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騎兵策馬在巷道中飛馳。

然而,當他們即將穿過這條巷道的時候。

他們身後的一間庭院,大門突然敞開。

幾名暗羽衛快速的沖了出來,對準匈奴騎兵的後背便是一輪齊射。

慘叫聲在巷道上響起。

落在後面的匈奴騎兵,在弩箭的齊射下,紛紛落馬殞命。

然而,還不等這隊騎兵反應過來。

偷襲得手的暗羽衛便再次隱沒起來。

消失在巷道之中。

如此情形,在趙城中不斷上演。

匈奴騎兵人數雖多。

但是面對暗羽衛如同鬼魅的偷襲,一時間卻也毫無辦法!!!

聽着前方不斷傳回來的傷亡彙報。

冒頓面沉如水。

「這幫該死的老鼠!!!」

「只會偷襲的懦夫!!!」

「有本事,出來和我正面一戰!!!」

冒頓憤怒的咆哮著。

隨後他突然下令,讓城中的所有匈奴騎兵向他靠攏。

在庭院中,監視着匈奴騎兵一舉一動的蒙羽。

看到他們再次收攏陣型后,眉頭上挑,語速飛快的對元蘇下令道:

「集合所有暗羽衛,準備出城!!!」

聽到蒙羽的命令后,元蘇突然一愣。

他想不明白,偷襲搞得好好的,為何要突然出城。

掃了一眼不解的元蘇,蒙羽解釋道:

「這幫匈奴人被咱們偷襲了這麼多次。」

「肯定不願再在這上面吃虧了。」

「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把咱們逼出來,和他們進行正面決戰!!!」

「而最好的逼迫辦法,就是火攻!!!」

聽到蒙羽的解釋后,元蘇頓時臉色大變:

「他們要放火燒城!!!」 鬼舞辻無慘看到通紅的手斧和流星錘,腦海中出現不好的回憶。頓時指揮着剛生長出來的刺鞭去阻攔。

林久心中暗笑,長期沉迷尋找青色彼岸花,研究醫藥學的鬼舞辻無慘怎麼可能精於戰鬥。到現在還不知道哪個攻擊更具威脅,只是因為心理陰影本能去阻攔悲鳴嶼行冥的攻擊。

雖然柱的日輪刀進入赫刀狀態,但也是造成傷害增加一些,減緩恢復速度。不用多久就能復原,林久要是鬼舞辻無慘,絕對會無視柱的攻擊,全力解決自己。

就因為鬼舞辻無慘這麼下意識的一擋,林久找到機會,伏身斬斷了鬼舞辻無慘的一條腿。靈魄能量將斷腿中的靈魂之力封於其中!

鬼舞辻無慘第一時間察覺到重生出來的腿不對勁。不過他最擅長的也就是操控這些身體延伸而出刺鞭。將這條腿轉化為刺鞭,便可運用自如,沒有被太過削弱。

「三劍!」

「霞之呼吸·柒之型·朧!」

時透無一郎出手。這是這位天才獨創的絕技,一時之間緩慢流動的雲海浮現在鬼舞辻無慘的眼前。林久與其他柱的身影在其中若隱若現!

鬼舞辻無慘感覺不妙,立刻收回刺鞭,在面前形成一道護盾。但還是慢了一步,在雲海浮現,干擾到鬼舞辻無慘的瞬間,林久立刻改變自己的位置。

一把劍從側方刺出,穿透了鬼舞辻無慘的肩膀。但刺穿的傷害不夠,林久向對方后側移動,帶動劍刃在鬼舞辻無慘肩膀上劃出一道裂口。

肩膀的裂口癒合前,林久甚至還看到了位於肩膀部位的那顆心臟在跳動。

「嗯!」

林久感知到危機襲來,將身軀向右轉動。一根刺鞭刺穿了他的左肩。若非林久剛才那一下轉身,被刺穿的就是心臟!

