽搐,就知道,就知道啊,這下他夾中間了。

「算了凱撒陛下,這也太為難你了,有你這句話我們就很高興了,蒙德勒和多特羅德那一次談及的商貿往來事宜我會在回去之後向父王好好說明一下的,請您放心。」莉莉安卡善解人意地說道。

這下凱撒真是大汗了,連這把柄都甩出來了,這就是在下最後通牒了,你不讓我們也加入進來回去之後我就讓你放一百個心,那件事吹定了,虧死你丫的到時候。

「女王陛下,三國間隙雖多,但此番來到北大陸,與其成為敵人倒不如暫時放下恩怨一起合作,這樣也能消除更多的危險和麻煩。你看……」凱撒不得不低聲央求了,自己好歹是一國之王,在多特羅德可是運籌帷幄,沒想到在這裡吃了一個暗虧。

「凱撒陛下,敞開天窗說亮話,羅薩斯卡和蒙德勒的恩怨本就不小,根本沒有合作的餘地,況且之前的事情更是……」艾麗婭說道,眼中頓時陰沉下來,都是因為這個女人才會害的羅薩斯卡損失這麼嚴重,而且還犧牲了自己三位生死與共的部下,這筆賬此時不算就很不錯了,難道還要叫他們和毒蛇為伍?

凱撒知道她說的是薔薇惡魔騎士團侵入王城事件,這件事的幕後正是蒙德勒。

看來這回虧是要吃定了,蒙德勒二公主可是個錙銖必較的人,說到做到,那件商貿往來事宜也是前代王留下的頭疼事,他繼任之後不做好的話難免會令王室蒙羞。

真想破口大罵一聲……這是他此時的想法。

「艾麗婭姐姐……」忽然,一個輕巧的聲音傳了過來。

艾麗婭一怔,扭頭一看,只見伊莉莎不知何時來到這邊,一對粉色的眼瞳正祈求地看著她。

「大家為什麼要吵架……不能和平相處么……」伊莉莎怯怯道,聲音溫和而天真,在靜靜的夜空下傳開。

所有人頓時沉默了,這句話真的很天真,真以為是在過家家么,說好就好?但是這話又十分令人心酸,吵架……這不就是國與國在吵架么,和平……誰不想啊。

艾麗婭面對她的目光忽然有些不自在,避開之後說道:「伊莉莎公主,你不懂的。」

「是啊伊莉莎,你不要參合這些事情,快過來吧。」凱撒連忙開口道,自己的妹妹太純真了。

伊莉莎臉色微紅,眼中的淚水立馬大滴大滴落了下來,泣聲道:「為什麼要吵架,一起坐下來聊聊不是挺好的嗎,大家的樣子都好可怕,好像要把人吃掉一樣,這種樣子真討厭……」

哭泣的聲音久久未歇,在場之人霎時間心頭一堵,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小姑娘你說的沒錯啊,但大家都是無奈啊,國與國的紛爭那是由來已久,算起賬來那都是一本一本的呀。

氣氛一下沉寂下來,連莉莉安卡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唉……」一聲嘆息,艾麗婭抬起眼來,只見伊利莎公主被安娜輕輕抱著,看著安娜眼中的溫柔以及伊莉莎淚眼婆娑的樣子,她終於很是無奈地輕吐出一口氣。

「莉莉安卡,北大陸之行我就既往不咎,但我們的賬總有一天會算。」艾麗婭目光如利劍一般望去,冷冷道。

「呵呵,那當然了,我們的戰鬥才剛開始呢。」莉莉安卡也是意味深長地一笑。

「呵呵呵,太好了,艾麗婭姐姐你真好。」伊莉莎頓時破涕為笑,跑過來對著艾麗婭露出甜美的笑容。

艾麗婭無奈地揉了揉她的頭髮,這個女孩子十分天真,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相識不久卻總是想呵護她。

隨後艾麗婭感到一道目光投來,抬眼望去卻只是安娜轉身的背影,心中又是一嘆。

凱撒愣了半天,嘶……這就完事兒了?就這麼簡單?

我擦……自己的妹妹殺傷力竟然這麼大……這是他頭一回打心底震驚莫名。

這時,伊莉莎因為高興忽然莫名其妙地跑向了莉莉安卡那邊。

莉莉安卡驚疑一聲,看著這女孩滿臉快樂的模樣跑了過來,一下傻了……她們認識?

