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爾,旁門左道,終是無用…」

…………

諸葛長老的氣勢完全不同了,如果說先前與葉玄他們在一起的諸葛長老是一個佝僂的老人,那現在就是一個壯志青年。彷彿諸葛長老心中又燃起了鬥志,回到了青年時代。

諸葛長老緩慢地移動著,看似只是緩緩踏步,但實則速度輕靈,就如同一陣風一般,瞬息穿過人群,到達數丈外,而人群卻皆不知。

人群的某處,一個同樣處在暮年,甚至看起來比諸葛長老還要蒼老的老者眼睛也突然亮了起來,他身旁正有著三道青年身影側立,為兩男一女。男的極為俊朗,飄逸出塵,女子則美麗非常,而是不顯庸俗,有著一股獨特的靈氣。

「大長老,您怎麼了?」那出塵女子問道,他對這位老者那是萬分敬重的。雖說她在外門弟子中那是萬眾矚目,就連身邊兩個男弟子都只能與自己持平,但就是內門優秀弟子都想要拜入這位大長老門下,她又何嘗能倖免?!

「呵呵…」被稱為大長老的老者咧嘴一笑,多年不曾顯現的精氣神似乎一下子出現了,「去見一個多年不見的老東西。」

說著留下滿臉驚愕的三個弟子,消失在了人群。

同樣的情況還發生在兩處,人海之中某處有著一滿臉笑容的青年人模樣的人走出,只不過他的雙目中有著難以掩藏的老氣,很容易就可以看出,這中年人的外貌與其年歲相差不小。

另一處方向,有著兩道人影走出,都是中年人模樣,他們的年輕氣息還很強盛,顯然這是他們真正的年歲,並沒有特意修改。

這兩人不算青年,但與諸葛長老等幾位老者比起來,那完全真是年輕不少了。

一共五人,五位天魂境強者,在茫茫人海之中匯聚,自四個方向始來,最終碰聚。人海依舊喧鬧,彷彿沒有看到這五個異樣的人,事實上並不是他們沒注意到這五人,而是他們根本就看不到。

五位天魂境,這就是掏空四大邪教都拿不出來的陣容,而此時這樣的五人匯聚,卻並沒有一點驚人的景象,就那麼平靜,彷彿真的只是五個老朋友碰面了,沒有絲毫波瀾。

「你們也來了…真是沒想到。」諸葛長老終於率先開口了,聲音輕微,帶著嘆息。

「是啊,因為你來了,所以我也來了,但我沒想到,他們也來了…」那比諸葛長老更顯蒼老的老者說道。

「呵呵…在下拓龍,見過兩位前輩!」青年模樣的人說道。

「見過兩位前輩!」那兩位中年人同時說道,面色尊敬,他們五人雖同為天魂境,不過那兩位的身份可比他們高多了。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 「這大比怎麼還不開始?」

等待了足足有一個時辰,劉浩終於是有些不耐煩了。平常時候倒也能夠忍受,但一想到是這樣的盛會,那還真是讓人難熬,迫不及待啊。

「呵呵…魯長老不是說了么,這一次的試煉地點可是那內邪城,據說內邪城乃是那曾今佔領這邪都的最強邪教教主最終隕落之地。內邪城中危險遍布,就連空氣中都瀰漫著邪毒,這種邪毒就連地魂境修者都不願沾染啊!」

柳月明紅唇微動,勾勒出一抹誘人的弧度。

葉玄也輕笑一下,這些情況前幾日時候魯長老就與他們六人都言明了,也算是作為青雲宗弟子所能獲得的優勢了。對於別人而言今天的海選試煉很神秘,甚至就連地點在哪兒都不知道,但對葉玄或者一些有身份的修者而言,這些情況都早已大致摸清楚了。

內邪城,據說是那曾經的最強邪教教主親自創造見證了那邪教最輝煌的時候,但同時也是那最強邪教的隕落之地。

「真是好奇,那那內邪城據說是一處空間世界,只是不知道這空間世界的入口究竟在哪裡啊?」柳月明感嘆著,這些細微的情況他們還是不知道的,只知道個大概。

是的,沒有聽錯,那內邪城就是處於一處空間世界中。葉玄知道創造這種空間世界的難度,那絕對不是神魂境修者能夠創造的,就連諸葛長老那種掌握了虛空之力的天魂境強者也不行。

空間世界,那是真正只有在神魂境之上,只有那樣的強者才有可能,才有資格創造!

