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淪陷之後,冰冷之原的生物通過傳送站來到營地,造成了不少羅格戰士與平民的傷亡,而這些生物又以埋骨之所被血烏復活的羅格戰士殭屍為主;

隨著血烏的勢力越來越龐大,她的觸角也越伸越遠,如果再不制止她的話,羅格們好不容易剛剛收復的血色荒地將會要重新回歸邪惡的手中!

所以阿卡拉在之前已經來找過嚴冰好幾次,卻恰好每一次都不是嚴冰來暗黑閉門修鍊的日子,硬闖又怕影響了嚴冰的魔法修行,最後只好派了一個羅格斥侯專門守在嚴冰的帳篷外,讓她一有消息便通知自己;

聽完阿卡拉的介紹,嚴冰把她所有的話濃縮為四個字,「消滅血烏!」

反正這本來就是自己這一趟來暗黑的目的,嚴冰也不想多說什麼,經過一晚上的休養,他的魔法值已經全部恢復,接過阿卡拉硬塞過來的幾根傳送與辯視捲軸,嚴冰就朝著營地的傳送站走去;

等他才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聽到阿卡拉修女又在背後喊他;

「嚴冰閣下,差點忘了……」修女舉著手上的法杖,「這是羅格們搜索血色荒地后發現的一根亡靈法杖,經過我的辯視后,雖然比不上閣下自己收穫的那根,但附加的增幅還是蠻可觀的,看看閣下是否用得上……」

「哦?」嚴冰感興趣的一把接過法杖,定眼看去,「治盲的法杖(藍色):要求等級5,傷害2-4,耐久度11-15,+2微暗靈視,+1召喚骷髏,+1支配骷髏,150%對不死生物的傷害;

竟然是一把難得的三屬性低級法杖,微暗靈視,微暗靈視自己還沒有學呢,不過雖然加的有些偏,卻也比自己現在手上的這根要好上許多了;

「以前上修道院這一塊來的死靈法師並不多,所以我們搜尋不到更好的,不如嚴冰閣下就先用著吧,如果有新的收穫的時候我們再給你換,要是閣下自行找到了更順手的,我們會按照價目折算金幣給你;」阿卡拉看到嚴冰的表情沒有變化,試試著在旁邊建議道;

「沒有關係,就如修女你所說吧,什麼時候有就什麼時候換,折算金幣就不用了,到時算做我修補裝備和購買補給的費用也行!」暗黑的物品沒有辦法帶到藍元,嚴冰對收斂財富的興趣淡了許多,他滿不在乎的說道;

「哦,還有,修女,以後我回營地的日子應該會很少了,我的導師對我說過,想要成為一個強者,不能老待在太安逸的地方,我會一直沿著邪惡的路線清除過去,修女可以派人留意著營地的傳送站,每當一個新的傳送站被開啟的時候,我應該就會在那個地方,當然,需要補給和交易的時候我會回來,希望修女能為我保留我的住所和儲物箱!」

「這也是您那偉大導師的訓介嗎?您放心,對於您這種先驅者,與您共處的經歷是我們永遠的榮幸!」

其實嚴冰說之前那段話的目的只是為了今後更加方便的出入兩個大陸,畢竟成為萊恩斯帝國的隨軍法師之後,他能夠自由支配的時間會越來越少,為了避免過多的解釋自己的行蹤,還不如減少在羅格營地的出現次數;

卻沒想到這個躲避麻煩的借口又被阿卡拉上升到無私奉獻的高度,連帶著對嚴冰的稱呼也從「你」改為了「您」;

這樣的結果,讓嚴冰都沒辦法判定到底是自己忽悠人的水平高了呢,還是暗黑大陸修道的人境界太深了!

出現在冰冷之原后,嚴冰召喚出自己能召喚的所有生物,把傳送站周圍堆集的怪物清理了乾淨,為了用上新法杖的增幅效果,他決定先升上一級學會[微暗靈視]這個詛咒魔法;

加上召喚屍體發火一共有八個平均等級3-4級魔法技能的嚴冰,清除冰冷之原的這些小怪已經是輕鬆無比,在屍體發火身上得到好處之後,他把自己的首要目標放在了暗黑第二個小BOSS,冰冷之原的畢須博須的身上!

