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沒有想到,當他回到老宅后,一下車,居然看到大門口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手裡正牽著一粉雕玉琢的小丫頭,正站在那裡等著他。

這是……?!!

「若若,快叫爺爺。」

穿著白色休閑襯衣扎丸子頭的女人,看到了這個老人終於回來了,她低頭溫柔地將手裡牽著的小女孩推了出去。

小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閃忽閃。

她見過爺爺,但是沒怎麼相處,所以,還是有點怯怯的,不過,媽咪既然說了,她也就邁開了胖乎乎的小腿走了過來。

「爺爺好,我是小若若。」

奶聲奶氣的小童音,都快要把人的心都給融化了。

老爺子當場激動得兩行老淚就流了下來:「我的乖孫女,你終於回來了,快讓爺爺抱抱,爺爺想你都要想瘋了。」

然後這個腿腳不便的老人,連拐杖都不要了,蹣跚著彎下腰就把這粉嘟嘟的小糰子抱了起來。

對於自己的孫子孫女,這個老爺子是真的很疼愛,每一個都是當心肝寶貝的。

溫栩栩站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後,眼眶也紅了。

等了一會,這老人情緒終於平緩下來,溫栩栩過來了:「霍叔叔,我這次帶若若回來,是因為我爸馬上就要出來了,我想……以後就不走了。」

「啊?」抱著孩子的老爺子聽到這話,頓時驚喜萬分的睜大了雙眼,「真的嗎?你以後都在這嗎?」

「真的,我這段時間在國外賺了一些錢,我爸出來后,我就要著手重振我們溫家了,我在華爾街工作的目的,也是為了這個。」

溫栩栩很明確的給了這個老人一個答覆。

老人頓時又是一陣激動。

「好好好,那以後,我可以經常見到我的寶貝孫女嗎?」

「當然可以,我今天帶她過來,就是跟你打聲招呼的,還有就是……霍叔叔,再過幾天,就是幾個孩子的生日了,我想讓若若也跟著她的哥哥們一起過。」

溫栩栩猶豫了一下,終於提出了自己的請求。

老爺子聽到,當場大腿一拍:「那是必須的!他們本來就是三胞胎,怎麼能分開過呢?你放心,我來安排。」

溫栩栩這才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

她這一步棋,果然還是走對了。

當天中午,母女倆留在了這裡吃飯,老爺子為了款待她們,居然還讓霍氏旗下的五星級酒店大廚,跑過來給他們做了一餐飯。

這真的是算是大手筆了。

試問,在霍家老宅,誰能享有這樣的殊榮?

林梓陽在公司里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手抖了抖,差點正端著的咖啡全潑在了地上。

這是什麼節奏?

怎麼這邊剛決定消停,那邊卻忽然又主動過來了?還一來就直搗他們內部核心深處,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很詭異啊。

林梓陽七上八下的,一直不敢把這件事告訴他的b大人。

直到快下班的時候,霍司爵見完客戶回來,他掙扎了許久,終於,跑到他跟前去了。

「總裁,你知道太……溫小姐她回來了嗎?」

「你說什麼?」

果然,聽到這個消息,剛到辦公桌里坐下來的男人,也是猛地抬起頭來。

林梓陽心裡就更加緊張了:「我也是中午才知道這件事,說是她帶著若若小姐忽然回來了,而且還去了老宅那邊,中午還在裡面吃飯。」

「……」

辦公室里安靜下來了。

就像是所有的聲音忽然都消失了一樣,這一刻,這裡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壓抑得讓人連呼吸都是困難的。

林梓陽手心裡全是汗。

他不敢說話,更不敢動,因為同時,他也感覺到了辦公室降到冰點的溫度。

「她回來幹什麼?」

「不知道,聽說是為了他們溫家,好像,她爸爸快出來了吧。」

林梓陽忽然想到了這個。

為了溫家?

是了,如果不是這個,她又怎麼會回來?

「這種事情,以後不需要在我面前提,至於老頭子那邊,他們喜歡走動,那是他們兩個的事情,也不用知會到我這邊。」

他恢復了如常,稜角分明的五官,透著的平靜和淡漠,就好似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

林梓陽呆了呆。

他這是真的這這件事上畫上句點了嗎?什麼都不管了。

如果在乎,那他一定會對這件事波動的,不管是想各種辦法阻止溫栩栩去老宅找他的父親,還是冷嘲熱諷,都能證明他是在乎的。

可是現在,他沒有,他表現出來更多的是無動於衷,還有對他們的無視。

林梓陽心裡突然有些難過。

他這樣,還不如真的被刪除記憶……[]酒兒剛才在看到王爺過來的時候,就想提醒王妃的,可惜,她被王爺眼裏的殺意嚇到了,嚇得腿一軟,就跪到了地上,又哪裏敢開口提醒王妃。

她站在外面的時候,就已經聽到裏面有人的說話聲,就知道那賊人還在王妃房裏,且和王妃認識。

她就一直守在外面,替王妃放風,想等那賊人走了,再問清楚是怎麼回事。

結果,王爺卻來了。

她有預感,她剛才要是敢開口,肯定會被盛怒的王爺一掌打死!

「你,你怎麼在這裏?」雲若月看到楚玄辰

《雲若月楚玄辰》第696章璃王妃,你惹不起的人! 此刻,海神島上的所有駐民,齊齊朝著海神山的方向拜伏起來,他們感覺到了久違的海神氣息。

一個個以海神為信仰的人們,眼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當初,化骨龍神於深海將海神擊殺,他們失去了短暫的信仰,直到現在!

