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龍陽和謝萱逼不得已之下收斂玄功。

吳銘見此便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既然如此,沒什麼話好說。

啪,啪啪啪!

吳銘解開制住柔兒四人的禁制。

「柔兒,快,帶著你的姐妹離開此地,到玄都城飄香居里。」

說這話的同時,吳銘暗中召集風笑陽等無名都殺手,吳銘有種預感,今天這事恐怕要鬧大。

柔兒現在恢復了自由。

「哥,你怎麼會來?」

「別說了,快走。」

「不,哥,我不走,我們不是說好了,從此以後再也不分開的么?」

吳銘眼睜睜看著龍陽和謝萱正在收功,他怒吼一聲:「走,你還當我是你哥,給我馬上走,還有你們,快。」

柔兒似乎還對吳銘戀戀不捨,其他的三個女孩急忙上前,她們拉住柔兒快速向遠處逃走,方才吳銘幫她們吸回陰元,使得她們現在都有了精神了力氣。

「柔兒,快走,再不走就沒命了。」

「拉住她,快,我們離開這裡。」

於是,柔兒不舍的看著吳銘,被小雲和小雨拉向遠處。

吳銘必須要留下,否則,柔兒四人絕對逃不出去。

既然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好說呢,吳銘心中殺意凝聚,他可以肯定,諸多年來死在這兩人手中的少男少女肯定不少,今天,我吳銘雖然為魔,卻也要替天行道。

狂浪訣,驚濤駭浪。

毒醫悍妃 於是,吳銘直接一拳搗出,狂涌的魔浪如海浪般向著龍陽和謝萱捲去。

謝萱和龍陽還未完全收功,但他們同時都感應到了威脅。

無奈之下,龍陽只能先求自保,他猛然發功,強悍的陽剛之氣竟然直接將他與謝萱之間交融的氣息震斷。

噗!

謝萱被龍陽震的當即噴出一口血,顯然受了不輕的內傷。

強行收功,龍陽也氣息混亂,眼下,來不及多想,龍陽大吼一聲:「哪來的小賊,壞我好事,找死。」

啪!

閃目一看,滾滾魔氣遮天蔽日,龍陽不敢大意,他急忙凝聚陽剛真元,對著滾滾魔浪打出一掌,剎那間,龍陽的掌心發出無數道如劍般的金光,直接刺入狂浪之中。

與此同時,正在飛宇宗大殿中議事的幾位老者也都神色大變。

最高位的一位身穿紫色太極八卦袍的道人,正是紫陽仙府的紫胤真人,店中,還有飛宇宗掌門太無上人、以及飛宇宗幾位長老,凈月道人、枯榮道人和龍炎道人。

就在吳銘運轉魔功出手的一剎那,修為最高的紫胤真人頓時神色大變。

「哼,沒想到,在這仙道府地還有邪魔作祟。」

太無上人和飛宇宗數位長老也感受到了空氣中蠢動的魔氣。

他看向凈月道人和龍炎道人說:「凈月,龍炎二位長老,速速去降妖伏魔,不必回稟,先斬後奏。」

「是。」隨即,凈月道人和龍炎道人閃身出了大殿,二人各自帶著屬下弟子,趕奔小陽山的後山草海,當時,紫胤真人還沒有意識到問題有多麼嚴重,他作為紫陽仙府的真人,自然不會什麼事都親自出手,更何況畢竟在飛宇宗的地盤上。

吳銘這邊,不出手則已,出手便如雷霆萬鈞。

不過,這裡畢竟是飛宇宗的地盤,他也不想驚動紫胤真人,所以,吳銘準備速戰速決,哪知,龍陽這傢伙還挺難對付。

龍陽激出陽剛之力,如萬道光劍將吳銘的魔浪擊破。

隨後,吳銘幻出魔鱗臂,乘風踏浪,對著龍陽直接打出破軍五重拳力。 紫胤真人座下共有八位親傳弟子,龍陽排在第七,與之雙修的謝萱排在第八。

紫胤真人的一身修為已達元嬰期,等同於武修者的天威之境,就目前玄都城來說,他絕對是第一高手。

龍陽身為紫胤真人親傳弟子,修為也不低,可以比擬武修者順命前期的境界,他與謝萱雙修,主修陽剛之力,此刻眼前一道黑影靠近,濃烈的殺氣和強大的魔息使得他心中也不免一顫。

「好強的魔氣,好濃的殺氣,飛宇宗怎麼會有此等邪魔存在?」龍陽心中大驚,眼下,無暇多想,龍陽凝聚八成修為在右拳之上,迎著吳銘的魔鱗臂一拳轟出去。

剎那間,龍陽的鋼拳上滿是殷實的淡金色陽剛之力。

砰……,轟!

