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讓她在裡面栓的死緊,生怕黎墨會突然打開門闖進來。

實際上門沒並沒有響過,她洗完頭出來,黎墨已經在穿戴整齊在外面等著她了。

簡單的毛衫,穿在他身上就是比別人穿的好看百倍。

許清知暗自嘆了一口氣,攏緊了身上的浴袍,將頭轉到了一邊。

真是沒救了,輕而易舉就被他魅惑到。

「好了,我們走吧。」

看他臉色不太好,許清知直接掠過他身邊道。

黎墨卻伸手將她拉了回來。

「幹什麼?」許清知疑惑看他。

黎墨伸手將她搭在肩膀上頭髮拿到手裡搓了搓,「你就打算這麼出去?」

許清知今天快要被這個男人的細心給感動死了。

「你生病了,受苦的是我的兒子,本來就長得難看,再不對他好點兒,也是可憐……」

許清知:「……」這男人知不知道這樣真的很敗好感?

一天的感動,就因為他這句話,消失了三分之二。

剩下那一點,絕對是她對他那點殘留的執念導致的!

被黎墨拉倒洗手台前,抽出椅子又將她摁在上面,拿出吹風機,直接開了最大風,直接朝著她臉上呼了過來。

許清知被吹的睜不開眼睛,連呼吸都困難。

「黎墨……你是想吹死我吧!」

黎墨冷哼一聲,將吹風機放到了她的頭頂。

「抱歉,第一次給別人吹頭髮,技術失誤……」

這技術失誤……

讓許清知心中莫名的酸爽。

關鍵是,第一次啊……

真是……

隨便一件事情都讓她高興半天,可怎麼辦?

他的五指此刻正穿梭在她的頭頂髮絲之間,雖然風依然很大……



回到家,許清知換了衣服就直接進了廚房。

黎墨換好衣服下樓,在廚房找到許清知忙碌的身影,臉色自然不好看。

小Moon卻歡快地圍在她的腳邊,開心地吐著舌頭蹦蹦跳跳,果然是只蠢狗、

從上車開始,她就在看手機,路上反反覆復看了五次,催促了他三次。

他很清楚,她這麼著急的原因,是因為要回家給其他男人準備晚餐。

她的手藝他也才剛剛體驗過兩次,眼看晚上這頓飯,格外豐盛。

眯了眯眸子,他抬腳跨進了廚房。

「汪汪汪!」

小金毛朝著他充滿敵意地叫了兩聲,許清知聞聲回頭,手中的動作不停,只是匆匆看了黎墨一眼,便又轉過頭忙碌。

「你進來幹什麼?」

黎墨心頭憋氣,「……時間不早了,我來幫幫你的忙。」

許清知手中的動作這個時候突然停了下來,一臉懷疑地看著他,「真的假的?」

黎墨皺眉。

「不是……你會做菜嗎?怕不是來給我幫倒忙的吧?」

黎墨臉色更臭,「我只是擔心你累到我兒子!更何況,你覺得我是那麼幼稚的人嗎?」

許清知挑挑眉,唇角扯了扯。

難道不是?

「你那是什麼意思?!」

「……我倒是沒見過你還會下廚做菜……」

黎墨上前拿起了鏟子,哼了一聲,「你沒見過的多著呢!炒什麼?」

許清知看了他一眼,將手中洗完的菜甩了甩,挪過去用身體將他懟到了一邊。

「你還是出去吧,連圍裙都不戴,油煙氣還這麼大,不大適合你……你等著就好!」

黎墨蹙眉,這個該死的女人,是鐵了心要親手給楚亦做菜!

他沒說話,但是也沒出去,而是在廚房裡轉了幾圈。

許清知掃了他一眼,「你不出去?」

黎墨正在低頭看桌子上許清知已經準備出來打算炒的菜,「你管我!」

許清知抿了抿唇,轉頭開火倒油,不再管他。

剛剛炒出一個菜,轉頭廚房裡就沒有了黎墨的身影。

端著菜出去的時候,發現他正百無聊賴地坐在餐桌上,雙手插兜,翹著二郎腿等著。

許清知又一臉怪異地看了他一眼。

這個男人,今天是不是真的腦子抽筋了!

將菜放到桌子上,她直接去了客廳。

沒多就黎墨便聽到許清知說:「楚亦,你趕緊過來!……好了,當然是我自己做的,你放心,絕對讓你終生難忘!」

黎墨眉心動了動,哼了一聲,默默地從兜里拿出一隻罐子來……

想要吃他家的飯,以為是這麼容易的嗎?

