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各一方。」帝江發動自己的帝江杖,將祝融在帝俊面前隔開。

雖說祝融是火之祖巫,但是有個點不得不承認,帝俊的火焰比起祝融厲害一些。

而且祝融無法控制太陽真火,這導致帝俊把祝融九成的攻擊可以直接無視了,吃死了祝融。

「帝俊你的對手是我。」帝江持著帝江杖對著帝俊打去。

除了帝江,還有共工和玄冥過去對付帝江。

剩下的八名祖巫則是和太一角斗在一起。

在妖族中的人看來,帝俊應該比起太一要厲害很多,但是這都手他們的認知誤區。

太一比起帝俊來說,要厲害很多。

第一,太一的跟腳和帝俊一樣,都是天地間孕育出來的先天神靈,天生掌握太陽真火,他們倆個處於同一起跑線。

但是在後續的悟道之中,帝俊迷戀權利,想要掌控天地之間的人道。

而因此漸漸被太一落下,但是太一為了照顧帝俊的面子一般都壓制自己的實力。

第二,太一的武器,是作為開天神器的開天斧破碎后,凝聚的三大先天至寶之一的混沌鍾。

像這樣強的東西只有三個,而這個東西從太一出現在太陽星起,再到現在,一直處於太一的掌控中。

和他的契合度比起元始天尊和他的盤古幡的契合度都高。

兩者合一,導致帝俊只能對付三個祖巫,而太一則可以對付八名祖巫不落下風。

但是現在有一處戰場卻是呈現一面倒的趨勢。

刑天找上了羲和,羲和是月亮女神,從位階上看,也屬於第一批的先天神靈之屬。

作為太陰星孕育出來的先天神靈,羲和本身並不弱。

但是當初為了孕育十個後天金烏,她消耗了自己的本源。

因此她本身就是在虛弱狀態,要不是看在祖巫快敗北了,她也不會出現在戰場,沒想到棋差一招。

刑天作為新晉祖巫,本身是實力還達不到帝江那個層面,但是他的屬性是戰。

一種隨著不斷地戰鬥,實力不斷提升的天賦。

導致羲和不斷節節敗退,而當他想呼救的時候:「帝俊,太一,救我。」

喊完這句話后,刑天的斧頭已經從上往下,將羲和斬成兩半。

刑天的干戚是開天斧的斧柄碎片和斧刃碎片,在盤古殿的孕育下,凝聚成的專屬於他的武器。

被戚斧砍中后,靈魂已經被先天煞氣污染,無法進入輪迴。

雖說羲和十分美麗端莊,但是無法在刑天的心裡掀起任何波瀾。

而羲和留給帝俊的是一張帶著淚水的美麗面容,最後化為光影,隨風而逝。

這就是肉身靈氣化,死去后,毫無痕迹,身回天地。 歐陽安琪眼神中充滿了不甘!

她只是想和嚴經緯在一起而已,她這輩子就遇到嚴經緯這麼一個令她心動的男人,但是,無論是她家裏人,還是嚴經緯的奶奶,都說她和嚴經緯不合適!

嚴經緯的奶奶,也不支持她和嚴經緯在一起!

嚴經緯的奶奶,更喜歡菲菲,不喜歡她!

「安琪,我更希望菲菲能做我的孫媳婦!」看着歐陽安琪眼神中的痛苦,嚴氏於心不忍,但她狠著心說出這句話,因為她知道,不能任由安琪和孫子嚴經緯的關係繼續發展下去。

到時候,真相揭開的時候,對他們二人都是不公平的!

安琪的母親主導對付嚴氏集團的時候,安琪還在上大學,對此,她一無所知,嚴氏集團崩塌一事,安琪很無辜。

與其讓他們最後痛苦!

不如現在就將痛苦斬斷在萌芽之中!

嚴氏相信,歐陽安琪的母親應該也是這種想法!

所以,她不介意對安琪來一刀,儘管她內心也很喜歡安琪,但是,這沒用,安琪和經緯真的不合適。

歐陽安琪聽到老太太說更喜歡菲菲做她孫媳婦的時候,她內心顫抖不止。

不過,很快,她就釋然了!

是啊!

她本來和嚴經緯之間就有緣無分了,還爭這個幹什麼?

