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魔修,恐怕還不是石頭們的對手啊。阿雲啊,遠古的符文如此厲害嗎?那你們符族咋不把這些厲害的符文流傳下來,還創造那些亂七八糟的符文幹什麼呢。」

皇甫武表示非常的不解。

在他的印象中,遠古時候的符文不應該這麼強才對啊。

阿雲搖頭道:「不是符文強。是製造這符文的人太厲害,力量強大無比。還有,這些石頭的材質,實在太好了,簡直比外面任何傀儡的材料都要堅硬都要好啊,所以製造出來的天符傀,才顯得厲害了。」

陸凡點頭道:「確實。能讓區區一個符文流傳至今,力量不減,要麼是旁邊就有力量源泉,可以源源不斷的補充。要麼就是力量太過精純,難以消散,就算時間的流逝,也不能帶走多少。確實強啊!」

韓楓師兄似懂非懂的點頭道:「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們的意思就是,這裡的石頭都是上好的材料嘍?」

陸凡點頭道:「是啊!」

韓楓師兄趕緊開始在四周撿石頭,往自己的腰帶里塞。

幻月在旁笑道:「韓楓師兄,你就算是把這裡的石頭撿回去,也沒有人能幫你煉製了啊。這遠古的煉製之法早就失傳了。你以為光幾塊石頭就能煉了啊。那辰國的魔修們,早就全部用上如此強橫的石頭傀儡了。」

韓楓張了張嘴巴,最後塞了一塊道:「反正是稀罕物么,帶總比不帶要強。陸凡師弟,你們看,他們快要分出勝負了!」

笑談之中,豬頭魔修的手下們,竟然已經被這些天符傀,地符傀,玄符傀都殺的潰不成軍了。

尤其是豬頭魔修,他猛然發現,這些石頭傀儡,竟然是根本對他法決,直接無視。

他掌握的那些擁有強大破壞力的法決,根本對天符傀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也就只能炸炸最弱的玄符傀而已。

至於他帶來的那些魔修,更是完全被壓制住了。天符傀,打著打著,身上竟然還出現了一片閃亮的光罩。

看到這光罩,皇甫武與阿雲便同時出聲道:「神御之光!」

陸凡挑眉道:「跟神靈有關,是嗎?」

阿雲連連點頭道:「是的,陸凡公子。這是遠古傳說中神靈才能掌握的力量。最後的記載,還是在有神使出沒的年代。」

陸凡接著問道:「這神御之光,有什麼作用?」

皇甫武連聲道:「萬物不破,天地永存。乃是一方世界之威!」

陸凡聽的手指微微抖了一下,一方世界之威。這豈不是就是達到了擁有小世界的極限強者水平。

這天符傀強橫到如此地步了嗎?

正在陸凡思索之時,天符傀猛然將自己周身的光罩炸裂,化作漫天光芒,穿透了所有膽敢冒犯他的魔修。

陸凡等人反應迅速,韓楓師兄大吼一聲「卧倒!」

立馬,所有人趴在了地上。

須臾,光芒收斂,再往前看,魔修們死傷慘重。

豬頭魔修的手臂都被削去了一隻,強撐著,豬頭魔修來到了最早倒下的羊頭魔修面前拽著他的衣領道:「老五,我被你害死了。這是我們能對付的嗎?」

羊頭魔修噴著鮮血道:「頭兒,快叫人,叫人。其他人來了,我們還有救,那老烏,肯定就在附近,不能死在這。」

豬頭魔修連連道:「對,對,對。叫人!」

手一抬,立馬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在空中凝聚,萬千亡靈的咆哮之聲,響徹天際。

一時間,整個峽谷似乎都響起了這巨大的吼聲。

韓楓師兄道:「陸凡師弟,他們在叫人了。我們怎麼辦?」

陸凡道:「等,先等烏將軍他們的人過來,我們見機行事,最好是坐收漁翁之利!」 *———

一番講解后,電如靈說,你想不想進入通神戰場,秦羽一愣然後點頭。

電如靈說進入后,可是要面對真正的生死考驗。



隨後電如靈給秦羽講解通神戰場的勢力分佈。

九門存在,也就是九脈設立,他們招手個地方,踏入通神戰場的人,然後招收人才。

不單單一個大階位,一個神界,下方掌管著,類似這四屆很多粒子世界。

而通神戰場,就是這麼一個中樞的地方,挑選精英,然後加入各個勢力。

而且也是為了找尋他們的血脈傳承之人。

秦羽點頭他知道。



隨後電如靈則是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神屆九族,不願意讓自己的族人去冒險,而是讓這些人,進入葬神之地,去探尋,那裡面的情況,探尋老祖當年留下的東西。