下一刻,林久的大腿也被刺穿血肉。

【提示:遭到「刺鞭」攻擊,受到30點物理傷害,你已被注入細胞破壞毒素。毒素將在一小時之內擴散全身!】

【提示:遭到「刺鞭」攻擊,受到50點物理傷害,你已被注入細胞破壞毒素。毒素將在一小時之內擴散全身!】

「小心他的大腿上的刺鞭,速度很快,還有這些刺鞭上有毒!」林久當即開口提醒道。

這些毒最後的結果他不在意,二十分鐘之內沒有殺了鬼舞辻無慘,不需要等到毒素擴散,他死定了。而且他也只是正常人體型,毒素擴散速度不快,二十分鐘之內是影響不了多少的。

只要能殺掉鬼舞辻無慘,這些破壞細胞的毒素珠世就可以解決。只要將之前給鬼舞辻無慘注入的那種藥劑改良一下,就是解藥。

「居然讓赤受傷了!我們連輔助都做不好嗎!大夥加油啊!」煉獄杏壽郎大喊一聲,一記【煉獄】施展而出,劍氣如同地獄烈火一般席捲而出。

林久輕笑,他也注意到了腿部應該有八根刺鞭的,如今只剩下四根。他無法讓重新生長出來用運用刺鞭方法使用的「腿」上再生長出刺鞭!

「你幹了什麼!」鬼舞辻無慘手上拿着他自己那截斷腿,清晰感受到屬於自己的一股力量被一種莫名的力量封存於其中。原本的斷口處也存在這種力量,不影響他的血肉生長,但令他無法自由控制腿部。

鬼舞辻無慘還想嘗試一下捏碎這截斷腿,能否釋放並收回其中屬於自己的力量。但想到傷口上的奇怪能量,選擇放棄。

這讓林久大失所望,捏碎斷腿自然不能完全釋放靈魂之力。但那散逸出來的靈魂之力可會被輪迴盤吸收。

「你們右邊!我左!」鬼舞辻無慘腿部還有刺鞭的正是右腿。林久讓幾名柱從右側進攻,限制那些速度極快的刺鞭。自己則從如今相對薄弱的左側進攻。

富岡義勇等人瞬間明白林久的意思,沒有任何猶豫從右側發起攻擊。

悲鳴嶼行冥在最前方,高大的身軀如同城牆一般。

「岩之呼吸·叄之型·岩軀之膚!」不斷揮舞著流星錘,形成一堵密不透風的防禦氣流。

「水之呼吸·拾壹之型·凪!」富岡義勇的獨創絕技施展。這招的核心要義其實是感知!是自身平靜如水,感知大幅提升,才能捕捉到進入範圍內的攻擊。

很明顯,這兩名柱負責防禦、感知鬼舞辻無慘的刺鞭攻擊。那麼剩下的三名柱自然是負責進攻!

「炎之呼吸·伍之型·炎虎!」

「風之呼吸·叄之型·晴嵐風樹!」

「霞之呼吸·貳之型·八重霞!」

在悲鳴嶼行冥擊斷數道刺鞭,製造出一瞬間空隙之時,三名柱分別從不同的角度發動攻勢。

「煉獄!」

富岡義勇突然出聲,喊道處於他領域邊緣的煉獄杏壽郎。炎柱煉獄杏壽郎聞聲立刻中斷攻擊,向一旁避開。原本站立的地面上出現一道鞭痕!

「該死!那傢伙的感知能力很強,但問題不止在於此,而是之前注射到體內的藥劑!我的速度變慢了!」鬼舞辻無慘心中想着。

林久不知道鬼舞辻無慘心中所想,若是知道便知對方到現在除了林久之外,其他柱還不被他放在眼裏。剛才注射入鬼舞辻無慘體內的藥劑只有兩種成分,能讓鬼舞辻無慘速度大幅下降的應該是衰老藥劑。

也就是說剛才避開攻擊,主要依靠的便是富岡義勇在「凪」領域中的感知,以及靈魂受損。鬼舞辻無慘卻把原因歸咎於藥劑上!