走過好幾個荒廢的村莊,消滅了前來送經驗的七八批黑暗獵人與女槍手,在一片樹林的轉角處,嚴冰聽到了惡魔的歌聲;

轉出去一看,樹林中間有一處開闊地,高大的樹蔭將這個不知是先天形成還是後天砍伐出來的地方遮掩的不露天日,這是一個惡魔的聚集地;

在營地的外圍,豎立著很多根支撐著人類頭蓋骨的木樁,十幾伙以沉淪巫師為首的沉淪魔圍著營地中間的幾堆篝火高唱著嚴冰聽不懂的惡魔之歌,在營地的最中央,一個亮綠色皮膚的沉淪巫師隱隱為所有沉淪魔的首領,它便是嚴冰這趟的目標畢須博須!

找到了目標的嚴冰沒什麼好客氣的,畢須博須這個小BOSS的特性是魔法抵抗與火焰強化,既然魔法在它身效果不大,嚴冰就乾脆放任由召喚生物去對付它;

四強化骷髏加一級石魔加屍體發火的陣容確實很強大,雖然沉淪魔數目眾多,但等到畢須博須這個種族靈魂惡魔被消滅之後,這個沉淪魔的族群便很快被滅族了;

在畢須博須被自身所蘊含的火元素爆開的同時,一直在旁邊袖手旁觀的嚴冰急不可待的喚出了體內的屬性界面,卻愕然的發現左上角那個代表暗黑召喚物的數字沒起一點變化;

難道一定要親手滅掉的BOSS才能成為自己的召喚生物嗎?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wap.56shuku.org 【】www.56shuku.org感謝有你一路相伴!

嚴冰思索了一會,為了驗證這個問題,他決定再在冰冷之原上找一個BOSS來試驗一下;

在他的記憶里,暗黑中的怪物小頭目多不勝數,起碼在冰冷之原上就還有另外一個怪物首領,那便是身處冰冷之原洞穴第一層的冰冷烏鴉!

冰冷之原洞穴分為二層,裡面的怪物仍然是以沉淪魔、猩猩獸與骷髏為主,另外加了一種黑暗生物——黑色流浪者!

黑色流浪者是一種擅長使用輕柄戰斧和弓箭戰鬥的女惡魔,他們的首領冰冷烏鴉穿著一身灰色的簡陋皮甲,擁有冰冷強化的特性;

在這些怪物首領的身上,嚴冰更加的能體會到死靈法師職業的好處,想想一個專攻冰系的法師遇上冰冷烏鴉、一個專攻力量的野蠻人碰到皮膚硬化惡魔,要法術有法術,要肉博有僕從的死靈法師是多麼的幸福;

這一次對付冰冷烏鴉,嚴冰象當初對付屍體發火一樣親自動手,收回法杖取出匕首,在石魔它們分散仇恨的幫助下,這次的近身博斗沒有出現一次危險,可結果卻再次讓嚴冰失望了,屬性界面中那個數字1仍然是1,並沒有因為嚴冰手刃BOSS怪而變成2;

如同在地球上玩的那些高難度解迷遊戲一樣,這種完全靠自己摸索的感覺確實很讓人著迷,但中間的過程卻真的可以讓人鬱悶的抓狂;

見到所得的經驗距離8級已經不遠,嚴冰便想索性在洞穴里升了級再上去,而且洞穴二層三層的深處有時會碰到1、2個怪物的藏寶箱,雖然比不上首領身上帶的那些,但運氣好時也會碰到一些精品;

清空掉洞穴一二層后,嚴冰如願的升上了8級,趕快把得到的一點技能點在了詛咒系的[微暗靈視]上面,通過手上新得到的那根法杖的增幅,[微暗靈視]便直接跳到了3級;

在洞穴二層最深處一群沉淪魔的身後,嚴冰也看到了一隻藏寶箱,卻並不是遊戲中金光閃閃的那種,而是比較有沉淪魔特色的白骨箱;

箱內有少量金幣和一些雜七雜八的裝備,看來不管是哪個物種,都對這種圓圓的散發著金光的東西有著天生的收藏嗜好!

