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大的爆炸聲瞬間響起,五六道人影跌飛出去,殺手的這兩顆手雷竟然弄巧成拙,手雷被葉皓軒反手砸了回去。在他們自己的陣營開了花,七個人有六個人在也爬不起來了,剩下的一個人捂著一條手臂不停的在地下慘叫道。

「沒用。」

門口走進來了一個穿著迷彩服的男人,他走上前去,一腳踩在那名不停嚎叫著的殺手跟前,一腳踩斷了他的脖子。

殺手的慘叫嘎然而止,他雙眼大大的睜開,有些死不瞑目。

「出來吧,是男人的話就堂堂正正的給我決鬥一場。」男人淡淡的說,他手裡握著兩顆手雷,不停的把玩著。

葉皓軒搖搖頭,只得緩緩的站了起來,上一次他把手雷丟回去是他運氣好,這一次他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薛聽雨臉色慘白,她緊緊的抓著葉皓軒的手壁,眼前的血腥場面讓她幾欲做嘔,葉皓軒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你是誰?」

葉皓軒冷冷的盯著那個男人道。

「殺你的人。」男人微微一笑,盯著葉皓軒道:「今天是你的忌日,在你死的時候有一位美女陪著,你死的倒也不冤枉。」他說著點起了一根雪茄,緩緩的吐出一個煙圈。

這是他的習慣,在殺死自己的獵物的時候一般都會點根煙,他已經視葉皓軒為獵物。

「你是野狼的人?」看到男人手背上的一個狼頭刺青,葉皓軒微微的一怔。

「不錯,我就是野狼的人,你應該知道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殺手有些愜意的說。

「你是來報仇的?」葉皓軒淡淡的說。

「本來是找你報仇的,不過剛好有人委託我,所以我就一起來賺些外快。」殺手淡淡的笑道。

「跟她無關,讓她走。」葉皓軒指著薛聽雨道。

「不,我不走。」薛聽雨微微一驚。

「我們野狼有個習慣,就是目標身邊的人,必須死。」殺手淡淡的說。

他突然把手中的雪茄向上一拋,在後猛的向前衝刺過去,他臉上的面目已經變得猙獰無比,他沉聲道:「去死吧,我今天為我們清源分部的幾十位兄弟報仇。」 所有的強者都集中在此地了,那麼這裡的戰神境修鍊者會有多少呢?幾千?還是幾百?戰皇境的存在呢?

「那不知,如今這塊大陸上還有幾個戰皇境的存在?」片刻之後,雷天龍沉聲開口。

聽到此話,其餘各族代表亦是眼中異色一閃,望向那老者,頗有些緊張,畢竟若是此地只有那麼幾個戰皇境的存在,那麼對於他們來說,便無需擔心太多!不過,只要有一兩個中級戰皇境,那也能橫掃各族眾多精英弟子了。

「呵呵!」囚族族長笑了,眼神深意地掃了一眼殿內眾人,而後緩緩道:「你們是在擔心嗎?我也不怕告訴你們,這片大陸已經越來越不適合修鍊了,如今我人族的戰皇境存在,不足一掌之數!」

不到五個!眾人心裡稍稍鬆口氣,他們都是各族的精英,雖然只是高級戰神,但其中不少人都是一隻腳踏入戰皇境了,而且許多人都是戰力超絕,能夠力敵戰皇境的存在,如果只是五個戰皇境的話,他們自信還是能夠擋得住的。

囚族族長繼續道:「大約一萬年前,忽然有一日從外界進來不少修鍊者,經過與他們的接觸,我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們會有如此的命運了!原來他們來自一個叫做萬獸宮的妖族宗門,而他們的宮主,一個聖人級的存在將我們所在地方生生剝離,封印起來,作為他們自家的後花園,而我們成為了被囚禁的一族,於是從那以後,我們便將自己稱為囚族!」