雙拳對轟,頓時爆發出一聲巨響。

當即,強大的魔氣與龍陽的陽剛之力對轟在一起,將附近的草海夷為平地,吳銘被這一拳震的倒退了三步,而龍陽則是直接退了八步才勉強站穩。

龍陽大驚失色,要知道,主修陽剛之力,便是以剛猛為主,他剛才這一拳少說也有三千五百斤的力道,沒想到,竟然略遜對方一籌,不僅如此,他發現對方的拳鋒竟然堅硬無比,此刻,他的右拳已經變得有些麻木。

武修者與仙道修鍊者比較,優勢就是強悍的肉身,所以,如果一個武修者和仙道修鍊者過招,仙道修鍊者最忌諱的就是肉搏,他們絕不希望被一個武修者近身。

仙道修鍊者的優勢就是仙法和法寶。

龍陽心中震驚,他急忙向後閃退,妄圖和吳銘拉開一個距離。

吳銘知道,時間耽擱的越久,他就越危險,可是眼下,柔兒四人根本跑不遠,今天就算死也得撐住了,否則非但救不了柔兒,自己也是白死。

想走,晚了。

後退三步,吳銘也暗嘆龍陽的拳力之猛。

雙腳猛然踏地,借力而起,濃厚的魔氣在吳銘的腳下形成一條魔龍,而吳銘則是腳踏在魔龍頭頂,再次沖了上去,用的正是狂浪訣中第七式,聚龍破……。

嗷,嗷嗷嗷!

龍吟聲高亢嘹亮,聲震九霄雲天,吳銘彷彿駕馭九幽魔龍的魔神一般。

龍陽已經看清了吳銘的真身,即便吳銘現在還沒有幻化出玄天大魔翼,但是一條魔鱗臂加上滿是妖異紫光的雙瞳,也讓龍陽頗為震驚。

龍陽不敢託大,他飛速後退的同時,掐動指訣。

嗖!

一道金光從龍陽身前驟然射出,直奔吳銘。

金光好似流星一般,迅捷無比,那是一柄三尺長的金色飛劍。

金剛劍,龍陽得意的寶器之一,有著地階中品的層次,此刻被龍陽的純陽之力加持,金光閃耀,威勢逼人。

吳銘避無可避,也不想躲避,面對迎面射來的金剛劍,他直接用魔鱗臂去擋。

嗆!

金剛劍竟然硬生生被魔鱗臂彈飛,而吳銘的魔鱗臂,也被擊落了幾片魔鱗。

金剛劍失效,龍陽再次狠狠吃了一驚。

眼下,吳銘已經距離龍陽只有一丈多遠,龍陽情急之下,雙手化作劍指在身前快速揮動,瞬息而已,龍陽的面前凝出了一面有純陽之力構成的防禦牆。

「哼哼,卑鄙小人,草菅人命,今日老子就替天行道,給我……破!」

剎那間,魔氣龍硬生生轟在防禦牆上,再次爆發出一聲震天的巨響,不得不說,龍陽的修為果然夠強,魔氣龍的衝擊力竟然沒能直接轟破防禦牆。

但是,面對吳銘的魔鱗臂和天魔霸體,防禦牆已經無力支撐。

就在最後一個破字喊出口,吳銘將魔鱗臂橫在身前,整個人撞在了防禦牆上,硬生生將防禦牆撞裂,隨後,純陽之力開始消散,而吳銘衝過防禦牆之後,已經到了龍陽的面前。

當龍陽看到吳銘那張滿是殺氣,甚至帶著一抹猙獰笑意的臉出現在面前時,他的心中,一抹濃重的危機感油然而生,他甚至好像感覺到了死亡的迫近。

如果說吳銘與龍陽的綜合戰鬥力相仿的話,眼下,在這個距離上,龍陽則完全處於被動。

金剛劍來不及回援。

再施展仙術完全沒有時間,就算想要激發別的法寶,也已經沒有時間了。

重傷在一旁的謝萱眼睜睜看著眼前的一幕,到現在她似乎都沒回過神來,她根本想不到,這個兇殘的魔道高手,究竟是從哪裡蹦出來的。

「師兄小心。」

謝萱喊了一聲,同時,吳銘的魔鱗臂也已經掐住了龍陽的喉嚨。

龍陽拼盡全力掙扎,可是他的反抗,打在吳銘的天魔霸體上根本構不成絲毫傷害。

龍陽雙眼圓睜,嗓音沙啞的問:「你,你是誰,為,為何要,偷襲我?」

與此同時,飛宇宗的方向,數十道身影快速趕來,為首者正是飛宇宗的兩位長老,凈月道人和龍炎道人,他們身後還跟著數十位親傳弟子。

「我是要你命的人,為什麼偷襲你?哼哼,到了陰曹地府,會有人告訴你。」

說完,吳銘開始運轉戮神魔功,龍陽體外涌動的純陽之力,快速被吳銘吸收。

幾息之後,凈月道人和龍炎道人已經到了近前。

凈月道人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吳銘?說起來,吳銘還救過凈月道人一命,而且,凈月道人雖然深知仙魔勢不兩立,可她並不討厭吳銘,甚至,她還比較喜歡吳銘剛正不阿的性格。

