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也不」

東方嘉的目光轉向謝合等人:「我有一個想法……」

「什麼想法?」沒等他完,那個陰陽怪氣話的人,便將他的話打斷:「讓誰去送死的想法么?」

屢次被人這樣擠兌,東方嘉也惱了,大聲道:「我沒打算故意讓任何人送死」

「大家都不送死,怎麼取寶?你不會告訴我你不知道取這鴻蒙靈寶,需要有人命祭陣,才能夠破開鴻蒙靈寶外圍自然產的守護大陣吧?少字」

那人繼續冷嘲熱諷:「或者,你有事解決這個問題,可以一人不死的成功通過?你真要有這事,現在區區三階聖人太屈才了,你應該是聖尊才對」

東方嘉怒瞪此人:「你聽我把話完不行么?」

「不行我怕聽完了,我就要被派去送死了」

東方嘉狠狠的瞪他一眼,望向謝合,眼中閃過一道厲芒:「謝道友,你不兩句話么?還是,你根就控制不了他們?」

謝合臉色微變。

東方嘉剛剛的話中間,可是很有些玄機的。

要知道這些非核心,不過烏合之眾。要想對飛躍隊構成威脅,必須團結起來才行如果謝合無法控制這些人,不但意味著謝合將不再具有可以代表這些人話的地位,同時也代表,這些人完全一盤散沙,根沒什麼威懾力

這樣的話,謝合想盡辦法做的一切,就要付諸流水了——他可沒有真的想要離開的想法。如果真想離開,直接帶人走就是,還打什麼招呼?

謝合得目地,不過是擁這些人作為砝碼,獲得更大的處。

要做到這一點,話就必須有分量。而謝合話的分量來自何處?當然是來自對這些非核心的控制力。

一旦失去這個,謝合也就沒有了什麼獨特的地位。想要什麼處,自然也是痴心妄想。

謝合當然不能讓這樣的情況出現,當下微笑道:「不意思,東方道兄,我們這些東西積怨太深,所以有些抵觸情緒,不過,你放心,發泄了怨氣之後,他們就會安靜下來了。」

完他對那個陰陽怪氣的傢伙道:「林順兄弟,罵過癮了么?罵過癮了就歇歇,我們也聽聽這位東方隊長,究竟有什麼話」

來謝合對這些人的控制力的確不弱,那人聽了,嬉皮笑臉道:「那當然那當然,謝大哥,不瞞您,這一罵出口啊,渾身都舒坦多了。不過,既然大哥發話,弟也就給大哥面子,暫且聽聽東方嘉這廝到底做何打算」

「很」東方嘉這林順一眼,也不跟他計較,只是臉色微微陰沉,繼續道:「這一次取寶,難道大家真的一點都不動心嗎?多的話不敢,我只告訴大家,我已經聯繫了買主。一件鴻蒙靈寶,會帶來多少利益,大家不會不知道吧?少字別的不,恩賜造化之力這種我們低階聖人做夢都別想有的寶貝,可以要多少有多少」

「除此之外,其他天材地寶,還有其他處,比如提升修為啦等等,那都是觸手可得我們辛辛苦苦冒險所為何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嗎?如今幹上這一票,一切就都有了,難道真的要放棄這個大機會嗎?」。

東方嘉的話,觸動了很多人的心。

沒錯,他們辛辛苦苦冒險,難道不就是為了這些嗎?

要知道,這個大宇宙之中,還有很多聖人,可以選擇投靠一個聖尊,別的不,至少足夠安全。雖然那樣的話,他們的收入肯定不如現在。但是夠安全啊僅僅這個,就足以讓很多人無比嚮往了。

而且,如果運氣,被聖尊中,還能得到聖尊賜下的不少處。

這一點,也是讓很多人嚮往的。

在場這些人,其實也都嚮往。

但是他們為什麼寧願選擇冒險,也不去投靠聖尊?

一方面投靠聖尊也不容易。聖尊最信任的聖人,還是自己培養出來的。外來的聖人,很難成為心腹,實際上也就是個炮灰而已。只不過作為聖尊的炮灰,危險不是很大而已。

更重要的是,投靠了聖尊,那就完全沒有了自由。一切都要聽聖尊的,任人擺布。

在場這些人,卻都是天性嚮往自由,所以他們不願意接受聖尊手下那嚴苛的規矩——這一點是必然的。因為這樣,才能夠打擊一個人的自尊心。一個聖人沒有了自尊,成就聖尊也就是痴心妄想了。

想想也對,聖尊收納聖人,是做為手下。可不是為了培養一個同級別的競爭對手的。

畢竟根據規矩,聖尊之間,至少下位聖尊之間,地位彼此平等,最多也就是聯盟關係,不可以又什麼主僕之分、上下之別。

一個八階聖人,對聖尊來,也是很得力的手下。而一旦這個八階聖人成就聖尊,他的主人便要是去一個得力手下,增加一個競爭對手,這樣的事情,誰會幹?

