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刀閣的利益那麼高,排名前三的天帝,肯定對凌刀閣不感興趣,因為他們有更賺錢的生意。

所以,只要我能搶回凌刀閣,就把前三以後的天帝利益縮減。

這樣一來,我就能借著凌刀閣的資源,讓自己實力更進一步!」

第七天帝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

上域之地最好的位置都被實力靠前的天帝占著。

他位列凌霄天帝之尾,占的地方實在是差勁。

只能從中域或是下域想辦法撈資源。

所以,凌刀閣在第七天帝的眼裡,非常值錢。

「咦?

御花園裡怎麼還有這種五彩斑斕的花朵?

我以前都沒有見過?」

正漫步行走,忽然第七天帝發現兩旁的道路開了以前沒有見過的花朵。

這花朵猩紅無比,一條條花穗迎著風微微擺動,還有一種讓人無比舒服的花香湧來。

「來人吶!」

第七天帝大聲喊了一聲。

「天帝!」

兩名侍衛模樣的男子出現,半跪在第七天帝的面前。

「這是什麼花?」

第七天帝問道。

「此花名為紅詩花,產自神域極北之地。」

其中一人回答。

「神域極北之地?

那可是第一天帝的地盤。」

第七天帝喃喃自語道。

「摘一朵給我看看。」

他又吩咐道。

「是!」

兩名侍衛各自搞了一朵紅詩花,慢慢上前,遞到第七天帝的眼前。

第七天帝出手去接,忽然,紅計花的花穗傳出咔嚓之音。

而後大量的花籽飛出,全部打在了第七天帝的身上。

第七天帝哪裡會想到在他的宮殿里,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怎麼回事?」

他大聲喝道。

兩名侍衛並不答話,他們雙眼之中閃過殺意,拿出藏在手裡的匕首,一左一右,朝第七天帝夾擊。

「原來是刺客?」

第七天帝反應過來,身上的靈力暴漲,一柄長刀已然出現在了他的手裡。

「刀分兩界!」

冰冷的刀芒一閃而過。

刀鳴滾滾,伴隨著兩聲慘叫,出手偷襲第七天帝的兩名侍衛已經直接倒下。

「且讓我看看,到底是哪些宵小之輩,敢來刺殺我第七天帝!」

說著,第七天帝彎腰查看兩名侍衛的屍體。

然而,他檢查之後,卻是愣住了。

這二人並非刺客,而是真正的天帝宮侍衛。

似乎腦子被什麼人控制了,中了幻術。

「到底什麼人要刺殺我?」

第七天帝眉頭緊皺。

就在他思考這些問題之際。

之前打在他身上的花籽忽然慢慢蠕動了起來。

一條陰影之手幻化出來。

而後猛然扼在了第七天帝的喉嚨處。

第七天帝大驚,想要掙脫,卻發現自己腦袋傳了眩暈感覺。

「別掙扎了,第七天帝。

你中了我的葬死花粉,靈力早已經封印!」

人影順著那條手臂現形出來。

只見一個面容冷酷的青年一臉冷漠的盯著第七天帝。

「你、你是誰?」

第七天帝心頭驚恐。

他嘗試運轉靈力,卻發現靈力根本不回應他。

沒有靈力的加持,就算是天帝,也要被人隨意拿捏。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該招惹那位龍皇大人。

現在,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吧!」 「赫連姑娘,大人請您進去。」

五大聖地之上,赫連丹已然來到了玄澈所在的聖宮,這裡,是她曾經認為的第二歸宿,可是到頭來,卻都不過是一場空。

赫連丹還未進去,迎面玄澈便急沖沖的過來,一雙眸顯得匆促凌亂,在見到赫連丹時,眸中的情緒才漸漸穩定下來。

赫連丹凝視著他,以往,他不論面對何人何事,都非常從容不迫,淡定優雅,可是如今,這個慌亂,期待的男人,還是以前的玄澈嗎?

或許,他一直都在為她改變,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可是爺爺的仇恨,怎能輕易的就給忘記?

赫連丹沒有理會他,徑直向前走去。

玄澈整理了微亂的衣衫,沉默的回了主殿。

赫連丹站在主殿之下,玄澈站在她身前。

「你不坐在主位上?」赫連丹狐疑的望著他。

玄澈苦笑一聲道:「你在這,我怎麼敢坐。」

赫連丹沉默,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他們之間的地位開始變了,因為愛,所以玄澈開始害怕她,害怕她再也不原諒他,害怕她不要他了。