複合藥劑也就是林久當場在等珠世製做鬼血藥劑時提了一下。真正的融合藥劑需要珠世和更加擅長研究毒素的蝴蝶忍合作,才製造出來的。

鬼舞辻無慘知道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也反應過來,威脅最大的不是那聲勢浩大的幾名柱的攻擊,而是另一邊斬擊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傢伙。

看到半數以上的刺鞭朝自己襲來,林久冷靜的拿出那把小日輪刀朝着鬼舞辻無慘擲去。

鬼舞辻無慘瞳孔一縮,他已經體驗到被下藥的感覺,再被削弱一層,必死無疑。連忙朝着一旁閃去。

這也讓刺鞭攻擊的軌跡出現變化,林久從中找到空隙,付出幾道傷口的代價斬到鬼舞辻無慘第四劍。

「滾開!」鬼舞辻無慘眼看林久還要繼續揮劍斬來,大驚!抬起充當大腿的粗壯刺鞭踢向林久胸膛。只要能傷害這些劍士的肺部,就能限制他們。對方必然會退開!

斬到這種刺鞭是沒用的,林久無視踢向他的刺鞭,繼續砍向鬼舞辻無慘。

「五劍!」

林久一口鮮血噴了出去,他被鬼舞辻無慘踢開,可以感覺到自己肋骨斷了好幾根。生命值一下滑到百分之六十多!

不過他反手就給自己打了一針,恢復了15%的生命值。這是最後一支【XT-12生命活力藥劑】。林久手裏還有三份黃金炒飯,但無法在戰鬥中使用。不過還有從契約者手中得到的兩個綠色品質的恢復品可以使用。

「咳咳……」林久吐出兩口血,肺部疼痛更加劇烈。

此刻的鬼舞辻無慘正在恢復被炎柱他們攻擊受損的身軀。他這邊要面對林久的攻擊,就無法完全兼顧煉獄杏壽郎等人的劍招。

鬼舞辻無慘踢開林久后,就被火焰和風刃擊中。若是林久還在旁邊也會一同受到煉獄杏壽郎他們劍招的攻擊。

但鬼舞辻無慘難得做了一個聰明的決定。若是他抱着讓林久一起受傷的念頭,沒將其踢飛。林久絕對會頂着這些劍招砍死他!

「我看到了!那傢伙有多個心臟腦袋!」一直處於精神力集中感知狀態下的富岡義勇突然瞪大眼睛,達到通透世界的狀態,看到了鬼舞辻無慘的身體內部結構。

「精力在流失!你們不要花費這個精力,他身上那些恢復不了的傷痕就是要害所在。往那裏攻擊!」富岡義勇進入通透世界狀態后感覺精神疲憊,體力也在加速流失,立刻對其他柱說道。

因為他知道在場的柱沒有一個比他差的,肯定也能進入這種視線透明的狀態。但沒有必要花費這種精力!

林久這幾劍已經砍得鬼舞辻無慘精神有些潰散,身上繼國緣一留下的傷痕顯露出來,一覽無遺。 趙姐動作很快,不一會就拿出一個小臂長大小,十分粗實的擀麵杖。

趙元海拿在手中顛了顛,點頭:「這個不錯。」

說完,將擀麵杖藏在衣袖中。

然後大步流星走到陸母門口,砰砰砰敲門:「承繼!是我,你小舅。」

過了半晌,陸承繼才過來開門,打量了趙小舅一眼,低聲叮囑:「小舅你小聲些,裡面正在施針。」

「行。」趙元海點頭,「我進去瞧瞧。」

說著,就傾身鑽了進來,趁陸承繼關門的功夫,猛地向陸細辛撲過來——

右手高舉擀麵杖,狠狠朝著陸細辛的右手敲去!

臭丫頭,讓你扎敏儀,斷了你的右手,看你怎麼行醫!

你不是古家家主么,名醫世家么,那他就斷了你的命脈!

察覺到身後的動靜,陸承繼轉身,就看到趙元海朝著陸細辛過去。

高舉的右手拿著根木棒,惡狠狠向著陸細辛右手而去。

而陸細辛正背對著他們,全神貫注盯著趙敏儀,額間布滿細密的汗水。

施針前,陸細辛就交待過,不能被打擾,這次施針很危險,必須要全神貫注,聚精會神,不能有點半走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