「莉莉安卡姐姐,太好了,一會兒你也過來和我們聊天吧。」伊莉莎一把拉住她的手甜甜笑道。

「哈?我……」莉莉安卡有些暈暈的。

「對啊,呵呵呵,我太高興了,姐姐你真漂亮。」伊莉莎咯咯咯笑著,隨後便轉身開心地走了。

「額……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離去,莉莉安卡愣了半響才反應過來。

這女孩兒還真是……

看著伊莉莎向凱撒跑去,安娜眼中露出一陣柔和的笑意,她已經知道這個女孩的性格。天真爛漫,無拘無束,就像一個天使一樣,不忍看到任何紛爭。

不接觸她的時候發現她非常害羞,但是話匣子一打開就活潑起來,每當開心高興的時候甚至不管對方是誰,也不在乎對方是什麼身份,都會向別人露出純真的笑容。

她,就像個在人間翩翩起舞的天使一般……

安娜在心頭默默感謝,感謝那個幫助這個女孩兒恢復光明的人,是他賜給了這個天使一樣的女孩兒新的生活…… 「對,」黎棲回答的乾淨利落,斬釘截鐵:「你會對你養的豬產生感情嗎?」

「豬?」謝墨瞳慘笑。

居然連狗都不如呢!

養條狗養久了,還會有感情。

養條豬,養著就是為了宰殺,自然一分感情也沒有。

謝墨瞳凄然搖頭,「黎棲,我好歹也是謝家大小姐,你這麼對我,難道就不怕我爺爺找你嗎?」

黎棲輕蔑睨她,「謝墨瞳,你爺爺早就不當你是謝家人了,他心裡要是還有你這個孫女,也不會任你每天跪在我腳下跪舔我。你做過什麼,你很清楚,謝老爺子眼裡不揉沙子,最看不起你這種心思歹毒的人,我勸你別做夢,謝家,你這輩子是回不去了。」

謝墨瞳仰臉看著黎棲,目光痴纏,淚如雨下,「我是真心愛你,難道你一點都感覺不到嗎?是,我是曾經做錯過事情,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現在已經改正了不行嗎?我對你一片真心,天地可鑒,哪怕讓我為你去死,我都心甘情願!我不求別的,只求能繼續陪在你的身邊,讓我為你做什麼我願意,就只是這樣,也不行嗎?」

「是的,不行,」黎棲臉上的表情漸漸有了幾分不耐煩,他的手指快節奏的敲打沙發扶手,語速也快了幾分,「謝墨瞳,別再浪費我的時間,如果你不自己走,那我就讓保鏢把你扔出去。」

謝墨瞳凄凄然的笑了起來,眼淚卻落的更凶。

她從地上爬起來,凄婉欲絕的看著黎棲:「當初我到底為什麼和你回來?我一片真心餵了狗,你比狗還無情!」

她淚眼朦朧的看著黎棲,纖細的身子劇烈的顫抖:「黎棲,你會後悔的!早晚有天你會發現,這個世上再也沒有比我更愛你的人,這輩子你都找不到比我對你更好的,你會後悔的,一定會。」

她其實是個很漂亮的大美人,眼中含淚,纖美的身體劇烈顫抖的時候,很容易引發男人的保護欲。

只可惜,黎棲好像不怎麼男人。

「那你怕是要失望了,」黎棲微眯著眼眸,懶洋洋說:「我帶你回來之前就問過你了,你願不願意跟我回來,做我的狗,我還很清楚的告訴你,跟在我身邊,你連站的位置都沒有,只能跪著,可你還是同意了,我黎棲這輩子,要麼不娶妻,如果娶妻,娶的即便不是大家閨秀,也必定是堂堂正正的人,絕對不會娶一條搖尾乞憐的狗……哦,對了,我忘了,你不是狗,你是豬,或者……是……豬狗不如?」

面對黎棲毫不留情的輕侮,謝墨瞳的臉色更白了幾分。

此時此刻,她已經清楚的知道,她再糾纏下去,黎棲也不會留下她,她只會更尊嚴掃地。

她擦了擦臉上的淚,挺直她的脊樑,讓自己看上去很堅強,「好,我走,我發誓,黎棲,終有一日,你一定後悔!」

說完之後,她拿起茶几上的支票,拎起她的東西,頭也不回的離去。 待眾人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法寶破碎,又要開始重新養器的事實后,豹臉羊角的無常,再次發話。

「還有很多規矩,你們慢慢熟悉。現在仙緣天道碑、春回殿、御天宮等處都已開放……」

「五行、六意、七相……各有修鍊場所,待你們挖掘自己的潛能!」

信息量滿滿。

無常嘴裡每吐出一個地名,空中便有一片隱藏於仙雲后的浮陸被點亮!

遠遠看去,天道碑是一座比地罡秘境還大得多的無字碑石,但只要五感強大,便可依稀在碑下感覺到無數修士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