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對面,是紫衣平和而完美得意的笑容。

一切都在紫衣的預料之中。

「謝謝你們到來,也謝謝你們的信任,你們才是我送給大祭司最好的禮物……你們為心骨而來,我便設局捉了你們,和伽藍有血脈關聯的人,巫女一定很喜歡折磨她……我說過,為了我對她的愛,我什麼都肯做,沒有底線。知道怎麼中毒的么,是這蠟燭,它隱隱藏著肉桂和月季的香味,你們聞到了么,還有你們的茶,茶是用天株蘭花侵泡的,才有這般清香,本來是無毒的兩樣東西,可當它們彼此遇到便產生了毒素,而且是在高的高手也無法察覺的,而且不是一般解藥可以解的……抱歉了,兩位……我的禮物。」紫衣挑動眉毛,面部表情豐富生動起來。

這一瞬,才是真正的紫衣,那張平靜面容下的紫衣都不過是在模仿。

「你,你原本無毒,遇到巫女,就產生了毒素……」這是紫年昏迷之前指著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可惜,紫年沒有看到紫衣聽后愣神的模樣。

那句話,戳中了他的內心,最深處的善良。

看到兩人沉沉昏迷,紫衣這才放心。

「巫女,我從不害人,也從不使用卑劣的心術,然而,今天,我去做了超越自己的底線的事。我不確定這樣做是否正確,然而卻是我的一片赤誠之心。」紫衣精神換髮,整個人活絡起來。

他看著鏡中的自己,好像更喜歡這個樣子,而不是那種本不屬於自己的平靜。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我的初心是什麼來著……」紫衣口中徐徐念著這句話,卻覺得初心已經距離自己好生遙遠。

紫衣自己陷入遙遠的記憶,連他都快忘卻的模糊的記憶……

回憶片刻之後,紫衣關上心門。

紫衣將紫年和落月移入寢宮的密室之內,便鎖上門,畫上封印離開了。

他要去找巫女,將這個禮物送給她,她必然喜歡……

等紫衣走後,密室之中只有落月和紫年了,她們倒在床榻之上,昏昏沉沉的睡著,周圍一片安寧。

沒再聽到任何聲音,落月睜開了眼睛,推了推旁邊的年兒:「你不會真的睡著了吧?」

紫年半睜開眼睛說道:「睡著了,睡著了,只有一吻方能喚醒。」

「我看一拳也能喚醒。」落月說著舉起拳頭。

「不用了,我醒了。」紫年立刻坐起來,在落月身邊看她傻笑著。

「你怎麼知道有毒?」紫年問。

「我現在已經百毒能辨了,當他點燃蠟燭的時候我就隱隱的感覺到了。你呢,你是怎麼知道的?」落月問。

「我是小姑姑看向蠟燭和紫衣背影的時候,眉頭皺了皺。」紫年說。

「好在他不知道我們服用了千清濯蓮,所以就將計就計了,他果真是對巫女動了真情。」落月說。

「我也是看小姑姑你倒下了,年兒才跟著倒下的……」紫年不好意思的說,他壓根對毒性沒有那麼深的認知。

。 第1572章來了

聽著東方靖的提醒,手下一陣緊張地趕忙去核實情況。

可是此時在距離喜購商場的三公裡外地方,毫無徵兆地出現了八個妙齡女孩,也不知她們使了什麼招數輕而易舉地在確保他們生命無礙的情況下將他們一一撂倒,然後不動聲色地退去,隱匿。

因此當手下衛星定位這幾人之時,不是在垃圾桶就是在酒店,有的甚至被搬移至了距離喜購商場好幾百公里遠的星民公園長凳上……

手下戰戰兢兢哭喪著臉向東方靖彙報這一情況。

東方靖握著茶缸杯的手止不住發顫,然後「砰」地一下將杯子重重放在辦公桌上,咬牙切齒:「霍!彥!霆!」

而此刻無論東方靖再怎麼暴躁發飆也影響不到霍彥霆,關於東方靖找暗線來通知王展銳一事,霍彥霆早就運籌帷幄地考慮在內,所以他才會在前往喜購商場的這段路上緊急調配正在捷成星球的隔壁星球做戰隊分享的涅槃特戰隊前來干擾幫忙。

