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也確定,這個李老頭,才是其他大家族、小勢力們,之前想要找的人。

只是除了趙家,其他的家族們,沒有家族會想到,李老頭會在這裏。

「咳咳,咳咳……」

李老頭在開口說了一番話后,因為口乾舌燥的緣故,所以再次咳嗽起來。

蘇婉卿將水帶來,王野將水慢慢喂到李老頭口中。

蘇婉卿在一旁撲閃着眼睛,看着王野給李老頭喂水的樣子,小心翼翼,生怕李老頭在喝水的時候被噎住了一般。

蘇婉卿在心中感慨著,王野在對付敵人的時候,手段無比凌厲,無比狠辣。

直接將幾個人解決掉,王野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但在面臨自己人的時候,王野就算是喂對方喝水的時候都是十分小心,盡心儘力的想要將對方給照顧好。

這並沒有令蘇婉卿對王野產生什麼不好的想法,反而是令蘇婉卿心中,對王野的好感更加增長了一些。

老年人喝了水之後,看向王野。

老年人一直到現在這個時候,整個人的狀態才終於是緩和過來,朝王野笑着開口道:「好,好啊。」

「沒想到,你現在都這麼善良懂事了。」

老年人在說到這裏時,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表情都有些暗淡起來,朝王野開口道:「不過,有時候,太過於商量懂事也不太好,容易被人給欺負,所以有時候,也不要太過於商量。」

老年人跟王野開口,循循善誘的勸著王野。

王野聽到老年人的話,也並沒有開口反駁什麼,只是在老年人在將話給說到最後的時候,輕輕的開口「嗯」了一聲。

蘇婉卿在一旁看着這一幕,突然感覺到有着一些奇怪。

要知道,王野一個人在面對有人想要害自己的時候,那可是下手果斷無比,很是狠辣。

但卻是有一個老人,在這裏教導王野,做人不要太過於商量。

也不知道,老年人在知道,王野在處理事情時的做法時,還會不會如此開口勸說王野。

在想到這裏時,蘇婉卿直接在這個時候,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王野跟老年人聊了一段時間之後,這才開始進入正題。

王野朝老年人開口詢問道:「李爺爺,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唉。」

老年人聽到王野的話,嘆了一口氣:「其實,自從當年你父母他們離開之後,我就一直居住在這裏,外面傳聞的,並不是真實的。」

「外面的傳聞,是等到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才會出現在西縣當中,但實際上,卻並不是這樣。」

「我一直居住在這裏,而來到這裏的人,可能真的只有誠心關注王家的人,到了那個時候,我才會將老闆留下來的一份財產給老闆。」

「我知道了。」

王野點了點頭,在昨天的時候,王野心中還感覺到有些奇怪。

自己父親也太隨便了吧,給了個這麼容易一個設定,豈不是有很多人,都有機會拿到這一些錢。

而得到這一份錢的人,是好是壞,都是一件不一定的事。

沒想到,真相竟然如此。

王野想到這裏時,心中對自己那個消失,至今尚未謀面的老爹,有些欽佩起來。

自己這個老爹是真厲害。

雖然消失了,但卻是在消失之前,將一切事情都安排的很具體,虛虛假假之間,甚至將省府譚家這種大家族都給瞞過了。

之所以沒有瞞過趙家,恐怕也是因為自己的母親是趙家人,雖然自己的母親不會將這些事情告訴趙家的人,但趙家那邊的人,跟自己父親接觸更深。

所以得到的線索,也不可避免的會更多一些。

「沒想到,還是算錯了一步,趙家那邊的人先一步找到了我。」

李老頭嘆了口氣,似是想到了什麼,臉上又浮現出一抹笑意,一雙眼睛看着王野,朝王野開口說道:

