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曼長老道:「你說的似乎很有道理。但從古到今,誰又真的勝過了天。而且,你又如何能知道。此天過後沒有彼天!我是一個魔修,我明擺著告訴你,我殺過的人,比你見過的人都多。很快,因為而死的人,將會比你這輩子要見的人還要多。所以我很清楚,我肯定是不得好死的。你如果日後走到我這一步,也是一樣。」

蘇冬道:「如果我日後能擁有您這樣的力量。我會殺儘可能讓我不得好死的人。師傅,你累了,早點休息吧!」

言畢,蘇冬消失在了雨夜之中。

。。。。。

翌日清晨,大雨滂沱。

昨天晴朗的天氣蕩然無存,有的只是呼嘯的狂風與瓢潑的大雨。

天空黑壓壓的一片,隱隱有雷聲轟鳴。

如此惡劣的天氣,還是萬方諸國賽的頭一遭。

但今日又是萬方諸國賽的最後一場,所以就算這樣,也無法阻止眾人觀看的熱情。很多人,甚至都在揣測。

這是不是擎天國主故意為之,為的就是讓今天的大戰看起來很激動一些。

大街小巷,依舊人潮湧動,肩並肩,腳碰腳。

狂風暴雨對於大部分在擎天國的人來說,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但凡是能來到這裡的,哪個沒有點修為。

武者稍微釋放出點罡勁,便能將風雨阻擋在外。

鍊氣士隨便元氣放出,也能讓風雨自動從他們身上飄過。

眾人依舊抬著頭顱向天空看去。

浮島早已就緒,但各大國主與三聖,卻遲遲沒有到來。倒是引得眾人議論紛紛。

難道真的是因為天氣的緣故,所以大家都來晚了?

這個理由,似乎有些說不通吧。

就連觀戰的武者,都沒覺得被這風雨影響多少。

以各位國主以及三聖的能力,又如何會因為風雨來來遲。

但事實就是這樣,三聖沒有到來,各大國主也遲遲不見。

甚至一些有心之人還發現,各大國主沒有到。

就連各個帝國的精英子弟,竟然都沒有一人到來。

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眾人揣測之時,擎天國主的身影姍姍來遲。

擎天國主轉頭看了四周一眼,臉色似乎不太好看。

但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面色不善的坐在了黑雲之上。

漆黑的天空將他的身影承托的異常陰暗。

「蘇冬到!」

一聲高喊,蘇冬的身影緩緩到來。

手提軟劍,白髮飄揚,蘇冬飛身上了浮島。

目光掃視全場,蘇冬淡淡的道:「最後一戰了,夜影,來吧!」 要對夏天出手呵斥夏天,看到弒如霜離去后,夏天沒有說話,這個時候同樣是精英弟子的弒輝則是諷刺弒陰,讓弒陰憤怒,而後讓夏天等著,他會在三日後的精英弟子切磋大比上,好好教訓夏天的。