甚至,海神島外,海面上的魔魂大白鯊族群,也全部出現在水面,一條條近海鯊魚,望著海神山的方向,也像是有情感一樣。

魔鯨海域,此刻也是海水沸騰,深海魔鯨王整個身軀都翻騰了起來,衝出了水面。

上一次它衝出水面,還是被千聚雷剝奪眼睛的時候,此刻,它也是發出了一道相當尖銳的叫聲,彷彿在自豪一般!

畢竟,它可是大海中的霸主,因為,曾經的海神大人的坐騎!

而在海神殿中,海神七聖柱守護斗羅,雖然也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但是也是雙膝跪倒,看著眼前自行修復好的海神三叉戟,隱隱從那藍金色的光芒中,感受到了一股恢宏的氣息。

而這樣的能量波動,直接將海神殿深處,唐昊與唐嘯,正在祖父唐晨的引導下,展開這海神九考。

燦爛的金光,將此地的每一個角落都完全照亮著,如此考核,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

六年前,唐晨一怒之下,將唐嘯與唐昊,以及唐三都帶到了海神島修行,奈何這二人的天賦並非絕頂,始終停留在第八考。

而且,加上海神的隕落,海神三叉戟的斷裂,他們的修鍊也變得愈發困難。

不過,唐晨始終是唐晨,作為曾經絕巔的絕世斗羅,他卻是憑藉強大的力量,將海神三叉戟中海神的意識給封存了起來,這樣才能讓兩人繼續傳承神詆。

可是今天,唐晨總感覺哪裡有什麼不對,這密室之中,即便是看起來都非常平常,但虛空中的波動,卻時有存在,而且還越來越大。

「這個氣息,難道是……」

突然,唐晨感應到了什麼,隨即搖了搖頭,雖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是,以他的認知,六年時間,那個曾經力壓他一頭的少年,不可能到了那一步。

「咻——」

突然,一道淡淡的光芒閃爍,一個凌厲的身影一閃,海神大祭司波塞西的身體,已經到了唐晨的一側,與他並肩而立。

此時的波塞西眼睛,赫然變成了金色,她身上的九個魂環,也是同時擴張開了來,甚至,直接延生到了誇張的三米開外!

在那魂環力量之中,唐晨都感覺到了一陣溫熱的能量從身上掠過,目光所及,更是九個帶著淡金色的魂環,基本將他也一併籠罩在了其中。

在波塞西璀璨的能量魔紋之中,她開口說道:「晨,你聽我說,海神大人在對我下達了最後一個命令,真正的海神候選者,來到了。」

「西兒,什麼意思?什麼叫最後一個命令?」唐晨一愣,看著她身上徐徐閃動,彷彿水銀流淌的能量波動,心頭有著不好的預感。

「這是我身為大祭司的使命,我將聽從海神的指示,不遺餘力的助此人成為新的海神!」波塞西聲音變得有些高昂,甚至一下子驚醒了唐昊二人。

在她的情緒,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后,突然停了下來,「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了和你道別的,晨,我愛你!永別了!」

「不,我絕不會親眼看著你去獻祭,海神傳承多種方法,絕對有可以讓你保命的一條,我絕對不會就此失去你,我們好不容易在一起!」

唐晨身體一顫,語氣濃重的說道。

波塞西剛想要說什麼,一抬頭看向唐晨時,頓時止住了。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儘管在此時釋放了血紅色的光芒,可是在眼眸的深處,卻是濃濃的愛意,彷彿能夠灼燒人的靈魂一般。

不過,波塞西還是選擇了她即將迎來的使命召喚。

她手中握著一把權杖,就在她與唐晨之間,權杖上的金色菱形寶石,變得愈發明亮了起來,光芒並不刺眼。

「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去!」

唐晨咬了咬牙,他來到海神島,就是為了和心愛的波塞西在一起,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這一刻,波塞西的腳下,一道金色六芒星亮起,她整個人逐步升空,穿透了密室,出現在了海神殿外面虛空。

「你們給老子停下,我去去就回!」唐晨旋即喝止了唐昊二人,身形一閃,也是瞬間沖了出去。

抬頭看去,那波塞西身下的金色六芒星光紋越來越大,直徑看起來竟然有五六米,釋放之下,竟然衍生出來了一個金色平台。

即便是唐晨,也在這下方,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被一股奇異的能量所牽引著,海神的純凈之力,讓他精神都像是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

深深的吸了口氣,唐晨隨即踏天而行,一步之下,踏入這六芒星高台,牽著波塞西的手,和她一起前行著。

前方,海神三叉戟也像是找到了歸宿一般,飄至波塞西這裡,兩人就這麼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海神傳承者。

而這時候,天盡頭,千聚雷正駕馭著九龍拉棺,以極速疾馳而來。

這種速度,可一點不比瞬移來得慢,這種橫跨一大片海域的距離,如果是普通人,恐怕別說幾天幾夜了,就算是數年的航行,都未必能夠抵達。

可是,千聚雷卻在日月帝國飛行,幾乎是半個小時不到,已經快要到達這片海域的中心所在。

海神島群島,已經遠遠就映入眼帘,不過,千聚雷卻隱隱看到,有一片片金光,竟然滿滿升騰而起,不像是能夠攔住自己的樣子,倒像是在懇求自己一般。

「這是什麼?」千聚雷有些疑惑,索性打算下去查看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