唯一讓嚴冰覺得物有所值的,是壓箱底的一顆「破碎的藍寶石」,這是一種鑲嵌在武器中可以增加冰凍傷害的神奇石頭,雖然只能增加1-3點傷害,但附帶的減緩效果卻是很實用的屬性;

藍元大陸上雖說也有這種寶石,但與高級魔獸魔核同樣稀少的數量卻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像奧本公爵第一天觀賽時額帶上的那顆趨於完美的紅寶石,它的價值起碼抵得上達頓子爵整個家族近十分之一的財富!

很實用卻可惜暫時用不上,先收起來,等什麼時候打到有鑲嵌孔的法杖再說吧,嚴冰想起羅格營地的鐵匠恰西要在第五個任務后找回魔力鍛造鐵鎚「赫拉迪克.馬勒斯」,才能為物品注入魔法力量,只好把藍寶石遺憾的收入包裹內;

走出洞穴之後,嚴冰對外面的一隻怪物測試了一下剛學會的魔法[微暗靈視]的效果,發現自己以前竟然一直忽略了這個魔法的作用,3級四碼的魔法範圍,高達11秒的黑暗領域時間,簡直就是對付遠程敵人的最佳利器;

或許待會與血烏戰鬥時就用得上,嚴冰暗暗想道。

沿著冰冷之原東一簇西一簇的綠草地面,一邊清理著路上的怪物一邊練習著新技能與其它技能的默契度,一盞茶的時間后,嚴冰來到了修女的埋骨之所,也就是任務里的埋骨之地;

嚴冰剛剛走進,天上便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淫蕩小說/class12/1.html

這是一座廢棄的墓園,墓園的圍牆東倒西塌,遍布著鐵鏽的柵欄上爬滿了青青綠綠的藤蔓,雖然有綠色植物的點綴,卻仍然充溢著一股濃濃的死氣;

墓園的四周就如同阿卡拉描述的那樣,到處遊盪著被喚醒的骷髏與殭屍,仔細的傾耳旁聽,彷彿還能聽到怨靈的呼喊;

「血烏!我來了!」

想起馬上便要見到以前菜鳥時把自己虐的慘不忍睹的對象,嚴冰的心裡竟然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

推開銹跡斑駁的鐵門,走入墓園,入眼處除了遍地的墓碑,便只看得到一棵早已枯死的老樹,老樹的枝椏上懸吊著七八具羅格斥侯的屍體,隨著刮過的風微微的擺動;

門口處聞到有生人的氣息,一些骷髏與殭屍便圍了過來,嚴冰沒有理會這些炮灰,眼睛四下的搜尋著那道火紅色的身影;

「陌生人,你進入的是禁區!」

出現了!當嚴冰指揮著所有的僕從朝著古樹逼近的時候,樹身的後面,頭戴羊角盔,一身羅格隊長裝扮的血烏閃了出來;

她的喉嚨帶有磁性,頭盔下面的眼睛閃閃爍爍,讓人猜不透她的真實想法;

「我是阿卡拉她們請來對付你的,血烏!」

「阿卡拉?她還沒有死嗎?我以為當時修道院的幾個首領,只剩下我和卡夏了!」

「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背叛崔斯特瑞姆嗎?當時的你們還沒有一敗塗地,通往東方的門戶也沒有被完全佔領,騎士公會與法師公會也正準備組織人員前來救援;」嚴冰沒有回答他的話,自顧自的問出了自己以前在劇情中發現的疑點;

「救援,呵呵,又能夠抵抗多久呢?破壞神要對付的是神界,不是人類,從加入開始,我就不認為修道院的信奉是正確的,憑什麼我們就該為魔神與天使的爭鬥付出生命!」血烏雙眼中不帶絲毫感情的說道;

這是一個只為自己而活的人!嚴冰這麼評價血烏;

