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懷孕了?」

桑榆頓了一下,「我……」

薄景行摟著她腰的力道大了幾分,桑榆眨了眨眼睛,手捂著胸口。

「沒有吧,可能是天氣突然降溫,胃受了寒氣也說不定……」

「這樣啊……」

「也很有可能是懷孕!」

眼看著薄景川剛剛打算看在桑榆面子上不打算計較的表情又突然冷了下來,薄景行立即補充道。

沈繁星似乎聽出了什麼,不過也慶幸這個理由,讓她也不用像剛剛那樣尷尬了。

冷帝的小寵妃 兩個人都懷疑有孩子了,想必夫妻之間的親密事,做的也許不比她跟薄景川的少。

額……

結了婚的人,都這麼沒臉沒皮了么?

看著沈繁星打算從柜子上下去,薄景川將她抱下來,穩穩放到了地上。

沈繁星看著桑榆,問:

「正好中午準備了飯菜,那就一起吃好了。」

「啊,好。」桑榆心不安理不得的應了一聲。

偷偷瞄了一眼旁邊的薄景川,見那冷冰冰的臉,又迅速將視線收了回來。

眼不見,也就不怕了。

_

午飯吃完,薄景行率先吃完,坐在一旁看著桑榆小雞啄米一般一口一口秀氣的吃著。

一開始還急著從自家親哥的眼皮子底下逃命,可是看桑榆吃飯的樣子,「逃命」倒是放到了第二位。

他斜斜靠在椅子上,側頭光明正大的看著桑榆,完全被「美色所迷」。

淡淡的眉眼,秀氣的鼻子,還有不停動作的緋紅的唇。

一張很清秀簡雅的臉蛋,帶著南方女人特有的溫淡優雅。

要說跟別的女人比,她也不算拔尖的那個。

漂亮的女人他見的多了,各種風格的應有盡有,但偏偏桑榆就是總是讓移不開眼睛。

他的盯視就那樣肆無忌憚,桑榆知道,沈繁星知道,薄景川亦是不用多說。

當桑榆終於放下筷子,端起旁邊的水杯喝了幾口水,薄景行就站起了身,拉著她的手,一邊說,一邊道:

「走。去醫院。」

桑榆無語,可奈何不了他的力氣,還是站起了身,連招呼都是匆匆忙忙跟沈繁星和薄景川打完的。

薄景行以最快的速度帶著桑榆去了「醫院」。

兩個人乘著電梯下了樓,桑榆一路被薄景行拉著進了公寓,步伐被他拽有些凌亂。

一進房間,桑榆便被抵在了門上。

「咚」的一聲關門聲,重重的鼓動著桑榆的耳膜。

一顆心跳的厲害,低著頭,雙手緊張的撐在薄景行的心口上,細細聽著安靜的房間里兩個人的呼吸聲。

不知所措。

薄景行高大的身形將女人襯的越發的小,尤其被他罩在懷裡,一高一矮的對比,更顯得她嬌小的不像話。

「小桑榆,怎麼就長這麼小,嗯?」小的他幾乎單手就能把她拎起來。

桑榆紅著臉,低聲喃喃:

「明明……是你……」

薄景行挑眉,說話間帶著滿滿的邪氣。

「是我什麼?」

桑榆咬緊牙關沒有說話。

不過後來溫溫軟軟的回答,終是讓薄景行輕笑一聲。

這回答,他喜歡。 ?第一百六十一章賴家暗子

處在天劫中心之下的五彩天香樹,更是在重新破土而出,直上天際,直達三百多丈,散發著無盡濃郁靈氣,體質直接進階,成為一顆萬年古樹,樹上掛滿五彩天香果,碩果累累,散發著耀眼的五彩,裡面的色彩散發著五種不同的屬姓,分別對應著金木水火土五行,這才是五彩天香果的成熟狀態。