八個小妮子在這次行動中屬於灰暗角色,雖然不能光明正大地參與行動,但卻是整個直播環節里起著關鍵作用的一環。

這樣的一環又一環,霍彥霆早已為蘇蔓考慮周全。

可是現在的霍彥霆和蘇蔓等人一門心思撲在這個無底大坑裡。

「這個坑很精妙,這個大小不會影響結構,但如果……」鍋灰沒有說下去。

但霍彥霆和蘇蔓包括其他雷霆人也都聽懂了:「也就是說若是我們炸坑填坑的話,或許整個建築都將不保,毀於一旦。」

鍋灰點著頭,神色凝重。

「蘇蔓……」霍彥霆問道,若不能採取一勞永逸的方式,那麼就得確認底下還有多少人。

蘇蔓神色凝重地咬著嘴唇:「來了。」

霍彥霆等人立馬全身戒備,當黑衣人剛冒出頭來,一梭梭子彈源源不斷朝黑漆漆的大坑內射去。

不遠處跟蹤著霍彥霆等人的捷成星戰士頭皮發麻地朝查斯特彙報:「查,查斯特大校,地下三樓有個大坑,從那裡正源源不斷出來黑衣人,而雷霆的人正全力在阻止他們出來。」

查斯特等人聽著這聲彙報不免震驚!

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的查斯特冷聲說道:「你繼續觀察,其他人加快搜尋動作,找民眾和異能人。」

「是!」

正當捷成星眾人竭力尋找民眾和異能人之時,撞到了王展銳的隊伍。

查斯特看著他們手中的設備,眉心揚起一抹冷冽,然後對邊上的星際戰士說道:「大夥加把勁,耽擱的越久民眾就更危險。」

然後他笑眯眯地問王展銳:「王大校,你們有見到民眾嗎?」

王展銳搖了搖頭。

「哦,行吧!我們繼續自己找!」說著查斯特往外走去,就在他與王展銳擦肩而過的那一瞬,突然握著耳麥緊張地壓低聲音說道,「你說什麼?雷霆找到異能人了?在哪?地下三層?好,你繼續觀察……」

聲音越來越輕,似乎不願意將這個情報與王展銳分享一般。

(本章完) 第1573章好剛

查斯特等人再次展開搜索,身後的戰友對他紛紛豎起大拇指:「查斯特大校,你這一招真是絕了!一石N鳥。」

查斯特眉宇間揚著對自己剛才這一舉動的肯定,嘴裡卻說:「我們心繫民眾,讓戰鬥力比我們更厲害的王展銳精英隊伍去助雷霆一把之力吧。」

身後對他豎大拇指的戰士們更佩服了。

而「不經意間」得到該信息的王展銳眸光卻迸著更為算計的光芒,半晌他招呼來自己最信任的手下,低聲叮囑道:「你去地下三層,監視雷霆的人在幹嘛,若是真看見異能人,第一時間彙報。」

「是!」那人應下后便馬不停蹄地朝地下三樓尋去。

「觀影」群眾們再次爆發了新一輪的吐槽和抨擊!

【一個比一個耍心機,一個比一個嘴臉猙獰!】

【天吶,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這不是侮辱星際戰士這四個字嗎?】

【真心看不下去了!我印象中的星際戰士不是這樣的!】

【那是你印象的,實際上有時候比這更黑暗。】

【還好,還好我是瀚宸星人,還好我們的星際戰士一直溫暖在線!】

【突然羨慕瀚宸星球的星民,這是腫么回事?】

【還好是電影,還好,還好……】

就在彈幕區瘋狂評論之時,畫面突然切換至天帝集團第一會議室!

