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很難看的臉色上,貪心不足蛇吞象,他要的正是這個地方的一切,連思想都要被掌控,一毫一厘都不可以差錯。

他很喜歡的運動就是圍棋,近乎痴迷的地步,並且可以復盤的存在,他的荷爾蒙在圍棋上堪稱頂點,可以一人對陣十人不落下風,最高處甚至可以遇見對手的戲碼,以致對方心理崩潰。

一個人在圍棋上可以達到的最高峰,就是惠的先手,無敵一般的人,路數詭異到一眼看見中盤踞守,在這個棋盤上,翟家翎可以說是弱勢的雞犬不寧,根本沒有可以性。

惠還出版多本圍棋書籍,傳言可以令人一瞬間提升一個大段位,可怕至極。

寥寥無幾的人知曉他這點,國外沒人下這種棋局,除了電腦。

可是電腦冒煙了,死活下不出先後,令人見識到極端,惠甚至發明了立體的棋局,規模仿如箭鏃,密密麻麻駭人心神,他是發明者,也是終結者,能夠和他下着雨對陣圍棋的人,都是驚世之才,狗蛋可以,但是要晴天,因為下雨天的學長……他那詭異旺盛分泌的荷爾蒙……令人恐懼啊!他的氣力……棋力,至少翻了一倍,狗蛋不敢任何,他也是超級智商,可是尤為難堪,他甚至想到了教化,一定是傳聞里教化的力量箭鏃似的來了。

自己不可力敵。

學長在圍棋上的天賦,遠超預期,學長很小時候就體現出來踢足球的天賦,不足一提,和圍棋天賦相比,學長深似海,汪洋恣肆的綺麗風格,大局意識卓越,可以窺探二十手的巔峰棋力,現在好像不行了,學長有幾次說廢物廢物。

也不知說的是誰?

想想就可怕,指桑罵槐的可怕。

學長是那種感覺,指著屎一樣的東西說狗蛋的天賦很好,極為罕見的好,就是他娘的不用功,做了一番學術界物理上的無用功。

狗蛋很想罵人,就是抹布似的,跑遠了,學長在後面追,手裏捏著鼻子掐屎。

因為這個學校能夠和學長下棋的就他一個。

學長還絕非那種癲癇的強者蒞臨,失敗就落後,而是滾滾而來的充沛水汽,根本沒有受到影響,反而倒打一耙,更加猛戾了。

學長將自己分為十五個等級,初始是十三的,可是後來越加提高,狗蛋只是十一,等級上限還有四個。

學長孤身一人十五,世間誰人可匹敵,翟家翎說他可以,惠只不過是螻蟻,天大地大不知高后回落的笑話。

翟家翎一直就是笑話來的。

翟家翎長得不好看,臃腫的意味,看樣子中午飯沒少吃,惠說什麼……說他前世是螻蟻蚍蜉,和他的同桌關隘里看着天上會有龍游的軌跡,然後說龍就是豬狗。

他又來了,又沒穿褲子,他叫出了惠,要他回家取一條褲子。

惠沒說話,臉色蠟黃。班級誰都知道你和惠不合,難道是傳聞。

朱麗君爬起來歇斯底里說滾你媽去你娘的……朝着翟的方向,翟的同桌個是個傻逼,困頓的疑惑里,沙爍在閃耀,夢想在遊離規則外,他說惠不合時宜,荸識大體,他搬出了班級存亡。

惠走了,臨走時在門框上敲打,發出刺耳的聲音,校長在門外看了很久,惠盤算著……隨即一拳砸在校長的面門上,鼻血噴涌。

董宏偉說對啊,惠你得識大體,蔣同學也跟上說同意,陳聰也是附和,朱麗君覺得晦氣,真是晦氣,佯裝改變,其實是不爽,什麼都不爽,惠到底如何,畢竟是同桌。

他太有名了,籠子裏無數傳聞的主角,就是同桌惠啊,每一次煳了的麵條,都是震耳欲聾惠的傳聞潮水來了,不可理喻。

他無數次吶喊的人就坐在身旁,安然無恙,說教很多。

惠走了……惠沒回來,學校報警說黑社會,要他好看,數次前來扯著嗓子寒暑似的被開除。

洋洋得意,翟家翎的褲子被人扒光,絲毫沒有羞恥,他似乎也少了一些關鍵的神經元,日夜沉湎在自得其樂的世界,幼小時間就有暴露的趨向,班級里有一個他的同村夥伴,說他小時候就這樣。

惠去了外地,好像是定居了,也就沒有他傳聞了。

有人惦念他,說出他的全部轆轤的事迹,縫合了聖賢,他就是啊!

校長貴在堅持,幽鬼似的跪在惠家的門口。

下雨天裏,生生堅持了五天。

校長的意志打動了惠,惠又回來了,學校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瓶頸一樣,沒有惠的世界,很安靜很祥和。

轟動的事件,東門口,釋加牟尼回來了,是惠,他果然回來了。

當天他沒上學,而是徑直回頭走回家了。

兩條鮮美的美人魚荊棘尾隨。

他不知在自己的世界度過了多少天,也正是校長立即跪拜的原因,怕他失聯,然後成為王者的人。

正是惠斯密達啊!