「哇,好多的五彩天香果!」

「哈哈,家族發達了,今年真是豐收,怎麼也能分到一份,真是難得呀!」

「天龍,不愧是陳家最妖孽之人,氣運簡直逆天了。」

在家族的年輕弟子們驚嘆之時,家族中的古老存在早就放下心了,紛紛露出高興之情。

陳天龍繼續盤坐在五彩天香樹下,身上散發著毀滅氣息,不時還在體內深處閃現出絲絲雷花,發出噼里啪啦的雷鳴聲響。

雷鳴聲中帶著悠長的龍吟聲,在龍吟聲的帶領下還能聽到其他吼叫聲,聲音雖然低沉,卻無一不是震撼人心,時不時顯露出的血影,更是讓人忍不住臣服於他。

陳天龍此時的心神早就進入體內,慢慢體悟著這次脫胎換骨的質變,更是前所未有的挖潛著他的潛力。

全身的經脈再一次經過劫雷煉化,進一度堅韌,變得更加寬闊,雖然空空如也,但從丹田之口不斷傳來強大的吸力,源源不絕的吸取外界的靈氣,不斷轉變成精純之極的真氣。

體內的血脈更是如同滾滾長江,滔滔不絕,精血沉重如同水銀,三百六十五個穴道中更是形成三百六十五個漆黑漩渦,血脈中的血脈之力流轉速度更是越來越快,經過三百六十五倍之後,在心臟聚集,形成一個微型血脈之海。

迷一般的丹田中更是密布造化神雷,不過隨著時間的過去,造化神雷在快速流逝,在無邊荒漠中一棵光溜溜的烏黑木棒顯得格外顯眼,在造化神雷退卻之後,迅速長出嫩葉,散發著濃郁靈氣。

樹榦上散發出堅挺的氣息,整根木棒顯得筆直無比,上下很是均勻,好像在不斷變幻似的。

除了這些顯眼的變化之外,陳天龍隱隱約約中感到丹田吸收了造化神雷之後發生了自己不知的變化,雖然說不出來,但卻能清晰的感受得到。

讓陳天龍感覺最為清晰的是,他體內生機勃勃,肉身隱藏無限生命力,好像能夠長生不老似的,現在,陳天龍感到他以後就是不突破了,都能成活個千年不死,成為一個千年老怪物。

整一天,無雙城都顯得異象連連,在陳家的烏雲遮曰,雷霆密布,散發著恐怖的毀滅氣息。

葉家上空則是顯化出一個巨大的葯鼎,周身朵朵祥雲,空氣中流出的一絲淡淡的葯香,使人精神百倍,葉家上下之人更是臉上帶笑,顯得高興之極。

此時,在葉家的一個庭院中,葉少狂身上傳出濃郁的真元波動,渾厚的真元在虛空中流蕩著,虛空顯化出十條真龍虛影,渾厚的真元達到十龍之力。

感受著渾厚之極的真元,葉少狂抬頭看向天際,露出狂妄之色,一股龐大的自信透體而出,高聲道:「哈哈,年輕一代,除了我哥之外,就是我葉少狂的天下了,什麼陳天霸,賴段神,都是土雞瓦狗,根本不能跟我相提並論。」

雖然狂妄,但說到他哥之時,卻罕見的露出敬佩之色。

突然,一股龐大的氣息憑空籠罩在他的身上,彷彿要把他壓趴,剛剛突破的十龍之力籠罩體表,十條真龍虛影抵抗著突然出現的龐大氣息。

「狂弟,你的狂傲心態應該收斂收斂了,這次我們兩家聯合,要吃下陳家,難度很大,切記不可掉以輕心。」一個青年從一旁走出,平平凡凡,看起來像一個平常人,沒有流露出一絲威勢,但卻能給人感到極度的危險。

他是葉家的暗子,也是葉家雪藏的最出色的年輕一代,叫葉少凡,是葉少狂的哥哥。

他們兄弟都是天賦出彩,一個作為明面上的天才培養,另一個則在暗中培養。

葉少狂聽了很不舒服,反駁道:「哥哥,你也太高看他們兩家了,同為無雙三傑,一個瘋了,一個變成了殘廢,除了你之外,還有誰是我的對手!」

葉少凡看到自己的弟弟不聽他的相勸,心中微怒,厲聲道:「你知道什麼,作為無雙城的巨頭家族,哪個會是省油的燈,我們葉家會有暗子,難道陳家賴家兩家就沒有嗎?」

看到葉少凡的怒色,葉少狂迅速低下了頭,不敢說話,但眼中不時閃過的精光,卻說明他根本不以為然。

葉少凡看到葉少狂終於低下他狂傲的頭,臉色稍微變得好看,輕聲道:「陳家的暗子跟我們兩家的暗子不一樣,陳家的接班人一定要經得住考驗,才能飛速成長起來,而作為陳家的暗子則更是可怕,是用秘法煉就,實力可以瞬間提升,只為陳家而戰鬥,簡直是個人形兵器。」