各族代表不由得看向萬獸宮的鐘姓男子,那鍾姓男子神色凝重,滿是戒備。

囚族族長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繼續道:「通過接觸,我們也知道了,為了將這個後花園打造成好,那位聖人在這裡面藏著大量的寶物及珍貴的靈藥材,作為後輩弟子的磨鍊之地!」

「那一次,我們也派出不少族人,與萬獸宮的弟子廝殺,爭搶寶物,同時獲得了不少信息,而且在萬獸宮的弟子離開后,我族更是源源不斷地派出族人,四處搜索探查寶物,在付了極大的代價后,將其中不少珍貴的寶物都找到了,移到了此谷當中!」

眾人眉頭一皺,他們當中的各族基本上都沒有找到本族想要的東西,果然是被移到了此地,只是如此一來,想要得到本族的物品,似乎有些麻煩啊!

「後來,我族的前輩們想了無數種方法,可是最終發現,無論是哪一種方法都不可能將此地的人族全部帶出這片大地,於是,便放棄了,縮小目標,改為讓部分修鍊者離開,保留我族血脈。原本已經想好對策了,我們以為萬獸宮還會再派人進來,時刻準備著,要實現這一目標!」

「沒想到,從那以後,居然再也沒有外來者了,這一晃就是萬年之久,以至於我族都快要忘記這件事情,也絕望了!」囚族放長老眼之中有著淚花,緩緩地看了一眼殿中的妖族眾人,最後落在萬獸宮的鐘姓男子身上。

鍾姓男子內心一緊,神色凝重,滿是戒備地望著囚族的族長。

「這一次你們進來人數如此之多,出乎我族意料,看你們的樣子,似乎萬獸宮如今大不如前吧?」老族長嘿嘿一笑,「也對,當初的那位聖人早已隕落,如今估計沒有新的聖人出現,而其他族群卻出現了,所以送你們進來了,是吧?」

雷天龍淡淡地哼了一聲,不屑道:「族長猜得不完全對,萬獸宮是沒有聖人,大不如前了,我們各族也同樣沒有聖人,萬獸宮的聖人之後,當世便再沒有聖人出現了!」

囚族族長及其身後的中年人神情一震,隨即眼中一暗,「沒有聖人了?」

「不錯,當世再無聖人,如今天地大變,不再像上古乃至遠古時期,能夠孕育出聖人!」風清業沉聲道。

良久,囚族族長仰天長嘆,「果然,前人說的沒錯,我族已經不可能全部撤離此地了,也不可能輕鬆離開,想要出去,必須要付出代價,而且只有少數人能夠離開!」

這一番話聽得各族領隊一頭霧水,不知何意!

銀影冷哼一聲,上前一步,道:「族長說了這麼多,還是沒有說出要與我等達成什麼協議,另外,我們只關心的,這裡的那些寶物都在哪裡?」

這話說出了各族領隊的心聲,說實話,對於囚族的歷史,他們並不感興趣,他們最想要的就是得到更多的寶物,尤其是本族的神器!

老族長神色平靜,緩緩道:「不知道我族的歷史,又怎麼會猜得到我想要與諸位達成什麼協議呢?別急,我還沒說完呢!」

銀影欲待再次開口時,風清業沉聲道:「銀兄不要急,先聽族長把話說完也不遲!」銀影看了眼風清業,一甩袖子,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老族長微微抬頭,再次將目光投向前方,道:「萬獸宮的人離開此地后,大約過了兩千年,我族當時的族長忽然有一日對占卜之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開始潛心研究,並且頗有收穫,在臨終前,他為我族的出路卜了一卦。」

開始要說到跟眼前之事有關的了!各族代表全部集中精神,凝神傾聽囚族族長的話語,生怕漏掉什麼。

「外面廣場上的雕像便是那位精通占卜之術的族長嗎?」風清業眉頭一皺,問道。

「不錯!」老族長微微點頭,「他告訴族人,想要離開這裡,一是聖人級的大能存在施展手段,撤消我們的封印,與外界共享同一片天地,如今既然世間再無聖人,那麼這條路子顯然是不可能的。」

「第二個方法就是,在適當的時候,讓這片大陸破碎,由此衝破封印,回歸外界!」老族長沉聲道。

「讓大陸破碎?」眾人大為震驚。大陸破碎的話,那生活在這裡面的人妖兩族以及各種各樣的生靈都將受到極大的影響,很可能就此滅絕!