朱麗君、翟家翎、蔣董陳日夜兼程趕來,看見惠立馬就下跪了,惠受到了驚嚇,趴在地上,打道回府了,他家還有兩條鮮活的美人魚,雌威鍘下無垠。

就是味道,也就是氣味不好,有點腥臭,估計不愛洗澡。

狗蛋出來跟上,很想親手手刃這個人,目光都在脖根上留戀。

強如木犀,也得有實力犄角才行,否則很容易彩瓷碎裂。

他的能力恰好傲視群雄,戰鬥里不敗,攻擊力無限。

而眼前這個人,則是弧度感覺的,智商遠勝自己,這是天賦決定的,也是命運決意的,他不得不說,遜色於眼前這個人,他暴露后,撤了。

風景扯乎。

天殺的,下次閹割你,學長好。

為你踐行。

惠家的羮牆之悲下,他的母親給出了「張麗麗」的回復,建造更大的狗籠子。

她的意思是看到更多人,然後感染后,令自己一遍遍改變,成為超能力的擁有者。

槲皮似的惠跳脫出來,他才七歲大,身高只是一米,他害怕自己被抓到更大的狗籠子裏,將會是災難。

於是他強調說自己這個狗籠子裏的小孩,有資格去更狂闊的舞台和狗籠子裏嗎?

他玩弄了一個文字遊戲,所有人都說你沒資格……享受這個涵蓋無數的點子。

於是他被取消資格,很有趣的答案里,唯獨一個女子密切關注惠,幼小的雌虎。

似如奔騰的小野馬。

後來幾經波折,惠果然還是呆在了自己的籠子裏,沒有去更大的災難里。

從而贏得了時間。

贏得了世界。

張麗麗對於超能力是近乎痴迷,翟家翎一樣的人,哪怕是死,也要獲得充裕的力量。

張麗麗不斷地殺人,夢魘如鬼影,地獄都無可奈何,瘋狂的……哪怕吃人。

所幸她有缺陷,醜陋難堪,性惡陰翳,有如霸權,不得人心,而是鬼門關。

——————

——————

故老的聖王城下,多了兩位見可而進的賤人,是惠和朱麗君的夥伴,蔣同學和董宏偉。

神明在觀望不前,止步凝重如凝脂玉,膏腴只在世間君子的身上深邃。

他喝出一口氣,濁氣有如靈魂升空……隱約有鬼蜮的人笑,滯后的重缺。

打禪如孔器。

端坐如濕身。正是君子事故,每人都應間隔,而絕非那種刻意的秦晉之好。

鬼蜮似的。

朱麗君看待問題就如鬼蜮計量人間,他潰逃后找來一根棍子,鞭打快牛。

蔣同學和董宏偉兩人合力擊打朱麗君,陰翳的樹林里,竟然響起了廣場舞樂曲,是濕地……如後塵。

三人身後,空間模糊不清,是狗蛋也被神明召來。

狗蛋做了一個詭誕無比的夢,他變成了異類,在一個叫做被雨淋的鬼地悲鬱多年,尋找青銅仙宮,因為他展現出來的空間天賦,被賦予了重任在肩。

當他劈開空間之時,看見的是滿地殘垣斷壁和一個仙字淋漓,他困頓了三十年。

終於被神明選中,他似乎有感而發,神在窺測自己。

他在聖王城下,如一日如三日,精進迅猛,潰堤的瞬間他的天賦得到了釋放,是質變,不是量變,他隱約覺得自己已然邁入了SSS,世間最強,任你是神明在世,也只會瞬間死亡。

他的英靈殿內,一顆藏舊很久的核彈爆炸,他依然可以綻放。

他看見了神,就是學長……還有很多人,一個悲觀的人正在被毆打,是豬鱉。

蔣同學,董宏偉,他是認識的。

此刻我屹立人間絕頂,他絲毫不懼怕面前的一切。

神也只能平手吧!我的天賦更適合戰鬥。

狗蛋隨機撅起手掌,一個覬覦很長時間的靈抓拽手內,須臾間成為一條幼小的靈蛇,蠶食鯨吞手面,隨機死去化成齏粉,人間再無交集。

神在故障,深覺是杯盤狼藉還有……背叛。

他竟然加入了異族,狗蛋還是那麼狗。

還是朱麗君……訶……他是異類中的異類,自比是曹孟德。

此刻聖王城最強之人正在打退堂鼓,學長很微妙的眼神,不可捉摸,但是他打定鬼主意跟着學長,就是跟着神啊!

哪怕是小廝,也會是聖人的。

蔣同學和董宏偉雄赳赳戧絕水面……

難道是睡眠不足,神明這樣說。

這兩人不遜色豬鱉,當然是合力,寶瓶州關隘,請起身。

他們聽不懂,只是惠胡謅的……假惺惺的。

他們有如豬鱉附身,昧下覬覦,伸出了中指,對準了惠,狗蛋也是,像是華僑城理所當然站在人群後方的難過模樣。

惠看了眼膏藥的太陽,同樣報之如此如斯。

千里長風吹,北國雪紛紛。

世俗可磣斫,歇斯底里人。 「轟隆——」岡仁波齊峰出現了天地異象,又是通天徹地的雲柱。

珠穆朗瑪峰第五層的天妃宮中,烏摩看着遠處的岡仁波齊峰,嘴裏喃喃道,「又是天地異象?這聖人都不值錢了嗎?」

不一會兒,從靈鷲洞方向又是「轟隆——」一聲巨響,烏摩回頭看去,只見靈鷲洞的位置飛出了四個人影,然後靈鷲洞的山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向內崩塌。

一道能量波向外擴散,削斷了附近的幾座山峰,整座珠穆朗瑪峰出現了一個結界,在將打來的能量波抵擋了一段時間后,結界發生了破裂,最後與能量波一起消失了。

靈鷲洞斷裂的山體上方,出現了時空亂流,亂流之下是一個巨大的黑洞,周圍無數的碎石被亂流吸引,進而被卷進了黑洞之中。

從靈鷲洞飛出的四人,迅速散開,其中一人落到了珠穆朗瑪峰頂上。

烏摩看清了那人正是波旬,趕忙來到峰頂,「大王,發生什麼事了?那個黑洞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