撲通!

沐菲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趙煥在她不遠處站了一會兒,確定她確實中招之後才緩步上前。

「菲菲,不管你有多大的能力……」

男子彎腰將她抱起,他嘴邊掛著貪婪的笑,朝城中走去的步伐也逐漸加快。

黑陽在識海中看著這一切,他本可以救沐菲的,可他沒動作,因為那一瞬間趙煥釋放出來的邪氣多的讓他驚嘆,現在也是,來岳溪城這麼久他都沒吸收這麼多邪氣。

不如先看看他要做什麼,實在不行他再出手,黑陽心底有個猜測,他想他最後可以救下沐菲的,現在就讓他好好吸收這些能量吧。

趙煥剛走到城門口,一道黑色身影從天而降,弦月劍擋在趙煥跟前,北冥淵看了一下他懷中的女子。

他神色有些複雜,確實是沐師妹,剛剛他儲物戒中的指示魂燈閃了一下,那是之前那次師尊交給他的,後來一直待在自己這裡,沒想到他順著魂燈來到城門口,就見到不遠處一男一女兩道側影。

現在近看是沐師妹沒錯,只是她和這男子,沒看錯的話,是這男子迷暈她的。

畢竟是天鴻峰的人,加上師尊的交待,北冥淵覺得自己有必要救下她,只是他就這麼擋在趙煥跟前遲遲沒有開口,他心底隱約有些不願。

「這位前輩,您這是何意?」

趙煥警惕的看著面前的黑衣男子,語氣帶著明顯的敬畏。

「放開她。」

北冥淵將弦月劍向前送了送,同樣的位置,趙煥的脖子再次受到了威脅,元嬰期的威壓同時釋放,趙煥忍不住彎了彎膝。

「前輩認識菲菲?」

趙煥不想就這麼放開沐菲,他鼓起勇氣看向北冥淵。

「我是他師兄。」

北冥淵不耐的解釋了一句,劍出鞘的聲音一響,趙煥立刻松下了胳膊,美人什麼的沒有自己的命重要!

猝不及防的,沐菲被推入了北冥淵懷中,他用劍柄抬住了她的胳膊,對於趙煥的逃跑不作其他,他抿唇看著垂著腦袋的粉衣女子。

幾息過去,弦月劍出鞘,沐菲被放在了劍身上,隨著一道流光閃現,城門口不見了兩人的身影。

昭溪客棧

南宮芊芊和南宮離帶著冰落和凌夜從樓梯上走下,四人兩前兩后,南宮芊芊這次沒有拐著冰落的胳膊,她抱著灼焱走在她身側。

隨著四人的走下,大堂里的聲音瞬間沉了下去,有那麼一瞬間的寂靜,門口北冥淵扶著沐菲走了進來。

譚掌柜一看樂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哎嗨,他之前眼神抓住的幾個漂亮修士居然聚齊了!

瞧瞧,剛進門的這個是第一隊進他客棧的,當時見到他他就想到了自己主人,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能和他主人顏值媲美的人。

「北冥道友,你這是接人去了?」

譚掌柜首先開口戳破了一層大堂的寂靜,他認出了北冥淵身側的女子,那不是那天跟趙煥離開的那個?。 雖是鴻門宴,卻不得不去。

這一點,東方蓮華母女倆都很清楚。

雖說蕭君賜在郡主府外暈倒的事,讓永業帝打消了一些疑慮,盯著郡主府的人也因此少了些,可永業帝的疑心病並未因此打消。

若是不出席,不免被人詬病。

「娘,你放心,我和你一起去飲宴。」

鳳白泠收了帖子,又和東方蓮華說了些白日發生的事後,這才回了房。

這一日,鳳白泠用了大量的第七識,她又困又累,將一批給新歧村的種子收入急救箱后,她就沉沉睡了過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那種熟悉的鬼壓床……龍壓床的感覺又來了。

鳳白泠感到胸口一陣窒息,睜開眼,就看到龍婆伏在她身前。

那雙標誌性的燈籠龍眼,就這麼瞅著她,看得鳳白泠一陣發毛。

鳳白泠一陣無力的口申吟,都是第七識的錯。

龍婆的存在,旁人是看不到的,包括獨孤鶩也是如此。

白日里,它有金色鎖鏈的束縛,所以無法自由行動,可是一旦入了夢,它就可以進入鳳白泠的夢,差使她。

「龍婆,你下次入夢能不能先知會一聲?」

鳳白泠一臉怨氣,女人缺了美容覺,那是很容易變老的!