「這……,吳銘,竟然是你,快快放手。」

宏瀾盛會的時候,龍炎道人也見過吳銘,驟然見此,龍炎道人大怒道:「放肆,魔道妖人竟敢在本宗撒野,還不放了龍陽上人,本座可以給你留個全屍。」

說話間,數十飛宇宗弟子已經將吳銘團團圍住,但是,這些飛宇宗弟子也都知道吳銘的厲害,他們都離的很遠,不敢貿然靠近,尤其是凈月道人的弟子,更不敢貿然招惹吳銘。

吳銘的紫色雙瞳掃了掃四周眾人,他的目光甚至沒有多看一眼凈月道人和龍炎道人,最後,他看向了龍陽。

龍陽見來了救兵,竭力從嗓子眼裡擠出聲音。

「魔道妖人,你若殺我,你也必死無疑。」

吳銘的回答很簡單:「哼哼,縱然一死,我也必殺你。」 龍陽被吳銘死死的掐住,一切反抗都沒有效果。

凈月道人知道吳銘的厲害,她很清楚,別說是她了,就算所有人一起上,也不是吳銘的對手。

龍炎道人雖然想動手,可龍陽此刻被吳銘制住,他萬萬不敢冒失,如果傷了龍陽,紫胤真人怪罪起來,整個飛宇宗都好不了。

「吳銘,你住手,千萬不要傷了龍陽上人。」

凈月道人也喊:「吳銘,一定是有誤會,千萬不要傷了龍陽上人,否則事情再也沒有轉圜的餘地。」

轉圜,吳銘從來就沒想過。

於是,吳銘將戮神魔功施展到極致,龍陽的身軀劇烈扭曲,短短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他體外的純陽之氣便被吳銘完全吸收,然後,龍陽開始迅速乾癟。

雖然在場的人,不少都見過吳銘吸人精元,可是此刻,所有人都不禁皺起了眉頭,這一幕實在是太恐怖了,眼睜睜看著一個大活人,最後變成了一具乾屍,任誰也無法淡定從容。

吳銘吸幹了龍陽之後,魔鱗臂稍稍用力,直接將龍陽的乾屍震的粉碎,而他,身形閃爍直接到了謝萱的近前。

此刻的謝萱已經嚇傻了。

「你,你要幹什麼?」

吳銘的魔爪死死的抓住謝萱的肩頭,將她硬生生拉的站了起來。

與此同時。

飛宇宗大殿之內,紫胤真人猛然間臉色大變。

紫胤真人已經感應到龍陽生命氣息的耗竭。

「不好,好厲害的邪魔,本座今日若不除你,天理難容。」

飛宇宗宗主太無上人察言觀色便知,一定是發生了大事,而且,他也聽到了方才巨大的轟鳴聲。

紫胤真人說完,閃身直接出了飛宇宗大殿,座下六位親傳弟子跟隨出來,太無上人、枯榮道人也一併跟了出來。

紫胤真人只是瞥了一眼後山的方向,隨後身形騰空而起,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其餘人等緊隨其後,趕奔事發現場。

吳銘算算時間,柔兒她們應該跑出去很遠了,而且,風笑陽等人一定在來時的路上接應,自己也該撤了。

「吳銘,你住手,你知道剛才殺的是什麼人么?你知道你現在制住的又是誰?」凈月道人大喊一聲。

龍炎道人已經將赤炎劍幻化出來,此刻他劍鋒直指吳銘大怒道:「好哇,你個邪魔妖道,今天,今天若不除你,天理難容。」

吳銘一把掐住謝萱,紫魂魔瞳掃了掃凈月道人和赤炎道人。

「哼哼,我是邪魔妖道,他們是什麼?」

凈月道人急忙說:「你手中制住這位,乃是紫陽仙府紫胤真人門下弟子,你快收手,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收手?誤會?說……,你都幹了什麼?」

吳銘的魔爪已經刺入謝萱的肉里,此刻,謝萱的肩頭已經滿是殷紅的鮮血。

謝萱疼的直咧嘴,她的額角滿是豆粒般大小的汗珠。

「我說什麼?你個邪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哼哼,我的死期,不說,可以……。」吳銘冷冷的說了一句,下一刻,謝萱的右肩傳來一陣骨骼碎裂的咔咔聲,聽之讓人毛骨悚然。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