—–

秦羽詢問那很危險嗎。電如靈點頭,然後說以前都是各族派人進入,葬神之地從不開放,但是卻是沒有任何人出來啊,就連神王等級進入,都是沒出來過。

後來死傷太嚴重,所以才會如此,開放。

秦羽詢問那裡面有什麼。

—-

電如靈給秦羽講解起來。然後說好了,跟你說了這麼多,你要是想進入通神戰場,我帶你進入。

秦羽說為何幫我。

—-

電如靈一愣,然後說誰說幫你了。我只是想看看,你是如何死的。

秦羽一愣搖頭,然後說再等等可以嗎,我想處理一下這地方的事情。

—–

電如靈點頭,然後說也可以。隨後我幫你解決?秦羽搖頭說他自己去解決。

———

電如靈看著勤於恢復實力,他則是若有所思,然後搖頭。暗道;我這是怎麼了,明明是來殺他的,為何要幫他進入通神戰場。

難道真的是想讓別人殺他嗎。電如靈若有所思,然後苦笑不已。

———–



時間緩緩過去,妖屆也是繼續大鼎。天狼族的人則是被壓制,因為天狼族的族長,一直未出現,已經突破進入了通神戰場。

所以此刻赤金大鵬一族,乃是強大無比,整合之後,特別是秦羽讓白虎一族喪失戰鬥能力。

因此一時之間,天狼族也是被黑驢等人壓制。甚至已經不是對手。

*——

黑驢等人也是沒有趕盡殺絕,因為他們知道,對方的族長乃是強大的存在。黑驢和蛇女等人則是安頓完事後,然後準備閉關修鍊。

而就他們準備閉關之際,看到了朱雀古族爆發的戰鬥,讓他們一驚,然後知道秦羽,隨後更是動力十足,勢必要提升起來。

——

秦羽則是擊殺了朱雀族的大長老,讓王寒震驚無比。而他要擊殺至極,朱雀族長出現。

然後對抗秦羽,關鍵的時刻,王語凝出現,然後爆發,和秦羽兩人擊殺朱雀組長的意志、

朱雀族長則是憤怒,然後說你竟然敢對自己出手,王語凝冷笑,然後決裂。

朱雀族長說很好,這樣的話,到了通神戰場我必然殺你。

秦羽和王語凝也沒廢話,斬殺了對方意志。然後看向王寒,對方求饒,秦羽則是冷笑,然後和王語凝點頭,然後直接擊殺了對方。

—–

隨後兩人談話,王語凝則說我要走了,秦羽詢問,隨後便是看到了王語凝突破接引之光到來,離去。

秦羽說等我照顧好自己。王語凝點頭離去

—+秦羽嘆息知己電如靈到來,然後暴虐秦羽詢問是誰,秦羽說那是我的妻子。

電如靈憤怒然後很虐秦羽,要擊殺,讓秦羽很是不解。但是電如靈沒下去手,將秦羽扔了下去。

然後看著山底下,憤怒不已,隨後說去了通神戰場,讓那些人趕快殺了你。



———-

秦羽此刻來到,朱雀一族的聖獸之前,他已經去過另外兩族,然後看著聖獸,然後接受傳承,頓時體內再度蘇醒血脈、

至此,秦羽體內,火,土風水木,都是讓他站起了。還差冰,雷電金。

秦羽也是利用麒麟心經,然後開始融合血脈,頓時血脈之力沖雲霄,強大無比。

*——-

電如靈闞澤震撼無比,然後說,果然如此。隨後感覺到,然後趕快掩蓋起來。

看著上方皺眉,然後說快些一些,不然被發現了。

———-

神界,金脈老祖,那醫仙,則是神尊頂級的任務,此刻再次喂鳥等等。

小醫仙則是在學習。

突然間,老祖感應到,然後若有所思,隨後說,沒想到,沒想到,竟然五中血液融合了,目前還差,金冰,雷電。

老祖微笑,然後說金之血脈無妨,冰也是可以輕鬆獲得。

唯獨這雷電,兩個頑固的傢伙,恐怕不是那麼輕鬆了。

—-

隨後他看向小醫仙,然後說,你是不是想秦羽哥哥了,小醫仙一愣,然後點頭,老祖則是說很快就能見到了。

隨後說,不過你必須要提升起來,不要被幽幽給超過了。小醫仙點頭,然後說我和幽幽是好朋友,為什麼要比呢。

老祖嘆息,然後說,不是你倆比,而是我和那個老家火比。

《幽幽,他如果超越了你,那麼他們就要離去的。小醫仙頓時一驚,然後說幽幽他們要去哪裡。

婚不由己 老祖則是嘆息,然後說,為了不讓他們離去,你必須要提升起來。一直在他前A面,這樣他就不會離去了。

小醫仙點頭,然後說我會的。

——老祖則是笑了,然後說好好修鍊,隨後離去。

小醫仙則是說,幽幽我可不想讓你走。

——

老祖來見到了金脈族長,頓時對方稱之為老祖,。老祖則是說,那小傢伙,如今五中血液融合了。

金脈族長一驚,老祖則是說,金脈的血液找個機會也是讓他傳承了吧。

金脈族長說怎麼傳承,讓他進入聖地。

老祖則是若有所思,然後說在他沒有絕對實力之前,還是不要讓他接觸的為好。然後說,唯有一個辦法,就只能讓金巧兒去了。

金脈族長已經然後點頭。老祖則是說,至於那冰血脈的傳承,我這是不擔心

不過那雷電可是讓我很是苦惱

金脈族長則是說,老祖無需擔心,那電一脈,絕對沒想到,他們將電如靈派去,絕對是天驕級別,血脈極度純正,此刻去擊殺秦羽、。

老祖一愣,金脈族長則是誰知道那女娃竟然沒下手,此刻還要幫助他來到通神戰場。

——-

老祖一愣,然後點頭說果然很有意思。

這個時候軒轅道,到來,然後看到老祖,笑罵不已,老祖也是笑罵,金脈族長則是退去。

老祖則是說,你這老傢伙實力還未恢復,軒轅道則是嘲諷,說我要是要和你一樣,一直在這神屆,我的實力必然超過你。

—-老祖則是笑了,然後說誰讓你自己當初要陪著幽幽去下面歷練。 吼聲不止,四周很快便響起了破風之聲。

不消片刻,烏將軍便帶著人第一個趕了過來,一眼便看到了滿地魔修的屍首,與重傷在身的豬頭魔修等人。

「天符傀!」

烏將軍眼前一亮,而後再看向豬頭魔修等人大笑出聲。

「肥豬,你夠慘的啊!怎麼搞成這樣了!」

豬頭魔修見烏將軍到來,緩緩拽著羊頭魔修往後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