「人類擋不住三魔神的腳步!死靈法師,加入黑暗大軍吧,你會發現,與他們相處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見嚴冰沉默不語,血烏反過來勸說他道;

「其實我也很想!」嚴冰聳聳肩,他本來就對暗黑劇情中的天使不太感冒,那些傢伙只會在背後打氣加油,卻沒看到過一次實際點的幫助;

「但可惜你是我的任務!」他接著道;

剛才他沒有講,其實他也是個只為自己而活的人,雖然現在迪亞.波羅的勢力龐大,但對於至今為止仍然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掉到這個世界來的嚴冰來說,改變劇情可能意味著危險,在沒有逆天實力之前,他怎麼也不會作那種蠢事!

「那你就加入我的屍體大軍吧!」覺得被他戲弄了的血烏大怒,拿出大弓,頭頂上一個「S」型的彩虹閃過,墓園裡所有的死靈都朝著嚴冰涌了過來;

[微暗靈視]!

嚴冰在血烏還沒有射出火箭之前,先一步對她施放了盲目無聲的詛咒,四米之內的魔法果然起了效果,遊戲中這個魔法對暗金怪物與頭目是無效的;

一驚之下,血烏的第一箭便失了準頭,射在了一具來到嚴冰身後的殭屍身上,魔法火焰騰騰燃燒,脆弱的殭屍很快便化為了灰燼!

[傷害加深]、[削弱]!

趁著她行動不便,嚴冰再兩個詛咒施放到她的身上,指揮著骷髏、石魔、屍體發火圍上前,意圖把她困在包圍圈中間;

對於圍攏過來的骷髏與殭屍死靈,嚴冰一邊躲閃一邊開著[白骨裝甲]抵抗,血烏沒死亡之前,這個墓園的死靈是召之不竭的,沒有必要在它們身上浪費時間;

微暗靈視的效果仍然在繼續,但血烏這一刻顯示出了她異常驚人的敏捷能力,在無聲無光的領域裡,她竟然還能夠憑著對地形的熟悉展開她那鬼魅般的速度,三閃兩頭的便拿開了與嚴冰的距離;

11秒的時限很快便過去了,恢復了視力的血烏開始隔得遠遠的朝嚴冰不斷的射出魔法火箭,除了遠程魔法[骨刺],嚴冰這邊沒一個能跟上血烏的速度,都只能眼睜睜的成為她的活靶子;

不過幸好嚴冰選擇了將所有的技能全部升級才來找血烏的麻煩,血烏的實力最多也就是個人6到7級的水平,嚴冰雖然也才7級,但他一身技能的級別卻遠不是平常的7級法師可以相比的,7級骨刺與火箭的對拚最終還是他佔了上風;

在血烏一次不備這下,他靠攏上前,再一個[微暗靈視]加幾輪的魔法攻擊結束了這場戰鬥!

血烏倒下之後,一道光柱從她的體內直衝而上,被她收集的靈魂力量自動跳躍的攻擊著周圍的死靈,等光柱完全散去,整個墓地已經沒有了一具站著的骷髏和殭屍;

這一仗打的真是太憋悶了,嚴冰將戰鬥中到後來只能無奈的幫自己擋傷害的僕從收攏過來,直到聽到升級與獲得裝備的提示才讓他的心情好了一點;

血烏身上掉落了三件裝備,一件加敏捷的皮靴,一枚加準確度的戒指,還有一件,便是血烏手上拿的長弓,嚴冰撿起一看;

「嘩!嚴冰睜大雙眼;

暗金色!竟然又是一件暗金裝備;

有了上次的經驗,嚴冰努力根據裝備的形狀回憶它的名字;

片刻后;

「勇氣之眼!」一具藍中帶白的長弓出現在他的手中;

勇氣之眼(暗金),雙手傷害力:2-8,要求級別:7,要求敏捷:15,+100%傷害力,+28攻擊命中率,每次命中偷取3%法力,+10活力,每殺一個敵人+2法力,+2光明度;

真是超級強悍的屬性啊!

我明明已經放棄了使用弓,這讓我如何取捨是好呢?

望著這具勇氣之眼的屬性,嚴冰很無奈!