所以,那種投靠聖尊的聖人,基上都是放棄了未來,至少放棄了成就聖尊野望的人。

當然也不排除有那種不介意手下成就聖尊的聖尊,比如鄭拓就是,但這樣的人實在太少,誰有信心就一定能夠碰上?

偏偏很多人,可以付出一切,卻唯獨不願意放棄成就聖尊的野望。

這樣一來,這些人自然無法投靠聖尊,也就只獨立出來,做冒險者或者傭兵了。

當然,聖人成為冒險者或者傭兵也有很多原因,但是這個原因,應該是很普遍的。不是所有冒險者或者傭兵聖人都發誓下決心一定要成就聖尊,而是他們保留著一點希望,不願意徹底放棄。

所以,這些人最想要的,就是修為的提升。沒有修為的提升,談什麼成就聖尊?就算別的東西,修為高了,想要得到也就容易多了。

這個大宇宙之中,修為才是一切啊。

只可惜,身為聖人想要提升修為,卻並不容易。從一階聖人到聖尊之間,不少人耗盡畢壽命,都無法成功。不要成就聖尊,很多人就連低階和中階、中階和高階之間的那個巨大鴻溝,都無法跨越,臨到壽元終結,仍然在被卡在那裡,望著對面的風景,不勝羨慕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什麼鴻溝,什麼障礙,統統不是問題

只要得到了鴻蒙靈寶,以提升自己修為的代價,來出售給聖尊,一切便都不在話下。

因此在場的所有人,難免都被東方嘉的話動了心。

當然,還是有人有顧慮。畢竟那是要死人的。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夠活到成功那一刻。萬一不能成功呢?那不是白死了?

「大家是不是擔心祭陣送死的問題?沒關係,我不會強迫大家。首先,我們在場所有人,哪怕不幸遇難,日後成功之後,收入也有他的一份。大家包括我在內,要以心魔來發誓,哪怕有哪一位兄弟不幸遇難,也要把收入交給他指定的接手人。當然,如果不要財富什麼的,也可以換成等價的別的,這一切都可以接受。」

「其次,就算祭陣送死,也絕不亂派人。能避免盡量避免。實在不行,大家一起抓鬮再不然,那飛翔隊不是也想取寶嗎?而且聽這位道兄,已經排出人了,我們乾脆來個以牙還牙,照樣襲擊他們一次,也不用將他們全滅,只要抓上幾個俘虜,到時候就用這些俘虜祭陣,豈非兩全其美?」

到這裡,東方嘉用充滿誠意的眼神向那個三階聖人和謝合:「我這樣的打算,兩位道兄以為如何?」

謝合還沒有話,那三階聖人哈哈一笑:「很,我同意就是不知道謝道友的意見了。」

謝合和那些非核心的人彼此交換了幾個眼神,最後也神色凝重的點點頭:「東方隊長,如果你能夠用心魔和大道發誓,絕不會讓我們在場的所有人作為炮灰送死,我就答應你對了,還有那個哪怕不幸遇難,也要在成功之後給他一份收入的保證,也要用心魔和大道發誓」

在這個大宇宙之中,用大道發誓,基上沒有人會反抗。否則,大道的反噬之力,足以讓你萬劫不復

相反,用心魔發誓,還要一點,有很多方法可以解除違背誓言之後的後遺症。當然,這些方法也都是消耗不菲的。在一般情況下,用心魔發誓,也是很有誠意了。

只可惜謝合併不相信東方嘉的誠意,非要他用大道發誓。

東方嘉愣了愣,最後還是咬咬牙:「我對大道發誓,絕不故意將我們之中任何人送去祭陣送死,如違此誓,大道不容」

這個誓言出來,謝合總算打消了顧慮,點頭道:「如此,我們的約定,就此效」

東方嘉總算露出了笑容來。

隨後就是三方首腦會談,討論應該如何合作等等問題,這個就不多了。

那個三階聖人也有通名,卻是叫作張承。

既然大家達成了合作協議,營地之中劍拔弩張的氣氛,總算輕鬆了下來。

大家也是大戰了很,消耗不,正藉此機會,的休息片刻。

至於山朋這個姦細,卻只有茅慶和鄭拓知道,眼下茅慶還沒有來得及告訴東方嘉。

總而言之,上去現在飛躍隊的情況,總算平靜了下來。

但是,鄭拓卻知道,飛躍隊的問題仍然存在。東方嘉的做法,不過是暫時壓了飛躍隊的問題。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這個問題照樣會爆發出來。