夏天則是看著弒陰的背影,冷笑,弒輝則是讓夏天別在意,不會有事的。

那核心弟子也是大笑,嘲諷一番夏天後離去。想要看看這三日後夏天如何死的。

弒輝告訴夏天這個核心弟子,名叫弒尋。

三十六核心弟子,十大稱號弟子。



夏天點頭,隨後跟隨那弒輝,前往精英弟子的住所。



那弒陰回到小隊休息的地方,被眾人詢問如何。夏天是否被打死了。弒陰憤怒,沒有說話。讓眾人疑惑,對夏天恨意到了極致,那弒寒的朋友則是疑惑,同時也傷心。認為夏天死了。

–弒陰憤怒回到了精英弟子所在區域,正好看到了夏天,正好和弒輝在一起,被一夥刁難。於是也開口諷刺。



夏天和弒輝回到精英弟子所在區域后,就被一伙人,名為弒律的精英弟子,前十的人嘲諷,他和弒輝一直不和。一直在爭奪,精英弟子,最強人的稱號。

但是弒輝一直不是弒律的對手,而弒律每次也是來嘲諷他。這次正好碰到了帶著的夏天,因此開口諷刺。

夏天本來就鬱悶,看到弒陰竟然有到來諷刺他,並且他好弒律,讓他心中煩躁。想著是否出手,擊敗對方,但是再一想的隱忍下來。



看著不說話的夏天,弒陰冷笑,繼續嘲諷。弒輝讓其閉嘴,弒律冷笑,諷刺弒輝。

弒律也來了脾氣,要對夏天出手。諷刺夏天夏天生氣要說話之際,弒輝卻是開口,說他保定了。夏天他不能懂。

弒律憤怒,然後對弒輝出手,而夏天卻是看到了弒陰。弒陰一冷,然後讓身邊的人對夏天出手。

他自己不動,則是被人嘲諷,而後那些弒律的手下對夏天出手,夏天出手將其一一擊敗,而後走向弒陰,抓住對方要動手之際。

輩愣神的弒律制止威脅夏天,夏天卻是沒在乎,看著不害怕的弒陰,下了手擊傷了對上,。

弒律憤怒諷刺夏天,但是也知道不時夏天的對手,要走。被夏天叫住,然後暴虐。讓弒輝看的心驚膽戰,而弒陰看的也是害怕,想起他和夏天約定的對戰,頓時害怕不已。同時心中也疑惑這夏天為何這麼強大了。

弒律則是不知道那麼多,讓夏天等著,而後帶人憤怒的離去。



弒輝則是震驚不已,而後告訴夏天,那弒驢的背後可是,三十六核心弟子,排名第十五的弒尋。。夏天想起那嘲諷他的弟子,冷笑不已,尋思正好暴漏了,也想著找借口說以前隱藏了。低調。