有一就有二,而且自打龍婆發現鳳白泠能夠斬斷那幾根金色鎖鏈后,它就很熟練進入鳳白泠的夢。

「廢話少說,龍臨之事,我已經幫你做到了,你也該兌現你的承諾了。」

龍婆用那根龍尾,啪啪啪打著鳳白泠的臉。

雖然是夢裡,可觸感卻很真實,鳳白泠被龍尾掃了一臉,什麼睡意都沒了。

「斬斷第二根金色鎖鏈,你說的容易,上一回,是因為我得了水之聖印,才能斬斷。你也看到了,我連個蕭君賜都收拾不了。」

鳳白泠攤手。

「弱雞。所以你更加需要修鍊,變強,還有臉在這裡睡覺。否則,下次遇到了其他聖印時,你還不被吞了?」

龍婆打了個響鼻。

水之聖印這次,是鳳白泠運氣好。

遇上了少主在,加上水之聖印被蕭君賜的人封印了一陣子,喪失了大半的靈力,鳳白泠才能靠著第七識勉強將其收服。

這還是因為水之聖印還是幾大聖印中,最溫馴的存在,要是遇到了暴躁的火之聖印,鳳白泠還不被燒成了「燒雞?」

「果然有其主,就有其龍。你這語氣,和獨孤鶩一樣討厭,你以為我不想變強?可我過了年齡,沒法子聚印了。」

鳳白泠的第七識雖強,可也不能像是武極高手那樣,對敵自如,就是對上文華高手,也得小心自己不要被蠱惑了。

她最近也在琢磨著,多研究一些毒,乃至毒蟲毒蛇,也許自保還有些好處,但這些也還不夠。

「你得了水之聖印,每天卻知道用來種點雞毛蒜皮的果蔬,應該用它來變強,上善若水,別看水之聖印脾氣好,可可塑性最強,你要是用好了,技能對敵,也能禦敵,再遇到蕭君賜那小子,至少能夠活命。」

龍婆給了鳳白泠一個眼神,那眼神和獨孤鶩一模一樣。

鳳白泠強烈預感,這龍和獨孤鶩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否則怎麼一樣的傲嬌臭脾氣。

鳳白泠換上了副討好的笑容,摸摸龍婆脖頸下的鱗片。

「水之聖印還有那能耐?您老給我說說唄?」

龍婆給了鳳白泠一個「學著點」的眼神,這才開始講解水之聖印的好處。

東方一片魚白。

東院里,紅黃綠各色的小番茄掛滿了枝頭,黃瓜花剛開沒多久,大大小小的辣椒綴著露水,井邊,鳳白泠叫了水之聖印出來。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相處,水之聖印和鳳白泠已經很親密了。

得知鳳白泠能帶著自己四處走走,在井裡早已呆膩了的水之聖印愉快的答應了。

鳳白泠的手指碰觸到水之聖印時,只感到一股冰涼之感,湧入體內。

眉心間,有一個淡淡的水字出現了。

和文華印、武極印的顏色不同,這個古體的「水」字,帶有淡淡的金光,而且不會持久出現,一晃就消失了。

水之聖印是可以存活在人的體內,只是不定時放它出來,吸收一些水汽。

「第一步,吸收水之聖印完成了。」

鳳白泠摸了摸眉心,眉心的那一個金色的「水」字早已消失不見了。

鳳白泠到了鳳小鯉的房中,一聽到動靜,就睡在小鯉身旁的黑電警覺了起來。

見是鳳白泠,黑電搖了搖尾巴,鳳白泠招了招手,黑電一躍出了房間。

這個時辰,風晚應該去了順親王府向獨孤鶩彙報去了。

鳳白泠帶著黑電去了安國公府以前的侍衛們訓練的校場。

「黑電,攻擊我。」

鳳白泠命令道。

黑電一動沒動,那雙狼眼裡透著困惑。

經歷了醫療艙后,黑電對於鳳白泠的恐懼,那絕對是凌駕在獨孤鶩和蕭君賜之上的。

鳳白泠是黑電無法理解的存在。

「放心,我不會受傷。你若是攻擊得到我,我給你吃西瓜。」

作為一隻狼王,黑電最愛的竟是吃西瓜,這一點還是鳳小鯉發現的。

鳳白泠剛說完,黑電嚯的一聲撲了過來。

身形之快,比起早前又快了不少,如果蕭君賜在場,必定會大吃一驚。

這都是虧了鳳白泠的靈泉的緣故,這陣子,她已經開始在家人和黑電的飲食中加入一部分的靈泉。

蘇母和春柳是普通人,更加健康了,東方蓮華近日習武,身法和速度氣力都更加jing進了,小鯉因為年紀小,暫時沒什麼變化,黑電的變化同樣驚人。

它體型又漲了一圈,渾身的毛髮黑的發亮,狼牙和狼爪更加銳利,撲殺時,自帶了一股罡氣。

鳳白泠體內,那一道水之聖印動了動。

一股猶如罡氣般的無形水汽迅聚在鳳白泠身前。

就如一道無形的屏障,黑電撲上來時,嘭,撞了個正著。

黑電一臉懵,落到地上,回頭看看,鳳白泠一臉笑意,站在那,身前什麼也沒有。

為了西瓜,它不氣餒又是一個撲殺,依舊是沒有碰到鳳白泠。

一連數十次撲殺,都是如此。

直到天亮,鳳白泠已經基本掌握了用水盾保護自己的要領,一早,鳳白泠出門前去毓秀院,哪知道,郡主府外,已經停了輛馬車。

(明智屋中文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相比於李星星暗地裏的自我陶醉,趙海雲就平靜多了。

他笑道:「得感謝小李同志你,咱們國家明確減少工業設備進口計劃,外匯儲備得到大大的緩解,根據我的估計,進口糧食計劃很快就會提上征程,只可惜咱們國家外匯儲備不足,僅有一億美元,怕是得分期付款、延期付款或者出口黃金白銀換外匯。」

李星星一呆:「外匯儲備僅有一億美元?」

趙海雲點點頭。

「百廢待興,咱們國家真是太困難了。」李星星忍不住說道,又問道:「糧食供應那麼困難,一直沒有進口糧食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