到底,東方嘉和飛躍隊的成員,主要是那些核心成員之間,現在已經有了裂痕。這個裂痕產容易,要修補,卻很難,而且不是一兩天就能夠辦到的。

對鄭拓這個想要挖牆角的人來,這是正。這讓他有的是時間,來進行自己對飛躍隊挖牆角的「大業」。

不要飛躍隊,就算那張承帶來的人,還有謝合手下的人,甚至包括身邊這個山朋,鄭拓也都有挖過來的想法。

三國 白了,他打算來個鵲巢鳩占,把飛躍隊的班底,變成自己的班底。在眼下飛躍隊出了問題的情況下,再加上他的幕後身份,要辦到這一點,並沒有什麼難度。

而眼下,他就將目標對準了山朋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五十九章解決之法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五十九章解決之法,到址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六十章整裝出發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六十章整裝出發

「怎麼樣?想活命嗎?你還有機會,但是得抓緊,因為你的機會不多了。」

山朋回報的只有苦笑。

除了苦笑,還能做什麼呢?

到了這個時候,還有什麼活命的可能?

東方嘉已經解決了內部和外部的問題,至少在表面上,他已經掌控局面,除非出現那種足以危機整個形勢的突變,否則這個局面,就真的在他的掌控之中。

山朋對自己很有自信。

但是他並不認為,自己可以營造出那種形勢來。

那麼結果,就已經註定了。

對於叛徒——確切的是姦細,但所有人都會認為這是叛徒,即使他們其實並沒有付出多少真正的認可,這是一種玄妙的心理作用。人們更容易認為自己被背叛,而不是被蒙蔽——任何人都不會有饒恕$淫蕩小說/class12/1.html之心。

至少現在的這些人不會。

如果山朋是那個張承的手下,那麼他還有機會。在張承的面子,為了合作愉快,東方嘉也不得不捏著鼻子,容忍山朋的存在。

但很可惜,山朋不是。

「你真的還有機會。」

鄭拓的聲音傳入山朋的耳朵中,在這個雨夜的淅淅瀝瀝細雨之中,透著點帶有土腥味的新鮮氣息,彷彿是和有人在細雨之中踏春一般靜謐,又彷彿是一個遠不可能成真的幻夢。

細雨飄在臉上,可是山朋的心卻是完全的冰冷,彷彿可以隔空將那些細雨,徹底的化為冰霜。

山朋不知道鄭拓為什麼會這樣。也沒有必要知道。

他只是聽出來對方話語之中的真誠。

於是他回答了。

「真的還有機會嗎?」。

「真的還有。要知道,取寶是要死人的。不管死誰都不合適。但如果死一個跟大家都沒有關係的姦細,那麼是可以接受的。你覺得呢?」

——————————————

稍後補全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六十章整裝出發

第六卷破滅時代卷第一百六十章整裝出,到址 嘩啦啦……

初箏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她感覺自己在往下面翻滾。

手腳都被綁著,眼前一片黑暗,似乎被放在一個袋子里。

翻滾的時候,不免會撞到東西,身體上估計就沒一塊好的地方。

不知道翻滾了多久,終於停下來。

初箏生無可戀的躺著。

完全不想動。

好累啊。

初箏躺一會兒屍,恢復一點體力,這才動起來。

先想辦法把自己從袋子裡面解救出來,外面一片漆黑,她被卡在一處斜坡上的樹木中間,不然還得往下面滾。

哪個狗東西乾的!

我的腰。

我的尾椎骨。

賠錢!

……不。

初箏想到被敗家支配的恐懼,賠錢太恐怖了。

賠命吧!

【……】小姐姐到底哪個更恐怖啊!



原主姓夏。

很小的時候就被人遺棄在孤兒院,後來被傭兵組織的人看中,帶進組織。

這裡面的人都是從孤兒院挑選出來。

他們從小就在一起訓練,如果不努力訓練,就會被淘汰。

而淘汰就意味著死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