。 殺手的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刀,他一聲大喝,向葉皓軒當頭劈去,刀勢又快又猛,顯然這傢伙是練過的,而且實力還不弱。

「躲起來。」

葉皓軒一推身邊的薛聽雨,然後迎著殺手上去,他雙眼中紫瞳流轉,感知力驟然發出,殺手又快又猛的刀勢在他眼裡變得無比的緩慢,慢到他可以毫不費力的捕捉到殺手刀勢的軌跡。

葉皓軒雙手一分,一把將刀夾在手裡,他的雙手緊緊的鎖著刀身。

殺手猛的一抽,竟然沒有把刀抽回,他微微的詫異:「你是古武者?」

他邊說邊撤手棄刀,猛的向前一點,手裡已經多了一把匕首,猛的向葉皓軒胸口要害刺去,他的匕首又快又狠,幾乎是瞬間就抵在葉皓軒的胸口上。

葉皓軒猛的撤手,嗤啦一聲,他胸口的衣服已經被鋒利的匕首劃開。

這一刀極為兇險,要是他再慢一點,胸口就會被開一個大洞,這名殺手不一般,葉皓軒不敢在有所隱藏實力,和他斗在一起。

這殺手雖然不是古武者,但是他的殺人技巧現在已經是爐火純青,葉皓軒第一次竟然有了束手束腳的感覺。

在他以間的認知里,殺手是無法跟古武者相比的,但是今天這殺手顛覆了他以前對殺手的認知,他發現,原來殺手的技巧通過提升,竟然可以跟古武者相比並論,當然,這只是象葉皓軒這種低階古武。

突破浩然真氣第三重以後,葉皓軒已經達到黃境古武的境界,這是低階古武的境界,要在向前一步玄境,就屬於中階古武,到那時候,在厲害的殺手在葉皓軒的跟前也是個渣。

可是眼前的這個殺手出招凌厲,招招都是殺招,讓人防不勝防,葉皓軒雖然真氣厲害,但是拳腳功夫上著實吃虧,竟然有種被吃定的感覺。

越戰下去葉皓軒越是心驚,他一聲大喝,真氣凝聚,呼的一拳擊出,凌厲的拳風瞬間把殺手逼退。

殺手一退一閃,已經把葉皓軒這一拳之勢閃避了過去,他一言不發,手中匕首交叉撲上,他就象是一條毒蛇一般,緊緊的纏著人不放。

葉皓軒手一揚,嗤嗤兩聲細微的破空之聲傳來,同時兩道銀芒破空而來,那殺手心中一凜,一個後空翻,做出一個規避的動作,已經把那兩道銀芒閃過。

葉皓軒右手連動,嗤嗤之聲不斷,他手中拿的是隨身攜帶的毫針,雖然殺傷力有限,根本傷不了人,但是他認穴的功夫極准,雖然殺手身手不錯,大多數針都被他避了過去,但是他手臂上突然感覺到一麻,一根毫針還是刺中了他手臂上的穴位。