只見帝無夜端坐在中心位置上,黑色細紋西裝配上凝重深眸,顯得整個人沉穩又嚴肅。

帝無夜回頭瞥了一眼身後的投影大幕,然後面朝鏡頭微微肅嗓:「各位,我是天帝集團的帝無夜,之前、包括現在你們所看到的畫面都是真實畫面。」

稍作停頓,他繼續說道:「也就是說這不是各位所認為的真人秀,演習或電影,而是此刻真實發生在捷成星球的一幕。

這一點捷成星球的星民們應該早已知曉,早前我集團旗下一記者早已在該商場外圍發來報道。

作為新聞人,我們要有探索真相、無畏求知的精神;作為一名瀚宸星人,我們要有團結互助的友愛。

星際戰士守衛星球,保衛安寧,同樣我們擁護也保護他們不受一丁點委屈。

特此,我下令全程記錄本次行動過程,望他們凱旋歸來,望他們平安無虞,望他們不受一絲侵害。

以上,謝謝支持。」

說完,帝無夜起身對著鏡頭誠懇鞠躬,接著畫面又切回至現場。

整個彈幕區有三秒左右的沉寂,緊接著鋪天蓋地的彈幕直接將屏幕遮得嚴嚴實實。

【我去!這是真的嗎?】

【真正的戰場?】

【實時直播戰場?】

【捷成星民力證,喜購商場的確發生了一些情況,我還有遠房的遠房表親被困在裡面,與外界取不得聯繫。】

【天帝集團這是瘋了嗎?】

【是啊,天帝集團有必要出頭得罪這些個嘴臉星球嗎?】

【不過話說回來,天帝集團好剛!】

【是啊,感謝天帝集團給我們近距離認識星際戰士、認識戰場的機會。】

【力挺天帝集團!】

【+1。】

【同上……】

(本章完) 如果父親是帝君那樣高高在上,頂天立地,有名有氣的人,自己的地位還會更高,可惜,他沒有任何背景,只是來自人間的一個凡人……

「至少我不會摔東西。」紫衣也不生氣,也沒閑工夫跟小巫女理論什麼,只想快點找到大祭司。

「我就是摔東西又能怎麼樣,這些都是帝君賞賜給我的,是我自己掙來的!你從未給過我什麼!」小巫女很生氣的吼著。

「你生來擁有的東西就比別人多了,這些還不夠么?」紫衣問。

「那是母親給我的,並不是你!不是你!你作為父親什麼也沒給我,我只聽到仙人們背後叫你面首,叫你男寵!你是我的恥辱!如果我的父親是帝君那樣的男人,我就不會有這種恥辱了!」小巫女將氣都撒在了紫衣身上。

「這要問你的母親了,為什麼不選擇帝君,而選擇了我?」紫衣說。

「你自己無能,還成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小巫女反問。

「我不求官位,不求靈力,只求在丹青上空前絕後,沒有能超越,只求和心愛之人長相廝守,我做到了。我不覺得自己無能,我也不在乎別人背後說什麼,能背後議論別人的人,自己也談不上高尚。」紫衣說。

「反倒是你,把自己的無能遷怒到他人身上,這才是可笑和無知。」紫衣又說。

「你憑什麼這麼說!我為仙界多少次出征,立下過多少汗馬功勞?你一個文人書生,怎麼懂得沙場的感覺!我的能力是得到帝君和群臣認可的!」小巫女很不服氣。

「你所有的出征都是在大祭司暗中保護下完成的,那些你根本意識不到的危險,是大祭司替你除掉的。你真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么?」紫衣說,「這些我本不打算告訴你。現在你知道也好,它會讓你成熟的。」

「什麼,不,不可能!那些都是我自己完成的!」小巫女的驕傲深深的受挫,她抓狂似的不相信紫衣的話。

「真正靠自己完成的是巫男,不是你。真遺憾。」紫衣冷笑一聲。

小巫女良久不出聲。她的信心嚴重受挫,往日的驕傲和自豪,甚至尊嚴一下子都沒了。反倒是巫男,因為沒有幫助而得到了真正的歷練!這真是太可惡了!完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一切都因為沒有巫力,如果有了巫力,一切就不同了!

小巫女的內心一下子抓狂了,今天的壞消息實在太多了!

疆海之王 她把屋子裡最後的花瓶也打碎了……

「呵呵,一切都因為沒有巫力么?」紫衣問。

小巫女冷不防的打了一個寒顫,轉過頭盯著紫衣,沒想到這個秘密被紫衣發現了。

「你,你怎麼知道的?」小巫女很害怕,怕這個秘密天下皆知。

「知女莫若父。」紫衣只說了這麼一句。

「還,還有誰知道?」小巫女怯怯的問道。她的態度立刻軟了下來,秘密掌握在她看不起的人身上,像個巨大的玩笑一樣,更像命運對自己的嘲笑。

「暫時沒有了。」自已回答。

「那,那你能不告訴別人么?」小巫女低著頭,幾乎在懇求,這讓自己的心很難受,一切都像一場捉弄似的,可偏偏是事實。

。 「暫時可以,如果你突破了我的底線,就是另一回事了。」紫衣終於掌握了主動權,說變便潸然離去,「有大祭司的消息通知我。」

「上朝的時候,巫男對帝君說她去異地修鍊……」小巫女對著背影說道。

……

落月和紫年在丹青筆里,把他們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這一點,連紫衣都還不知道。他一直以為他們沉睡著。

小巫女忽然之間開始對紫衣有些敬畏了,因為他掌握了自己的秘密。

而且他一直沒有說,但是小巫女弄不明白父親是怎麼知道的……

秘密被別人掌握,總會讓人不安,不管是誰。

小巫女心中忽然瞬間產生一個念頭:殺人滅口。

她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這可是父親啊,不過也不算親近,他什麼也沒有給自己帶來,除了恥辱……

紫衣離開小巫女這裡,又馬不停蹄的去了巫男那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