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易一把抱住江萊,「有什麼事情不能解決嗎?非要去跳樓嗎?」

江萊也沒有解釋,就是要死要活的想要往天台的邊緣靠近。

陸遠:「小姑娘,不是我說你,從這個樓層跳下去,可能摔不死,落個全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的,下半輩子就只能在床上度過了,要是腦袋先著地,死倒是死了,但就像西瓜一樣,花花的留的滿地都是,我要是你呀,就找個袋子,套頭上,一腦袋紮下去,環保!」

聽到陸遠的話,江萊掙扎的力量變小了,只剩下在羅易的肩頭默默的抽泣,沁濕了羅易的襯衣。

陸遠:「說說吧,我的經歷比你難100倍,要是想死的話,早該死100次了!」

「你鬆開!」江萊聽到陸遠的話,朝著羅易喊去。

耳邊的一聲炸雷,嚇了羅易一跳,「好像是你在抱著我吧。」

在陸遠講話的時候,羅易就放開了江萊,但江萊似乎抱的更緊了。

江萊往下面一下,果然只有自己緊緊的抱著羅易,羅易的雙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放開了。

江萊也沒有在意,輕輕的在羅易的耳邊說了一聲謝謝,三個人來到了羅易定的位置,就著酒,開始了故事大會,羅易沒有什麼好分享的,主要是陸遠和江萊在講,羅易專心的當一名合格的服務生和傾聽者就好了。

【叮咚,恭喜宿主,現在開啟了江萊相關攻略任務,攻略成功,將會得到大量的獎勵】

【叮咚,恭喜宿主,現在開啟了陸遠相關攻略任務,攻略成功,將會得到大量的獎勵】 第2537章

慕安安拒絕。

宗政御親著哄著,「我們家安安時最乖的是不是,最漂亮最聰明最美麗的安安小姐,吃兩口小麵包好不好?」

慕安安不聽。

「你看,這小麵包多可憐啊,排著隊,就想讓最漂亮最聰明最美麗的安安小姐來吃,可是安安小姐一直都不寵幸,導致小麵包孤零零的,都要哭了。」

『噗嗤』

慕安安終於忍不住破功了。

她笑著從宗政御懷裡鬆開一點點,笑著說,「你幹什麼,哄小孩呢?」

「不是哄小孩嗎?」宗政御反問。

慕安安就偷著笑。

「所以,最美麗最漂亮最聰明的安安小姐,願意臨幸下可憐的小麵包嗎,嗯?」

宗政御哄著同時,已經將麵包送到了慕安安嘴邊。

慕安安笑著,一副勉為其難的吃了下去。

吃完后,還傲嬌補充了一句,「先是說明,我可不是給你面子,我是看小麵包太可憐了。」

「是,小麵包太可憐了,需要安姐來寵幸才能升華人生價值。」

宗政御完全哄著小姑娘,夾了另一塊麵包,又送到了慕安安的嘴邊。

慕安安這一回倒是很聽話,乖乖的吃。

之後基本宗政御喂什麼,慕安安都很乖的吃下去。

也吃了不少東西。

七爺這邊準備把人放下來,他要去處理一些工作的事。

結果慕安安纏著她不放。

「羅森那邊有緊急文件需要處理。」宗政御哄著人說。

這如若是在京城,這會兒七爺完全不會管工作的事,先陪自家小姑娘在說。

但是吧。

現在畢竟是Z國,卓然夫人那邊盯著緊,還有老國王這邊一堆事,宗政御要即刻處理很多。

「寶貝,乖乖的,等下就去陪你,好嗎?」宗政御揉著慕安安後腦勺。

感覺今天小姑娘是格外黏人。

而慕安安是不願意放的,「你可以帶著我去工作嗎,我保證乖乖的,不打攪你的。」

小姑娘臉埋在他脖頸內,聲音悶悶的。

帶著一點小委屈。

就這麼軟軟又委屈的要求著,宗政御根本沒辦法拒絕的。

「好。」宗政御把人抱著站起來。

慕安安輕車熟路雙腿纏到宗政御的腰上。

她就這麼小小一團,完全跟袋鼠一樣掛在宗政御的身上。

宗政御吻了吻慕安安臉頰,「就算打攪到也沒事。」

誰讓她是寶貝,是祖宗。

是宗政御的心肝。

「不,我要當懂事的小姑娘,保證不打攪你。」慕安安堅持說。

宗政御笑笑,又眷戀的吻了吻慕安安。

小姑娘黏起人,會讓人很受不了。

不是被煩,是心疼的受不了。

恨不得放下一切,就這麼安安心心的陪著她,哄著她,不讓外人打攪到。

任由她在懷裡肆意撒嬌。

宗政御嘆息著,抱著慕安安往外走。

羅森跟阿士都等在門口。

阿士看到宗政御這麼抱著慕安安出來的時候,他以為宗政御會帶著慕安安先到房間內,在過來處理工作。

結果,並沒有。

阿士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宗政御抱著慕安安坐在沙發上,然後給出指令,讓兩個人直接彙報工作。