就算現在老太太說想讓她當孫媳婦,又能如何?

她最終是要離開嚴經緯的!

只有離開嚴經緯,才能保住嚴經緯的命!

「奶奶,我知道啦!」歐陽安琪臉上露出笑容:「我相信,菲菲肯定會是個好媳婦!」

說完這句話。

歐陽安琪站起身子,一個人靜靜的離開了院子。

看到這一幕,嚴氏心中嘆息:「好孩子,別怪奶奶……」

歐陽安琪離開院子后,她一個人漫無目的朝着後山走去,這幾天天陰,所以黑得很快,走了沒一會,天色就逐漸暗了下來。

一邊走,歐陽安琪一邊流淚。

淚水,佈滿了她絕美的面龐。

「安琪?你怎麼過來了?」

嚴經緯在梅里神山上和梅老頭聊了會後下山,恰好碰到了走到這邊的歐陽安琪。

「咦?」

走近之後,嚴經緯發現歐陽安琪竟然在哭。

「安琪,你……怎麼啦?哭什麼?」

「嚴經緯……」

看到嚴經緯,歐陽安琪直接撲到了他的懷中。

「安琪,你怎麼了?有什麼事,你和我說,我會幫你處理好的!」嚴經緯抱着歐陽安琪,看着她哭泣的樣子,嚴經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裏很難受。

「我沒什麼的!」歐陽安琪揚起俏臉,抹乾眼淚,道:「就是想到了以前一些事,忍不住哭了出來,我沒事,我能有什麼事啊?」

「真沒事?」嚴經緯一愣。

「沒事!」歐陽安琪搖頭,然後她忽然湊上嘴巴,堵住了嚴經緯的嘴。

唔!

兩人親吻在一起。

梅里神山腳下。

黑暗之中。

兩人擁吻了好久好久。

「呼!」

分開后,歐陽安琪重重的喘息著。

「安琪,我們……」

「怎麼?」

「我們這算什麼?」嚴經緯摟抱着歐陽安琪,苦笑道。

歐陽安琪瞪了嚴經緯一眼:「接個吻而已,你管我?哼!」

歐陽安琪說完,鬆開嚴經緯,轉身返回。

而嚴經緯,默默的跟在歐陽安琪身後,看着歐陽安琪的背影,嚴經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想緊緊抱住歐陽安琪,但最終他又克制了下來。

回到家裏后。

老太太嚴氏已經早已回屋休息。

「嚴經緯,這天怎麼還不放晴啊?來到這都兩天了,梅里神山還沒露出真容呢!」歐陽安琪抱怨道。

「不知道,這邊的天氣就是這樣,變幻莫測,可能明天就好了吧!」嚴經緯搖搖頭,指了指黑漆漆的天空,道:「如果天晴,還可以看星星,雨村的星空很美!」

「真可惜!」

歐陽安琪嘀咕了一句:「我先回屋休息啦!」

等歐陽安琪回屋之後。

嚴經緯一個人無聊的坐在院子裏,他的腦海中,情不禁的浮現出了認識安琪之後兩人相處的時光,從國外西西里一起飆車,到昆州市,兩人一起吃飯,爬山,看電影,遊玩,接吻……就像情侶一般。

想着想着。

嚴經緯眼神里閃過一絲堅定。

他快速掏出手機,撥通了備註為蔣昊的電話號碼。

「經緯,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電話那邊,蔣昊很快接通。

「在哪呢?」

「在遠方!」

「靠!」嚴經緯忍不住罵了出來,這什麼回答?

「找我什麼事?」

「問問你,怎麼表白容易讓女孩子接受一些?」嚴 在凱爾將天渣連人帶船的全部摧毀后,雨桐也就匆匆趕回去復命了。

而私自行動的天使們也在港口處迎來了對她們的懲罰。

副軍團長若寧帶領着一眾天使前來押送受罰的天使前往各個星球關禁閉。

其中有不少的天使都與流月做了「隔壁鄰居」。

在最初發現自己所在地湧進了一大批天使,流月還以為是誰搞政變了。

仔細詢問后才知道原來是因為私自行動。

「擅離職守,不聽調令,被關進來也沒錯怪你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