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宗派升級,並沒有特殊獎勵,只要世界消息,以鼓勵其他宗派之主。」

孫小壽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因為升級個宗派,再一次的上了熱門。

打開世界頻道。

頓時看到一則系統提示。

「世界公告,恭喜宗派之主孫小壽,第一個將宗派升級為四級宗派,在萬宗大陸上獲得大量聲望,望眾位宗派之主,再接再厲,早日踏上爭霸萬宗的步伐。」

「666.。」

「誰能有我快,孫大佬牛逼。」

「這麼快就升級四級宗派了?我才二級啊、」

「孫小壽大佬是第一個觸發世界公告的吧。」

「在下的武當派現在雖然也是三級,不過距離升級,還差的好遠。」

「這有什麼好稀奇的,孫小壽今天賣了那麼多裝備,收穫大量資源,升級到四級也是正常的事、」

「老子不服,孫小壽,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么?」

「在下可以召喚奧特曼,有沒有人想要的,只需要一個靈石哦。」

「樓上騙子,大家注意。」

「樓上騙子,大家警惕。」

「召喚奧特曼那女的,你給我記住了,可以玩可以鬧,別拿奧特曼開玩笑,小心老子追殺你。」

「請問孫小壽大佬,第一個升級的,是不是有獎勵啊,會不會獎勵神器?」

「我感覺孫小壽大佬肯定獲得獎勵了,連世界公告都出來了,沒有個好獎勵,簡直說不過去。」

。。。。

世界頻道再一次的爆炸,很多宗派之主,都跳出來開始猜測孫小壽到底獲得了什麼樣的升級獎勵。

就連一些出名的頂尖勢力,也紛紛現身,恭喜孫小壽升級成功,語氣很是羨慕。

只有孫小壽自己,獨自的在一旁流淚,真的慘,所有人都猜他獲得什麼獎勵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啥都沒有。。

不過,那怕是知道沒有獎勵,孫小壽也會儘快升級的,升級宗派永遠是第一位,沒有獎勵,也需要完成。

世界頻道上的熱鬧並沒有持續多久,來的突然,去的同樣突然,如果是正常情況,大家可能要議論很久,可是現在的時間明顯不湊巧。

距離十二點,只剩下不到半個小時了,也就是說,大家還有最後半個小時的準備時間,當新手保護期消失,所有人都將正式徹底的融入這個大陸。

無數危機將要隨時降臨,在也沒有絕對安全的防護罩,讓各位宗派之主帶着了。

想要繼續活下去,就得在這危機四伏的世界,拚命求存。

世界頻道上也是哀聲一片。

「新手保護期馬上結束了,我害怕。。」

「我很暴躁,這樣一秒一秒的過去,簡直就是非人的煎熬。」

「怕什麼怕,老子就沒有半點害怕,反而還有一些興奮,終於可以大幹一場了。」

「我還沒有準備好融入這個世界,時間卻已經沒有了。」

「要命啊,我發現我的宗派附近出現了大量亡靈生物。」

「我的宗派周圍也都是亡靈,正在聚集,難道這第一輪的考驗,就算這些噁心的亡靈么?」

「你還別說,我這邊也是亡靈,看來大家都一樣,看起來不怎麼樣么、」

「媽的,為啥你們的是普通亡靈,我的宗派上方,有一隻巨大的骨龍啊。」

、、、

無數宗派之主在世界頻道上發着自己的所見。

氣氛也逐漸變得緊張起來,從世界頻道就可以看出,有很多宗派之主很不樂觀,又得甚至還只有幾十個一階二階戰力的手下,如何能應對這恐怖的亡靈生物。

每一個宗派都被亡靈包圍,根本沒有給人逃出去的機會。

而且,在這恐怖危機的大陸之上,沒有了召喚池,也就等於將要死亡。

最最主要一點,現在正是夜晚,亡靈系的生物,可是要提升三倍戰力的,那怕是一個普通的一階骷髏兵,在夜晚的加持下,對付個二階戰力,也是沒有問題的。

更何況是成群結隊的亡靈生物,至於那個有骨龍降臨的宗派,就純屬是他個人運氣問題了,估計是沒幹什麼好事,才回這麼點背。

對於孫小壽來說,並沒有任何畏懼,手下金剛屍等階達到了九階,皇族殭屍八階,還有十五個七階的殭屍,就算是再難的考驗,孫小壽也是無懼。 這一刻,四周完全安靜了下來,完全沒有任何聲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黃麗姝的身上,都想看着嚴經緯讓黃國策下跪,會令黃麗姝作何反應!

黃國策,和黃磊等人的身份不一樣。

黃磊他們怎麼說,都只能算小輩,所以黃麗姝讓他們下跪,理所當然。

但黃國策,那可是黃麗姝的親大哥!

讓親大哥下跪?

黃麗姝會答應嗎?

眾人等著黃麗姝的反應,而黃麗姝此時心中都想罵娘了,自己娘家這群人還真能給自己惹事啊?你說小輩的惹了武安神帥,也就算了?怎麼連自己的親大哥,都把武安神帥給惹了?