死女人想要在其他人面前秀廚藝,那就真給他來一個終生難忘好了! ?至於光束劍、光束盾和浮遊飛翔炮,他則很好地保留下來了。光束劍和光束盾本來就不大,而且重量很輕,十分適合隨身攜帶。不過後來他想起了ZZ高達那把大號的光束劍,所以這兩把光束劍也被他修改成了稍大一號的光束劍。

至於浮遊飛翔炮,它本來就做得不是很大,全部伸展也不過是成年人的小臂大小的程度。而且它們通身都是用輕金屬打造的,重量不大,而且攻防一體,可用範圍非常廣。所以這三者都被易峰列入了常用的名單。光束劍和光束盾都很好攜帶,至於浮遊飛翔炮,則被他用兩個用同樣一種金屬做成的方形長筒裝了進去,以便於背在身後。

除了以上武器外,他還做了一把菲特的雷光戰斧的仿冒品作為主武器。

由於易峰目前所學習到的只有蜃之系統的偏光粒子部分,所以它目前的核心是由三顆光系4階魔晶所組成。在外表上,它去掉了一些突起的地方。這些地方對於他來說是不必要的,因為這本來就是仿冒品,並不具有原作中大幅度改變形態的能力。

雖說現在做出來的雷光戰斧不能進行大範圍的改變,但是小範圍的改變還是可以的。現在的它可以在鐮刀狀態和普通狀態下切換。鐮刀狀態下的雷光戰斧頗像死神高達的光束鐮刀,這也是易峰選擇它,而不是奈葉的武器旭日之心的緣故。(可惜17K不能上傳圖片,要不然我會弄一些相關的圖片上來。)

相對於沉重的斬艦刀,這個相對要輕上很多,而且用途更加多樣化。普通狀態下可以用來發射光子靈槍、雷鳴震破、雷神震怒以及光子靈槍的變化形態——繁星飛耀,相當於高達中的光束炮、擴散炮等大範圍攻擊性武器。而鐮刀狀態下也有巨鐮斬、弧光飛刃等招數,相當於高達中光束鐮刀和光束迴旋標。

由於易峰不是菲特,而是蜃之系統的瞳術師的緣故,所以他不但能用出菲特的招數,連奈葉的天神烈破等招數也能夠使用。鑒於目前的實力有限,一些招數還使不出來。

由於無奈的是易峰目前所學習的蜃之系統中只達到光粒子這一方面,所以他目前只能用雷光戰斧發出光子靈槍和光束炮、以及在雷光戰斧的尖端凝聚出光束劍以形成斧劍的狀態;鐮刀狀態下的巨鐮斬和弧光飛刃也能夠使用。儘管許多大招現在還放不了,不過對於目前的他來說是夠用了。

(注1:菲特,魔法少女奈葉中的女二號。)

(注2:奈葉,魔法少女奈葉中的女一號。)

(注3:死神高達。出自高達,駕駛員為迪奧。)

為了這些新裝備,他再次欠了玲瓏一個天大的人情。

另外要提一點的是,經過上次的襲擊,易峰決定讓小雪也參與到日後的訓練中。因為身邊多了一名幫手,他怎麼都覺得更有安全感一點,所以他從艾琳那奪回了已經淪落成大號抱枕的小雪。

時間過得匆匆,三天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新裝備已經徹底完工,最後要做的就是在實戰中進行測試。

背著浮遊飛翔炮和雷光戰斧,腰掛光束劍,左手腕上帶著光束盾的易峰在競技場上登上了擂台。

觀戰的有莉莉絲眾女,那是因為易峰要她們對他的裝備提一些意見才硬拉著她們上來的。

首先上場的對手是一名光系魔法師,他是為了見識易峰那些奇奇怪怪的裝備和那些奇奇怪怪的招數而來的。

(注意了,在本作中,光系魔法師不等於牧師。他們有所聯繫,但卻是兩個不同的職業。光系魔法師偏攻,牧師偏輔助。)