神魂境之上的境界,幾天前的葉玄不知道,但他現在知道了。

元輪九轉,渡劫成仙!

元輪九轉,那就是神魂境之上的大境界,元輪境。元輪境劃分為九轉等級,每一轉都會在丹田之處勾勒出一道元輪,而九轉元輪齊聚,那就有了渡劫成仙的資格!

渡劫成仙,但真仙又怎麼會是那麼好成!元輪九轉只不過是有著渡劫成仙的資格,而要真正成仙,萬不存一,甚至還要更低!

真仙,那是跳出世界,與天地持平,不再受壽元困擾,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傷害到他們的存在!

但要成就這樣的存在,還有一道天塹阻隔,那就是仙三劫!

欲成真仙,先渡死劫!

這句話不是空談,古往今來,有多少成名世間的妖孽絕頂強者渴望衝擊真仙境,但無不被這可怕的仙三劫所阻攔。仙三劫讓他們望塵莫及,讓他們談之色變。

但修鍊到他們那個地步,誰又不想成仙啊!

葉玄也想成仙,但他知道他還差得遠了,先不說究竟能不能渡過仙三劫,就連能不能到達元輪境那都是問題!再者就算達到元輪境,但元輪九轉又豈是那麼容易。

龐大如同五大宗,傳說中的元輪境強者也就只有宗主那種級別的人物,仙三劫強者聞所未聞,而真仙級強者,這片天地間恐怕都不一定有,就算存在,那也必定是古道閣中中流砥柱般的支柱!

就在葉玄心思沉浮之際,一道接一道的沉悶嗡嗡之聲突然自那人海的中心處,也就是那最上方的邪宮前方的六根白玉石柱之上傳來。

不知何時,已是有著四道身影立於六根石柱下方,而他們始一出現,立刻就讓人群不由自主般猛然退後數十丈,唯恐與其靠近。

「等待了這麼久,內邪城終於要開啟了!」葉玄揚了揚嘴角,心中熱血隱隱沸騰,他已然是做好了準備。

人海之中這六根白玉石柱,以及那四道人影萬眾矚目,就連先前風光無限的三大少教主都失去了光彩,被晾在一旁。不過他們並不介意,因為這幾人是他們的父親啊…

四大邪教教主不由分說,擺出手印,將體內地魂境圓滿的實力盡數施展,一時間源力如同排山倒海,瘋狂襲來,狠狠衝擊著那石柱的中心處。

六根白玉石柱有感,竟是微微震動,隱約間有一股莫大的威嚴氣息鋪天蓋地,那股氣息似乎舉世不可敵,萬物不能阻擋,就連諸葛長老等五位天魂境強者都一時失望,向這邊望來。

可惜,這氣勢雖強,但他存在的歲月太久遠了,就算從前再強,如今也只是殘留的威能,在四位地魂境圓滿強者的竭力阻擋下,終於敗退,被湮滅乾淨。

這樣的事四位地魂境圓滿教主顯然不是第一次做了,熟悉無比,配合異常默契。在那威能消散之際,四人氣息彷彿歸一,一股魔氣衝天,直接狠狠衝撞在那六根白玉石柱的中心。

「轟…!」

那裡明明沒有任何東西,但卻發出驚天轟鳴。緊接著虛空空間之中竟是有著一道門戶被開啟,那門戶完全由源力構成,充斥著激蕩的源力風暴。兒門戶之中則是深不見底的黑暗,彷彿是一個黑洞,將要吞噬一切。

「這就是內邪城?」葉玄輕輕地低語,注視著那黑洞,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那是在諸葛長老身上曾感受的,強絕無比的虛空之力!

只不過這裡的虛空之力太濃郁了,幾乎達到了肉眼都可見的地步,虛空之力如同罡風般激蕩,在那裡空間都難以存在。

「進去吧,每一人都配備了我們四邪教發配的五顆藥丸,一顆藥丸可以抵禦內邪城中邪氣入侵一天。並且你們手中還有玉簡,只要丟棄金牌並捏碎就可以從內邪城中傳送出來。」 木葉神武 四大教主中有一人開口說道,他是白魔教教主。

這樣的忠告其實早已宣布,只不過沒想到這白魔教教主又宣告了一遍,這樣看起來倒也不是人們想象中那般凶邪。

可外表可以偽裝,他內心終究如何想,誰又知道呢!