可是這種深沉深刻,刻骨銘心,給予了她絕對平等愛,她已經無法接受。

無論她心裡有多愛玄澈,有多麼心疼他,爺爺的那一關,始終是存在她心裡一個深深的芥蒂,無論如何也清除不去。

「你來找我?有何事?你可是想清楚了,你要原諒我?」玄澈望著赫連丹,蔚藍色深情的大海一般的眼眸盈滿了期待的神色。

赫連丹淡淡的開口:「我只想問你,你為什麼要將我爺爺製作亡靈?」

玄澈微微愣住,他答:「從前的我,生活太寂寞太無趣,所以當邪君來找我合作時,我便答應他幫助他製作一批亡靈。」

「我問的是,為什麼要將我的爺爺製作成亡靈?」赫連丹的語氣已經變冷。

玄澈道:「那個時候,我還未愛上你,如果我那個時候知道我將來很愛很愛你!我是不會傷害你所有的親人的!」

赫連丹閉上了雙眸,她深吸了一口氣,睜開眼時,眼裡滿是淡漠:「那我問你,你如今,又為什麼要入侵五大聖地,為什麼要將這裡的人,趕盡殺絕?」

玄澈望著赫連丹,轉過眸,表情一片糾結於痛苦:「有兩個原因,其一因為承諾,我曾答應過邪君,盡全力幫助他完成他所命令的事情,其二是我想再見到你。」

赫連丹皺眉,問道:「邪君,就是幕後主使者?」

「嗯。」玄澈默認了,但是邪君並沒有參加亡靈的製作,他只負責命令和指揮,但是為了取得丹兒的原諒,只能偷偷讓邪君背一背黑鍋了。

赫連丹不疑有他,繼續問道:「如果我說,我願意重新和你在一起,你可以將所有的亡靈變回正常人,解散和珞琴姬等人,不再危害這個世界了嗎?」

玄澈轉過身,深深地凝望著赫連丹,驀然笑道:「只要你願意與我在一起,我什麼都答應你。」 有那麼一瞬間,赫連丹被這個溫柔宛如大海般柔情的笑容迷到,但是她的自制力很好,很快便別過頭去,淡淡道:「我希望你說到做到。」

玄澈面上浮現出一抹優雅的笑容,他靠近赫連丹,伸出手來想要撫摸赫連丹那美艷卻冰冷的面容。

赫連丹皺了皺眉,眼底閃過抵觸,情不自禁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對不起,我無法做到心無芥蒂,給我點時間。」赫連丹低低說道。

玄澈眸中閃過一抹悲痛與傷心,他勉強優雅的笑了笑,「沒關係,只要你願意留在我的身邊,我就非常滿足了。」

赫連丹抬眸望著他,緩緩點頭。

夜色,星光點點,

月色入戶,身穿黑色海棠長袍的高挑女子站在窗前,眼神幽然,望著月亮,久久不入睡。

「還不睡覺呢?赫連聖女。」窗外,和珞琴姬背靠大樹,雙手環抱,一襲綠衣,絕色傾城,國色天香,舉世無雙。

「是你。」赫連丹的眼神忽明忽暗。

和珞琴姬望著月色,苦澀的笑了一下:「我就不明白了,明明你都決定放棄玄澈了,為什麼還要回來呢?只要你走了,我就有機會奪得他的心,你為什麼還要回來呢?」

「這不關你事。」赫連丹冷冷道。

和珞琴姬轉過眸,一雙眸幽深冷銳:「赫連丹,你知道嗎?我妒忌你。」

「我知道。」赫連丹的回答還算平靜。

和珞琴姬冷笑了一聲,然後,她傷心的望著月色,「就算妒忌你又怎樣呢?能換得他的心嗎?」

赫連丹未曾回話,在她看來,和珞琴姬不過是個得不心愛男子的可憐女人。她張了張嘴,然後說道:「玄澈答應,給你們自由,你可以去找你的哥哥。」

「自由?」和珞琴姬的神情凄慘恍惚,她一雙眼眸驀地狠厲的望向赫連丹,怒吼道:「他竟然為了你,放棄了整個亡靈家族!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我們這群亡靈,一日效忠玄澈,終身效忠玄澈,永遠沒有自由可言,他就是我們的信仰,我們的神!可是你卻要我們的神拋棄我們!」

赫連丹的神色有些動容,她只是不想玄澈再危害這個世界了,難道錯了嗎?

「你知道不知道,被拋棄的亡靈,沒有主人,沒有信仰,沒有靈魂,最後的結局都只有魂飛魄散!你讓他拋棄我們?哈哈哈,你竟然讓他拋棄我們?」

和珞琴姬仰天瘋狂的大笑,眼淚順著眼睛落下。

赫連丹冷冷的望著她,這個女人,簡直就要瘋了!

等到和珞琴姬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之後,她疲憊不堪道:「罷了,罷了,原來,我們在他的眼裡,始終沒有你重要。」

和珞琴姬失魂落魄的離開了院落,途經遇到了玄澈,她眼裡痛苦極了,一句話也沒有說,便慌忙離開。

玄澈轉頭望著和珞琴姬的背影,微微皺眉。

然後,他換上了溫柔的笑,來到了赫連丹的身旁:「丹兒,我親手給你熬制了甜湯,嘗嘗吧。」 ,

人影手掌力量凝聚。

已然將第七天帝的喉嚨捏碎。

堂堂的凌霄七天帝之一,神域站在頂端的強者。

卻在自己的御花園裡,被人偷襲暗算了。

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定會無比的噓唏。

「天帝,也不過如此!」

人影收手,看著倒地的第七天帝,滿臉的不屑。

「可惜了這麼好的屍體。

如果能運回家族,定能借其神魂培養出更好的地獄花。」

人影微微搖頭。

他實在是想把第七天帝的屍體扛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