兩人在裁判的示意上開始了戰鬥。

首先攻擊的那名光系的魔法師,他試探性地放出了光系2級魔法——光箭。明黃色的光元素在他的面前凝聚成一道利箭,直衝易峰。

由於威力實在不咋滴,易峰也懶得躲了。他直接豎起了左手的光束盾,意念稍微一動,光束盾就形成一個小臂大小的菱形的半透明屏障。這才是光束盾的真正形態。

光箭狠狠地打在了菱形的半透明屏障上,然而屏障只是稍微顫抖了一下,就擋住了光箭的攻擊。

「麻煩你稍微用點強一些的魔法吧。」

不是易峰託大,而是他現在對一些低級魔法基本免疫了。像是普通的風刃之類的單用光束盾就可以擋下了,根本沒啥威脅可言。

「是嗎?那看好了。」

看來對方也只是純好奇才來的。

「光道。」

一道又粗又長的圓筒狀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向易峰。

老實說光系魔法師的這招和高達的光束炮射出的光束還蠻像的,不過卻是不會有高達那種五顏六色的色彩了。

6顆長條型的浮遊飛翔炮在易峰肩后的夾子中飛出,然後它們各自摺疊,接著聯合起來組成了兩個大大的三角形。每顆浮遊飛翔炮都是三角形的一個頂點,而裡面半透明屏障就是和光束盾相類似的存在。這時候,浮遊飛翔炮可攻或防的特點第一次展現在世人的面前。

豪門替嫁:總裁,我不做契約新娘 本來只做一個三角形就足夠了,不過首次這麼應用的易峰怕這三角盾防不了對方那道又粗又長的光束。實際上三角盾的防禦力比他想像中的要高多了。畢竟它們聯合起來后就相當於3顆4階魔晶同時支持輸出,遠比他左手上的單魔晶輸出的光束盾要強上許多。

明黃色的大條光束瞬間就撞在了三角盾上,可惜的是它在三角盾上掀起一些漣漪后就彷彿烈陽下的白雪,轉眼間就消失就無影無蹤了。

「這是什麼武器,居然還能飛在半空中,而且還能這樣防禦,太神奇了。」

一些沒見過浮遊飛翔炮的人議論道。

老實說,對於武器基本都拿在手上的異界人來說,浮遊飛翔炮可以說是相當新奇的玩意了。它們就像是仙劍之於魔法師一般。

「那是浮遊飛翔炮,是由易峰自行研製出來的,據說目前只有他才能使用。不過這種形態我們也不曾見過。」

一些曾經有幸見識到的人紛紛解釋道。

「換我攻擊了。」

這麼說著,易峰收回了浮遊飛翔炮。然後他用左手對著魔法師,一連發射了3道拇指大小的光束。3道光束眨眼便至,不過這名魔法師也不是傻瓜,他早早便豎起了光盾擋住了幾乎是同時射到的3道光束。

在3道光束的同時攻擊下,橢圓形的光盾轟然碎裂,不過它也成功地擋住了3道光束的攻擊。

「防得不錯。」

稍微贊了一句,易峰拿出背後的雷光戰斧。

那是一把主體藍色,柄部銀白色的長柄戰斧。相對於其它長柄斧頭,雷光戰斧的斧頭要小巧很多,畢竟當初的使用者是女孩子。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它的整體重量並不重。斧頭處可以旋轉,讓它可以在普通形態和鐮刀形態下轉換。斧頭和長柄接觸處有橙黃色的半透明不明物質。那裡原本是這把的智能型魔導器的核心所在,不過現在被玲瓏稍微修改了一下,把那裡做成了提供能量的核心區域。裡面由3顆4階光系魔晶聯合組成的供能核心,足以應付易峰目前的需求。

「小心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焚香地火!」臉上震驚的表情一閃,災掌火驚喜地大叫!

在她尖叫同時,烈火之中,一團霧白色的火種,突然向真小小迎面撲來。

焚香地火是一種屬性有些特殊的火種,不但擁有強大的威力,而且火中自帶異香,淡時可以用來品味,濃時也做毒性使用。

雖然不是地焰王火,卻也是地焰之中,品質極接近王火的高階地火。

但凡地焰,都是高貴而暴虐的,從來只見南鼎修士為爭地火火種打得頭破血流,卻鮮少有人看到,一味地火火種,如此迫切地想要與修士融合!

「收了它!把它融入本命火里!」小豆子帶頭咆哮。

如此帶勁地吶喊,是因為眾人可算是看出來了,在真小小融合火種前,所有火種都會被她吸引,旁人連渣渣都分不到一味!

啪!

真小小一腿,將焚香地火踢到火海里。

呃……

身後為她捏著拳頭吶喊的眾人,感覺自己的小心臟裂開了。

還沒有等她們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火海陣陣翻沸,搶在焚香地火跳起之前,又一簇橘色的明亮火種,從海中生出,緩緩向真小小靠近。

「橘樓地焰!」

災掌火再一次分辨出新出現的火種。只見此火一出,之前聚集在真小小腳下的所有黃階、玄階火種通通極力收斂自己的氣息,弱弱地向火海縮去,沒有任何一味,敢忤逆它的火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