「嘿嘿…金牌數前千位才有資格進入擂台大比,小輩們,努力廝殺沐浴鮮血吧,哈哈哈!」通邪教教主放肆大笑著,他身軀中彷彿纏繞著血氣,一股血腥之意撲面而來,讓人望而生畏。

「咻咻咻!」

終於有修者迫不及待,接二連三沖入那空間門戶,沖入那內邪城。

(喜歡書的同學在書評區留下你們的痕迹吧,讓小惟知道你們的存在!)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87章他是正人君子 葉玄與柳月明四人不是什麼庸俗之人,自然不會在此時逞威風,因而他們並沒有緊隨這茫茫如同蟲海般的人浪,而是一直停留在原地,望著那虛空之力縱橫交錯的空間門戶。

「好強大的虛空之力,若是我不慎被捲入其中,恐怕唯有殞命一途!」

葉玄心中暗自感嘆,那虛空門戶並不像諸葛長老帶他們穿梭虛空般無知無覺,而是把屬於它最猙獰的一面完全展現了出來。那無形的虛空罡風就如同是一柄柄強橫的靈兵,刮擦之間發出凜冽的交接聲,讓人光是聽聽聲響就有些頭皮發麻。

不光是葉玄這樣感覺,就連那些硬著頭皮沖向空間門戶的修者心裡也是這個感覺,只不過他們相信四大邪教不會胡來危害他們性命,所以才敢視虛空罡風如無物,向前衝去。

終於,有個咬著牙的中年修者一閉眼,直接一頭栽入那虛空門戶,這時候那些虛空罡風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就連一絲波動也沒有,而那中年男子也消失了。

「沒事!真的沒事!」

後方有修者驚喜大吼,緊接著一個個運足源力,如同一頭頭野獸般橫衝直撞,直接沖入那虛空門戶內!

雖然有浩瀚幾萬人,但很快人群就將近少了一半,碩大的廣場上顯得有些空曠了。這時候那三大邪教的少教主坐不住了,三人彷彿是有默契一般,竟是在同一時刻沖向那空間門戶,最終完全消失在那裡。

「快衝啊!聽說內邪城可是一座大勢力遺留下的,其中有諸多寶物,就算這一次大比無望,但若是得到一件寶物完全划得來啊!」

「是是,快走,寶物不一定都是強者才能得到,說不定這一次先到就先得到了!」

「………」

人潮中有人叫喊著,顯然他們應該也是知道一點這內邪城,不過知道得並不清楚,只知道其中可能遺留著寶物。

一刻鐘后,人群幾乎都走得乾乾淨淨,剩下的那就是一些純屬是來看熱鬧觀戰的了,這時候葉玄幾人也下定決心,片刻之間躍入了空間門戶內。

又是半刻鐘后,所有的修者都進入空間門戶了,那四位邪教教主也就不再繼續輸送源力,緩緩收手,於是那空間門戶也緩緩消失。

四位邪教教主看著消失的空間門戶,臉上終於是露出了一點笑容,不過緊接著這抹笑色很快掩去,轉而四人幾乎是同時,將那目光射入了一旁的人群某處。

在那裡,五道道高矮年齡形體皆是各異的身影靜靜站立,看似就像是再普通不過的幾個人,根本沒有一絲強者的威壓。

然而,當四位邪教教主看向這五人時臉色立刻一變,心中不自覺地就生出一股重重的壓抑之感,旋即不顧其他一些低微修者詫異的目光,直接飛身過來。

「恭迎五位長老!」

…………

昏昏暗暗之中,根本不知道過去了是多少時間,彷彿是無盡歲月,但卻又好像就是在一瞬之間。朦朧之中,突然間有著一道意念蘇醒,緊接著那黑暗快速消退而去,一抹刺目的光亮迅速擴大開來。

