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輕人顫顫巍巍的抬起頭,目光卻不敢看鄒天梭。

鄒天梭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看向下一人:「姓名,去玄月國做什麼?」

烏塵看到此處,心中一沉,再沉,怎麼這麼巧。

這鄒天梭有著宗武三重之力,烏塵雖然不懼,但是怕一交手,就引來萬靈宗和陀螺古國的人就麻煩了。

「你叫什麼名字?」鄒天梭來到烏塵跟前,沉聲道。

「吳小土!」烏塵低聲道。

鄒天梭眼中寒光微微一閃:「你到玄月國做什麼?」

鄒天梭兩隻眼睛緊盯著烏塵,絲毫表情都不會放過。

烏塵聽到這古陣的人回答到玄月國的目的,幾乎都是作工,本來他也想如此說。

可是當他看到鄒天梭冷厲的目光,又看看自己衣服跟陣中其他人衣服的鮮明對比時,他一時間停住了。

鄒天梭面色驟然一凝,一隻手掌按到了腰間的刀上,後方的幾名兵士也走上前來。

「你到玄月國做什麼?回答!」鄒天梭聲音如從冰窖里傳來。

(未完待續。。) 「快說。」鄒天梭長刀拔出一截,盯著烏塵。

「走親戚!」烏塵也沒有更好的措辭只好胡亂答道。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這鄒天梭動手,自己打不過逃跑還是不成問題的。

哪知道鄒天梭長刀回鞘,瞪了烏塵一眼道:「走親戚,怎麼不早說。吳定坤是你什麼人?」

「我二舅!」烏塵硬著頭皮道。

鄒天梭又仔細打量了烏塵一眼,玄月國吳定坤富名遠播,這小子還真像是個大富大貴之家的子弟,應該錯不了。

想到此處,鄒天梭冷哼一聲道:「不要以為家裡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以後放機靈點!」

烏塵只好點了點頭。

鄒天梭看了一旁的負責古陣運行的中年男子道:「愣著幹什麼?還不開陣?」

「是!是!是!」那中年男子連忙點頭,開啟古陣,白色光芒再次亮起。

烏塵看著已經走出數丈距離的鄒天梭,暗出一口氣,真沒想到這也行。

眼看古陣光芒越來越是強烈,一股牽引之力從上方傳來。

就在這時,鄒天梭的腳步停了下來,因為他忽然想起聽人說過玄月國首富吳定坤在通運城的親戚只是一個遠方侄女,哪裡來的什麼外甥?

「你敢騙我,給我留下!」鄒天梭急然轉身,一道彎月形狀的刀氣向古陣噼去。

古陣旁的中年男子,聞言急忙在石頭上一陣亂拍。

但此時古陣中的光芒早已經亮到最高程度,恰逢此時鄒天梭的刀氣噼來。

但見古陣之上一陣光芒亂動,陣中的數人嗖一聲向上方一閃,消失不見。

鄒天梭怒氣沖沖的來到那中年看陣中年男子面前,一把把對方拎了起來:「剛才你為什麼不把大陣停下。」

「鄒,鄒爺爺,我剛才想停,可是您的刀氣打亂的陣法中的氣機,導致大陣控制失靈了。」中年男子苦著臉道。

「廢物!」鄒天梭怒吼一聲,把那中年男子扔出數丈遠。

***

烏塵直覺腳下虛浮,低頭卻見自己和其他人站在一個橢圓形的黑色圓盤之上。

不斷有各色光華,從頭頂上方滑落下來,又向下方流去。

「這就是傳送古陣之中的情形。」烏塵暗道了一聲。

古陣光芒強盛到極點之時,周圍的白光就像是一道白色屏障,所以烏塵並沒有看到鄒天梭噼出的刀氣。

就在這時忽然一個人指著地上道:「不好了,你們看。」

烏塵仔細一看,卻見那人指著的正是黑色圓盤的一角,不知為何多了一道長有尺許的裂縫。

那裂縫看起來像是被刀劍砍斫而出一般。

就在眾人都把目光投過來的時候,那裂縫咔一聲,再次裂開尺許距離。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忽然一陣大風從上方吹來,眾人一陣站立不穩,隨著咔咔咔數聲脆響,黑色圓盤裂成數塊,伴隨著一陣慘叫,眾人身軀翻轉著落入周圍不斷流動的光華中,消失不見。