「哦,知道了,哥。」葉少狂聽了心中微震,說道。

在無雙城中的賴家則是散發著鋒銳氣息,火光衝天,一把巨大的槍影直衝天際,衝天的犀利氣息恍惚穿透蒼穹一般,相隔好遠就能感到那股無堅不摧的鋒銳氣息,在槍影顯化之時,也在虛空形成劫雲,醞釀著恐怖雷劫。

相比於賴家衝天的劫雲來說,在賴家一個秘境中,也傳出一股劫雲,散發出陣陣雷霆氣息,在劫雲之下,一個獨臂青年正在度劫,隨著一聲聲瘋狂的叫聲過後,在他身後凝聚出十條真龍虛影,在歡快的盤旋。

他正是被陳天龍毀去一臂的賴段神,無雙城的三傑之一,此時他的臉上重新煥發著濃濃的自信,但更多的是濃郁的怨恨。

此時賴段神的原本空空如也的右臂多出一個寒光閃爍的鷹爪,身上的氣息比以往更加犀利,多了一些狠辣。

「真是廢材一個,浪費家族那麼多的資源才修練到真元之境,真是廢物。」

一聲諷刺之極的聲音響起,很是突然。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殺個屁,神經病!老子先滅了你還差不多!」

飛星子聽聞刀客的話,氣得身體連連顫抖。

但他罪孽深重,與立雪之間,已再無任何談判講和的機會。

為救自己手下門徒,飛星子只有不斷舉起棋盤,將煌煌光耀,投向驚呼救命的眾人身上!

嗖嗖嗖嗖嗖!

一片片的人潮消失,一片片的建築物在毀滅一切的刀勁下倒塌。

雖未直接交手,卻是飛星子與立雪的生死對決!

刀砍哪裡,光照哪裡。

是殺是救?

拼得就是一個手速!

「宗主救命呀!」

「救我救我先救我!我是你嫡親愛的嬌嬌呀!」女修們抖動著大胸。狼嚎鬼叫,此起彼伏,道德敗壞,可見一斑。

很快百招過去。

在刀下救人,飛星子未曾一敗,然而繁華且偌大的宗門,卻是在漫天飛舞的刀光下徹底毀滅,到處都是倒塌的樓台,昔日繁榮不復存在。

「飛星子,好強!」

站在高塔內窺見曾經的眾人,此時只剩下嘆息的份兒。

至少今日,他們知道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那就是魔立雪在影門,並沒有成功地屠殺十萬修士!

倒的只有山峰與建築物。

大地陷落,巨響延綿,靈氣無度蒸騰。

刀客燃燒著自己的陽元揮斬,氣息時強時弱,似隨時有爆體趨勢。

不斷激發空間之威,飛星子的消耗明顯大於對手,胸口的袍襟被液體打濕,原來以為不斷發動術法,已然悄悄吐血。

金柏的拳頭緊緊攥在一起,雖然心中燃燒著一團火,但他自知,自己在鏡花水月內,什麼事都改變不了,那只是逝去的光影,與今天無關。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

遍地刀痕,諸山攔腰被切開,整個影門之內,只剩下白色的中央高塔孤獨地矗立在風中。

立雪刀俠,轉動著自己乾涸的眼,將仇恨的視線落在站立於塔頂窗畔的那個黑袍人身上,目光幾乎要將它身體洞穿。

知道他看的不是自己,但在這個剎那,與飛星子站在同一個方向的眾人,都情不自禁身體顫抖連連。在那凶邪的目光里,看到了殺戮。

幾人甚至哇地吐血,對刀客痛失所愛的苦,感同身受。

所以……不要離開我。

雖然你很強,但在我心中,依舊是朵嬌柔的小花朵。

外面有壞人,我怕一個錯過,就是一生。

小粥粥這殘缺的主魂,還沒有清醒到足夠浪漫的高度,他說不出動人的情話,但心中卻有一個意志在喃喃低語。

他默默走上前去,抓起真小小的小手,將她手指一根根掰開,再十指相扣。

「飛星子!」

怒吼著黑袍人的名字,刀俠眼底,滾出濃濃血淚。

旁人沒有殺到,算了!

這罪孽深重的邪魔,今日必須要死!

「大刀子!」

還不清楚來人身份,飛星子從嘴裡淬出血沫,眼底幽芒閃動。

即使弟子長老們無傷,但他還沒有測試完成的法寶,將不定向將他們傳送到世界的任何角落。

可能是荒涼沙漠,可能是莽莽孤山,也有可能是無邊大海……

這要他,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第一百六十二章名字之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