「哈哈!」

黃國策看向嚴經緯,冷笑道:「嚴經緯,讓我下跪,你覺得可能嗎?」

「黃國策!」

這時,黃麗姝目光看向黃國策,直接喊了他的名字:「跪下,給嚴少道歉!」

轟!

黃麗姝的這句話,好像炸彈一般。

令在場的人,全部愕然!

黃國策這樣的身份,給嚴家廢物少爺下跪?

天!

黃麗姝是怎麼回事?她怎麼會答應嚴經緯的要求?

「妹妹,這……」黃國策顯然也沒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真的要求自己給嚴經緯下跪!

黃麗姝冷著一張臉,看着他:「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快給嚴少跪下道歉。」

雖然黃國策是黃麗姝的大哥,但黃麗姝性格從小一向強勢,加上她丈夫如今身居高位,二房這邊,很多事情都要拜託黃麗姝幫忙,所以一直以來,黃國策都一直把黃麗姝奉為座上賓。

對於自己這個妹妹,黃國策還是了解的,說一不二,看着她的眼神,知道自己這一跪,是跪定了!

內心儘管千萬個不願意,但黃國策還是走到嚴經緯面前。

噗通!

他一個五十多歲的人,黃家二房未來主事人,直接對嚴經緯跪了下去。

嘶!

大房那邊,看到一向強勢的黃國策向嚴經緯下跪,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讓黃國策下跪,大房這邊,恐怕輩分最高的老太太佘淑蘭,也做不到吧?但沒想到,被二姑的廢物女婿給做到了,黃國策,真的給嚴經緯下跪!

此時,黃麗梅一顆心,早已砰砰狂跳!

黃國策給她女婿下跪這一幕,深深震撼了她的內心。原本她以為嚴經緯惹了這麼大的事情,祭祖之日還在祠堂門口見了血,今天他們一家死定了,肯定要被黃氏宗族懲罰!

但沒想到,跪下認錯的,既然是二房那邊!

一旁的夏建林和夏子悠,看到這一幕後,也送了一口氣。

黃麗姝剛剛的到來,把父女兩都弄得緊張死了,沒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是二房那邊道歉!

「怎麼樣?我說過,要你跪下,你就得給我下跪,無論誰來了都一樣!」嚴經緯看着跪在地上的黃國策等人,臉上露出譏誚的表情。

黃國策閉着嘴,這時,他已經啞口無言。

再說話,那會更丟臉!

「二房這邊的人,都給我聽好了!」

黃麗姝目光掃向二房的所有人,一字一句道:「從今以後,無論任何人,在任何地點,都給我規規矩矩做人,誰還要打着我的旗號仗勢欺人,那麼將遭受族規的懲罰,嚴重者,直接逐出二房!」

說完之後,黃麗姝看向父親黃康流。

感受到女兒的眼神,黃康流站了出來,看向黃家小輩,冷哼道:「你們聽到沒有?誰若敢再犯,我定按照最嚴的懲罰來辦!」

「聽到了!」

二房這邊,所有人都大聲回答!

「最近這幾年,二房這邊確實太囂張了些,因為黃麗姝的關係,行事無所顧忌!」

「我看,今天這件事,就是黃麗姝殺雞儆猴吧!」

「應該是了,二房要這樣囂張下去,遲早一天會影響到黃麗姝丈夫的前程!」

「這麼說,嚴經緯那小子,是佔了便宜!」

「肯定啊,不然黃麗姝這樣的身份,怎麼會給他面子,喊他一聲嚴少?」

隨着黃麗姝給二房下了死命令,周圍的人,都小聲嘀咕議論了起來。

黃麗姝給二房說的那番話,一方面是為了打壓她的娘家人,隨着他丈夫調任西南省,娘家這邊的人,確實仗着她的關係,囂張跋扈了不少,如果任由他們這麼囂張下去,遲早要惹出事端。另外一方面,這番話也是為了說給武安神帥聽的,之前兒子程定把神帥給惹了,今天娘家人又把神帥給惹了,黃麗姝自然要在神帥面前表態嚴格管教家人,從今以後決不允許他們仗勢欺人!

但,黃麗姝的這番話,被周圍的人聽到耳中,就理解錯了。 「耶!」洛雨和空跳起來擊了一下掌。這一次的試煉是相當的困難,狼王的聲音也從遠處傳來:「恭喜你們通過了試煉,我會讓雷澤賜予你們一人一件寶物。」說完聲音便消失了。

雷澤也連忙走上前來,恭賀道:「恭喜你們,通過了試煉,寶物,這是屬於你們的。」說完拿出來兩件聖遺物。

洛雨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來,這是兩件聖遺物,是兩個角鬥士的杯子,看品質的話應該是五星。

空也跟了上來,他暫時還看不出來到底好不好。

雷澤這時又開口了,對他們說道:「這一件是岩元素增幅,空的,這件雷元素增幅,洛雨的,它親自挑的。」

空頓時眼睛也亮了起來,漂亮啊,這不就是雪中送炭嘛。

洛雨拿着自己的杯子,感受了一下,大概能增強他大半成的,雷元素攻擊,而其中蘊含的其他增幅之力,大概能提高一些他的全部攻擊。

看空的樣子,似乎也很合他的心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