烏塵也在其中,本來烏塵頭腦還算清醒,可是在墜入光華亂流之後,直覺眼前萬千色彩,紛涌而來。

他眼睛鼓脹欲裂,急忙閉了起來,卻緊跟著一陣天旋地轉,頭腦模煳,最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山主!你怎麼了山主?」也不知經過多久,烏塵耳邊一陣吵鬧聲,睜開了雙眼。

下方四個中年漢子,高矮胖瘦齊全,此刻都是雙膝跪地抬頭看著自己。

在四個漢子身邊,還有一個中年婦女,也是面帶焦急之色。

烏塵發覺到這些人看自己的目光,不由向自己的身後和頭頂上看了一眼。

讓他無語的是,此刻的他竟然是掛在了一根百丈高古木的樹枝上,難道這些人都用仰視的角度。

烏塵拍了拍腦袋:「這究竟是哪兒?還有你們為什麼跟我叫山主?」

這時那中年女子走上一步,笑道:「山主,這是浮連山,咱們的家啊。難道你不知道?」

烏塵直覺腦子有些不夠用,難道自己穿越了?

可惜他現在沒有鏡子,不知道自己模樣變了沒有。

「我不認識你們,我也不是你們的山主!」

烏塵說著一隻手向身後探去,他向把樹枝折斷下來。

「山主,你別動啊。山主!」四個中年男子連聲勸阻。

烏塵哪裡肯聽,可是他的手剛摸到樹皮,只聽咔嚓一聲,樹枝斷了。

烏塵輕笑一聲,自己堂堂靈武雙修弟子,這點高度算什麼。

就在他深吸一口氣,準備提氣縱身的時候,忽然發覺身體就像石頭一樣向下勐墜。

這才想起自己武道修為已經被封住,雖然有虎體在身,可是那只是**的強健程度,跟輕身功夫不掛鉤。

嘭!一聲。

烏塵重重的落了下來,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自己好好的並沒有什麼毛病。

看來虎體就是虎體,從百丈高處掉落下來,也沒什麼。

忽然一個聲音從身下傳來道:「山主,你老人家再不挪開身子,就只能給我們弟兄四個收屍了。」

烏塵這才發現屁股下有些柔軟,低頭一看,卻見這四個中年男子疊羅漢似得墊在下面,難怪自己沒感覺到疼。

尤其最下面那個中年漢子,臉色漲紅,只怕馬上就要吐血了。

烏塵急忙站了起來,把四人扶了起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各位大叔,在下實在是得罪了。」

「大叔?」那高個漢子,聽到烏塵的話,看了烏塵一眼,嘴角一撇道:「山主,雖然您老人家好像比我小那麼一丟丟,也不至於跟我們弟兄四人叫大叔吧?」

「是啊,山主。你太不地道了。」矮胖瘦三人齊聲道。

烏塵看了看那鬍子拉碴,快有四十歲的高個漢子,又看看其他三人的目光。

接著他望向中年女子,道:「大姐,有沒有鏡子借我看一下?」

「山主,你叫誰大姐呢?人家才二十九歲,差好幾天才三十歲呢。」中年女子說著,還是拿出了鏡子。

烏塵接過鏡子一看,但見銅鏡之中是麵皮粗糙,額頭有著幾道深刻皺紋的中年漢子,正兩眼直勾勾的看著他。

「不是吧。」烏塵嚇了一跳,稍微轉過身來捏了捏臉皮。

「原來是面具在時光亂流中變了形。」

烏塵知道了這張中年面孔的由來,心裡放鬆下來,把銅鏡還給中年女子。

「怎麼著?山主,看出什麼問題來沒有?」高個漢子上前一步道。

烏塵捏了捏下巴,看著高個漢子,又看看了其他的幾人,正色道:「看出來了,問題很大。」

「看出什麼來了?」高個漢子咧嘴一笑,其他幾人也湊過來。

「問題的就在於,你們四個為什麼從一開始就嚷嚷著跟我叫山主?