內邪城,一片空間世界。遠遠望去,在那朦朧的暗色中彷彿有著層層高大的古老殿宇,散發著沉寂的波動,而則大地縱橫交錯,有著許多道巨大溝壑,溝壑下方彷彿是無盡的黑暗,根本不知道會通向何處。

內邪城一望無際,根本不知道有多大,而且空氣中還瀰漫著一層霧氣,這就是內邪城的邪毒之氣,自從當時那最強邪教被毀滅,那邪教教主隕落,這空間世界中的空氣中就有了這樣的毒霧。

邪毒,就算是地魂境乃至是天魂境強者吸取入體都有危及性命的危險,只能依靠消耗大量的源力來阻擋邪都入侵。至於人魂境修者,進來這內邪城無異於是找死!

不過幸虧葉玄他們有著解毒丹藥,雖然這解毒丹藥並不能讓修者徹底免疫邪毒,但卻是可以抑制邪毒,雖然一顆丹藥只能抵制一天邪毒入侵,但起碼在一天內修者不用再擔憂邪毒,可以放心使用源力。

「果然,傳送散開了嗎?」葉玄低語一聲,他已經服下了一顆解毒丸,同時他掃視了一眼四周,別說是柳月明劉浩等人,根本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寂靜得很。

四周景物十分荒涼,稀稀疏疏地可見幾株綠色植物,但最多的還是黃褐色的沙土地面,就更別說是一些活著的動物了。

「也不知道這內邪城究竟多大,而且究竟是怎麼個情況,看來我還是得多走動走動!」葉玄自語道,緊接著他運足源力,緩緩踱步前進。這是葉玄隨意選的一個方向,其實最主要的是這一路方向有著一些植物,讓葉玄覺得可能有著生機。

只不過走了一段距離后,葉玄突然感覺到空氣中的邪毒霧氣似乎濃郁了一些,這讓葉玄有不好的預感,正準備往回走走,不過這時候突然一股危機感湧上葉玄的心頭!

不由分說,葉玄直接將那醞釀許久的攻勢爆發而出,大手掌拍動,赫然就是那靈階下品的玄武六掌。

由於這一次危機出現得很是突兀,幾乎是無聲無息,讓葉玄感覺到時就已經貼近他身體了。所以葉玄下手格外得很,玄武六掌一下子就迅速拍出四掌,隆隆聲中源力猶如泰山墜壓,但同樣蘊含著一股極強的剿滅廝殺之力。

這樣的攻擊若是落在白井穹身上,恐怕頃刻間就能要了他的性命,而就算是那曾與葉玄交手的不瘋師兄,恐怕也得重傷。沒辦法,如今葉玄完全是與他們盟主匹及的地步,他們之間的差距已經太大了!

只不過當將玄武六掌的四掌狠狠拍下后,葉玄臉色陡然一驚,他擊中的東西實在是太堅硬了,完全比得上最頂級的凡兵。

「轟…!」

邪毒霧氣中那東西被拍飛出去,只不過沒有絲毫吼叫聲,十分地平靜,彷彿那東西根本沒有痛覺。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88章我背你一輩子 這時候,葉玄終於看清了,那被自己拍飛的似乎是一個人形生物,只不過身體上的衣物似乎很古老了,蒙著厚厚的塵埃,即便是這麼大的動靜也沒有完全掉光。

那人形生物終於站起來了,只不過當他把那腦袋對向葉玄時,卻讓葉玄臉色再次一驚。

這的確是個人,只不過他分明已經死去很久了,整張臉都已經化為了枯骨,不見任何一點血肉。而他隱約露出的手臂腳踝等則有著一層乾枯的皮肉覆蓋,呈現黑褐色,其中還帶著點點綠芒。

這人形生物下巴嘎嘣嘎嘣動了兩下,立刻就有一縷縷的綠色邪毒霧氣湧出,而且葉玄還看見這東西那空空如也的兩個眼洞里有著綠色光點閃爍。

「這…難道是屍體被邪毒腐蝕而變成了這種怪物?!」葉玄茫然道,不過那人形生物顯然不準備回答葉玄,而是再次向葉玄衝來,那古老服飾隨風展動,立刻就有一部分隨風湮滅。顯然這衣物實在是太古老了,根本經不起多少的波動。