殺手的右手瞬間一沉,他的右手整條手臂瞬間變的麻木,正在這個時候,門外一陣警笛聲響過,顯然是警察趕到了。

殺手眉頭一皺,他萬萬沒有想到警察來的竟然這麼快,他伸出手,對著葉皓軒點了幾下,然後一轉身,片刻便消失了。

「怎麼樣,你沒事吧?」

一邊的薛聽雨已經是面無人色了,葉皓軒情知道她受到驚嚇,連忙在她身上幾處穴位上按了幾下,薛聽雨的雙眸這才恢復了神彩。

生平第一次,薛聽雨經歷這種事情,眼前的幾具屍體象是惡夢一樣盤踞在她的心頭,讓她心生懼意。

「薛聽雨,薛聽雨?」

葉皓軒連連呼叫,但是薛聽雨依然象是丟了魂一樣一動也不動,葉皓軒眉頭一皺,他伸手在薛聽雨脈搏上一搭,微微詫異,薛聽雨的體質並不算很好,她出生的時候可能有過什麼異狀,導致她的陽火不旺,易受驚嚇,沒有想到剛剛一番激斗,竟然把她嚇出了失魂症。

「不許動,雙手抱頭,站起來。」

一隊全幅武裝的特警沖了進來,手中的武器已經上膛,幾抹紅外線瞄準器對準了葉皓軒的腦袋。

「我不是壞人,剛才那幾個人是殺手,我這是自衛。」葉皓軒雙手舉了起來。

這個時候一名中年人沖了過來,大喝道:「聽雨,聽雨你怎麼樣了?」

這個中年人的相貌和薛聽十有幾分相象,他就是薛聽雨的二叔薛興安,薛聽雨發出急救訊號之後,他是第一時間接到的,因為他本人就是特別警種的高層,他所在的特警是特別行動隊,是專門應對一些緊急狀況所存在的,職務雖然看起來不高,但是部門卻非同小可。

所以在薛家比較重要的人身上都會有一個GPS呼救儀,一旦有人發出求救信號,他將會在第一時間組織人趕到。

一邊一名特警把葉皓軒給銬了起來,然後扭到了一邊,薛興安沖了過來,他看到薛聽雨並未受傷,這才鬆了一口氣,但隨即他感覺到薛聽雨的神色不對,連忙叫了幾聲,她也沒應答,他的臉瞬間變了。

「你對聽雨做什麼了?」薛興安冷冷的掃了葉皓軒一眼。

「我跟薛小姐是朋友,剛才突然有殺手,薛小姐這是受了驚嚇導致的失魂症。」葉皓軒解釋道。

「我看是你想對聽雨圖謀不詭吧,帶走。」薛興安大手一揮。

看薛興安一臉冷笑的表情,葉皓軒瞬間感覺到事情的不對,這薛興安,恐怕是要對自己不利吧,也是,對薛家千金圖謀不軌,這屎盆子扣下來,任誰也吃不消的。

看來薛家很注重和陳家的這次聯姻,葉皓軒相信,他的大部分資料,現在已經擺到了薛家所有人的案頭了吧,現在整個薛家視他為敵。

他不由得暗暗心寒,為什麼薛聽雨要帶他到這裡買豌豆糕?為什麼這些殺手會事先埋伏在這裡?

如果說薛家老太爺喜歡吃這小吃,那薛聽雨和這裡的小販一定會很熟悉,小販換成殺手,以她的聰明,不可能看不出來,之所以殺手來了之後她選擇報警,那可能是薛家的人已經知道,憑這幾個殺手,是不可能對付得了自己的。

薛家,現在抱成團了,葉皓軒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薛聽雨,一時間心涼無比,自己算是這個女人的救命恩人吧,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和家人一起對付自己。

口口聲聲說自己和他大哥不是一路人,卻在自己沒有絲毫防備下捅這麼一刀,看來在京城大家族之間,為了利益,其實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不過薛聽雨的失魂症卻不是裝出來的,薛鴻雲聯手自己的叔叔和妹妹布下這個局,真的是用心良苦。

葉皓軒這一次直接被帶到了市局裡面,上車之後他的腦袋就被一條黑色布袋套住了,等掀開頭套之後,葉皓軒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一間審訊室裡面。

這間審訊室並不象警察局裡那樣黑暗,相反大功率的熾光燈把整個審訊室照的亮如白晝。

葉皓軒前方的牆壁是一塊巨大的黑漆漆的玻璃,從裡面向外面看什麼東西也看不到,但葉皓軒相信在玻璃的另外一端,有人注意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姓名。」

