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布雷西亞主教練阿萊格里也很激動。

球員們按照他說的做取得了進球,這無疑是對他能力的一種肯定,如今的他對自己的球隊顯得越來越有信心。

他激動的揮拳慶祝:「太棒了,這群小夥子他們真的太棒了,海茵斯,你說我們是否要乘勝追擊?」

同樣激動的助理海茵斯點點頭:「當然,這個時候球隊的士氣正旺,我們應該要好好利用一下。」

海茵斯的想法正中阿萊格里的想法,他在場邊俯身拍手示意球員們繼續這麼幹下去。 「啊秋~誰想我了?」葉楓打了一個噴嚏,絕對是有誰想他了。

「可能是冷著了…」波塞西平靜的說問,葉楓一陣古怪,他都76級了,會被冷著?

「我們睡着吧!」這是波塞西說的。

葉楓點了點頭,說道:「好。」

二人合衣而睡,月光照在二人的臉上,顯得他們都心事重重。

葉楓是在擔心家中那些女人,他都出來一年多了,如果九個月內沒回去,那獨孤雁肚子中的孩子就要涼涼了。

而波塞西則是在緊張,雖然嘴上說着不在意,但當和葉楓躺在同一張床上,她依舊是有點放鬆不下來。

二人心事各異,就這樣過了三個多小時,才以葉楓睡着而結束。

感覺到旁邊的人睡著了,波塞西不由的鬆了一口氣,緊繃着的精神不由的放鬆了一點。

「看來我也要儘快入睡了!」

和自己說了一句,波塞西開始不停的放鬆自己,讓自己能夠入睡。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波塞西已有了一絲神遊太虛之意,眼看就要睡著了,結束這個時候有一雙手搭在了她的山前。

「嗯?」波塞西下意識的想給葉楓一巴掌,但她還是忍下了,仔細查看,發現葉楓竟然還在熟睡…

「難道他說的夢遊就是這個?」波塞西不解,但也只能這麼解釋了。

「竟然不是故意的,那就算了!」

波塞西也不再在意,反正只是手碰在上面而已,又不是捏……

「嗯~???」

話沒想完,波塞西就覺得一陣微疼,那個靠在她身前的手竟然動了一下?

「葉楓…」波塞西咬牙切齒的低喊著,然而葉楓似乎沒有停下的意思,波塞西又查看了一下,結果葉楓竟然真的在睡覺…

無奈之下,波塞西只好輕輕的拿給葉楓的手。

「這個神考代價也太高了!」波塞西無奈,現在她胸口有點疼,睡夢中的葉楓不知輕重,下手太用力了。

「算了,轉過身去吧!」波塞西只好轉身,用背面對着葉楓。

原本以為這樣葉楓就什麼也做不了了,但她還是太年輕了。

葉楓一個翻身,竟然直接從背後抱住了波塞西,手還放在了不該放的地方。

「葉楓…」

波塞西氣上頭了,直接給了葉楓一巴掌。

「一次是夢遊,你兩次還是夢遊?」波塞西怒視着葉楓,她的胸口痛的紅,這個男人太過份了,占她便宜就算了,竟然還這麼用力?

「嗯?…發生了什麼?」葉楓一臉懵逼的醒來,臉上火熱的感覺傳來,上面一個巴掌印清新可見。

「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麼?」

「哼!渣男,呸!」波塞西一氣之下,下了床,這什麼破神考,不弄也罷。

然而她腳剛一落地,就傳來了第四考成功的消息。

波塞西愣了一下,這就成功了?

「這到底發生什麼了?怎麼神考就過了?」葉楓真是一臉懵逼,他睡着后習慣放鬆一切,所以夢遊什麼的自然是真的了。

波塞西瞪了葉楓一眼,那雙鳳眼中風情萬種,她說道:「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我要回去了,你自己睡吧!」

說完,直接消失在房間中,只留下葉楓一人一臉懵逼。

接下來第五,第六,第七神考也都和葉楓想的一樣,海神讓葉楓佔盡了波塞西的便宜,到了後來,就算沒有神考,葉楓對波塞西做些什麼,她也沒多抗拒了。

最多是打葉楓一下而已,也就傷經動骨而已,問題不大。

這一天,波塞西和葉楓在海神樹面前,等待着他們的第八考。

海神九考很神奇,明明是葉楓和波塞西一起參加的,結果只有波塞西提升了實力,葉楓什麼也沒有。

可能也是知道了這個,波塞西才會讓葉楓這麼放肆吧!