阿士:……

說來救救他,他開始沒辦法直視他的boss大人! 「我之前怎麼沒發現,這個莫心是那麼討人厭的女人呢!」錢緊忿忿的道,本來就有些緊湊的五官,因為他的用力皺眉,都快湊到一起了。

「還有那個崔志,怎麼都覺得那是一個有心機的小子!」

錢緊在顧林的對面坐下來,嘴裡不停的吐槽抱怨著,他是真的被氣壞了。

顧林搖了搖頭,天心冒險隊里的人是什麼樣的,他並不關心,只要不影響他獲得最後的二級火屬性靈草就行。

他本身加入天心冒險隊就有很重的利益性,所以他也不會要求其他人怎麼樣。

他對楚天的印象不錯,那種危機關頭沒有丟下他逃走,這足夠說明楚天的為人。

日後楚天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助,他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他還是會伸手幫忙的。

至於錢緊,顧林覺得這個錢家小胖子有點意思,就是有點摳門了。

顧林打量著錢緊,忽然感覺小胖子的名字很貼切小胖子這個人,他也是見到了比虎老闆還要摳門的人了!

「老大,你這麼看我,我有點慌!」錢緊扭了扭身子,屁股想要往椅子的另一邊挪一挪,奈何他這個體型,整把椅子已經被他塞滿了。

「好了,這次天心冒險隊要是通過考核了,紫晶分你十枚!」顧林笑道,不管錢緊最開始是以什麼目的接近他,他能夠感受到,錢緊是真心認他這個老大的!

既然錢緊要跟著他混,那他這個老大總不能太摳門了。

「真的?多謝老大!」錢緊眼睛都亮了起來,他圓潤的身軀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激動的差點就撲倒顧林身上了。

「一切的前提條件都是能通過,要不然你跟我混,我也只能帶著你去要飯了!」

錢緊頓時充滿了豪氣,「老大你放心,看在紫晶……啊呸,看在老大如此真誠待我的份上,我豁出去也得讓你贏!」

這時候,一隻彩色的小蝴蝶從窗戶飛了進來,錢緊眼睛一亮,驚呼起來:「好漂亮的蝴蝶。」

說話間,錢緊就要伸手去摸。

忽然,一陣強勁的風襲來,就算是錢緊如此低重心的身體,都被吹的連連後退,最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顧林看到這隻小蝴蝶,心裡驚喜,他笑道:「小柔姐,這麼快就回來了。事情辦完了?

小蝴蝶落在了顧林的肩膀上,笑道:「嗯,事情辦完我就趕回來了,不太放心你。

因為有錢緊在場,所以小柔對星月大森林的事只口不提。

錢緊瞪大了眼睛,怔怔的問:「老大,這不會就是你的那個妖寵吧?」

旋即錢緊又撓撓頭,道:「不對啊,你的妖寵不是威風凜凜的雲蝶嗎?」

錢緊打量著這隻小蝴蝶,怎麼也和威風凜凜的雲蝶不搭邊啊!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小柔姐,我的好朋友!」

「這位是錢緊,認我做了老大,以後要跟我混。」

顧林微笑著給彼此介紹著,小柔在聽到顧林稱她為朋友時,眼中充滿了感動。

雖然她本就不是顧林的妖寵,可是為了掩人耳目,她也需要外外界以這個身份自居,就算是假的,小柔心裡也是有些抵觸和難過的。

錢緊眼中的訝異一閃而過,他爬了起來,有些諂媚道:「小柔姐,你以後可要好好罩著我啊!」

小柔有些歡喜的從顧林的肩頭飛舞起來,最後落在錢緊的身上,笑道:「你是小林子的小弟,以後也就是我的小弟了,放心,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的!」

顧林笑著搖頭,緩緩道:「小柔姐,就你的實力,想要罩著錢緊,有些不夠看啊!錢緊可是有血脈境的護衛呢!」

小柔從錢緊的肩膀飛下來,那嬌小迷你的身軀停滯在半空中,忽然,一股強大的氣勢爆發開來,旋即立刻收斂。

雖然只是一瞬,可顧林和錢緊還是被震退了六七步。

若是這股氣勢針對他們,怕是會直接讓他們重傷。

「小柔姐你突破了?」顧林驚喜道。

「這次我也有些收穫,就突破到三級妖獸了!」小柔眨了眨眼睛,笑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顧林忽然大笑起來,「看來我的紫晶可以穩入口袋了。」

「什麼紫晶?」小柔也是有了興趣。

顧林沒有隱瞞,旋即把盤口賭注的事情,還有考核的事情一股腦的全部告訴了小柔。

小柔聽得有些暈暈的,不過她也抓住了重點,就是顧林馬上就要有一百四十枚紫晶到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