我認識你們嘛?」烏塵叉著腰問道。

高個漢子道:「山主,你怎麼翻臉不認人啊?」

「怎麼說?」烏塵問道。

「剛才我們兄弟四個可是救了你啊,山主!你也承認了不是?」

高個漢子鬱悶無比的道,其他三個漢子也是點頭。

「我承認是你們救了我,可我沒承認是你們的山主啊?」烏塵雙手一攤。

高個漢子急得抓耳撓腮,不知如何是好:「山主,你這不講究啊。」

就在這時中年女子上前一步道:「得了,就你們幾個一輩子都說不清楚。

我來說吧。」

烏塵也是鬆了一口氣,總算來了一個明白人道:「大…」

他本來還想說「大姐」。

可是一想到自己現在這張臉,硬是把到嘴的「大姐」二字,改成了「姑娘。」

「這位姑娘,麻煩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那中年女子聽到烏塵改口,臉上一紅道:「山主,是這樣。剛剛我們在城中佔了一卦,老仙人說在浮連山一直往西走,我們見到的第一高人,就是我們浮連山的山主。

我們幾個走了幾十里,看過所有的捕魚的打獵的,就數你的位置最高,確實是第一『高人』無疑,你就是我們的山主。」

「對啊,山主事情就是這樣的。」高個漢子為首的幾人齊聲道。

烏塵沉吟了一下道:「也就是說你們幾個找到一個算卦的,然後他說向西走,站在最高位置的就是你們的山主?」

「是這樣的。」中年女子跟其餘四人同聲道。

烏塵眉毛挑了一下道:「那個算卦的是不是身穿白袍,留著白鬍子,滿是仙風道骨的樣子。」

「對,對,對。山主你說的對極了!哈哈哈,山主有著落了。」高個漢子跟其他三名漢子聽到此處,喜笑顏開。

「然後那算卦的是不是手裡還拄著布幡,上面寫著四個大字『天機泄盡』!」烏塵滿是笑容的看著眾人。

「哇,全對了!」為了表示慶賀,高個漢子幾人還把手掌互相拍了一下。

中年女子也頗為開心。

這時烏塵走上一步道:「不瞞你們說,我剛才也撞見那位老先生了。」

「山主你也叫到他了?他應該跟你說了吧?」高個漢子來到近前道。

烏塵端詳了他一下道:「可是那老先生說跟我說他不認識你們啊。哈哈哈。」說著話,烏塵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來。

高個漢子跟其他三人,和那中年女子面色都沉了下來。

「謝謝各位的相救,以後我會報答浮連山諸位的。」 愛你不期而遇 烏塵說這話,向眾人一抱拳,轉身就走。

卻只聽噗通一聲。

四個漢子,竟然再次跪了下來。

「各位好漢,這是做什麼?」烏塵眉頭一皺,轉過身來。

高個漢子道:「山主,我們好不容易把你盼來,你如果要走,我們也不會強留。

就讓我們跪死在這裡吧,反正浮連山眼看要散了。」

烏塵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卻見中年女子,也跪了下來道:「山主,我們說的都是真的。」

烏塵重新看了一下幾個人,但見他們面色篤定,不似作假。

烏塵忽然眼中一亮道:「你們既然說的是真的,那個老先生是不是還在城中,快帶我去他。」

高個漢子遲疑道:「山主,你這是?」

「好啦,都起來吧。你先帶我去一趟城裡,有什麼事情,回來再說。」烏塵有些著急的道。

眾人一聽有戲,也就從地上站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