葉玄不敢大意,這種人形生物體內存在著極為濃郁的邪毒,若是被他抓中,恐怕邪毒立即就會入侵肌體,到時恐怕吃多少解毒丸都抑制不住這邪毒腐蝕了。

「熔岩火身!」

葉玄大喝,催動著煉體真身,一圈火芒瞬時出現在葉玄周圍,緊接著他的肉身立即就脹大了一圈,身體拔高,如同變成了一個小巨人。

葉玄再次微微閉眼,下一個瞬間雙目又陡然睜開,只不過此時葉玄已經動用了靈影步法,在他極速前沖時身體突然一分為二,兩道道虛影站立,旋即兩道人影同時前沖而去!

那人形生物迷糊了,他本身便是個死物,根本沒有太高的靈智,只能依靠著本能行動,因而兩個虛影出現都被他看作了敵人,他只能向兩人衝去。

「喝!」

兩個葉玄同時大喝,緊接著率先一步轟出大掌印,又是玄武六掌!

那人形生物向著最近的葉玄衝去,完全化為白骨的手掌如同刀鋒般,閃耀出森冷的白光,白光之中瑩綠色光澤衝激出來,那完全是邪毒霧氣所化,擁有著極強的腐蝕力,怕就是築元九重圓滿的修者都不敢沾上一點。

只不過當這白骨刀鋒劈落,就要與葉玄的掌印對撞時,那葉玄虛影卻突然一陣搖曳,緊接著身形直接散去,旋即另一處衝來的葉玄虛影玄武六掌落下,這時候沒想到這人形生物圓鼓鼓的白骨頭顱居然向背後扭轉,緊接著那嘴巴一張,一團墨綠色濃郁到一種極致的邪毒被噴射出來!

「嘩!」

邪毒霧氣噴射,直接洞穿了葉玄虛影,但這時候那葉玄虛影其實早已先一步自動消散,但那人形生物卻沒有反應過來,反而洋洋得意,覺得那兩個生物都已經被自己殺死。

人形生物眼中綠芒跳動,只不過這時候一道聲音突然響起在他的背後,讓他為之一滯。

「你高興的好像太早了吧…?」

「天雷地火斬!」

隱隱之間源力化為了天雷與地火,兩兩相互交織,雖然看似平靜,但在那天雷與地火的中心處都有著一股極為狂暴的力量醞釀。葉玄不管不顧,這樣狂暴的力量直接斬落,狠狠砸在這人形生物的腦袋上!

「嘭!!」

天雷地火醞釀的力量爆炸開,這人形生物的腦袋直接被炸碎了,連一點渣都沒有剩下。而腦袋沒有了,這人形生物似乎也到了死期,身體一陣搖晃,終於倒了下去。

「呼…」

一陣毒霧噴薄,那人形生物的身體立刻癟了下去,最終完全只剩下一具枯骨,而他身體周圍則是一陣綠色毒霧。

「終於死了!」葉玄舒心道,這特殊的人形生物並不是說有多麼厲害,但他體內醞釀的邪毒實在是太恐怖了,就好比剛才,若是第二個虛影是葉玄本尊,恐怕此時早已被那毒霧噴薄而死!

「這人形生物還真是詭異,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誕生,而且還有多少…」葉玄思量著,若是這種怪物很容易出現,而且這片內邪城異空間中還有很多的話,那完全算是一個不小的危機了。

葉玄很容易對付,但這完全是因為葉玄本身的實力,他能做到這樣簡單,可不代表其他修者也可以。而此時在這片異空間的其他各處,同樣有著不少修者碰到了這樣的人形生物,只不過他們就沒有這麼強的實力了,幾乎都是被毒霧腐蝕而死,一連吞下所有的解毒丸都只能稍微拖延一些時間,很快就痛苦死去。

「看來我得小心了…」

葉玄繼續前進,這一次葉玄謹慎了很多,他隨時隨地都運用著靈影步法,身形飄忽,緩緩前進。但其實葉玄本尊則是隱藏在暗處,這一座虛影只是用來迷惑那種人形生物的。

這一次葉玄換了個方向又前進了一段時間,但這一次居然很安靜,沒有人偷襲,不過沒多時葉玄就發現前方似乎有著異動,趕緊催動虛影向著聲音源頭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