隨後夏天和弒輝沒有在乎,而是朝著,屋子走去。

那些精英弟子都是敬佩夏天,夏天的名字,也排在了精英弟子第一的位置上,這處洞穴,精英弟子居住房間第一的位置。

弒輝給夏天講解最近發生的事情,說了起了一些東西,夏天明白。

這時精英弟子排行第三的人,弒猛回來。剛好被核心弟子訓斥過,有哪次歸來時看到夏天做到他的位置上,憤怒不已,訓斥夏天。但是覺得別人的眼神不對勁。

弒輝卻是笑了,讓弒猛更加憤怒。訓斥諷刺夏天。弒輝則是告訴他別熱夏天。

弒猛不信繼續嘲諷,夏天卻是無奈。然後看著弒夢讓對方滾蛋,弒猛憤怒,出手輩夏天一招擊敗,隨後傻眼。

隨後夏天詢問弒輝還有多少精英弟子,沒回來呢。還有六和八,沒有歸來。

夏天點頭,而後決定要一一擊敗,以免這些人騷擾自己。那弒猛則是震驚,而後詢問弒輝對方是誰,被告知是夏天,擊敗了弒律后,不相信,然後看到排名榜,相信了。

—過了片刻,第五,第八,一同回來。弒猛則是興奮,兩人一起上擊敗夏天。沒想到夏天也是乾脆,讓戀人一起上,被嘲諷一番后,夏天出手擊敗了對方。

然後夏天詢問前十還有沒有人要對付他,沒人應答,夏天點頭,而是閉目沉思起來,。

想著該如何段時間內,獲得稱號弟子的頭銜。只有獲得稱號弟子,才能成為在噬魂殿,有資格,找尋到他的父親。

撒旦老公:老婆太難追 —-

在夏天想著的時候,弒律找到了弒尋,告訴了夏天挑戰他們不自量力,添油加醋說夏天諷刺弒尋了。弒尋冷笑,然後讓他們回去,說是三天後的精英弟子大比上,讓他們全力出手。

隨後知道夏天實力很強,告訴弒律,讓他們激怒夏天到時候,看他是否敢挑戰核心弟子,到時候名正言順的擊敗對方。

看著弒律離去,弒尋卻是沒有放在心上,想著自身的實力,暗自低於,如今他的實力應該可以衝擊前十。

但是想到那核心弟子第一,弒修,他卻是望而卻步,更別說那稱號弟子了。

—–

夏天在修鍊中,,跟弒輝了解當中,弒律歸來,諷刺夏天,輩夏天諷刺。對方沒話說,然後諷刺夏天有能耐,到時候調訓核心弟子。

看著夏天不說話,諷刺夏天。而後弒輝開口高階夏天。

弒律諷刺弒輝,夏天卻是皺眉,而後出手教訓弒律,然後看到弒陰的眼神,再度出手,讓對方憤怒,但是不敢說話。

隨後夏天看著弒陰和弒律一伙人,憤怒之下,將他們都蔫了出去。雖然遭到反抗,那些人一起上,諷刺夏天。

有的人也諷刺夏天。弒瞞等熱諷刺,。結果那些人都被勤於扔出去,讓他們打臉。

夏天卻是看到一次打一次。

讓弒陰和弒律憤怒到了極致,但是卻不敢進去,只能在外面等著。幻想著在核心弟子比試那天,夏天輩狠狠虐。

—-

轉眼間,三天時間已過。

夏天和一干人出來后,沒看到弒律等人沒有在意,而是朝著噬魂天,的切磋石前集合。

夏天等人到了的時候,看到了弒律正合,弒尋在一起。弒尋也看到夏天不屑,而後找到了核心弟子排名最低的那人,然後讓他準備好,夏天可能挑戰他。那核心弟子不屑、無視夏天。 咔擦!

驚雷震響,電光閃耀天際。

黑雲之中,似乎有萬千雷蛇奔騰,那駭人的電光,越來越亮,雨勢也越發的大了起來。

「夜影呢!」

無數人翹首以盼,等候著夜影的到來。

遠處的閣樓之中。身著魔神甲的封天,也凝目看著浮島。

他的身邊,素曼長老不在,有的只是剩餘的一些長老。

還有久久沒有出現的暗元聖女。

「不會是不敢來了吧!」

暗元聖女平靜的道。

自從上次她看守明啟殿出了點問題,就一直在面壁思過。

到了今日,她終於又出來了。

封天公子沒有說話,依舊靜靜的等著。

浮島之上,蘇冬也平靜的等待著,眼睛望著遠方!

一炷香,兩炷香的時間過去了。陸凡依舊沒有出現。

此時,人群之中,已然開始議論聲響起。

「今天是怎麼回事。夜影沒有到,三聖也沒有到,幾乎所有國主都沒有到!」

「難道是我記錯時間了嗎?今天明明就是最後一場了啊?蘇冬都來了。」

「什麼情況啊。是不是夜影已經宣布退賽了,而我們不知道!」

「難道夜影也如此貪生怕死嗎?身為武者,竟然不為榮耀衝擊,最後關頭選擇退賽,真讓我看不起他!」

「夜影呢。就算你要退賽,也至少要露面說明緣由吧!」

「夜影出來!」

。。。。。。

也許是天氣的原因,也許是等的時間太長的原因。

眾人都開始激動的叫喊起來。

甚至一些人,開始對陸凡進行了謾罵。任誰在大雨之中等這麼久,結果什麼都沒看到,都會生氣的。

浮島之上,蘇冬的眼神也一點一點冷了下來,喃喃道:「夜影,你不是真的不敢來了吧。孬種!」

閣樓之中,封天公子顯然等的很不耐煩了。

面帶冷光,起身道:「無趣。無趣的很。偏偏是在這最後的關頭,讓我失望。果然,我就不應該高看這些虛偽的人。他們從來就缺乏血性!」

抬起手,封天公子已經準備下令。

但就在此時,忽的後面聲音響起。

「宗主,有一女子求見。她似乎帶來了一些特別的消息。」

封天公子轉過頭道:「什麼消息?讓她進來。」

立馬,一名女子蓮步輕移,走到了離封天十步的距離處停下。

臉帶面紗,風姿綽約。不是舞空靈又是何人。

封天道:「你有什麼消息要跟我說?我告訴你,如果你所說的消息,讓我感覺到無趣的話。你今天會死的很難看!」

舞空靈恭敬的低下了頭去,道:「稟宗主。我今天帶來的是關於陸凡的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