再一喚出屬性界面!

我**的,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有意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萌!

屬性介面左上角救世者的後面,原本的數字1變成了一個大大的2字,這……這見鬼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wap.56shuku.org …

「一個合格的都沒有?」

較場上,李衍看著時遷問道。

時遷搓著手說:「一個都沒有。」

正等著選兵的阮小二、阮小五、廣慧、山士奇、竺敬、卞祥、鄧飛等人全都不信他們自己的耳朵,「這時遷是不是傻?」

不怪阮小二等人會這麼想,只要不是瞎子,不可能看不出來,李衍這兩營十都兵卒,全都是服從性極高的好兵坯子!

雖然表面上大家全都在談笑風聲,可暗地裡阮小二等人其實早就開始挑選他們各自中意的好兵坯子了!

這一挑之下,更讓阮小二等人眉開眼笑——他們每人都挑到了幾百他們中意的好兵坯子!

與此同時,阮小二等人不無埋怨李衍,「怎麼讓時遷這個賊先挑,他若是把這些好兵都挑了去,不是毀了這些好兵嘛!」

然而!

讓阮小二等人不敢置信的是,時遷竟然沒看上這些好兵坯子!

李衍明白時遷的想法,不過他還是忍不住道:「真沒有嗎?他們中也有身輕腳快的,還有能百步穿楊的,難道全都不能為兄弟你所用嗎?」

時遷能看出來李衍重視他和他的走報機密特種營,否則李衍也不能真讓他第一個挑兵了!

可也正是因為李衍重視時遷,想報效李衍知遇之恩的時遷才不能將就,要不然就辜負了李衍對他的重視了!

時遷道:「哥哥,時遷非是看不出來哥哥這些都是極難得的好兵,可……他們身上兵氣太重,而且哥哥這些兵更有一股官軍沒有的精氣神,這精氣神已經印入到他們的骨子裡,明眼人一看便知,所以他們根本不可能完成哥哥跟我說的深入敵人內部刺探情報、敵後破壞等特戰任務。」

聽時遷這麼說,李衍不禁有些失望!

李衍清楚,時遷所言不虛,他親手帶出來的這些兵,不錯是不錯,但氣質太特殊,進而有些不適合偽裝,也就不適合向敵後滲透!

有人可能問了,既然李衍明知道這些兵不適合,怎麼還讓時遷挑呢?

這是有原因的。

時遷和時遷的人到底都是賊,他們這些人真的可靠嗎?退一步說,就算時遷是可靠的,但時遷的人也絕對可靠的嗎?將來走報機密特種營做大了,他們會聽他李衍的命令嗎?別人如果給走報機密特種營優厚的待遇,走報機密特種營會不會轉投其他人,甚至調轉槍口來對付他李衍?

別以為李衍這是杞人憂天。

岳飛征戰半生,其中有一大半時間其實是跟調轉槍口的自己人在打仗。

所以這種事不得不防。

神工 而李衍親自訓練的這一千人雖然不多,但他們服從性強,而且絕大多都絕對忠於李衍,他們中的一些要是能進入時遷的走報機密特種營,必定會大大增加走報機密特種營的忠誠。

可惜!

萬事皆一利一弊,李衍訓練的這一千人雖然服從性強、忠誠,但卻無法勝任特戰工作!

這種情況下,李衍也只能選擇相信時遷,同時再想些其它辦法來增加走報機密特種營的忠誠。

打定主意,李衍道:「既然他們不行,那兄弟就費些心去江湖上招募好漢加入走報機密特種營,從今以後走報機密特種營就託付給兄弟了,為兄能做的就是鼎力支持!」

時遷一拜在地,道:「哥哥給小弟兩年時間,小弟必為哥哥建造一個天下聞名的走報機密特種營!」

李衍將時遷扶起,道:「好!為兄拭目以待!」

見李衍對時遷這個賊如此看重,其他人嘴上雖然不說什麼,但心裡無不在說:「我也拭目以待,看看這個賊到底能建出一個什麼鳥營來!」

時遷不挑了之後,阮小二和阮小五立即下場去挑水營的兵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