「幸虧你們來了,我這一條老命也保住了。」

「不過,我這條老命,其實也算不了什麼,最重要的還是這些財產,這可是一筆大錢啊,尋常人家,恐怕窮盡九生九世,都沒辦法將這些錢給賺到。」

李老頭在說這句話時,是發自內心,真誠實意的說出來的。

在李老頭看來,這筆財產,確實要比他的這條老命重要許多。

王野、蘇婉卿倆人,聽着從李老頭口中所說的這句話,都很是感動。

李老頭真是太偉大了。

要知道,王野的父親王中旻留下來的,絕對會是一筆很大的財產。

要不然,也不會設置層層機關,虛虛假假,將除了趙家以外的大家族都給瞞住了。

然而,李老頭在面臨這筆錢時,卻絲毫沒有動心,一直保護著這筆錢,到現在。

一時間,王野竟是連關於王家的任何事情都不去詢問了,直接朝李老頭開口道:

「李爺爺,我先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雖然王野將李老頭及時救了下來,但李老頭年紀大了,誰也不能確定,李老頭在剛剛的那段時間中,有沒有受傷,會不會出現什麼事情。

而關於王家的事情,以後就可以詢問,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李老頭的身體。

王野感覺,現在李老頭的身體更加重要。

李老頭聽到王野這話,慌忙受寵若驚的朝王野開口道:「不用了,不用了。」

王野卻根本不聽李老頭的話,將李老頭背在背上,蘇婉卿在後面照顧著。

咯吱。

門又被打開。

王野、蘇婉卿倆人,看到譚龍正在跟一個極其漂亮的女子開口說着什麼。

方霏霏。

蘇婉卿在看到方霏霏的一瞬間,心裏頓時有些吃味起來。

雖然蘇婉卿對王野之前跟幾個師姐接觸的誤會都解決了,但蘇婉卿卻知道,王野跟方霏霏是真有聯繫的。

並且,哪怕不知道王野跟方霏霏之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蘇婉卿也能猜到,方霏霏對王野的感情,肯定不僅僅只是合作關係那麼簡單。 明亮的天空掛著一顆熊熊燃燒的金色太陽,將整個天空染成了橙黃色,耀眼的陽光扭曲了視線,令空氣閃爍出微光。

清冷的晨風吹拂著索恩單薄的軀體,額前幾縷凌亂的髮絲隨風飛舞,迎著感受不到溫暖的陽光,他一手握著劍柄,一手背到身後,靜靜地站立於殘垣斷壁的廢墟上,居高臨下的欣賞著山坡下的荒涼美景。

一片灰紅色的平坦石地,被峽谷和斷層分割成許多塊,散落著成堆的石塊和奇形怪狀的巨石。

這時,他那隱藏在帽檐下的眼睛發現一隻雄鹿的屍體倒在山坡邊緣蔓生的蕨類植物間,扭曲的脖子貼著被泉水浸軟的泥土,獃滯的眼睛注視著天空,幾隻碩大的虱子正在淡棕色的鹿腹上吸血。

「啾!」

天空一隻悲鳴的凶暴禿鷲在雄鹿屍體上方盤旋。

「沙!沙!沙!」

不遠處的灌木叢瘋狂涌動,十幾隻頭生淺色雙角,拖著一條老鼠般細長尾巴的狗頭人徘徊在雄鹿屍體周圍。

「汪!汪!汪!」

十幾隻狗頭人閃閃發亮的眼睛望向天空盤旋的凶暴禿鷲,舉起手中的簡陋長矛和短劍,發出小狗吠叫般的咆哮,凶暴禿鷲拍打雙翼來回俯衝。

一場荒野的食物爭奪戰在他的眼皮底下上演……

「砰!」

索恩縱身一躍,穩穩地跳落到雜草叢生的荒涼古道上,向著鋪滿金黃落葉的榛樹林走去。

剛走沒幾步,眼角的餘光便注意到靠在廢墟旁的一具醜陋身體,戰鬥過後的戰爭巨魔科翰多像上次一樣,一動不動坐在廢墟的牆角,目光也顯得獃滯無神,就像剛才被幾隻狗頭人合力抬走的那隻死鹿。

通過幾次接觸,索恩發現在號角鎮的幾個玩家中,唯獨這位戰爭巨魔科翰多給自己的印象還算比較不錯。

他不像地精巫師瑪爾維莎那樣整天隱藏在尖角帽的陰影中,給人一種猜不透心思的莫測感,也不像虎人賽魯因極力壓制獸化症而導致有些扭曲的性格,更不像那隻長得像狗頭人的鶚德人術士尤金對自身種族無法認同的自卑感。