室內的擴音器里傳出一個聽不出來任何喜怒的聲音。

「葉皓軒。」

「性別。」

「男。」

葉皓軒十分配合的回答著對方的問話,他的心裡在努力的想著脫身之計,他知道自己被抓的消息一定沒有被傳出去,如果自己謀害開國功勛後人,陳家千金的罪名一旦被這些人強行扣到自己的頭上,到時候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這些人完全可以給他扣上一個判國的罪名。

經歷的太多,葉皓軒已經不是那個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熱血青年了,他明白這間審訊室不是一般的審訊室,是專門對付一些國際性恐怖分子的審訊室。

只要他有一點異動,室內就會自動放出一種麻痹神經的毒素,雖然自己可以用浩然真氣把毒素逼出來,但是卻是逃不出去的,況且,只要他一有異動,這些人就更有足夠的理由把他格殺在當場。

「你知道自己犯了什麼事嗎?」對方冷冷的問。

「我是受害者。」葉皓軒淡淡的說。

「受害者?一個用手雷炸死七條人命的受害者?」對方冷笑道。

「我說過他們是殺手,他們要殺我,我這是自衛,如果不是我反擊,現在死的不僅僅是我,還有薛家千金。」葉皓軒淡淡的說。

「你不要狡辨,我們已經證實,這七個人都是普通人,你想想,你手上有七條人命,會有什麼後果?」對方又道。

「如果無緣無故的,我為什麼要殺他們?」葉皓軒反問道。

「這也是我們想知道的,你的行為,已經屬於恐怖襲擊,老實交待出你的同夥吧,還有,你想綁架薛小姐,要挾薛家,說說你的目的。」對方說。

「我為什麼要綁架她?」葉皓軒反問,「是她來找我的好不好。」

「你只是一個小醫生,薛家千金為什麼要找你?」

「這個說起來有點話長了,這牽扯到我的私事,所以我不想多說。」葉皓軒搖搖頭道。

「你最好配合一點,你已經被我們定性為恐怖分子。」對方道。 「不錯,讓大陸破碎!」老族長重重地點了點頭,眼中既有悲傷更有一種絕決!那是唯一的出路!

「要如何才能讓大陸破碎?這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風清業眉頭緊皺,沉聲問道。

囚族族長看了一眼風清業,點了點頭,「你這話問到關鍵處了,不過不要急,聽我繼續說,否則你們依然會不清楚!」老者的聲音歸於平淡。

風清業等均是臉色肅穆,他們知道很可能到了關鍵時刻了,他們想要知道的答案或許馬上就要揭曉了!

「這上萬年來,我們的族人一直在研究,推測,在那位精通占卜之術的老族長指引下,終於得到結論,這片大陸的封印會逐漸減弱,最終可能只需要一兩個戰皇境的強者就能令封印徹底裂開,但是那時恐怕我族已經連一個戰皇境的強者沒有了!」囚族族長緩緩說道。

接著囚族族長目光掃過眾人,眼中有精光一閃而過,令所有人一驚,「而轉機便是現在,那位族長說了,還會有一次外界的人進入此地,這就是我族儘早脫離此地的機會!」

來了,和他們有關了,各族領隊內心一緊,緊張地望著老者。

「這個時候封印已經有所減弱,人妖族的戰皇境強者亦尚有幾位,加上外來者的力量,便能夠將這片大陸破碎,衝出封印,回歸外界!」族長盯著眾人,眼中閃過一絲激動,隨即被一縷悲哀覆蓋!

「族長的意思是藉助我等的力量,助你們回歸外界?」風清業問道。

「是的!」族長點了點頭。

「哼,為什麼要幫助你們?我們有什麼好處?」銀影冷哼一聲。

「不錯!為什麼要幫助你們?」其他亦有不少人紛紛開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