「那麼,我來看看第八考是什麼!」葉楓上前,感受海神樹,很快,第八考的消失傳來,竟然是…

「什麼?讓我們舉辦一場婚禮?而且要在海神島所有住民的見證下進行?」波塞西直接喊了出來,這第八考直接讓她嫁給葉楓?

這不合適吧…怎麼說也要第九考吧…

「咳咳,這神考…太不正經了!」葉楓也是一臉的尷尬,這什麼神考呀,簡單太過(棒)份了。

波塞西沉默了,她想拒絕,但是一看到獎勵,她就不敢拒絕了。

因為裝勵是三級神的力量(無位格)

葉楓也看出了波塞西的心動,不由的開口說道:「波塞西,如果你真的想要這個的話,那我們可以來個假結婚,先祝你拿到獎勵先!」

這次他沒有套路波塞西,用葉楓的話來說就是,套路只是輔助,真正的愛情要的是真心。

波塞西心動了,她看着葉楓,心中有點動搖,也有的不願。

她畢竟不是那種會利用人的人。

猶豫了好一會兒,波塞西才無奈一嘆,開口說道:「那…就依你所說吧!」

說完這句話,她就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楓也是不在意,他不知道波塞西有沒有喜歡上他,但他好像喜歡上這個女孩了。

「好,那就交給我吧!」

二人離開海神樹后,葉楓來到海神村中,將他要和波塞西結婚的消息傳的人盡皆知。

不用半天,海神島都知道了大祭司要嫁人的消息,一時間各方縱說紛紜。

「不要呀,我的女神呀,你怎麼就結婚了嗚嗚嗚,爺青結!」

「對呀,女神你結婚就結婚,為什麼要讓我的男神也結婚呀嗚嗚嗚…」

「你們不要這樣,大祭司嫁人,我們應該高興才是…」

「對,祝福大祭司…」

「祝福大祭司…」

……

很快,海神島上的住民就從傷心轉換成了祝福,對波塞西各種祝福着,躲在暗處的葉楓見此,不禁點了點頭,這些都是良民呀!

解決完村民,葉楓又去找了七聖柱,他們的大祭司要結婚,自然要這七個小矮人去幹活了。

交代完七聖柱,葉楓才回到小院中,結果一開門,就看見一雙幽怨的眼睛緊盯着他。

「卧槽,嚇我一跳,小白你怎麼在這?」

眼前的正是消失了幾天的小白,小白這會傷全好了,但是這小臉依舊是黑的出水,一臉陰沉的看着葉楓。

「渣男,你欺騙了我的感情!」 李世民是有野心稱帝的,他的眼光可以說是無比的超前。

自然是能夠看出,這印刷術是能夠改變國運的東西,甚至說是國之重器也不為過。

前朝隋帝創立的科舉,之所以並沒有形成規模就是因為大部分的書籍全部都是被世家大族所把持。

普通百姓根本就沒有多少渠道讀書,更不用說考取功名了。

所謂的帝皇甚至都被這些家族所裹挾,無比痛苦。

而現在,有了這印刷術之後,哪怕是個普通的木匠都可以雕刻,文字的傳播速度將快上幾十倍。

在場的人心中都清楚,這意味着什麼。

「這些紙…」

一旁的長孫無忌摸索着手中的紙張,質感相比於其他的紙來說不知道好了多少,暈墨的情況也沒有出現。

「怎麼了?」

李世民也被吸引了過去,能夠讓長孫無忌都感興趣的東西,他肯定也會有興趣。

「殿下,這紙和我們以前用的有所不同,紙張更加柔滑,而且毫不暈墨。」

剛剛那一行字依舊清晰的印在之上,範圍沒有擴大一絲一毫。

按理來說,所有的紙張都會有墨跡的擴散,可這張紙卻沒有。

李世民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李翰,他需要一個解釋。

不過十二歲的孩童,是從哪裏知道的這種關乎這國家穩定的技藝。

造紙術,印刷術的出現讓李世民對李翰的戒心重新升起。

「夢到的啊。」

李翰面不改色的糊弄,反正一開始就已經說是做夢夢到了,大不了一個謊言扯到底。

只要能用一輩子,謊言也是真的!

又是做夢?!

李世民雙目深沉的盯着李翰,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些許撒謊的痕迹。

李翰也絲毫不退縮。

兩人對視了一番,李世民再次問道:「那還沒有看到其他的東西?」

「有啊。」

「把那些東西做出來,我要看!」

哈?

老李,你是在逗我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