這是一位除了喜歡發獃外,內心還算正常的巨魔。

畢竟能夠選擇非人種族的玩家基本上都是一些奇葩,脾氣扭曲一點都屬於正常範圍之內,就像那位食人魔巫師玩家,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不惜與巴托地獄的魔鬼們簽訂契約。

於是索恩停下腳步,望了一眼他那空洞無神的瞳孔,踢了他一腳問道:「在發什麼呆呢?」

戰爭巨魔科翰多回過神來,略顯無力地抬起頭顱向著索恩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隨後立刻將滿口淡黃的利齒隱藏起來,帶著惆悵的語氣說道:「我在思考人生。」

說完,抄起丟在身旁的雙手巨劍,有些吃力地站起身來,將巨劍重新背到身後,再次抬頭望了一眼明亮的天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不由自主地感嘆道:「人啊,之所以會煩惱,就是記性太好了,總是會記住一些不該記住的東西。」

原來是一隻喜歡感嘆人生的戰爭巨魔?

索恩望著戰爭巨魔閃爍著金屬光澤的綠臉,察覺到了一絲迷茫和憂鬱,沉吟了一下,出聲勸慰道:

「人生其實就是一個過程,總有一天,我們都會走到終點,既然如此,為何不讓它瀟洒地向這個終點前進,讓我們的生命在這個世界煥發出奪目的光彩。」

就在昨天他也突然迷茫過,通過夜晚的一場殺戮和宣洩,以及出現的半精靈德魯伊和小梅花鹿給他的指引,讓他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人生在世,要的就是隨心所欲,一切看淡了,心也就不累了。

他喜歡像遊俠那樣無拘無束地遊盪在荒野的生活,喜歡追蹤之神桂倫·風暴至善之道的教義,更喜歡與荒野的敵人進行著永無止境的戰鬥,這對他來說就足夠了,僅此而已。

「是啊,在這個多元宇宙中,我們無足輕重,只不過是一粒毫不起眼的塵埃,默默扮演著默默無聞的角色,我們又可悲地自稱為:命運的抗爭者。」戰爭巨魔科翰多深吸一口緩緩說道。

「總之,感謝您的出手相助,來自瀑上鎮的半精靈遊俠朋友。」戰爭巨魔科翰多轉身低頭望向索恩,抬起的手臂停頓了一下,最終選擇收了回去,真誠的感謝道。

「舉手之勞罷了,即使沒有我的幫助,以你們的能力也是能夠對付那隻魔鬼的。」索恩並不是很在意的說道。

接著眼眸閃爍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其實我很好奇,以你的性格來說,看起來不像是邪惡陣營的人,為什麼你的陣營偏偏就屬於邪惡。」

托瑞爾世界的九大陣營對於所有人來說,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完全就是根據內心的所作所為不斷變化。

在這個世界中有邪惡的金屬龍,同樣也有可能存在一心向善的惡魔,所以他才好奇以戰爭巨魔的性格判斷,為什麼會被歸屬於邪惡陣營,應該是發什麼了事情。

玩家陣營中,其實邪惡陣營的人並不是很多,大多數都是中立善良和混亂善良,當整個世界發生異變后,這些沒有退路的玩家,陣營才開始逐漸向中立偏移,因為他們連自己都拯救不了,又談什麼行善。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人偏移得過分,加入了邪惡陣營。

畢竟他們都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是非善惡大多數人還是能夠分辨得很清楚。

聽到索恩發問,科翰多神色尷尬的笑了一下,撓了撓亂糟糟的頭髮,說道:「號角鎮遭受馬拉信徒的屠殺后,因為食物的短缺,有一段時間是靠著類人生物的屍體維持的,我的種族是戰爭巨魔,食量比食人魔還要驚人,為了生存,實在是沒辦法。」

「難怪如此。」索恩看了他一眼,露出一副瞭然的神色。

「只要人還活著,未來就會有希望,大個子,願桂倫與你同在,祝你走上一條永不迷途的道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